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神馬!不反擊便當我是吃素的嗎?”被逼到絕路的雅克發飆了,“爆掉你們!”

雅克動用了久未使用的變態能力。

天火真空領域,即是“元素隔絕”。

“轟”的一聲,那條正要朝雅克噬來的巨魚,頭顱給爆掉了一半。那巨大的白玉色魚眼珠子飛射出來,正好丟到雅克懷裏。

雅克雙手抓著珠子,不自覺地以魔力一探,隨即一道暖流攻入體內,令他傷疲盡起,好像吃飽睡足了似的精力充沛。



“這魚眼珠子肯定是好東西。”雅克當然不客氣,把眼珠子收進儲物戒指裏。

收了寶物,隨即精神一振。

那條爆了半邊頭顱的巨魚,頓時發狂猛地掙扎,把那後上而來的三條巨魚的去路擋住了,四尾巨魚於是擠成一團。

雅克心想,這下可好,開飯了。

鬱悶地飄流了不知多少年月,雅克趁這機會盡情地發洩一番,連環釋出“天火真空領域”,爆爆爆爆爆!



四周的空間頓時一片魚香四溢。

四條巨魚被炸成了魚漿魚渣!骨肉四射!

雅克處於飄流狀態,行動不太靈活,是以也不強求那些魚眼珠子或其他東西了,只是順手撈了一把。

這一把,撈到的是另一隻魚眼珠,幾片魚鱗,以及幾堆半固體狀態的魚腦漿。

雖然無法用鬥氣測試,但雅克稍為一摸,便知這魚鱗片該是製裝甲防具的好材料,便又喜孜孜地收下了。



至於那看起來有點嘔心的魚腦漿,雅克也感覺到這應該是用來煉藥之類的好東西,畢竟來到這個層次的魔獸,全身上下都是天材地寶,收了再慢慢鑑定其價值,絕沒有錯的。

雅克又取出個玻璃瓶子,把魚腦漿給收了。

見自己有能力對付,雅克心裏都暗暗希望多來幾條這種巨魚魔獸。

可惜的是,快活不知時日過。

雅克腳尖一穩,他已經著到了很久沒見的陸地。

“進入第九層,時間倍率二百。”黑袍子的聲音傳來,“小老弟,注意一下,在洛芙大陸,距離獅心任務開始時間,還有三天。”

“原來我在第八層已經耗了超過四份之三的時間啊……”雅克完全沒有真實感,“要加把勁了。”

在雅克面前的,是個一望無際的三次元複雜迷宮,岔路,歧路,末路,樓梯,天橋,隧道,縱橫交錯,無論從前方,上方或下方看,都看不到盡頭……



在彼邊廂,迷路之殿入口。

離開了好幾天去處理政務後,萊恩再回來詢問黑袍子,大夥兒的修煉情況如何。

所有人都仍然活著,正根據他們自己的進度在修煉中。

這已讓萊恩喜出望外。

本來他預想,到目前為止的死亡率應該最少有五成的。

“那麼雅克老弟呢?他通過第七層了嗎?”

黑袍子只是點頭。



萊恩頓時激動不已。“他、他到底是怎麼找到第八層的入口?在我看來明明前面已是沒有路了!”

黑袍子只是搖頭。

“我只是負責通訊,並沒法知道裏面的實際情況。”他說,“我只是透過剛才的一點線索,知道那小老弟,在第八層的出口碰上了“念魚”。”

“念魚!”萊恩不期然心裏打顫。念魚這種非物質魔獸,他也曾碰上一次,雖然並非聖域魔獸,但卻比很多聖域魔獸更難對付。

因為念魚這種魔獸,是靠著吃精神力維生的。

要對付念魚,除了使用以精神力為主的攻擊,也別無他法。

“那麼,雅克老弟他……”

“通過了。”黑袍子有點不可置信的語氣,“沒想到這小傢伙還藏得那麼深,身為天火傳承者,還花了那麼多的精力去鍛鍊精神力啊……”



“他通過了?那就是說,他不只破了我的紀錄,還已經到達了第九層……”

“沒錯,在你來到之前剛剛通過了。現在是第九層,傳說中的“無盡迷宮”……”黑袍子話還未說完,就全身一震,嚇得幾乎連眼睛都跳出來了,“通、通過了……”

“你說甚麼?”萊恩喊道,“他、他通過了第九層?”

