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唉,要知道這兒有那麼多好東西,真應該先泡個幾天才去參加暗殺士特訓的,不然就不會只混到個勉強合格的成績了。”泡在原水池裏的羅拔道。

更令眾人驚訝的是,以羅拔這個水平,竟也能夠成為合格的暗殺士。

也不是說他才能之類不行,而是他才不過是學院三年級生!

他自己不肯說,但據內維爾兄弟所講,自菲兒失蹤之後羅拔大受刺激,性情大變,日夜苦苦修煉,以至實力突飛猛進。

羅拔的潛質本來就很高,但礙於性格所限,修煉不勤,才一直沒能反映出來。



至於內維爾兄弟的經歷也差不多,也是在過去一年裏化悲憤為力量,提升了不少。他們最近也通過了帝國暗殺士的特訓,成績沒菲兒那麼優秀,但也要比羅拔高上一級。

“雅克要不要也參加暗殺士特訓?”菲臘提議道。

“要是雅克也加入的話,恐怕會跟菲兒姐姐組成洛芙大陸最恐怖的暗殺小隊……再說你們向來也很有默契的啊……”羅拔見有戲,馬上推波助瀾道。

雅克只是搖頭。

“我找不到成為暗殺士的理由。”他說,“嚴格來說,我也不是撒克遜人,所以對於這次戰爭嘛……”



雖然雅克跟聖心和北國已結了樑子,但不代表這樣,就有足夠理由去參軍,滅掉人家一整個國家的。

這話對於在撒克遜土生土長的人來說,是很難理解的。

最能理解雅克的,當數菲兒了。

因為在皇室舞會完結前,雅克曾對她表白說,對於這一生的目標的看法。

“我需要一塊結界創造水晶,一塊就夠了。”他說,“只要能夠創造出自己的空間結界,這個世界的一切紛爭,又與我何干?”



所以菲兒也在暗暗許願,希望很快就能找到有關結界創造水晶的情報。

身為一個女人,甚麼戰爭,甚麼國家,哪比得上跟自己喜歡的人過上長久幸福和平的生活?要是這一天真的來到,做不做暗殺士,對菲兒來說是不重要的。

但目前要專注的是,透過贏取獅心任務,守護帝京,擊倒聖心。

由於只剩下不到一個月,所以眾人的特訓強度也越來越高。進步當然是越來越快,可是,整體的實力仍不是那麼理想。

考慮到聖心陣容中那不能夠理解的強,己方的實力最好再提升一個檔次。

“神啊!求你給我們再多一點點的時間!”

雅克終於體味到,前生看日劇時金城武說出這番話時的鬱悶。

“呵呵呵……雅克老弟,似乎很煩惱呢。”



撒克遜帝國皇帝,“黃金獅子”萊恩,突然到訪結界空間。

眾人一時間都稍稍緊張起來。

他們當中,有不少都從來沒見過這個國家的皇帝呢。

“眾位同學,這又不是在朝上,在私下見面時,請千萬別對我行禮,我最怕這一套。”萊恩連忙道,“大家可以跟雅克老弟一樣,叫我一聲大哥就好。”

眾人同時看向雅克,都一臉看怪物的樣子。

這紅髮小子何時跟本國皇帝稱兄道弟啦?

雅克倒是沒事般聳了聳肩,好像在說這有啥大不了?不就是認識一、兩個皇帝麼?



“萊恩舅舅!”

“萊恩舅舅!”

菲兒和羅拔同時道。

“噯,菲兒,我們撒克遜帝國最漂亮又最危險的暗殺士!羅拔!你這小子這一年來長進不少,不要鬆懈!”

萊恩跟菲兒和羅拔親切地聊著天。

菲兒是皇帝的外甥女這回事,就不是那麼多人知道了,頂多就內維爾兄弟和威廉。至於羅拔竟然是菲兒的弟弟,也是很讓人驚訝的事。

當大夥兒知道菲兒和羅拔的父親,就是本國總理西斯科時,驚訝又再增加一重。

“不要緊不要緊,大家互相了解一下,反正在這兒的全部都是自己人!是嗎雅克老弟?”萊恩豪爽地笑道。



雅克笑笑,心想這萊恩真的給自己很大的面子。

貝拉頓時從浸泡原水的享受,恍惚狀態中醒過來了:“萊恩?就是這獅心城的最高老大萊恩嗎?”

他馬上跑了過來,擠開眾人走到最前面,直指著萊恩的臉道:“萊恩!是不是本貝拉大人在此打敗了你,本貝拉大人就是獅心城的最高老大,世界的統治者了!”

