密集練功了好幾天,雅克才有空再次出門,到獅心城去看看巴赫他們的情況。

這次雅克總算找得著貝拉了。

他還帶來了十五位剛剛認識的朋友呢。

讓那個多普森受夠了後,巴赫就在城裏找了個小房子,臨時安置著他。如今那小房子已足足容納了十六個俘虜!

雅克看到了那盛況就頭痛。



“你把這班傢伙全都足過來,到底想要怎麼啦?”雅克問貝拉道,“先旨聲明,我不要再擴大這賣菊花的業務了。”

“嘻嘻,貝拉我不過是看這班少爺好像有不少油水,所以想要稍為壓榨一下而已,畢竟兄弟們也要吃飯對不對?”貝拉滑不溜揪地道,“這方面老大可以放心,我們都已經做慣做熟的了。”

“那……既然這班人自稱是“霍爾十八獸”,那肯定惡事沒做多少,那就隨你喜歡吧……”雅克道,“不過要做得乾淨俐落點,別太快讓霍爾傭兵團的人抓到尾巴。”

“放心吧,我會讓他們學習當個會守秘密的人。”貝拉冷冷盯著眾人,嚇得眾人屁滾尿流,又跪地又哀求絕對不說出是誰綁票他們的。

“真可惜,雅克老大開始就殺掉了兩個,不然的話,我們就差不多把“霍爾十八獸”都收集完成了。”貝拉可惜地擊了一下掌,“可惜的是給那個領頭的甚麼赫特逃跑了!”



“還有一個嗎?”雅克點頭道,“那我大概知道,剛才一直在跟蹤我的是誰了。”

說起來,雅克跟那個費茲還素未謀面。

費茲只是知道,這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,就是一個紅髮的青年,那青年跟貝拉一黨有著密切關係罷了。

他為多普森報仇未遂,還反被貝拉偷襲,豬朋狗友們都被一網打盡,自己在逃跑時還被扯去了夥蛋……

他已經沒面子回到家族裏去了。



因為費茲即將被安排一場政治婚姻,婚禮在即,他身體殘缺之事肯定瞞不過未來妻子。雖然說他現在還有一半功能,但誰保準不影響到生孩子的事?

他心裏只感到恨意。

身為一直橫行霸道的少爺,卻被人逼至走投無路的那股惡氣,他怎麼也要好好出那一口氣。

為了出這一口氣,他不惜用盡了家族給他保命的全部珍貴玩意兒。

包括能短暫把實力提升到八階,但卻對身體有嚴重損害的催谷藥物。

有效期只有三天,但卻聲稱對聖域以下絕對有效的隱身護符。

“只要把那紅頭髮的幹掉,把人頭拿回傭兵團,那我的聲譽還算是可以保住。即使那段甚麼婚姻終究吹了,但要繼續當個傭兵隊長,逍遙自在,那還是可以的。”

他不眠不休地潛伏著,潛伏的地點就在貝拉勢力範圍的邊緣。費茲在賭,為了看他那被抓到的十五個豬朋狗友,雅克一定會去找那個貝拉的。



一直等到第四天,費茲終於等到了雅克。

“媽的,隱身護符已快要無效了,希望還能再堅持一會。”為了保險,費茲一直遠遠跟蹤著雅克。

他看到了雅克跟一個個子非常矮小的孩子見面。

那小個子正是當日偷襲他們的貝拉!

看身旁的大漢對兩人恭恭敬敬的樣子,對那紅頭髮的尤其尊敬,費茲更確認那紅頭髮的就是他要找的人,而且那人,肯定就是一切事情的禍緣。

“就是要我付出大代價,我也要把這個小子幹掉!讓你知道甚麼叫傭兵的膽色!”

費茲看著雅克和貝拉進入了某處隱敝的房子,這房子外還有幾名大漢在把守,雖然都做了相當不錯的偽裝,但還是逃不過費茲的眼睛。



“難道多普森他們就是被他們藏在這兒?要告訴華特叔叔,讓他派人過來營救,順便把這班雜碎給滅了!”費茲心裏想,“還是先要把那紅髮小子的人頭到手了再說。”

費茲一直在等,他那隱身護符的效力已經十分稀薄了,令他感到十分焦急。

終於,那紅髮小子獨個兒出來了。

費茲總算鬆了一個氣。

因為要是他跟貝拉一直待在一起,那即使他吃下了甚麼催谷的補藥,他也是不敢出手的,因為要同時對付這兩個人,無異是送死!

如今他只需要集中對付那紅髮的就好。

他悄悄地跟蹤著雅克。

紅髮小子似乎也沒甚麼事,遠離了貝拉的地盤後,在城裏到處閒逛。他也好像恃著自己有兩下子,完全不避忌走進一些陰暗又沒人的窄巷小路。



這給予費茲一個很好的報仇機會!

就在雅克進入一條比較長的窄巷之後,費茲決定出手!

靠藥物燃燒生命地催谷,令他全身覆蓋著八階的火系氣旋鬥鎧!他從未試過自己變得如此強大!

“讓你知道跟“霍爾十八獸”作對,會是甚麼下場!”

這窄巷甚至連轉身都有困難,要閃躲逃避都不可能。費茲燃盡生命力直往前衝,誓要把紅髮小子一擊殺掉。

雅克卻是回身一拳。

八階水系的氣旋鬥鎧,使其全身都被一層像星河般的冰塵覆蓋,極之華麗。



“鑽石星塵!”

雅克的一拳,就像一夥自天空墬落的彗星,覆蓋著的是繁星點點般的半冰結狀態鬥氣旋。

這星塵般的鬥鎧,把費茲那剛剛成型的火氣旋鬥鎧給完全比了下去。

火氣旋被轟得破散。

星塵把費茲的衣服都割成布條,全身皮膚均受到大量的割傷和凍傷。

全身赤條條的重傷倒地,這就是費茲的下場。

“想不到這惡少竟能催谷至八階戰士的水平,真不要少看被逼至走投無路的人。”雅克心想,“幸好昨天我的水系鬥氣剛剛突破了,追上了火系鬥氣的水平,這正好是測試威力的機會。”

自從自行開發了“雅克流星拳”後,他滿腦子就想要重現那些動漫中看到過的精彩招數,這招“鑽石星塵”可是他的新發明,本來這水系氣旋鬥鎧沒那麼華麗的,但他摻進了冰塵術之後,卻意外的令鬥氣旋凝成半凍結狀態,不只看起來很炫,威力也加強了些。

雅克盯著那倒在地上的費茲,等待了一會兒,確認那些隱藏在城裏的神秘高手們都不會參進這事,才總算放心下來。

他剛才在大街小巷繞來繞去,除了是把費茲誘到一個合適地方,好引他出手外,另一個原因,也是要確認一下,有沒有甚麼隱藏起來的高手,對他即將要對付費茲一事,作出警告或阻攔。

而現在確認,那費茲並不是那些神秘高手想要保護的人。

雅克放心下來,用魔獸使特有的心靈溝通方式,呼叫貝拉。

貝拉很快就帶同幾個手下來,把這費茲用個麻袋包好,然後俘虜起來。

“哼哼哼……總算把還活著的“霍爾十八獸”都收集全了。”貝拉可興奮了,“哈!我就說這傢伙身上肯定有個火系的護身防具!應該就是這個護符了!現在這是我貝拉大人的戰利品了!”

“唉,我可是要傷腦筋,這麼一大票人要怎麼脫手呢?”雅克心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