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透過絲線傳送魔力看似簡單,實則非常考功夫,也要求試煉者精神集中,不能有一絲分心。

就是以精神力變態海量見稱的雅克,初期也頻頻失敗。

只要精神力不夠持續穩定,那絲線就會斷掉,那就只能乾站著,等待那絲線重新從終點處射出,回到自己手上。

只要往前走了一步,後面的路便會消失。

這樣子一個人獨自行走,四邊沒有倚靠,是一種很巨大的精神壓力。雖然三人彼此可以看到對方,但是三條路相隔各有二十臂左右,基本上手指也碰不到對方的。



也由於試煉系統的限制,一切的魔法鬥氣都無法使用,試煉者甚至不能做跳躍之類的動作,除了拉絲前進或自殺掉崖外,兩腳不能離地……

在第一至第六層,都沒有如此殘忍的訓練。

三人最初慢慢地適應著精神力拉絲移動的方式,不久就習慣了,前進的速度也就漸漸加快。

三人保持一樣的速率,走了三天。

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,還有多少路,只知道前面還看不到終點。



這試煉還是可以有中途休息的,只要生起想要進食或睡眠的念頭,那場地就會變回普通平地一片,直至試煉者主動要求再次開始。

不過休息時間越長,拉絲前進的難度便越高,所以三人如非必要,也絕不肯停下吃飯睡覺,是以他們主要都是靠吃鮮果喝原水維生,這樣也大大減少了暫停上廁所的必要。

到了第四天的休息時段,一直悶悶不樂的菲兒終於開口了。

“雅克,貝拉,你們還是不要遷就我了,依自己的進度走吧。”她勇敢地抬頭面對兩人,“我知道你們其實是可以走得更快的,遷就我的速度,只會拖慢你們的成長,這樣我心裏也不好過。”

某程度上,貝拉是很善解人意的,他知道老大的心思,也頗喜歡菲兒這位大嫂,所以這幾天來他是一點怨言都沒有的。



雅克靠近菲兒,溫柔地撫摸著她的臉。

“要我勉強跟上你們的水平,也實在是壓力太大了,接下來我會依著自己的進度來練,沒人打擾我的話,或許我的進度會更快呢。”菲兒勉強笑著說。

“菲兒,讓我好好看看你。”雅克輕輕吻著菲兒的嘴唇。

菲兒也一直仔細地盯著雅克,企圖把雅克的臉上的每一個細節,都深深的刻印在腦海裏:“雅克,答應我每天都要想我,可以嗎?”

“當然,每天都想,直至天荒地老。”雅克道,“在往後每一個沒有你的日子,我都會倚靠回憶我們共同渡過的一點一滴,來抵受孤寂的煎磨。”

“我也是一樣,每時每刻都會想著你。”菲兒摸著雅克的臉,“心裏的思念才是真正的永恒,當我們再次見面的時候,還會像根本沒分別過一樣嗎?”

“當然不會。”雅克道,“分別,只會讓我們的感情變得更加深厚,熱情只會越燒越烈。”

兩人深深一吻。



然後揮別。

雅克和貝拉互相點了點頭,動用了真正的實力,兩人的前進速度立時增加了好幾倍,不一會兒已經把菲兒遠遠甩在後面,菲兒連兩人的背影都看不到了。

菲兒輕輕揮去一滴不捨的眼淚,然後決定堅強起來。

她摘下了別在頸項上的蒂凡妮首飾,也脫下了雅克特意留下給她的霧影羽衣,以完全沒有加持的狀態,重新面對試煉。

“好吧,對菲兒來說,真正的試煉現在才開始。我要趕上雅克的進度!”

菲兒並不知道,她脫下了兩件重要的防身道具後,她的通過成功率已由七成以上,急劇下降至不足三成。

雅克和貝拉走了一段,感覺走順了之後,便繼續漸漸增速起來。



“好爽!”解放了真正實力之後,貝拉樂得猛叫爽,速度也越來越快,一點沒有落後給雅克。

雅克的精神力本來就是變態級的,這個牽絲獨行的試煉正好是他的強項,所以他也只覺得有趣,不住提升自己的精神力來加速。

把精神力壓縮成絲線的幼度然後做傳送訓練,這確實是非常好的精神力鍛鍊方式。透過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絲線上,雅克進入了完全寧靜的精神境界,他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之海正變得越來越廣闊,越來越強大……

