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水靈蛇術!”

一道靈動得仿若有生命的水柱,以詭異的軌跡劃過空氣,最後轟中預先設定好的目標。

雖然離開目標的中心點還有少許偏差,但總算是合格了。

“恭喜你,珊!”

眾人都跑過來拍拍珊的頭。



五人眾總算是全部都踏進了五階魔法的門檻。總共才花了兩個星期。

透過雅克安排的密集式訓練,配合持續服食冰川鮮果甚至服用稀釋原水改善體質,班揚等五人竟在兩個星期裏進步神速。

要是沒有這種訓練,按照正常的學院修練課表,五人最少要待至四年之後,才能夠學會第五階的水系魔法。

“來!幹我們早就說好要幹的那件事!”班揚鼓動道。五人於是同時朝天施放出“水靈蛇術”,五條水靈蛇在空中互相穿插飛翔,仿若就在遊戲。

待魔法的加速力已盡,水靈蛇術變回普通的水柱,像一道瀑布般灑在雅克頭上。



雅克盯著水靈蛇術,正若有所思,竟沒有提防這惡作劇式的偷襲,給淋成了個落湯雞。他也只好苦笑。

“擊、擊中了!天啊,我們竟然擊中了雅克老大!”

“耶!我真不敢相信我們竟然打賭勝了呢!”

大家都興高采烈。

在修煉開始時,為了刺激大家的好勝心,雅克便曾經向五人提出,只要他們在兩個星期內能夠成功使出“水靈蛇術”,他便任由他們淋成落湯雞。



對五人來說,這機遇可謂是讓他們脫胎換骨了。

“可是,還不夠快。”

雅克心裏卻是失望中有點焦急。

雖然他們目前的實力,在帝京二年級中已算頂尖,但若要代表帝京出戰獅心任務,則還有所不及。

他們現在大概勉強等於四、五年級的學長們,但六年級呢?

就算拿到了代表資格也不代表甚麼,他們能夠打倒實力甚強的聖心水系嗎?

就連米加和格拉沙,都曾敗陣而回啊……

雅克看向結界空間另一邊的格拉沙和米加,他們也正在那邊修煉著。



使用了兩顆結界空間水晶後,羅德的結界空間體積增加了三倍。其中三份之二的地方用來修煉,已非常足夠。

所以雅克便把米加、格拉沙,以至威廉,都叫進來作秘密特訓。

格拉沙和威廉同樣是風系屬性,不過兩人大部份時間都各自修煉,很少對戰。

因為兩人的距離實在相差太遠。

要是只比較位階,兩人是極之接近的,但關鍵在於,威廉比格拉沙多走了一步,他學會了七階的“乘風術”,即是說,他會飛。

一個六階風系戰士,怎麼跟一個會飛的七階風系魔法師打呢?

不,說錯了,格拉沙知恥近乎勇,作出了近乎自殺的特訓,竟在兩個星期裏突破到第七階。



可惜的是,他是風系戰士,對魔法的領悟始終不及威廉。

雖然風系七階鬥鎧,已有了基本的浮空移動能力,但是比起乘風術,始終還是不夠靈活和敏捷。

不過風系魔法師的弱點是身體防禦差,威廉雖然向來很注重鍛鍊體力,但來到了這個位階,也漸漸出現落差了。

“威廉!”

聽到了喊聲,威廉轉過頭來,發現一記威力十足的“水神波動”已逼近。

威廉勉強唸好了乘風術,僅僅避過,但雅克已經逼近,加持八階鬥氣的“雅克流星拳”已對準了他的臉。

這雅克流星拳屬於鬥氣旋的應用,無關屬性,所以不管雅克用的是火系還是水系鬥氣,都能使出來的。

威廉雙臂交叉,全力祭出六階風系的防禦型魔法“落葉術”。



由於風系屬性的特點,是無法做出有實體能抵擋猛烈攻擊的防禦,故此便有“落葉術”這種減低受傷程度的魔法。

流星拳就像打中一片緩緩飄落的葉片似的,著不到力度,只讓威廉像塊落葉般向後飄飛……

當然,雅克也只用了六分力。

威廉也不是毫髮無傷的,他落地後就猛摸著接招的手臂叫痛。

“威廉,你把落葉術練得再好也沒用的,你唸乘風術的咒文實在太慢了。”米加道,“好好賄賂一下羅德吧,讓他教你如何縮短咒文音節啊。”

