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這位同學的屬性是……”雅克問道。

“地、他是地系的!地系五階戰士!”

雅克皺了皺眉。他的原水對地系屬性者也是有用的,不過他目前手頭上的資源很寶貴,他比較想要為自己的團隊留著。

再說,把敵人救回來後,如何保證他們不會在背後刺你一刀?

“我、我們都已經被打得一點魔法和鬥氣都不剩了,裝備武器都全毀了,再也不想參加這個任務了!”那女孩懇求道,“只要同學你能夠為他止血,我們馬上就從失敗者之路出去,退出這次任務。”



雅克沒說甚麼,取出一小瓶原水,滴落那重傷者的傷口上。

才滴了三、四滴左右,那人的傷口隨即就止了血,痛楚也大大減輕了。本來他就已經痛到連聲音也叫不出來,如今痛楚一減,也就直接昏了過去,緊繃到極點的神經總算能夠放鬆下來。

“神、神藥!”

“天、天啊,他有救了!”

眾人都很激動。



“再過十分鐘左右,傷口應該就埋起來了,到時後你們再把他抱起來帶走吧,記著動作要輕一些。”

“謝、謝謝你!帝京的同學!我們代表約克學院全體師生向你致謝!”那女孩感激得直掉眼淚。

“這位同學,你是後來的援軍吧?”另一位約克的學生警告道,“千萬要小心“奧斯陸學院”的團隊!”

“奧斯陸學院?”雅克心想,不是聖心嗎?

“那幫人為了勝利,根本不會在乎對手的生死!就連已經棄械投降的對手都不放過!”



雅克記著他們的話,點了點頭,然後繼續前進。

來到灌木林的深處,道路漸漸變狹窄起來,打鬥的痕跡越來越頻繁出現,也越來越劇烈,沿路開始看到三五成群互相摻扶著的參加者,垂頭喪氣地往回走。

雅克也終於看到帝京的同學了。

五名穿著帝京制服的六年級學員,頹喪地坐在路旁喘息著。他們看到雅克,頓時滿臉羞愧……

這些高年級學長對雅克認識不深,只知他是紅髮和強得變態,所以對他的樣貌改變反而不太驚訝,就是留了一臉鬍子有點看不慣。

“對不起,身為帝京名門風系戰士部,卻竟然連獅鷲都沒碰到便……”

“那個甚麼奧斯陸學院真的很可疑!基本上都在不惜氣力地找碴,把其他院校的團隊都拖住了,結果讓聖心在不損一兵一卒的狀態下便進入獅鷲巢穴。”

聽他們說來,似乎那奧斯陸學院和聖心是一夥的。



“不好意思,我手頭上沒有對風系有效的藥物……”雅克道。

“也不用了,我們再戰,也是礙手礙腳而已。不過我們也真的很不甘心,明明我們的實力,起碼比三一和遵理都要強得多,但就是那甚麼奧斯陸學院的專門針對,令我們帝京在進入獅鷲巢穴時,就減員了一半!”

“雅克同學,你不要管我們了,我們沒事。你那幾位同班同學們似乎也遭到伏擊而脫隊了,希望他們沒事……”

雅克別了這幾名學長後,便繼續前進。

道路漸漸轉彎,似乎快要進入獅鷲巢穴了。

“前、前面那個留了鬍子的同學,是雅克大哥嗎?”從轉角處的另一頭,傳來班揚的大喊。

雅克一拐彎,便看到了幾張熟悉的臉孔。



班揚,比爾,珊,蓮西和珍妮花五人,正被一道由風刃類魔法組成的黃色柱子囚禁著。

這種魔法,雅克好像曾看見威廉使出過,這是風系七階的“風刃綁殺”,不過正常來說不是只有一圈的嗎?怎麼現在風刃綁殺圈的數量,多得都疊成一根柱子了?

“雅、雅克老大!小心點!別太接近!”

雅克正想伸手靠近,隨即這數十個風刃圈搖擺震動起來,作為肉盾的班揚隨即擋在前面,風刃令他身上又增加了不少傷口。

“好巧妙的組合方式……”這些風刃圈子以巧妙的方式互相作用,只要稍為企圖拆解其中,餘者均會強烈波動,傷害裏面的被囚者。

佈下這牢獄的人,實力應該遠超七階。

“剛才菲兒同學也曾想要幫我們解困,但她嘗試過之後,說成功率太低了,不敢冒險……”

“……菲兒也不敢幹嗎?”



“雅克老大,你也沒辦法嗎?”

“嗯……有點傷腦筋。”

“雅克老大,是我們太弱,拖累了團隊,令進入獅鷲巢穴的人數大減了。我們會在這裏好好反省的了。”

“老大,你也少吊他們的胃口了。”貝拉突然繃了出來,“對你來說,這是小菜一碟啦!”