由於雅克實在是太過專注了,以至於根本沒發現腳下的路已變得越來越窄,已經收窄至只剩下一條線般,幾乎完全沒有闊度。

雅克的前進速度依然不變,甚至還連一點點的搖晃都沒有,彷彿是在一片平原上悠閒地走著。

他已經把全部的精神力,集中在雙手抓著的絲線上。

這絲線連繫著他的精神力,正是這一絲精神力引導著他在忘我境界中前進。

他的雙腳,要是他有留意,其實已幾乎沒有著地了,每一步只是輕輕拈一拈那如絲線般的地面,有種飄飛般的感覺。



他正在朝著最終的聖域浮空能力前進。

他也沒注意到,貝拉已經漸漸落後了。明顯地,對有關精神專注方面的修煉,貝拉是嚴重不足的。

“進入第八層,時間倍率一百五十。”黑袍子的聲音在兩人的腦袋裏響起。

此時,牽絲前進的試煉仍在繼續。

只是腳下已經沒有了路。

兩人唯一的倚靠,就是抓在雙手的那根線。必需要持續不斷地輸出穩定量的精神力,這絲線才能維持。

只要絲線一斷,就是萬劫不復。



迷路之殿第八層,就是那麼殘忍嚴格的試煉。

自路面完全消失了後,貝拉連一步都踏不出來,只能勉強維持著抓著幼絲懸在半空中,那裏甚麼都沒有,只有無盡的漆黑,以及前面那幼絲來源處的一點希望。

“我貝拉大人……難道要維持著這個狀態,直至試煉完結嗎?”貝拉不禁流下一滴冷汗,“為甚麼不是考驗腕力、魔力之類的,偏要考甚麼精神力啊!!!”

雅克已完全進入了忘我狀態。

在進入了精神力集中的極致後,他似乎發現了一個全新的廣闊世界。

精神力的外放。

原來除了魔力和鬥氣之外,精神力也是可以釋出到身體以外的力量。

他感覺到手上的幼絲,已成了自我成長的障礙。

他大膽放棄手中之絲,然後,想像自己被一個透明的泡泡般的圓球所包裹著,這圓球跟空氣一樣輕,讓雅克可以隨風飄流……

“難道這就是所謂的“領域”?”雅克心想。他終究是首次感受到“領域”是甚麼回事,領域是聖域高手專屬的能力,但雅克知道,這只是迷路之殿所設定的一些試煉效果,實際上他的修為應該還未晉入聖域的。

現在雅克製造出這個精神力的圓球,只是創造聖域的技術,而聖域,絕不單單是精神力保護罩那麼簡單的。

還需要有所謂“心靈的領悟”。

空無的迷路之殿第八層中,緩緩吹著一道吹往終點的微風,乘攜著雅克緩緩前進。雅克現在所要做的,只是維持著這精神力領域不破。

雅克已沒有了時間觀念,他也不知道自己已飄浮了多久……

只知道,他也漸漸感覺到吃力了。

煩厭,沉悶的感覺也伴隨而來,讓雅克逐漸麻木,他只是想要快點通過這個關口。

又渡過了漫長的時光。

他曾經感到非常的肌餓和疲勞,但超過了某個程度後,反而變得麻木。自從進入了精神極度集中的境界後,他只靠著空間戒指中的冰川鮮果和原水維持生命……

而到了後來,這個需要也越來越少。

因為他的身體在長時間幾近靜止狀態,只有精神力在活躍運作,所以消耗極少。

從不斷開挖靈魂之海的過程中,似乎有一道隱隱的力量,補充著雅克的精神力消耗,所以這方面雅克始終還沒見底。

每天,他都在不斷重覆回憶著各種人物,避免因為時間過去得太長了而出現記憶褪色……就憑這樣去打發掉堅持輸出精神力的煩悶和疲勞感。

然後到了某一天,他突然感到,終點在望了。

“沒錯,我很肯定感覺到,前方不遠處就是對岸了!終於通過了!”

而就在此時,一尾浮游在漆黑空間中的巨大魚類魔獸,朝著雅克的精神力領域將口就噬。

“好霸道的攻擊力!”雅克目前的狀態,可說是零防禦力,這精神領域的結構還是非常原始的,遠沒到實戰使用的地步。

雅克身子一偏,險險避過那巨魚魔獸的噬咬。

只是不管魔法還是鬥氣,他都沒法使用出來,這是迷路之殿第八層的限制。

“難道只能夠閃避嗎?只要擦到了就萬劫不復,這也太被動了吧?”

那巨魚魔獸一個翻身,轉個頭來又是對準雅克張開巨口。

雅克巧妙地調動著精神力,稍稍改變自己飄飛的角度,又剛好避過了那魔獸的巨口。

“太被動,太被動了!只要這種魔獸再來多一條,我就必死無疑!”這話一說出口,雅克就後悔了。

不只一條,又有三條同樣的巨魚魔獸,前來爭奪他這塊沒有還擊能力的肥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