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觀戰台上掉下來的古德約翰森,如今坐在台下的一片草地上,承受著全場數萬人的嘲笑,只得呆呆地不知所措。

本來還以為自己有多陰險,有多聰明,佈局了這麼久,就等今天的獅心任務,在獅心王的面前一口吃下帝京學園,狠狠地抽一把整個撒克遜帝國的耳光。

但原來一直被耍弄的反而是自己嗎?

被將計就計了?

古德約翰森回想起來,好像自從那個雅克奇跡地從凍土深淵歸來之後,這薩默斯的個性好像就有微妙的變化。



他變得太過馴服了。

薩默斯雖然是聖心和北國的人,可是他比較有野心,有點瞧不起人,即使是對著古德約翰森這名義上的上司,也沒甚麼好話說得出口的。

薩默斯近來突然變得唯命是從,在工作上又非常配合,這令古德約翰森心裏暗爽了好久,心想薩默斯這隻野牛總算知道誰是主人了。

古德約翰森沾沾自喜,還以為是不久前抓到幾個薩默斯的弱點,總算成功威脅到他,讓他肯乖乖做事呢。

回今想來,很有可能從那時候起,薩默斯就已經被羅德當成傀儡操縱著了。



所以他的性格才顯得略為平板。

古德約翰森心裏不斷地罵著自己,怎麼就沒有發現到這種微妙的變化呢?也只能怪一直以來打擊帝京的計劃實在太順利了,令他再沒有把這老對手放在眼內……

獅心任務還沒開始,聖心的士氣,形象,面子,全都被自己丟了個徹底。

出現了校長墮台的意外,官方自是大為緊張的。

以古德約翰森的水平,這種程度的下墮是不會傷到他的,這誰都知道。而薩默斯這一腳更是完全沒有出力,只是趁對方驚呆之際才順勢而為,多半還是古德約翰森自己倒下去的。



打人的沒使勁,被打的也不可能受傷。

這怎麼看都更像是小孩子打架。

高高在上的萊恩和西斯科都只是一笑置之,那出醜的聖心代表團更不好意思開口抗議,反而薩默斯他還親自下台又鞠躬道歉,又萬二分抱歉之類的。

他每一次的道歉,都在表示著:“我真的不知道你竟然弱到這個地步,連這麼一腳都受不了啊……”

這讓場上撒克遜的支持者們心裏更爽,支持北國的臉色更黑。

古德約翰森身為四大學院之一的校長,背後又某程度上代表著北國,他這麼一直坐在演武場上發呆也不是辦法,場上的官員也不好意思扶起他,因為這只有令他更加丟臉。

他甚麼時候才能站起來啊?

到底還是北國那邊出手了。從北國使節團的專用觀戰台上,兩名全身鎧甲的高大漢子輕輕一躍,便輕巧落在古德約翰森兩旁。



兩人各自挾著他的一隻臂膀,就這麼把強烈掙扎著的他拉回場邊。

“不、不要殺……”這話喊到一半,古德約翰森便被其中一名漢子掩住了嘴巴。

他的下場,可想而之。

這麼輕鬆地便帶走了古德約翰森,令不少人以為這兩名漢子只是普通的北國侍衛。

稍為想想,那古德約翰森身為聖心校長,好歹也是個聖域高手。

令一名經驗豐富的聖域高手,幾乎束手就擒地任由擺佈,這是甚麼實力?

萊恩又跟西斯科交換一個眼神,接著他又轉向另一邊,此時霍爾傭兵團團長霍爾已經到場。



“霍爾,你對這兩個北國的聖域侍衛,有印象嗎?”萊恩問。

“左邊那個好像叫黑格爾,右邊那個是孔德,似乎是在最近兩年才堀起的傭兵,我也不知道他們進了北國軍。”霍爾道,“我沒親自跟他們交個手,只是我團裏有幾天跟他們做任務時發生衝突,被他們殺了不少人,至今沒聽說過他們有敗績。”

“……要是我跟他們兩人打,結果會如何?”萊恩半認真地問。

“要是只跟其中一人單挑,你必勝。但要是同時跟兩人打,恐怕你的戰績要由一敗改寫成兩敗了。”

