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哦?”萊恩心想,這位雅克老弟實在是太有趣了,竟敢跟他討價還價?他都不記得上次誰用這種態度對他說話是何年何月了。

才第一次碰面而已,這位年輕人面對撒克遜帝國的皇帝,不亢不卑,完全是以平等態度對待,比得上霍爾這位多年好友對他的從容……

“這就是甘度夫和保祿的調教成果嗎?果然很對口味……”

這萊恩,跟甘度夫和保祿,被稱為洛芙大陸三大麻煩製造者,三人雖然亦敵亦友,但始終是臭味相投。

“我非常想要的東西?那是甚麼?”



“那可是獨一無二,只屬於你的東西,世上就只有我擁有同樣的東西。”雅克賣關子道,“萊恩大哥,你願意為這寶物,出價多少?”

萊恩似乎幾乎就猜到了,雅克所說的是甚麼,但是就老是卡在最後關頭,想不出答案。“啊……難道……”

萊恩笑了笑。

“你面前的這十二塊水晶,我只算你四塊的錢,二千四百萬,其餘八塊算是我送的。這就是我的開價,怎麼樣?”

“陛、陛下!”利文斯基眼睛都要掉下來了。



“那我不買了。”雅克乾脆道。

利文斯基差點當場昏倒。賣家明顯是瘋了似的大平賣,但買家竟然還說不買?

“哦?那是甚麼意思?”萊恩也迷糊了。

“我們乾脆交換好了。我把我手頭上的東西給你,然後收下你那八塊不用錢送我的水晶,剩下那四塊要收錢的我就不買了。”雅克道。

霍爾笑得彎下腰來了。“好!坑得好!”



“這……這麼取巧也行?”萊恩被雅克耍得哭笑不得,“我可沒說過成交!”

雅克微笑著,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把劍,放在桌子上。

這正是萊恩的配劍。

話說當時特洛伊聯邦派出水神聶磊狙擊雅克等人,路經撒克遜帝國,萊恩親自截擊……結果萊恩敗於聶磊之手,連家傳配劍也被奪去。

萊恩重傷臥床,也是後來才知道聶磊被某神秘強者擊斃,雅克等人平安無事,才放心下來。他也不知道這把劍已輾轉落進雅克手裏。

這一把,可是象徵著獅心王朝的帝王之劍,對萊恩是極之重要的。

他一看到劍,便扎地站起來,非常激動。

“好吧,雅克老弟,真是服了你了。成交。”萊恩道,“用八塊空間水晶,換回這失而復得的開國之劍,也算是值得了。”



萊恩和雅克各取所需,兩人握手成交。

萊恩拿著失而復得的開國寶劍,心情大好,舉起它仔細察看又把玩的,進入了忘我境界。

雅克現在……很辛苦。

他要忍著笑,忍著不要露出太過得意的樣子,免得被人察覺到,他在這次交易中,拿到的好處太多……

他免費拿到了八顆總值八千萬獅心幣的結界空間水晶,而代價,不過是一把隨手得到的戰利品。

再加上,他賣出狼王珠一顆,令他得到了兩千多萬的現金。這可是撒克遜皇帝,總理,外加霍爾傭兵團團長三個人合計,才能把價格抬得那麼高……

“好了,接下來輪到我了。”霍爾道。



雅克馬上嚴肅起來。因為直到現在,霍爾也還沒暴露他的真正想法。

“我要賣給雅克老弟的東西,有點特殊。”霍爾在尋找著適當的表達方法,“嚴格來說,那是誰都不想要的東西,所以,我才想要找個人接手,即使不惜要倒貼……”

“倒貼?”雅克可真的頭大了。

“我要賣的東西,其實早就在雅克老弟的手上了。”霍爾笑著道,“所以我只是要求,雅克老弟就不要物歸原主了。”

“……霍爾十八獸?”

“你真聰明。”霍爾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塊晶螢玉白的東西,“這塊龍涎香,我剛才買得貴了點,市價應該在三百萬左右吧,現在都給你了,那一票頂著我的名字去幹蠢事的傢伙,拜託你替我處理掉好了。”

這霍爾……有意思。

他非但不保護那霍爾十八獸,甚至還要拜託別人對付他們?



“可是,他們的父輩,不就是你霍爾傭兵團的核心人物嗎?”雅克問道。

“啊啊,這是買賣所附帶的售後服務要求,也麻煩老弟你處理了。”霍爾道,“畢竟龍涎香是很不錯的好東西,我要求多一點也是應該的吧?

雅克都聽得有點昏了頭了。

這霍爾,在邀請他滅掉自己的傭兵團嗎?

霍爾只是聳聳肩。“不是快要打仗了嗎?那我還要抱著個這麼龐大又鬆散的組織幹嘛?我打仗向來只用精兵。”

“你還真的捨得啊,霍爾。”萊恩道。

“哼,不是當年你拜託我趁機會削弱那拉普達傭兵團,我才不會把自己的團隊搞成這個樣子,好像我很稀罕那個甚麼傭兵團排名似的。”霍爾不屑地道,“再說那個甘度夫不是又再出現了嗎?今時不同往日了,跟拉普達傭兵團作對,我們就沒有足夠戰力打仗了吧?”



對於霍爾提出的“買賣”,雅克當然讚成了。

要是連團長都默許的話,那麼處理這班“霍爾十八獸”,就變得完全沒有風險了。

“對了,還有一件事。”萊恩問道,“雅克老弟,你最近是不是把你們帝京的校長薩默斯給殺了?”

看到萊恩戲謔般的表情,雅克知道他根本不在乎那個薩默斯。他聳聳肩道:“沒殺掉,不過抓起來給羅德折磨中。”

“哦?你是怎麼做到的?他可是聖域高手。”萊恩和霍爾都很好奇。

不過雅克只是笑而不答,看起來很神秘的樣子。

“大哥我就坦白跟你說了,我早就知道薩默斯是聖心派來的奸細,也是我設計令你收了那個貝拉做召喚獸的。”萊恩道,“只是我猜不到,那薩默斯竟然那麼輕易就敗在你手上,那我們以後的步子可輕鬆多了。”

“我覺得,貝拉的事,你太多管閒事了。”雅克投訴道。

“我知道你可能會有不滿,可是現在不是很好嗎?”萊恩哈哈大笑,“那就當大哥欠你一次,以後總有機會還你的。”

“不過,萊恩大哥你是站在帝京這一邊的?你可是撒克遜的皇帝,面對學院間的鬥爭,卻偏袒其中一方,這會不會……”

“當你知道聖心的真正野心,就不會這麼說了。”萊恩道,“不過這就說來話長了,改日再繼續吧。雅克老弟,你的未來岳父應該已等你很久了,該來的始終要來,你就好好的面對吧哇哈哈哈……”

雅克離開了萊恩的包廂。

做成了這筆大交易,雖然是跟萊恩直接做成的,但也不能少了利文斯基的好處。

雅克也不吝嗇,交給地下商城網絡的佣金,就是一個紫金獅心幣。

那利文斯基看雅克的表情已不只是像看乾兒子,而是反過來要叫雅克爺爺,求他收自己做乾兒子了。

回到拍賣場時,拍賣會已經結束。雅克也沒留意那壓軸的拍賣品是甚麼了。

人去樓空。

但還是有一位使者在等待著雅克。

他交給雅克一個信封。

雅克打開,裏面是一張名片。那名片上面寫著的是撒克遜世襲公爵,現任總理,西斯科。

而除了名片之外,信封內還有一張邀請函。

“帝國舞會?這一次不在皇宮,而是別開生面的,在總理府邸舉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