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著不知道甚麼原因,奧斯陸學院在進入巢穴之後不久,竟然有半數的隊員回到巢穴入口,截擊各院校的第二、第三梯隊,但卻放行有同盟關係的聖心,三一和遵理,目的自是要打擊以帝京為首的異己!

這奧斯陸學院之前可是名不見經傳,雅克聽名字有點熟,隨便問句這學院的總部是不是在北國,那兩名帝京學長隨即點頭。

“他們不過是成立不到一年的新學院!靠著北國皇室出面才拿到參賽資格,實際上哪是甚麼學院!他們的骨幹,都是奧斯陸傭兵團的年青精英!奧斯陸可是北國第一傭兵團,洛芙大陸排行第三!”

“這不是甚麼秘密!我爸在撒克遜帝國也是個大臣,奧斯陸學院的事,帝國是早料到的!”

“那麼說,這之前聖心學院實力大幅增強,也是因為傭兵團的滲入嗎?”雅克心想。



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。

因為如艾波特等本來的聖心學員,實力也大幅增強了。

“那位萊恩皇帝,對我們帝京還真是有信心。”雅克猜想著萊恩的打算,“……想利用這次機會,順便也挫挫那奧斯陸傭兵團的實力?”

“那幫奧斯陸學院的人實在是太強了,在他們守著巢穴入口期間,基本上我只見到剛剛的菲兒同學能夠突破進去,還傷了對方一個人……”

“嗯。”雅克點頭,對於菲兒能夠突破,他一點不覺意外,“也不用管那麼多了,我們也進入獅鷲巢穴吧!”



班揚等五人齊聲和應。

那兩名帝京學長戰意已失,也不想要跟著進去了,雅克也沒勉強。

雅克他們進入了獅鷲巢穴。

眾人隨即被一股股威嚴的霸氣給震懾住了。

無數的獅鷲,就棲息在這一片山谷似的地形之內,他們三五成群,非戰鬥的雌獸,幼獸和老獸等,都在山谷深處各自幹著日常的作息。



成年的雄獸和部份適合戰鬥的雌獸,都聚集在比較前面的地方。牠們看到雅克他們進入巢穴後,便都以帶著強烈敵意和輕視的眼神,審視著他們每一個人。

眾人由雅克帶領著,慢慢走到獅群中央。多達數千的獅群好像隨時要把他們分來吃了的樣子。

“不要被牠們小看了,展示全力吧!”雅克喊道。

六人同時催動著全力。

班揚和珍妮花是戰士,催動的是六、七級的鬥氣,而其餘三人都催動著六、七階上下的魔力,頓時整個山谷水元素亂舞,場面也甚是壯觀。

這一波的催動,令部份獅鷲群看他們的眼光有點改變了。

有些獅鷲從獸群中站起,來到六人身前坐下來,這應該是願意跟隨的表示。

眾人受到鼓舞,便又加強了輸出。又有幾頭看似更強壯的獅鷲加入。



貝拉現身了。

“看我貝拉大人的威能吧!”貝拉開始輸出了,山谷中頓時地元素瀰漫,本來滿地是沙的荒漠,竟紛紛長出青草綠葉。

這霸道的地系元素把班揚等五人的輸出都擠到一邊去了。

在獸群正中央,看似是領袖級的獅鷲們都不禁動容。其中兩頭最終決定跟隨。

雅克盯著的,正是獸群中最健壯碩大,擁有帝皇氣質,似是全族首領的一頭。

雅克呼了口氣,全力釋出水系魔力。

頓時整個山谷又是另一片的景象。



連獅鷲王也不禁動容了。

然後雅克魔力逆轉,焠煉天火,渾身都是暗紅色的火焰。

這火焰頓時令貝拉也狼狽躲避,眾人早就躲得遠遠的了。

在演武場上,數萬名觀眾正親眼看著,投影魔法上正顯示出的,歷史上從未見過的一幕。

那位叫雅克的帝京學員,竟然是極罕有的水、火雙屬性者!

而且,當雅克展示了實力之後,竟然令山谷中所有的獅鷲,包括王者,全都站起來表示歸順了。

這是撒克遜自開國以來從沒發生過的事!

