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靈魂契約還不是說簽就簽的,這一般來說都是聖域以上的能力。
  
如今雅克晉身了聖域,對於靈魂之海有了比較深入的認識,也知道怎麼運用精神力,對合約雙方的靈魂,進行某種限定條件的綁定。
  
這五千萬獅心幣的欠款,是確保里奇蒙的後路已經被完全封死了。
  
當然,這一筆坑來的欠債,應該是最後才償還的。
  
接下來,里奇蒙還有得忙的呢。
  


為免影響烤肉店的生意,貝拉再釋出一棵食肉牡丹,把里奇蒙咬住帶走,帶往城內最熱鬧街區內的一個豪華會所。
  
這本來是里奇蒙的生意,但剛剛已轉歸野火傭兵團旗下了。
  
接下來,這裏將變成“惡少里奇蒙贖罪之店”,長期開放接受苦主們的賠償申訴。這消息傳開之後,無數的受害者蜂擁而至,人龍竟排至三公里外,可見里奇蒙的影響力有多深遠。
  
無數的無理借據,變相奴隸合約被買回無效;無數的賠償欠款簽下,失去的人命得到了安慰性的補償,無處申訴的冤情如今得到了平反……
  
為免惹起紛端,貝拉還嚴格規定,每隔一個小時,里奇蒙便要站正宣讀一份聲明,說明這一切行動乃是自願自發,所有簽約毀約的行動均是出於理智決定,所有行動都是私人性質,任何人無權插手……
  


如此一來,道森家族更是沒有任何口實,去插手里奇蒙的散財行動。
  
里奇蒙這次突然轉性,背後是野火傭兵團的功勞一事,當然也流傳開去了。野火傭兵團除了得到大批原屬里奇蒙的地產商舖之外,也贏得了絕好的名聲,甚至被譽為是“民間的皇家騎士團”。
  
野火傭兵團的控制者雅克和貝拉,其名聲又更上一層樓了。
  
甚至,連里奇蒙本人的名聲,也因為這次的贖罪行動,而給挽回了一點點。雖然明知道他是被逼的,但有做總好過沒做的。
  
這樣龐大的財富轉移行動,牽涉的是野火傭兵團大筆的臨時墊支,例如那家烤肉店,里奇蒙的股份目前是轉移到了雅克手上的。
  


雅克也沒打算當店子的大股東,但也不想賤價賣回給店長以讓他心存愧疚,所以雅克便提議把股份以市價讓出。
  
至於為了砸里奇蒙而多付的溢價,雅克並不會轉嫁給店主,這算是自己的娛樂花銷,畢竟砸錢時是自己爽到了啊,這絕對值得。
  
除此以外,店長過去被里奇蒙壓榨而遭到的損失,如今也得到了賠償,這筆錢足夠買回雅克的股份有餘了。
  
店長終於又變回了老闆。雅克也拿回了他墊支的錢。大家沒有甚麼情義上的負擔。
  
倒是老闆主動贈回兩成股份給雅克和貝拉,還提議由野火傭兵團負責提供鋪位,在獅心城各處開張分店,以後有利同享。
  
“雅克大人,貝拉大人,你們可是小的一家子兒的救命恩人,就是把店子賣給你們,然後一心一意為你們打工,我也是願意的。畢竟你們是怎麼樣的人,我還看不清楚嗎?你們肯要這店子的股份,就是接納我的謝意,算我求你們了……”
  
雅克實在推卻不過,唯有就收下了這兩成股票,轉入野火傭兵團旗下。而傭兵團以後除了保證店子能夠順利經營不受打擾外,也負起了協助其擴張的“顧問”責任。
  
“這……野火傭兵團漸漸介入了經營事務嗎?”雅克看到了一條全新的路子在他面前出現。


  
其實在洛芙大陸,有一定規模的傭兵團,都不止是一隊冒險團隊那麼簡單,而是綜合了商業貿易等多元化發展,大概這是現代跨省市甚至跨國企業的雛型吧。
  
對其他得到了自由的苦主,野火傭兵團一概以類似的方法處理股權或租約之類的問題。以他們得到的賠償金額,很輕易就從雅克那兒換回自己的店舖和房子了。
  
但這些苦主們在得到自由後,大都主動提議跟野火傭兵團作出利益綁定,甚至讓子女親戚成為團員,好讓自己有個靠山,得到保護。
  
頓時,大量的行政和經營事務,把野火傭兵團的本部壓得死死的。
  
這傭兵團本來是成立來給貝拉玩玩的,雅克對此本沒多大野心,但如今看來,這方面似乎大有可為。
  
“看來需要找個信得過的人才,去經營這方面的業務……”
  
這人選很快就上門了。
  


“碧翠絲?”
  