所有人頓時全部翻倒在地。

那是連同萊恩在內的。

萊恩好不容易站起來,然後認真的對貝拉道:“很好的眼神,我接受你的挑戰。”

貝拉露出邪邪一笑,揚手,背後就是一棵青綠的寬葉巨樹長出來。



那樹上的寬葉片受到牽引,紛紛卷成尖筒,像短刀般直飛向萊恩。

極之罕見的地系七階魔法,落葉千刀!

萊恩站穩腳步,憑空取出他的配劍,強力揮動之下,產生一股股強大的風壓。他對準葉片飛刀的來勢,以基礎劍技大手揮劍,把飛刀全都砍成碎片。

“好霸道的力量。”眾人看得如痴如醉,心想這本國皇帝的鬥氣修為實在是高得可怕。

貝拉見這一波攻勢並沒湊效,連忙催動魔力,身後的巨樹又射出第二波的葉刀。只是這次,葉片刀子的軌跡卻出現了變化,變成極難捉摸的互相交錯軌跡。

原來貝拉一手還在催動著風系的鬥氣!

不要忘記,貝拉是風系和地系的雙屬性者!

萊恩見刀子的來勢已變得不可預測,心裏已知道不能小看,但他見兩旁站著的都是些視他為偶像的年輕人,總不能夠左閃右躲的,甚至後退一步都是對“獅心王”形象的破壞。

他需要輕輕鬆鬆的擊倒貝拉,這才像點樣子。

萊恩皺了皺眉,把自身的鬥氣提升起來,然後,突然“篷”的一聲,他周圍的空氣突然出現一波不尋常的波動。

空間被輕微的扭曲了。

聖域力量。

那十數把凌亂軌跡的葉片飛刀,一飛進萊恩的領域範圍,便全部被定住了。然後,那些刀子開始轉向,然後一百八十度地朝著貝拉飛去。

噗噗噗噗噗……

飛刀全數命中貝拉身後的魔法巨樹。

巨樹開始高速枯萎。

貝拉則只是呆呆地站著,甚至沒有回頭看那些飛刀的落處。

眾人都被萊恩這一手給嚇呆了。

“這……這就是聖域高手的戰鬥方式……”

萊恩正要享受這種被崇拜的感覺時,貝拉卻突然瘋狂地笑起來,他身後的巨樹以半枯萎的狀態,竟像在模仿貝拉的動作似的在動起來。

“這、這是甚麼魔法?”

“看我貝拉自創的聖域含量九階地系魔法,囂張巨樹!”貝拉雙手一揮,他身後的囂張巨樹也依樣葫蘆,把兩條支幹當雙臂揮動,揮出了好幾倍數量的葉片飛刀。

這些飛刀劃過空氣時,還隱約看到空間被輕微扭曲的波動。

萊恩心裏可鬱悶了,這批飛刀可不是那麼容易接下來的。那班年輕人為了看戲都站得甚近,變相擋住了萊恩的退路,使他所供選擇的應對方法大大減少了。

要是選擇一步不退,風險大增,一個不小心,還有可能受傷,到時真的是臉子丟很大了。

“沒辦法了。”萊恩雙目突然閃出金光,身後隱約現出獅吼幻影。“霸者之心!”

眾人只見到一頭猛獅似的幻影突飆上前,那些飛刀紛紛被撞成碎片,轉眼之間,那頭猛獅已咬住了貝拉身後那棵妖樹,並將之一撕為二。

妖樹和猛獅同時漸漸消失。

“我服了。”貝拉心平氣和地道,“既然雅克老大也叫你大哥,那我貝拉大人以後也叫你大哥好了。”

“嗄、嗄,好,有你這個弟弟,我很光榮。嗄、嗄……”萊恩喘著大氣道,他剛才一擊可是動用了全力。

雖然跟小孩子較量也出全力是有點丟臉,但總算是勝得乾脆,所以萊恩的面子算是保住了。

只是萊恩心裏納悶,這貝拉使出的魔法,怎麼也輕微的含有點聖域的力量?

“啊,難道剛才羅德跟我說的,“貝拉把那薩默斯當成是血牛”,就是這個意思嗎?”萊恩道。

“正是這個意思啊,萊恩陛下。”在戰鬥中途已經來到的羅德道,“貝拉這個傢伙,是不能夠用人類的水平來衡量的。”

“那也是那也是,哈哈哈……”萊恩笑道。

他心裏想,這貝拉如此變態,如今被雅克收為召喚獸,那這份力量就變成雅克專用的了,如此他也很是放心,也很羨慕雅克。

雅克一直在旁觀看,他心裏想的是:“這萊恩果然是跟甘度夫,保祿齊名的人物,個性都是怪怪的,正好跟貝拉臭味相投……唉,我該要周旋的怪人,如今又多一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