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時,跟聖心學院院長對恃著的,自是帝京學園的校長,薩默斯。

身為副校長的羅德,只是默默站在薩默斯身後,眼觀鼻,鼻觀心,就像尊木偶似的。

古德約翰森看在眼裏,心想這薩默斯真的做得好啊,連帝京裏面最麻煩的人物,有“大教授”稱號的羅德,如今也只能乖乖的當他的一隻走狗。

這段時間以來,古德約翰森仍在以秘密渠道,跟薩默斯進行著溝通。根據薩默斯所源源提供的情報,帝京內部如今應該已是接近分崩離析的了,只有等著在獅心任務出醜的份兒。

以撒克遜帝國作背景的帝京學園,在獅心王所舉辦的任務比賽中,徹徹底底地敗給北國的聖心……還有比這樣更能挫敗撒克遜帝國銳氣,更能提振聖心威名的事情嗎?



這就是古德約翰森的如意算盤。

怎知道今天來到獅心任務的現場,便看到帝京的帶隊老師,並不是自己所安插的臥底,而是堅定地站在羅德陣營的碧翠絲。

這已讓他感到懷疑,這跟薩默斯的情報不符啊。

然後,古德約翰森看了看帝京派出的陣容,隨即又放心下來了。並沒有雅克和貝拉這兩個危險人物,看來薩默斯聲稱已有辦法令兩人缺席,果然是真的。

古德約翰森當然也知道皇室舞會一役,雅克大出風頭一事,還煩惱著要怎麼對付他呢,現在可以省下不少功夫了。



連那位傳言中剛拿下了撒克遜第八暗殺士稱譽的菲兒,也不在陣中,古德約翰森也只以為她是被萊恩調去做暗殺任務了。

總言之,沒了這三人,帝京團隊不過是一堆雜碎而已,怎可能敵得過他聖心手下那一批經過強化後的超級學員?

剛才艾波特的示威,正是聖心內定的計劃,打算從任務開始前就建立好氣勢,讓全場觀眾以至整個洛芙大陸,都覺得聖心的實力遠超帝京,同時聯想到這兩大學院背後的兩大勢力之間的差距。

但怎知道萊恩竟然親自干涉了一下,而且非常巧妙地不被大部份人發現,當時古德約翰森已想要當場揭穿這事,但艾波特又不爭氣,竟被那兩名帝京學生給當眾頂了回來……

這兩個叫米加和格拉沙的,古德約翰森也有印象,他們的實力應該絕對沒有高到這個程度,現在竟然能夠跟強化了的艾波特打成平手?



那薩默斯到底在幹甚麼的?

怎麼會容許帝京的學生進行特訓和變強?

但如今面對著面,古德約翰森看到薩默斯已把羅德馴服得妥妥貼貼,心頭的懷疑便又降低了。

現在,要從校長的層面,降低帝京在世人眼中的水平,而提升聖心的。

古德約翰森發揮他的無恥道,“薩默斯校長,你剛才都看到了,我們聖心的精英團隊,為了表達對此場合的尊重,特意召出了北國守護神“鎧甲極熊”,以跟撒克遜的獅鷲列陣作出呼應,但你們帝京的學生,竟然在此神聖時刻作出干擾,這無疑是對北國國體的嚴重侮辱。”

此話一出,全場嘩然。

見過無恥的,沒見過像這北國小鬍子那麼無恥的。

明明是你們聖心的艾波特出言不遜在先,還要在人家地盤作出無謂的示威,這就好比在光明教會聖殿裏當眾崇拜魔神,這才是對撒克遜國體的不尊重。



但被他這麼一說,竟變成了相反的意思。他們的挑釁,其實是一種和平行動,而接受你們的挑釁,反而被說成破壞和平!

這怎麼說都說不通!

觀眾中的撒克遜人自是暴怒,連事不關己的外國人都深深被這番話的是非顛倒所震撼,這小鬍子果真是個頂級神棍啊,不混光明教會真是浪費了。

還未知內情的帝京團隊們,當然也被激怒了。只是他們多少知道現任校長薩默斯有多無能,之前已有多次在各種場合丟了帝京面子,如今也不大期望他能夠挺身為帝京說話。

唯有知道內情的碧翠絲,流露著充滿信心的笑容。

同樣保持著冷靜的,還有西斯科和萊恩。他們都是一副等著看戲的姿態。

古德約翰森咄咄逼人的一番話,令全場都靜默下來,等待薩默斯的回應。



默默站在後面的羅德,不為人知的,眼神稍為閃爍了一下。

薩默斯隨即作出很惶恐的樣子。

“那、那麼,古德約翰森大人,你……你打算怎麼樣呢?”