“真不得了……”萊恩也看得很是激動,“歷史正開始逐步改寫了,全因為這個人的出世……”



“你不怕這個叫雅克的,會威脅到你的地位嗎?”霍爾問道。

“要是他首肯的話,我撒克遜帝國立即拱手相讓,那又何妨?就只怕他嫌棄而已……”萊恩道,“這個人將來會把我們帶領到甚麼境界,你是不會想像得到的,霍爾……”

霍爾細細思考著萊恩的話。

山谷之中。

獅鷲群竟全體表示歸順,這讓貝拉以及班揚他們,都激動得差點昏倒了。

雅克只集中注意力在獅鷲王身上。

獅鷲王身為這強大魔獸一族之皇者,牠迎接著雅克的目光,絲毫不讓。



雅克慢慢地增強輸出。

他還沒到極限?

連貝拉也露出驚訝的表情了。

最後,獅鷲王似乎已下定了決心似的,環顧族人一遍,然後低吼起來,似是在交待甚麼事宜。

兩頭看似是獅鷲王兒子的幼獸奔跑出來,依偎著父親。

獅鷲王讓牠們依偎了一會兒,便吼叫著把牠們趕跑了。

獅鷲王出世了!

牠願意跟隨這紅髮人類!

其餘的獅鷲便又回復原來的姿勢,等待下一批的來者。

“好,我們可以起行了!”雅克喊道。

“耶!帶著王者,好不威風!”貝拉囂張地領著路。

一行七人帶領著約三十頭成年魔獸,離開獅鷲巢穴。

雅克他們剛離開山谷,就遇上了另一組的隊伍。

那是個不太知名的學院。與其說他們正在帶領獸群,倒不如說這一行十多人,正被七頭成年獅鷲恫嚇得貼在樹叢上,動彈不得。

“我就說不要勉強把任務進行下去嘛!貪心甚麼呢!剛才就應該原路回去的!”他們的隊友間也在彼此埋怨。

這一個團隊之前一直被奧斯陸學院的人攔著路,不得其門而入,後來攔路者突然撒退,他們還以為突然走了運,才蜂擁進入巢穴,雖然勉強能夠帶走一些獅鷲,可是接下來才是最困難的部份。

這任務真正的難處,不是在於團隊間的比鬥,而是在“帶領獅鷲”的狀態下跟對手們競爭。

而所謂的“帶領”,即是等於“使出足夠的力量去震懾,提防這群絕對不輕易馴服的強大魔獸”。

團隊帶著獅鷲群後,就必需要有一定的人手去管理著牠們,讓牠們肯乖乖前進,不要搞事。而途中要是遇上其他團隊的襲擊,這些獅鷲們也會有趁你忙時在背後咬你一口,然後跑回巢穴繼續逍遙的傾向。

搞不好對手團隊比己方強太多,獅鷲群還有可能會集體“背叛”,倒向強者那邊。

因為獅鷲是一面倒只服從於最強者的生物。

那幾頭正在恫嚇弱者的獅鷲,發現有另一個團隊來到,正打算也搗亂一番,但一看到雅克他們的實力,以及被他們圍在中間的獅鷲精英和獅鷲王,就馬上變得乖乖的了。

這七頭獅鷲很自然就加入了雅克他們的團隊。

那班不知道是甚麼學院的學員們,看到雅克他們沒幹甚麼就搶光他們的怪,不但不生氣,但很感激雅克替他們解圍呢。

“真是的……七個人帶四十多頭,有點太多了吧?”雅克對目前的獅鷲群陣容有點傷腦筋,要是待會遇上伏擊,以他們人手是很難瞻前顧後的。

不過目前這群獅鷲似乎也沒想要搗亂的跡象。

那獅鷲王的目光一直沒離開過雅克,似乎不時在審視著他。老大都沒動,其他獅鷲當然不敢造次。

“好!加快速度吧!追上我們的本隊!”雅克發令道。

“是!”眾人精神奕奕地回應。

由於獸群還算聽話,所以雅克他們的前進速度都很快,沒多久就追過了好幾個團隊。他們都是因為奧斯陸方面放棄截擊,才有機會來到這個地步的次級院校。

他們為了保持隊形和不被獅鷲們反噬,就已經很勉強了,哪來得上跟雅克比速度呢?

雅克也比較低調,看到他們都是打打招呼就超過了,但還是引來不少對手的獅鷲“背叛”加入,令他們所帶的獅鷲群暴增至六十多頭。

怎麼帶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