擋無可擋的直接攻擊!

竟然在瞬雷不及掩耳間,兩名一起“獵食”多年的夥伴,便被眼前這紅頭髮的年輕人給一個滅了,一個廢了。

那剩餘下來的人心想,這可能嗎?

他們三人都是霍爾傭兵團的精銳份子,老兵油子,甚麼慘烈戰場,陰謀詭詐都見識過了,甚至他們自己已被磨練成陰人害人的那個位置,被陰被害的冤大頭根本輪不到他們當的了。

但剛才到底是甚麼回事?



那紅頭髮的不過是簡單直接地逼近過來,直接出手,一點沒有花巧取巧的,但他那大哥竟然完全無法作出任何反抗或迴避的動作,就這樣被爆蛋了。

然後紅髮小子一個轉身,他甚至都沒看清楚是甚麼回事,另一位夥伴就被爆了頭。

他們三人跟他的差距,就有那麼大嗎?

雖然那紅頭髮小子能夠釋出鬥鎧,即表明他達到七階戰士的水平,但那三人也好歹是六階上段的戰士,而且還身經百戰!但竟然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,就落得被宰殺的下場嗎?

“好了,給你選。你想要爆蛋,還是爆頭?”那紅髮小子面目猙獰地逼近。那眼神中的不死不休的仇恨,他見得多了,只是過去那眼神都是來自於實力遠差於他的雜碎,他唯一的回應便是抹殺。



而這次,他站到被抹殺的那一邊去了。

他想過要反抗,但在腦海裏模擬過幾遍反抗的方式,但最終換來的只是絕望。

“真的……連跟他交手的資格都沒有嗎?”

這個欲要迷姦婦女而踢到鐵板的傭兵,直至斷氣一刻也沒發現,雅克憑七階鬥鎧便做成壓倒性實力差距的關鍵。

那圍繞著雅克雙腿,星星點點亂舞著的螢火。



八階移動型火系魔法,螢火亂舞。

魔武雙修。

那就是說,他不單在戰士階級上比他們要高一級,而且他的修煉歷程裏還最少分出了一半的努力來修練魔法,至到恐怖的八階水平!

前所未見的天才!聽也沒有聽說過有這種人物!

因為對一個六階戰士來說,要是曾遇上過像雅克這種程度的人物,並與之為敵的,都應該一概被滅了。

要怪,就怪這三人運氣太背了。

獅心城一個晚上被迷姦凌辱的婦女何其之多,幹嘛好選不選,選個漂亮得這麼離譜,實力又那麼強的呢?怎看,那女的也不會是善類,她的同伴們也不會是普通雜碎吧。

“那就爆頭吧,因為我再也不想碰男人的蛋了。”



八階氣旋鬥鎧,雅克流星拳。

其實要是不論基本實力,說作戰經驗的話,雅克跟三人比起來也已毫不輸蝕了。他甚至還曾經在被稱為“人間修羅場”的玫瑰同盟裏,打下了一個小國呢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

發洩過後,雅克雙眼的充血和殺意消退了一點。他氣喘吁吁的,先用個水球術自爆洗了一下身上的血跡,也權當冷靜一下心情。

然後他一把抓起那個被爆蛋後還在哀叫的大漢。

“英、英雄饒命,下、下次不敢了……”

“你還會有下次嗎?”雅克瞄了瞄他下面的血肉模糊,“這個帳,我以後再慢慢跟你們那鳥蛋傭兵團算。”



然後他便一腳踢開了旅館的大門,把這大漢一把丟了出去。

“給我好好招呼這個欺負你們雅克爺爺的馬子的沒卵蛋的混帳,我要他活著。幾天後我會回來取回那傢伙,你們不要擅自對那個霍爾傭兵團惹事。”說罷,然後又補充了一句,”不管你們誰的眼力夠好,也不准洩露“她”的身份,知道嗎?”

聽到小弟們應諾之後,雅克便又關好了門。

“碧翠絲……”

“雅克……我好辛苦……”碧翠絲的手臂已被咬出幾個帶血的牙印。她的理智還在,不過已瀕臨崩潰。她眼神中的羞辱,看來已漸漸被期待所掩過。

碧翠絲那頭綠色的柔軟長髮已經散亂不堪,雅克看著不忍,想替她整理一下。但碧翠絲猛烈地扭頭避過。

“別碰我!”她很艱難地才從眼神中擠出一絲恨意,“你會後悔的。”