“真的嗎?”

“嗯。”雅克道,“我說有點傷腦筋,不代表就辦不到的。”

雅克心想,用“天火真空領域”的話,要炸開這風刃綁殺群是可以的,但難免要讓他們受點傷。



需要天火真空領域的爆炸力,也需要一點速度,也需要控制的技巧。

雅克取出了瑪莎拉之劍。

自從瑪莎拉之劍再次在手,雅克就強烈感覺到,這劍的潛能遠未開發到極限。

劍體在呼喚他作出嘗試。

他把天火真空領域輸入瑪莎拉之劍。

劍體隨即燃起一柱暗金色的火炎,這火炎的波動,隱隱影響到附近空間的微微扭曲。

雅克高舉古劍。

“天火真空斬!”

瑪莎拉之劍極速劈下,隨即劍身現出殘影,一道暗金火牆以扭曲空間之勢,直朝班揚等五人劈來。

真空斬劈出的火牆,把風刃柱劈成了兩半,牢獄隨即漸漸消失。火牆的餘勢還一直以摧枯拉朽的勢前進,把灌木林絞碎,燒毀了好一大片,看不見盡頭。

霸氣,帶上巧勁。

真空斬劈中風刃圈時,便順道借風勢繞過了班揚等五人,就好像用刀子削橘子皮一樣。

“哈、哈哈……我剛才還以為老大想要殺掉我們……”

“少亂想啦,我可是對老大很有信心的!”

眾人脫困,自是高興不已,全都奔向久別重逢的雅克。

只見雅克按著前額,好像很痛苦的樣子。

“老大……你沒事吧?”

“……沒事。”這一陣裂痛很快便散去,這痛感連雅克也感後怕。這裂痛明顯是跟剛才的天火真空斬有關,他感覺到剛才的輸出,同時令他的靈魂之海產生變化。

血紅之眼,已漸漸有了想掙破而出之勢。

雅克剛才一擊,令某位躲在背後想要偷襲的風系高手,頓時打消了念頭。

“又來一個帝京的……這次比剛才那水系女子更強嗎?”那風系高手想了一下,便決定放棄偷襲,轉移去通知已遠遠超前了的同伴,“看來守在獅鷲巢穴門前已沒有用了,對付這紅髮男子,需要集中團隊的力量。”

那高手悄然離去時,卻生出了一點點的動靜。這痕跡一般來說是沒可能被發現的,可是雅克本來就對魔法元素極之敏感,一點點的流動,已喚起了他的警覺性。

雅克轉個頭來,卻沒看到對方的身影。

“有埋伏?”不過這埋伏已顯然已經撤退,”就是佈下這個複合魔法的同一個人嗎?”雅克心想。

時間緊逼,都沒時間聚舊了。

蒙面六人眾再次組隊!

治療好五人的傷疲後,雅克便帶領著這六人團隊追回帝京的主隊。

對方的實力似乎強得有點離譜,雅克也很擔心班揚等人的安全,但見五人還是充滿戰意,雅克也說不出口要他們放棄參戰。

而事實上,他們五人的實力,已比得上一般學院團隊的主力,相信他們不會成為團隊的拖累。

六人總算來到了獅鷲巢穴的入口。

那處已本質上成了廢墟,似乎曾經歷過激烈而持久的戰鬥,不少地方還冒著煙,魔法元素尚未散去,似乎不久前還有打鬥的樣子,但如今卻是很和平的樣子。

這附近稀稀落落的躺了不少人,驟眼看來有些甚至已經失去了生命。

那些重傷者們都沒人照顧,但他們似乎都沒有怨言,看來都是戰略性自願被放棄的。

他們又遇上了兩名帝京的戰友。他們兩人的狀況算是比較好,喘息了好一會後,已能勉強行走。

兩人向雅克他們解說之前在這兒發生的激鬥。

“自從六間學院的第一梯隊,幾乎同時進入獅鷲巢穴後,幾名奧斯陸學院的人便突然從巢穴中出來,守著入口,再不讓任何團隊進入,卻只放行聖心,三一和遵理的人。”

在即將進入獅鷲巢穴之前,由於道路漸窄,團隊間的磨擦也越來越激烈。各團隊根本不可能全員黏在一起,為了搶佔好位置,他們都會各自自組成小隊,分為衝鋒,牽制,伏擊等不同功能。

包括帝京在內的六間院校,其衝鋒隊都是頂尖學員組成,要攔根本是攔不住的,彼此也沒那麼蠢要先打起來,讓其他院校漁人得利,所以最終六支衝鋒小隊同時進入巢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