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事不登三寶殿,萊恩此次到訪,當然是有事要找雅克。

“既然在這兒的都是自己人,我也就明白表態了。對於這次獅心任務,我當然是帝京的支持者。”萊恩明白道,“聖心學園密謀借這次獅心任務,作為吞併帝京的藉口,這當中牽涉到更高層次的陰謀,影響到國家安全,所以我們有必要盡力阻止聖心取勝,甚至還要盡全力打擊他們,最好把他們整個打散!滅掉!這就是我獅心王對帝京所下的最高命令!”

萊恩熱血地演說著,把眾同學們都震懾得目瞪口呆,胸中漸漸燃起一把熱血之火。

這就是所謂的帝王霸氣吧。

“萊恩大哥,拜託你就省省你的霸王之氣吧,還說私下不要擺那麼多架子甚麼的。”雅克直接吐糟道,“其實你表不表態,我們都會儘全力的守護帝京,擊潰聖心。我們既然是帝京的學生,自然有責任要守護母校的。”



“哈、哈哈哈……雅克老弟果然直接,還指出了我的老毛病來了。”萊恩尷尬地打哈哈,然後靠近雅克耳邊道,“你也給點面子你老哥好不好?我那番話是特意說給你的同學們聽的,以提振他們的士氣,你看他們不是很受用嗎?”

本來眾人一時間受到了萊恩的熱血感染,都紛紛生出了崇敬、效忠之類的心理,但被雅克一個吐糟,都冷靜了三分。

看到雅克面對權威仍能保持自我和冷靜,眾人心裏都對雅克產生了一種崇拜以外的羨慕。

“幸、幸好被雅克老大這麼一說,否則我貝拉大人都想對萊恩大哥跪拜下去了……”容易受人影響的貝拉,更是抹一把汗。

“我們說回正題吧。各位同學是不是為準備時間不足而煩惱呢?”萊恩笑笑道,“或許我能夠幫幫忙呢。”



“真的嗎?萊恩陛下!”膽子最大的米加喊道,“難道陛下會下令把獅心任務延期?”

“很遺憾,延期是不可能的。”萊恩搖頭,“因為“獅心任務”是紀念本國定都如今的獅心城的慶典,所以舉行日期必需要在當年的定都日。”

“噢……不能延期啊……”大家都有點失望。

因為大家現在甚麼也不缺,最需要的就是時間。

“獅心任務不能延期,但不代表我就沒辦法把你們的時間變多!”萊恩故作神秘的道。



“難、難道……萊恩舅舅願意給我們開放“迷路之殿”?”菲兒驚道。

“咦?菲兒你怎麼聽說過迷路之殿?肯定是那個大嘴巴的西斯科說的,說好了連老婆子女都不能說的嘛,我回去後要他給我暗殺三個聖域來補償!”萊恩道,“沒錯,我打算讓你們進入“迷路之殿”,這是唯一可以讓你們偷取修練時間的方法。”

菲兒輕輕皺著眉頭。

 “這迷路之殿是怎麼回事?”雅克問道。

“啊,這是本國用來訓練精英的一個試煉場地,在“迷路之殿”裏,根據試煉者所進入的層數不同,在裏面經過的時間會有不同程度的變慢,大概是從變慢五十倍起跳,上限還沒確定。”萊恩道,“這其中有何魔法原理,我們也沒弄清楚,這原本是個楚文明遺跡,只是我們發現到裏面有時間變慢的特點,所以被我們作為最高機密隱藏著,只讓國家精英進入。”

楚文明遺跡?

雅克心想,又來了。他真是跟楚遺跡結下了不解之緣啊。

“不過事先聲明,迷路之殿裏面可是非常危險的,甚至我們到目前為止,也未能完全摸清裏面有多廣闊,總共有幾層。我們只知道試煉的難度大概會因人而異,但未能通過者也是大有人在的。”萊恩警告道,“在決定進入之前,大家一定要想清楚。”



眾人聽到萊恩一說,已是歡呼雀躍起來。本國王帝說的話,說服力當然是強大的,他們連一點點的懷疑都沒有。

“萊恩舅舅,可是……”菲兒憂心忡忡的樣子。

“菲兒,要對你的同伴們有信心。”萊恩投來自信,信任的眼神,這眼神橫掃向眾人,讓眾人都變得自信滿滿。

雅克把菲兒和萊恩的表情語氣等都看在眼裏。他考慮了一下。

“慢著,我有點疑問。”雅克認真地道,“萊恩大哥,有幾個問題想要了解一下,關於那個任務的。”

“隨便問。”

