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迷路之殿的試煉,其實每一層的內容都差不多,只是強度和困難度有所差別。

比如珊等三人最初經歷的,就是一種強制鍛煉腿力和心肺功能的基礎訓練,每一層都有類似的鍛鍊,只是難度增加了很多。

在雅克、菲兒和貝拉剛開始所在的第五層,三人剛開始便是兩腿被綁著兩個碩大的鐵球,然後被逼在地面漸漸裂開崩潰的狀態下狂奔逃命。

這一關他們過得太輕鬆了,所以很快便提升到第六層。第六層三人纏腿的鐵球,可是增大了好幾倍。

然而三人還是輕鬆過關,畢竟三人最少都是六階鬥氣戰士,同時還是七、八階左右的魔法師,加持魔法輔助之類,還是在他們能力之內。



過了幾天之後,三人同時被提升到了第七層。

試煉者們對於自己身處第幾層是非常清楚的,因為每當他們進入一個新的樓層(也包括剛開始所在的樓層),黑袍子的聲音就會在他們的耳邊響起,告訴他們目前身處的樓層數,以及時間倍率。

“目前是地面第七層,時間倍率為一百三十倍嗎?”雅克心裏算著,“即是說,在這一層修煉十四天,差不多等於外界的二千日了。”

“來吧來吧,貝拉大人我已經預備好了!”貝拉喊道,但他的肚子同時又叫了起來,“不,還是先吃飯比較好。”

雅克和菲兒也有同感。



就在他們心念一動想要吃飯時,試煉就會在當時的進度暫停,然後出現一桌跟試煉者的食欲正好相配的食物。

食物不算好吃,但總算是能吃飽,也能最低限度地滿足食欲。

只是吃進去時好像不太有真實感,有點怪怪的感覺,只是肚子真的會覺得飽,而且體力魔力等等也會回復。

雅克估計,這大概是用各種食物形式來顯現的回復藥物,這是為了避免試煉者受到食欲影響而妨礙到修煉。

要是在動輒以月,甚至年為單位的修煉裏,要一個人甚麼都不吃只喝回復體力藥,那這個人不管意志有多堅強,恐怕也會瘋掉的。



即使勉強不瘋掉,只喝單一味道的藥水,味覺麻木也會影響唾液分泌,這也是會間接影響身體各種機能的平衡,嚴重起來消化系統還會萎縮廢掉,以後想要進食就難了,終生只能以藥水過活。

所以,進食也是一種體力上的輔助修煉。

除了進食之外,這迷路之殿也提供保持衛生清潔的系統,也是心生一念就會出現,至於睡覺也是容許的。

不過睡覺基本上是在浪費寶貴的修煉時間,而且這迷路之殿的試煉難度是每天漸漸增加上去的,如果花了整天時間只在吃喝睡,你會發現第二天更難追上進度,這樣你的小命就會更加危險了。

雅克等三人來到了第七層後,同樣要從加強了難度的“地裂逃亡”開始練起,但這次卻未能輕鬆過關了,強度逐天增加的訓練一天又一天地持續著……

這個訓練是非常刺激的,只要在奔跑途中稍為失足,就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境地。

每天的訓練都在充滿緊張感的狀態下進行,所以也絕對不會覺得沉悶。

試煉持續了足足兩個月,某天他們照正常情況一直跑,跑著跑著,便發現腳下地面裂開的速度,已經遠遠追不上自己奔跑的速度……



他們試著停下來,稍為回望一下情況,發現地裂已經停止。

“難道我們通過這個試煉了?”

