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克回到帝京之後,便馬上給班揚他們五人展開特訓。

只見五人都在盤腿打坐,盡全力地運轉著體內的魔力,把剛吃下的冰川鮮果儘可能地完全吸收。

雅克要求他們儘可能地多吃,儘可能地吸收,為了讓他們以最快速度成長,也不得不對他們嚴厲一點了。

“嗚……”珊掩著嘴巴,似乎快要吐出來了。

“要忍耐著,咬著牙關別吐出來!”雅克連忙跑到珊的身後,以帶著魔力的手掌輕輕掃著她的背脊,幫忙她引導魔力。



珊趁著這時,偷偷向珍妮花和蓮茜做了個“怎樣?羨慕我吧?”的得意表情。

“雅、雅克……我也不行了……”珍妮花和蓮茜也爭著要雅克掃背脊。

“你們認真一點行不行啊?”雅克沒好氣地道,“我只再幫你們最後一次,以後就要自己解決這難關了!”

“知道了!”

個性較成熟的比爾,進度比較快,他已吸收完第二顆冰川鮮果了。



“好!比爾!先從五階的豪水球術開始練!”

這豪水球術對比爾來說是個難度大躍進,他連試幾次都是失敗的。不過他剛吸收完冰川鮮果渾身都是魔力,都快要脹壞了,正好把魔力都傾瀉出來。

不斷滋補魔力,然後快速消耗,不斷重覆這過程,自身的魔法水平就會漸漸提高,這是最基本的修煉方法,不管是誰,擁有怎樣的補品輔助,努力同樣不能少。

班揚也站起來,開始魔力鍛鍊了。

五人都是水系魔法部的,修煉都是依著一個大方向走,彼此很容易出現良性競爭,在不想落單不想認輸的心理下,五人都很拼命地修煉,這態度比起他們平時上課時要好得多了。



態度改善了,進度的速度也自然提升。

“嗯……看這進度,也許可以考慮讓他們直接服用原水……先稀釋一點讓他們先習慣嗎?”雅克在考慮著。

“雅克,別讓他們進步得那麼快。”羅德泡在原水池裏,一臉陶醉的樣子,“老頭我還沒有泡夠,別旨意我會把這好位置讓出來。”

“羅德,你別忘了應承過我的事情。”

“行了行了,不就是向這幾位小朋友教授有關魔法原理的事情麼?這不就是我羅德最擅長的?”羅德揮手道,“這幾位小朋友資質雖然不算很好,但要是有一個月時間的話,大概應該可以默發水球術,二階魔法咒語也應該可以減少三份之一的長度。”

“嗯嗯,這樣也不錯了。”雅克補充道,“你也別忘了我堆放在你辦公室裏的那些魔法卷軸……”

“行啦行啦,不就是些苦力活麼……”羅德道,“話說水系魔法我還勉強可以幫你,但要收錄火系的,就要靠你來了。”

“嗯嗯,我們待會就開始。”



雅克在獅心城購物一行,購買最多的就是沒有咒語附著的空心魔法卷軸。

既然有羅德大教授在此,還哪需要在外購買別人收錄的魔法呢?

羅德正是把魔法力量收入卷軸的大專家,這門技術會的人很少,是羅德這種狂熱的魔法研究者,才會熱衷於此道。

不過,雅克在獅心城的一般商店裏,能夠買到的高質素空心卷軸並不多,尤其是能裝載七階魔法以上的,更是有價無市。

所以他都是透過魔法目錄,跟那個“獅心城地下貿易商會聯網”購買的。

說來這花了三萬獅心幣買來的魔法目錄,還真是功能奇妙,簡直就像一部接上網了的平板電腦。

這魔法目錄不但會即時更新商會上寄賣的各種商品,還能透過這目錄作遙距訂購,只要確認了購買,代理(雅克的代理是利文斯基本人)就會把貨品親自送到府上。



當然,這親切服務所收取的,是非常昂貴的服務費,佔貨品價格的百份之十。

雅克跟利文斯基都約在羅德的辦公室裏交收,因為羅德大教授也是商會聯網的會員,偶爾也會購買一些奇怪的實驗用品,也寄賣一些他所發明的古怪東西。

“利文斯基先生,辛苦了。”

“呼……雅克先生,你在這三天裏已跟我訂購了三百個最高級的空心卷軸,我的貨源都快被你抽乾了。你不會說,你想要開一家魔法卷軸商店吧?”