萊恩一聽,前額青筋即現。

他最不喜歡聽到自己累積多年的戰績裏的“一敗”。

“喂喂,敗給一位神,有甚麼好羞恥的?你就認了吧?”霍爾道。

萊恩的一敗,就是約一年前跟水神聶磊的一戰。



“可恨的水系神祇,不親手砍倒他們兩、三個,我就是嚥不下這口氣。”萊恩舔了舔嘴唇,“不過應該很快就有這個機會了。”

這話,霍爾好像聽出了味道。“這萊恩,這些年來不是老說要打北國的嗎?怎麼又會跟水系神祇扯上關係了?難道……”

演武場上。

聖心校長大出奇醜,令帝京以及不少視聖心為對手的團隊們都士氣大振。

以艾波特為首的聖心團隊,初時也對古德約翰森的失陷感到震驚和憤怒,但很快又回復過來,似乎士氣方面的損害不是很大。

這不禁令碧翠絲心想:難道聖心的校長也不過是傀儡?真正操縱著這團隊的另有其人?那到底是誰呢?

艾波特牽起嘴角笑笑,無視站在最前面的米加和格拉沙,看了一遍他們身後的帝京團隊,然後問道:“說了那麼久,怎麼不見了我的老朋友雅克呢?還有那位美麗的菲兒小姐?”



提起“雅克”,艾波特不禁怒從心上起。

此時,聖心團隊中又走出一名熟人。

當天也有出席皇室舞會,並身為北國使節團團長的列馬倫。

“不只是雅克和菲兒,就連曾經大鬧我們聖心的那個地系小個子,好像叫貝拉是吧,也都不在陣中。”列馬倫道。

威廉注意到,列馬倫一出面,艾波特就恭恭敬敬地對他行禮,然後便乖乖站到一旁,完全是走狗般的嘴臉。

“這列馬倫到底耍了甚麼手段,竟能令艾波特變得如此服貼?”威廉不禁驚奇,在皇室舞會當晚,列馬倫可是靠出賣艾波特,才為北國換來成功退場的借口。正常來說,列馬倫和艾波特該是勢同水火才對。

“你們團隊只有二十一人……而正巧雅克、菲兒和貝拉都不在,你們不會是在保留實力吧?”列馬倫還想說出下半句:難道這三人都有難言之忍,無法現身?

但及時卻被班揚插了句嘴。

“就看你們剛才露那一手,還用不著我們帝京出動全部實力。我反而覺得,目前帝京出動這個陣容,是不是對聖心太高估了,哇哈哈哈哈……”

班揚囂張起來是沒底的,這一鬧,直至珊等人在後面猛捏他,才能讓他收口。

班揚是有自知之明的,以自己的實力,恐怕只對上一個艾波特,他都沒有一點勝算,只是他心裏有底,他陣營裏的都是怎麼樣的牛人啊?羅拔、米加、格拉沙還有威廉,這四人本來就是實力不輸給任何人的天才,而他們全都在迷路之殿苦練了超過四年!

他心裏是真的相信,僅憑現在的陣容,就能夠稱霸獅心任務。

被佔了嘴巴上的便宜,站邊去的艾波特頓時怒起來,他想要找班揚打,但卻被冷靜的列馬倫阻止。

“真羨慕帝京陣營方面的自信,我們聖心就沒有這種信心了,組隊的時候都是戰戰兢兢的,以至於連像我這種休學了好幾年沒正式畢業的,都找回來了。”列馬倫道,“在軍隊和傭兵團畢竟待久了,對學院層級那種友誼第一的打法難免生疏,要是待會不小心下手狠了,請勿見怪。”

這列馬倫在溫和的外表下,雙眼閃出的卻是老練的殺人者的鋒芒,這種壓逼感反而令帝京團隊更加不適。

“原來還有這一招啊,早在幾年前就逐少把一些精英以無限期休學的方式釋出,有需要時才召回……”碧翠絲恍然大悟,“這大概是北國這種沒規矩的國家才有的特殊制度,真是亂七八糟……”

“相比起艾波特,這列馬倫才是聖心陣營中我們最不想遇見的對手。”威廉心想。

要立威的已經立過,要丟臉的已丟完。

獅心任務正式開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