雅克感到傷腦筋了。



看碧翠絲的樣子,九成是被下藥了。他的魔法修習之路以正統的攻防類為主,解毒之類的魔法他是完全不會,甘度夫留給他的魔法資料庫也沒有類似的輔助咒文。

“碧翠絲,有沒有從那幾個混蛋那兒,聽說過他們下的是甚麼藥?只要知道藥名,就有辦法找到解藥的。”

碧翠絲表情複雜,欲言又止了幾次,最後只是搖頭。

她明明是知道的。

“沒用的。”她只是說。

“為甚麼?因為你知道那是沒有解藥的?”雅克道,心裏也焦急了。

因為天色已經漸亮,他們在這兒逗留得太久了。這樣不單潛回校園會比較困難,再說那霍爾傭兵團也不知道在獅心城埋下多少線眼,或許當中就不乏那些躲在暗處實力強得不行的妖孽級高手。



“……”碧翠絲只是咬唇。她的嘴唇已然乾癟,雙手不由自主的拉扯上衣的領口,抓自己的喉嚨,“我很熱……”

“失禮了。”

雅克默發了一個最微弱的冰塵術,然後和著一個稍大的水球術。水球被冰塵刺破後,變成好一大團冰水傾瀉在碧翠絲身上。

這一沖刷,她身上的衣衫已濕得無可再濕,那件小小的背心已被沖得歪歪斜斜,肩帶都斷掉了,光潔的一雙雪丘幾乎完全呈現眼前。

只是這雙雪丘一起一伏的,內裏還漸漸透紅,看來冰肌雪膚之下,是即將要爆發的火山。

“沒有效果嗎?”雅克心想,不單止沒有效果,甚至可能……還惡化了。

很霸道的藥。

“很、很熱……是從裏面……”

“怎麼辦?”雅克管不得那麼多,蹲下來便要抱起碧翠絲,“待在這兒也不是辦法,先回帝京去吧,或許羅德會有解決的辦法。”

“不、不行的。”碧翠絲只是道,“我再說一次,碰我的話,你會後悔的。”

“不管怎麼說,我還是認為先回去帝京是最好的決定。”雅克無視碧翠絲的警告,抱起了她,“趁著天還沒有全亮,要馬上趕回帝京。”

雅克在城裏的屋頂上飛奔著。他已經用桌布當成頭巾,遮掩著自己和碧翠絲那顯眼的髮色,使的也是火系較低級的流螢術,儘量避免太容易被看穿身份。

這一行雅克的心都在撲撲亂跳,他害怕中途遇上霍爾傭兵團,或任何牽連團體的伏擊。但一路走來,那些暗處強者的氣息,那些監視的眼睛,對他們似乎視而不見。

反倒是他們的舉動被幾個比較敏銳的早起平民看到了,看著他們指指點點,但也沒很大反應。獅心城裏臥虎藏龍,蒙面高手到處飛竄的場面城裏居民都不知見過多少了。

“……”

“碧翠絲……你剛才跟我說話了?”

“是的,我說我……”碧翠絲那乾涸的小嘴湊到雅克耳邊,呵著溫熱潮濕的氣道,”……完全地融化掉了。”

“融化掉了?你是說……”

“我是說這兒……”碧翠絲握著雅克的手,輕輕的,沒一點力氣,卻沒法拒絕。她引導著雅克的手往下,前往那已然岩漿滿溢,危險地搏動著的火山暗穴。

“碧翠絲!別這樣,我們很快就回到學校了!”

“我再也等不下去了……你要知道,我已經等了一整年,一整年了……我現在連一秒鐘也再等不下去了。你看看……是不是已經完全融化了啊?”

探險後的手指重見天日,已是沾滿了慾焰的岩漿,兩指一分,牽絲難斷。

雅克的心跳得更快了。

他完全沒想像過竟能接觸到那個地方。

神聖的不可侵犯的碧翠絲,如今正在邀請他探驗她最深處的神秘。

這刺激提高了他的官能敏感度,他完全感覺到懷中那具柔軟身體的熱力,那種期待的氛圍,那種哀求,那種爆發前緊繃到臨界點的壓抑。

“要是面對的是陌生的男人,怎麼樣我也會忍耐著的,但要是雅克呢?我為甚麼還要這樣辛苦,我沒有忍耐的理由啊……要是雅克的話,我……”

校園已經在望。

雅克憋著一口氣,全力運轉螢火亂舞,才不到一秒鐘,兩人已進入帝京校園圍牆裏。

他也不耽擱,馬上就把碧翠絲抱回她的房間。

把她抱到床上後,雅克不容許自己多想,轉身便要去找羅德。

碧翠絲卻從後抱住了他,甚至不惜差點從床上掉下來,逼得雅克轉過身來抱著她。

“別這樣,碧翠絲……這樣會扭傷的。”

“我說過要是你碰過我的話,是會後悔的。”碧翠絲滿眼都是壓抑到極限的哀求和渴慕,“那種每次肌膚接觸都要狠狠地電擊著我的感覺,我再也受不了,也再也離開不了!”