於是雅克大概問了幾個好像很基本的問題,例如是能不能帶裝備,能不能帶道具,會不會有些道具或魔法加乘狀態會失效,之類的……



然後雅克圍繞著“試煉難度會因人而異”而問了幾個問題,萊恩儘可能在他知道的範圍內講解。

雅克越問,兩眼便越是精靈放光,好像已想到了甚麼好點子。

同樣,萊恩似乎也察覺到了雅克不斷發問的用意,表情也越來越表示欣賞。

不過在其他人眼中,雅克只是比較謹慎的問了好些一般性的問題,這些問題的答案當然重要,不過這是無關眾人參加與否的決定。

大家只是一心想著要把握這次機會,也沒想過試煉難度,甚至成功率之類的問題。

“好的,我參加。”雅克最後這麼決定。

雅克的決定對眾人還是有影響力的,尤其班揚等五人肯定是看雅克的決定行事的。

眾人也都正式表態,決定參加迷路之殿試煉。



“菲兒,不用擔心。”雅克拍拍她的手背,“我有辦法提升大家的成功率,到時候聽我說便是。”

“嗯,我相信你。”菲兒也下定決心了。

“放心吧,以菲兒的水平,要通過試煉是絕無難度的。”萊恩道,“我想你們需要一點點時間預備,那麼明天早上六時,我們準時從這兒出發吧。”

“為甚麼要等那麼久?我們可是分秒必爭啊!還有兩個星期,獅心任務就要開始了。”羅拔抗議道。

“有些準備功夫是必要的,對吧,雅克老弟?”萊恩對雅克笑道。

雅克點頭。

雅克心想,萊恩剛才是聽到他跟菲兒說的話。他知道雅克打算用某些方法,變相降低試煉的難度,以保障同伴們的安全。



萊恩故意給眾人一個晚上準備,就是默許雅克的想法。他故意給雅克一個晚上,來為同伴們安排他設想的“作弊”。

因為有些事情只能當作自己不知道,總不能明面跟雅克說你可以怎麼怎麼作弊。因為這畢竟是國家用來培養精英的試煉,要是作弊方法給外流了,那還成甚麼鍛煉?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約定好明天早上正式出發之後,萊恩便離開結界空間,讓雅克他們慢慢商量。

他心想,西斯科肯定已告訴了菲兒,這“迷路之殿”的危險性。

雖然這楚文明遺跡,能夠令試煉者有時間變慢的效果,即是說例如在第一層修煉五十天,外邊卻只是過去了一天而已。視乎試煉者水平,這比率可能更高。

但是,這迷路之殿也有“精英墓地”之說。

多年來的平均統計,這迷路之殿的通過率,只是剛好達到百份之五十。即是說每兩個試煉者進入,便肯定會折損一個。

這折損率似乎跟實力有關,九階進入者的通過率是八成,而六階的通過率則低於四成。

至於六階以下,則數據反映不足。

因為過去六階以下的試煉者,都是超級天才,他們的通過率是百份之百。

在迷路之殿開放的歷史裏,好像也沒容許過六階以下的一般精英進入,更沒試過容許學院生進入的。

萊恩此人,心腸是無比冷酷的。

當初他提出讓眾人進入迷路之殿,根本就沒想過他們有幾人能夠通過。在他的眼力看來,除了雅克,菲兒和貝拉外,其餘人等基本上是進去送死的。

他的打算是,要是從這班送死的當中,能夠有一、兩個因此激發成真正的強者,那麼此行就算是賺了。

因為影響到獅心任務的最後成績的,畢竟是靠著少數的極強者間的勝負。

據說野地獅子訓練孩子的方式,是把剛出生的幼獅們都直接丟進懸崖,能自行爬回來的才算是可造之材,可以花心思養育,其餘不夠強大的可是死不足惜。

萊恩被稱為獅心王,對年輕一輩的冷酷無情可是出了名的,只是眾人對萊恩沒有足夠的了解而已。

萊恩雖然已儘量掩飾這迷路之殿的危險性,但還是被雅克看出來了。

所以雅克才千方百計的設想一些擦邊的作弊法,並在剛才的問答時向萊恩婉轉測試萊恩對作弊的容忍度。

“嗯,對這幫孩子來說,丟他們進迷路之殿也似乎是殘忍了些……”或許是萊恩也認為對孩子們設這個坑也實在太過份,另外是也想要賣個人情給雅克,所以萊恩默許了雅克,可以擦邊作弊,但不要擺上檯面便是。

他也很想知道,雅克會用甚麼方法去降低試煉的危險性。

“其實雅克老弟也是個賭徒啊……”萊恩心想。要是雅克真是那麼保守之人,他大可讓其他人拒絕參與任務,但他似乎實在不想放過這次機會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