“逃得再快也沒用,遇到高手的話,只是擦到就是重傷了。”格拉沙也道,“你應該多分一點時間修鬥氣。”

“我一天也是只有二十四小時而已,我也想全部都練啊。”威廉沒好氣地道。他那如冰塊般的個性,好像融化了些,跟雅克,米加等人漸漸建立起同伴的情誼。



這性格轉變也可能跟菲兒的妹妹,安娜有關。

“好,接下來輪到我跟雅克打。”格拉沙道。

“喂喂,你三天前不是才折斷了手臂?已經康服了嗎?”雅克問道。

“敵人是不會考慮對方是不是完全健康才開打的,來吧!”

“慢著雅克!”米加也催促道,“你那位變態的火系朋友怎麼今天還沒到?我都等得慌了!”

雅克心想,你們老是拉著我要一起修煉,我哪分得開身來啊?

“他今天有點事,大概要再晚一個小時才來!”雅克催動鬥氣旋,“來吧,格拉沙!”

由於屬性不同,格拉沙,威廉和米加也無法分享冰川鮮果和原水的好處,但透過羅德的安排,他們也在這兒享用了不少供火系和風系的補品。

以羅德大教授的知識和眼光,再加上雅克在背後源源不絕供應的巨額金錢,補品不怕買不起,就怕你體質受不起那個補!

這筆錢也透過羅德輾轉流入帝京的正常課程所用,是以同學們整體也得到了更好的支援,只是由於同學實在眾多,也害怕當中仍混雜著聖心的奸細,所以也不敢做得太過明顯。

至於貝拉,他可是所有人當中最補的。

每天跟羅德爭著泡原水澡不用說,泡完澡後他也沒閒著,跑去找他的專用血牛(帝京前校長薩默斯)去,吸取對方的聖域力量。

貝拉身為稀有魔獸的事實,已被結界空間中的所有人知道了。所以他也不用遮掩,直接顯現出魔獸本來的模樣。

他頭頂那結出蓓蕾的狀態,透過每天吸食血牛的能量而緩慢進展著,如今已燦爛地開滿了花。雅克他們都很期待,貝拉頭頂結出果實的一天。

這小傢伙一直以來補品沒少吃,結出來的果實,肯定是好東西啊……

對於格拉沙,威廉和米加的實力,雅克相對上是比較有信心的。

他們本來就具備代表帝京出賽的資格。

而經過連日的苦練提升,他們的檔次都最少提升了一個層級,要是放在正常的情況,要擊敗其餘三大學院的代表,應該有不少的勝算。

可是三人都不表樂觀。

“尤其是聖心所派出的代表,實在強得太不尋常……不能夠以學院生的層次去考慮他們的實力……”米加道,“我們還需要變得更強……”

還是那句,時間不夠。

“如果有再多三個月甚至半年,那情況就會樂觀得多了。”雅克心想。

結界空間裏的日夜,跟外界是一樣的。

吃過了晚飯後,大夥兒又繼續練到了深夜,直至月至中天,才回到在結界空間中開闢的宿營裏休息。

此時,空間裏才回復了寧靜。

雅克獨個兒泡在原水池裏,等待著今天晚上的特殊約會。

碧翠絲扎起了她的綠色長髮,只穿一件清涼的連身襯裙,悄悄地來到了。她無聲地褪去了衣服,然後泡進了原水池裏,緊緊抱著雅克索取著熱吻,以慰解近一個月不見的思念。

雖然她知道這麼做是不行的。

可是她實在忍耐不了。

她已經知道,雅克將會參加不久後的皇室舞會,到時將會跟菲兒以及她的家人碰面……

“所以,這是最後一次了……”

雅克甚麼話都沒說,他只專注於這最後一吻中。

他心情複雜。

“都已經是大叔的年紀了,竟然到現在才開始了悟,原來問題的核心,並不在於最愛是誰……而是,我該考慮選自己最喜歡的,還是最需要自己的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