“碧翠絲,聽我說,這只是因為……”

“別這樣囉囉嗦嗦的!”碧翠絲滿眶是淚地喊著,“對你來說,我這樣子……是不是讓你覺得很嘔心,完全沒有魅力?”

碧翠絲的胸前給雅克的壓力越來越重了。

雅克那個正常男人的部份,不能避免地出現了正常的反應。

這反應是瞞不過碧翠絲的。

“碧翠絲,別……”

“求求你,我不要求你因此而要作出甚麼決定,付出甚麼承諾,你只需要把這個晚上當作是遊戲一場,可以嗎?把這當成是安慰,安慰某個傻女子……那整整一年的思念……對一個生死未卜的學生……思念漸漸變成愛戀,變成不可自拔的癡迷……的回報,可以嗎?”

雅克的呼吸已亂,他的身子已不由自主的,意欲把碧翠絲壓在下面。

但在關鍵時刻,他還是雙手抓著她的肩膀,讓兩人分開了。

“碧翠絲,聽我說。我承認碧翠絲是個很有魅力的女子,我從開始就只把碧翠絲當成普通女人看待,心裏就不願意把你當成是老師,因為碧翠絲在我心裏……我實在沒法對這麼美麗、溫柔的女子不動心。這是真的。”雅克吞了吞口水,”今天……這樣子的機會,我都不知道從心底幻想,渴望過多少次,只是……我更希望我們是在“真正情投意合”的情況下,自然發展到這個地步,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

碧翠絲那緊抱著雅克的雙手已經放鬆下來。

她已淚流披面。

“為甚麼要對我那麼好,為甚麼?”她哭喊道,“你為甚麼就不能夠像他一樣,只把這一切都當成是遊戲?為甚麼你們男人都這麼自私,當我很認真對待一段感情時,他卻只當作是遊戲,而當我總算學會如何去玩這個遊戲的時候,卻跑來一個像你這樣的男人,如此認真地對待一切呢?”

“碧翠絲……”雅克之前早猜到了碧翠絲曾遇上過情傷,今天總算能一窺其心扉。

“雅克啊……我說過這根本沒有任何解藥,可以治好我的。因為這根本不是藥的問題,問題在於我碧翠絲,既沒有資格去當一個老師,也沒資格去當一個被愛的女人……所以,你為甚麼就不能當我是個玩玩就棄掉的隨便女人?為甚麼還要試圖走進我那污濁不堪的心呢?”

“因為你根本就不是這樣的女人!”雅克撫著碧翠絲的臉,然後輕輕一吻她的唇,“碧翠絲,請你相信你是值得被愛的,終有一天你將會遇上一個認真愛你的好男人,你會得到幸福的。如果這個人……是我的話,那我們將來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,我們要把感情的基礎慢慢的打好,要好好栽培那脆弱的幸福,不要現在就毀了它。你同意嗎?”

碧翠絲擦著滿臉的淚,幾次又差不多想要哭了,但最終忍了下來,咬著嘴唇朝雅克一笑,點了點頭。

“那就好了,那我現在去請教羅德,你在房間裏等我一下……”雅克正欲離去,但才走不了幾步,就感到不妙了。

雅克摸著自己的喉嚨,心想怎麼會突然間感到這麼灼熱呢?

這股灼熱還漫延到了小腹……

碧翠絲也睜大了眼睛,她摸摸自己的嘴唇。”……難道還有一點點的藥,沾在我的嘴唇上,連水球術也沖不走嗎?”

“糟、糟了……裝甚麼情聖,多嘴累事……”

小雅克已昂然撐裂了束縛,聳立於天地之間。

“我的理智……”

雅克獸化了。

所多瑪蒼蠅,不愧是洛芙大陸三大極品催情藥物,沾唇即……



(其實這章只比正常長三份之一,不過是我投下了很深感情的一章,希望大家能夠感受到那股激情。我也很久沒試過寫作進入那個激情心跳的狀態了。這大概跟劇情是h無關,而是寫作順暢到一個地步,牽動了全身的細胞都進入一個超級集中的狀態,這個狀態我多年前還常常會進入得到 (在那個每年只寫幾個短篇的年代),想不到現在在這種產出量下還能再次進入這個領域。難道我又突破了?

我想說的是,雅克和碧翠絲的事,是不能逆轉註定要發生的……是他們的命運使然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