“幾、幾乎是瞬間通過……最多只用了五分鐘……換算那邊的時間,大概是三天不到……比起過第八層時,實在是進步得太多了……他到底用了甚麼方法?”

迷路之殿第九層。

本來是如藝術品般精緻完美的無盡迷宮,如今,變成了無盡的廢墟。

是的,這迷宮被雅克給整個拆了。



本來,迷路之殿的設定,已經封鎖了試煉者的魔法和鬥氣能力,而單靠蠻力,是絕對無法損害這迷宮的構造的。

但是,精神力攻擊例外。

本來雅克也想不出那麼爽的法子,但就是剛才在第八層末段遇上那些“念魚”時,給他想到了使用“天火真空領域”……

雅克看到這麼複雜的迷宮就覺得煩了,心想我在無盡漆黑的環境裏飄流了以年為單位那麼漫長的歲月,好不容易撐過了,又馬上搞來一個無盡迷宮折磨我?

還讓不讓人活了?

一個火大,雅克就朝著那無盡迷宮轟了好幾記的天火真空領域,最初只是純粹發洩。

也想沒到,一爆之下,那迷宮竟然給炸出了好幾個大窟窿來。

原來這一層的設定,並沒有限制試煉者的精神攻擊。

這就好比玩一個遊戲,發現了一個可以用來刷無限經驗,刷不打boss直接過關的bug……此時不刷,更待何時?

“哇哈哈哈哈……爆!給我爆!”

雅克瘋狂地釋出一個又一個的天火真空領域,在他走過之處,設計精密巧妙的三次元迷宮,盡皆成了一堆廢渣。

“爆爆爆爆爆!”

爆了三天三夜,爆得筋疲力盡,總算把這無盡迷宮給毀得乾乾淨淨了。

迷路之殿?

哥整個把你給移為平地,看還怎麼個迷路法?

在這瘋狂的發洩中,雅克對於天火真空領域,又有了更深一層的了解。

他更加確認了,天火真空領域其實是一種精神屬性的攻擊,雖然使用的材料是天火,但把天火塑造成真空領域的密閉球體的,始終是精神力。

而且,雅克的靈魂之海,也因為這瘋狂爆發而產生了變化。

那浮空在他靈魂之海上空的,血紅色眼球。

那是在納妮婭深淵牢獄裏,釋放了那頭恐怖魔神後,牠送給雅克的禮物。自從把血紅之眼融入進靈魂之海後,它就一直處於沉睡狀態。

在此之前,雅克就意識到,當他使用“天火真空領域”時,那血紅眼球便會因此受到刺激而產生微弱的反應。他有預感,要是繼續動這一招的話,最終將會讓其甦醒過來……

所以雅克也有好一段時間,不太敢使用天火真空領域。

可是當剛才遇上念魚襲擊時,情況實在危急,不得不用。

而這麼一用,埋藏在心底的鬱悶,野性,均洶湧而出,好幾年的孤寂飄流並不是說笑的,這發洩欲望讓他也管不得那麼多。

連續發洩了三天三夜,雅克總算冷靜下來後,他才赫然發現……

靈魂之海中的血紅眼球,已經從緊閉狀態,變成半張眼睛了。不過,這到底會為雅克帶來怎麼樣的轉變?他目前還說不準。

經過三天三夜的連續釋出,雅克的天火真空領域,威力又再加強了不少。

迷路之殿第九層,再沒有任何秘密。

雅克毫不費力就找到了聳立來迷宮正中央的出口。

第十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