“薩默斯校長,我現在嚴正要求,你必需親自為你的學生們剛才的魯莽行為,作出道歉。”古德約翰森心想,這一天終於來了,“你必需要親自承諾,以後會好好反省帝京的教育方式,免得他們以後繼續在洛芙大陸上出醜。我們聖心方面很是大方的,要是你們堅持的話,我們也不介意作為帝京學習的榜樣,派出一定的人手,幫助帝京重振校風。”

這差不多就等於是合併的前奏,帝京這塊肉終於被狠狠的咬掉第一口了!

薩默斯為難地盯著古德約翰森。

古德約翰森心想,這薩默斯的演技真是爐火純青啊。“快,快點依著我們的劇本說出下一句話,說能夠得到聖心的指導是帝京的無上光榮!我很想要看到萊恩那頭獅子會有怎麼樣的表情啊!”

只是薩默斯的表情驟變。



從懦弱為難的訕笑,變成了猙獰嘲弄的冷笑,再來則是完全無視一切的瘋狂大笑。

“求、求求你了,不要再對我說出這種弱智水平的笑話!”薩默斯手指一指,直按著古德約翰森的鼻子道,“就憑聖心這種沒水平的破爛學院嗎?你們過去多年來長期積弱,都快被擠出四大學院之名了,所以近年只有對北國那幫沒文化的野蠻人搖尾乞憐,每年討來那麼一丁點的小錢,去把你們那所破爛得像民家廁所般的校園修修補補,裏面養著的全是一堆小白臉小騷貨,用來送給人家北國皇室當寵物的,這樣卑微的奴隸飼養所,也能夠稱得上是學院?也夠膽跟帝京平起平坐?”

接下來,薩默斯順腳一踢,竟把已完全呆住了的古德約翰森,給踢下了觀戰台。

向來軟弱無能,把帝京帶進近年最低迷時期的薩默斯,如今突然又變成了個有擔當的男兒漢,把古德約翰森罵了個措手不及,噴了個他狗血淋頭……

這出乎全場意料的強烈措辭,讓大家一時間都無話可說。

接著……

全場熱烈歡呼鼓掌。



“我草!這實在是說出了我心底深處的感受!薩默斯!我支持你!”

“那個北國人剛才說的還是人話嗎?要是我是個聖域高手,早在他還沒說完時就爆掉他了!但現在輕輕一腳踢他下台更好!夠侮辱的!”

“真是說得再好沒有了!聖心在北國的那所校園總部我親眼看過,真的很像是個廁所,還有種怪怪的味道呢!”

“那是北國盛產的藥草啦!不過聖心跟北國皇室的關係,也真是夠骯髒!我早就聽說過薩默斯所講的那件事了。”

“事實上北國哪需要靠聖心來提供人材呢?人家本來就是個傭兵之國,根本就不相信學院制度……”

“薩默斯,你好性感喔!待會要不要來人家的小店坐坐,人家免費給你特別服務喔!”

這薩默斯,如今明顯是被羅德操縱著的傀儡,即使是動條眉毛他也身不由己。但剛才借他的嘴說的那番話,卻令他陰差陽錯地成為了撒克遜帝國的英雄人物,這不禁令渴望名留歷史的他,心生一股快意。

如要成名,他又何必一定要鎖死自己在北國陣營?

薩默斯心裏正自複雜,羅德卻低頭猛忍著笑意。

這番說話,可是他、雅克和貝拉三人,在結界空間中閉門修煉的那段時間裏,經過反覆討論修改後才定稿的,可謂是集合了三人心裏陰暗面的精華所在。

“雖然還有進步空間,但目前的效果已經夠好了。”羅德心裏那個爽啊,創作這番損人的話,滿足感比起魔法研究也毫不遜色呢。

聖心這一次,臉丟得大了。

不管是羅德,還是萊恩和西斯科,都非常清楚,聖心有今天的丟臉,都是全靠雅克,當日清脆俐落地把薩默斯制伏。

即使他的人暫時不在,但因為他的影響,已為帝京的前途打下了極好的基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