三人於是趁機會休息了半天,第二天早上一覺醒來,發現修煉的內容不同了。

他們身處在一個圓管狀的迷宮式空間裏,身後仍是無底懸崖,而眼前則是有無數分支路段的迷宮地帶。

“這……這一次是要過迷宮嗎?不過這跟修煉有何關係?”雅克心裏質疑,不過他很快就知道答案了。

一個看起來堅硬無比的金屬大圓球自眼前出現,然後便緩緩朝著三人壓過來。

這大圓球跟圓管狀通道的直徑幾乎同樣大小,圓球通過時幾乎完全沒有間隙,想要躲過是不可能的。



只能夠把圓球截停。

菲兒首先施放了一個“冰之吐息”,希望能夠把圓球暫時凍結在地上。但這個魔法完全沒有效果。

雅克也施放了幾次“水神波動”,貝拉也把他的藤蔓術纏了過去,可是效果依然是零。

“看來是試煉的設定不容許使用魔法,用鬥氣吧,直接用雙手托著圓球!”雅克喊道,見圓球已漸漸逼近,三人全力釋出鬥氣,六隻手掌同時抵著圓球那冷冰冰的表面。

鬥氣的效果頓時有了反應,圓球向前輾動的速度變慢了。

這一部份的試煉果然是在考驗鬥氣。

“這、這難度也設定得太高了吧?”雅克心想,他們三人可是已盡了全力地釋出鬥氣,但還是未能完全截停這圓球,這圓球正把他們逐少往懸崖裏推……

連向來囂張的貝拉也笑不出來了。



三人的腳跟距離懸崖邊緣只剩下兩、三臂的距離。

突然菲兒全身爆出一陣藍色的能量流,這道能量流漸漸結成鬥鎧,覆蓋著菲兒全身要害處。菲兒的戰士位階提升了第七階的鬥鎧級了。

這一下的實力跳級,令這圓球的速度頓時大幅減慢,最後總算是停了下來。

三人的腳跟,距離懸崖邊只剩下三指寬了。

“呼……幸好菲兒剛巧突破了,不然我們恐怕都要死在這兒……”雅克和貝拉都抹一把汗。

菲兒累得喘不過氣來。

“我實在沒法想像,自己竟然可以在今天突破了七階戰士……這顆圓球給我的壓力很大很大,我其實早就處於崩潰邊緣,快要撐不住了……”



“菲兒做得好,我們現在休息一下吧……”

菲兒看了看身後的懸崖,背後突然感到涼涼的,“還、還是先把圓球往回推前一點點,現在這個狀況太危險了,要是這圓球又再動起來的話……”

“那也是……就快連站腳的地方都沒有了,要是再近一點的話,便連想使勁也使不出來。好吧,我們把圓球往回推!”

雖然試煉已經過了兩個多月,但大家的聖水藥物等還是很充足,因為雅克擁有儲物戒指之故,菲兒也有一個作用等於小型空間戒指的儲物盒子。

大家各自吃了一枚冰川鮮果,也喝了一滴原水,回復了元氣。

他們也可以選擇暫停吃飯,但這樣只要吃完飯回來,這試煉的難度就會增加,恐怕這圓球要更難推得動了。

所以他們寧願選擇不休息,直至把這部份的試煉通過為止。

“大家一起用力!一、二、三,推!”雅克發施號令。

這圓球總算如願,開始朝反方向滾動。

這“推圓球闖迷宮”試煉,把雅克三人困住了好幾個月,都沒有通過。

這試煉的難度,其實並不在於把圓球推得動,而是在於如何應付圓球掉進迷宮中的各種情況。

例如是,把圓球推進了死巷之中,要怎麼把它拉回來?

由於這圓球和通道之間是沒有間隙的,所以不能夠跑到另一邊把圓球推出來,而一定要用“拉”的。

可是圓球表面連一個著力點都沒有,要怎麼拉?

這就考驗試煉者對於鬥氣的巧妙控制。

三人合力研究,反覆練習了近一個月,才總算學會把掉進死巷盡頭的圓球吸回來的技巧,之後的進度可就快多了,但還是反反覆覆的經歷多次迷路,搞了近四個月才把圓球推到迷宮的出口。

經過這一役,三人的鬥氣水平都得到近乎垂直式的高速進步。

“耶!困在這迷宮裏好幾個月!總算走出來了!我們一定要好好慶祝一番!”貝拉可是快要被這推圓球生涯給悶瘋了,要不是他天性不肯認輸,這根本是他個性不能忍受的枯燥。

“好吧好吧,我們都放假一天,休息好了,明天再練好嗎?”雅克道。

“好……”菲兒心情有點鬱悶。

到了第二天,試煉的內容又改變了。

三人眼前各自都有一條路,這條路是一條完全的直線,但寬度只有一隻鞋子左右,其餘兩邊都是深不見底的懸崖。

這條路不能夠直接行走,而是要雙手抓著一條從終點連過來的幼絲,把一絲魔力透過幼絲傳到彼端,彼端接收到了,才能前進一步。

這試煉要求的是對精神力的巧妙,持續控制。

“不要心急,一步一步來,我們共同進退!由我發號施令,準備……”雅克發施號令,三人同時踏出了第一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