利文斯基說是很辛苦,但其實他手裏也是拿著個羊皮袋子。只是他從羊皮袋子中拿出來的東西,體積卻是袋子的幾十倍。

“這……也是個儲物空間?”

“唉,本來我不想使用的,因為被盜的風險太大了。但雅克先生所訂購的東西,數量實在是太大了,我老人家實在是搬不動啊……”利文斯基道。

儲物空間以羊皮袋子來呈現,的確沒有戒指那麼容易隱藏。



“盛惠八萬獅心幣……謝了!”利文斯基,“對了,雅克先生,自從你加入成為我們的會員後,就只從我們那兒買入過空心魔法卷軸呢,難道我們商會的其他東西,你都看不上眼嗎?”

“這……也不是……”雅克也不知怎麼回答。

他畢竟沒太多採購經驗,看到魔法目錄上的貨品五花八門,他也實在沒那麼多精力去好好研究各項產品的說明,優缺點之類,更難判斷是否適合自己和同伴使用。

“其實我們商會也有煉器服務,要不要也考慮一下?”

“真的嗎?”

“對。魔法目錄的第一百五十四到一百九十八頁,就是我們的煉器部份,請慢慢參考吧,告辭了。”

雅克心想,他手裏正好還存著幾塊雙頭雪狼的毛皮,也還有些雜七雜八的材料,為甚麼不打造幾套合身的防具呢?
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雖然結界空間水晶還沒到手,用來特訓的空間是比較窄小一些,眾人要換洗衣服,如廁之類也必需要回到宿舍裏去,但總算能夠把特訓內容都大致保密。

“我就要給所有人一個大驚喜,尤其讓聖心他們嚴重錯估我們的真正實力。”雅克心裏想。

帝京校內,目前還有很多隱伏在內的聖心臥底,其中說不準還有不少是老師。因為過去五年新入職的老師還不在少數。

但要把這些臥底都抓出來,難度非常高,第一是怕打草驚蛇,第二是怕未能一網打盡,或自以為已一網打盡,那也是後患無窮的事。

即使有羅德這樣有辦法的人,他都不敢說要把臥底清洗得乾乾淨淨。帝京和聖心之爭,背後牽涉的是兩股龐大的勢力,只要對方肯下本錢,把其中一名臥底施加上聖域程度的保密,那即使是羅德也不可能察覺得到。

對於這件事,雅克能做的事情不多。所以他也就專心去修煉了。

以雅克目前的進度,提升魔力或精神力,都不是他最著急的事了。不斷熟習著腦內魔法資料庫的咒文,以練習到能夠默發為目標,這個修煉是仍然有繼續著的。

堅持不懈地練下來,雅克總算把六階水系的“水神波動”咒語,縮減到只剩下幾個音節。其餘的水系魔法咒文,也在不斷縮短中。

他倒是不想向班揚他們暴露自己的火系屬性,所以對於火系咒文,他都沒甚麼機會實際做練習,只是透過默想,不斷增加對咒文的了解,從而達到縮短音節的目的。

雅克反而對自己的槍術不精,有點耿耿於懷。

“怎樣才能夠在短時間內提升使槍技巧呢?”

他為此還泡過帝京校內的圖書館,觀看有關武技方面的文獻。前人對於槍術的研究,是留下了不少的教學文章,不過能夠從讀書中提升槍法的嗎?

“始終還是需要實際演練,我需要一位教練,一位好對手。”雅克心想,“不過即使有了教練,又能在一個月內提升多少?”

畢竟提升武技不同於提升魔力,武技是一種臨場的應對,需要累積經驗。

於是雅克開始走別的路子,他並不打算把使槍技巧練精細了,反而在尋求靠力量和速度作一擊必殺的猛招。

雅克在這段期間,練習得最多的,是他的殘影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