“噯,很久沒見了,紅鬍子先生。”碧翠絲看起來精神似乎很不錯,雖然看似皮膚有點滋潤不足,但兩顆眼瞳油亮油亮的,精靈可愛得很。
  
她今天的穿著仍是那自我的風格,清爽布衣配搭著輕巧的皮甲配飾,下半身則是短裙配上護膝,長腿魅力綻放,讓人眼前一亮。
  
令雅克感到有點意外的是,碧翠絲那一頭招牌的綠色長髮,剪短了,如今是那種剛剛及肩的卷髮髮型,也很配合她的臉型。
  
“你……你好……”雅克竟然不自覺的心跳加速起來,臉頰都漸漸紅了,幸好有鬍子掩飾著,也不太顯眼。
  
但碧翠絲卻是看得出來的。
  
這一刻,她雙眼一濕,幾乎都要滴下淚來。
  
她心裏想,自己走這一趟,果然是沒錯的。


  
“這段日子在帝京都看不到你,後來跟班揚他們打聽說,你在獅心城忙著搞傭兵團,還跟道森家族對上了,搞出了天大的動靜。我一直都不太留意城裏的事,所以知道得比較慢……”
  
“啊……那件事,其實也沒甚麼大不了……”雅克搔著腦袋,“只是,那剩下來的手尾比較麻煩……”
  
“所以,我今天是來應徵的。”她露齒笑著。
  
“應徵?”
  
“是的,你最近不是正在物色一個經營方面的人才,好替你處理野火傭兵團的後勤事務嗎?”她表現得自信滿滿,“有關行政,經營方面,我在帝京可是累積了不少的經驗,這是羅德大教授寫給我的介紹信。”
  
雅克接過介紹信。“那就是說……”
  
“是的,我總算下定決心,辭職不再當老師了。”她轉而以可憐兮兮的表情看著雅克,“我現在沒有工作,要是你不僱用我的話,我就要到酒吧裏去打工了……”
  


“這、這……太突然了……”
  
“雅克老大,你還在考慮甚麼?那可是二嫂子耶,怎麼可以讓她淪落到去酒吧打工呢。”巴赫突然跑過來插嘴道。
  
“巴赫!”聽到了“二嫂子”這三個字,附近不少傭兵團的兄弟們都喝止著巴赫,一副是“你想死嗎?”的表情。
  
只是這巴赫卻是罕有地不識時務的性格。
  
“甚麼嘛?我說二嫂子有甚麼不對?不過是個稱呼而已,菲兒大嫂子不也是還沒有正式跟雅克老大結婚麼……”巴赫看雅克的臉色不太對,終於知道出事了,“雅克老大……求求你不要殺我……”
  
碧翠絲卻是一直保持著大方的微笑。
  
自從脫去了老師的身份後,碧翠絲整個人好像脫去了一重枷鎖似的,精靈活潑得很,雅克才驚覺以往對她的了解,根本不夠。
  
“雅克,你不要怪責巴赫。其實幾天前我只是好奇過來看看,是他看到了我,便很有善地帶我參觀傭兵團的各處據點,也跟我提起過傭兵團目前的情況……我了解過你們目前所需要的是甚麼樣的人後,經過考慮,才決定向帝京辭職,跟你要工作的……”
  
“對啊對啊,剛才二嫂子……碧翠絲小姐也跟我說過她的經營理念,實在是太神了!在她在的話,我們野火傭兵團就沒後顧之憂了。”
  
“巴赫,讓我跟碧翠絲單獨聊一會行嗎?”雅克問道。
  
眾人隨即迴避。
  
雅克為了避嫌,也不方便把碧翠絲帶到大家看不見的地方,畢竟這傭兵團菲兒也是可以隨便出入的。
  
“好吧,碧翠絲,你給我講解一下,你對野火傭兵團的經營理念吧。”雅克道。
  
碧翠絲也做足了準備,取出了羊皮紙筆記本,開始講解。
  
其實雅克也沒認真聽,他一直盯著碧翠絲的眼睛,正在考慮著把碧翠絲招攬進來的後果。
  
直至碧翠絲講解完畢,雅克仍痴痴地盯著她看。
  
“啊……咳嗯……”雅克尷尬地回過神來。
  
“我知道你剛才在考慮著些甚麼。”碧翠絲幽幽地道,“我也沒打算向你掩飾甚麼……只是,人的感情,是不能夠控制的,希望你明白……現在的我,只不過是想要為你做點事情……我會默默祝福你和菲兒的。”
  
“碧翠絲……”
  
“其實你也很狡猾,”碧翠絲笑道,“你遲遲不跟菲兒結婚,這樣會令一些有心人……以為自己還有希望……如果你真是個好人,便早該鐵下心腸……”
  
“其實結婚與否,也沒甚麼分別。”雅克聳聳肩,說出了一句超越時代的話,“關鍵在於內心,是否對那個人一心一意……”
  
這話,令碧翠絲低頭深思……
  
雅克最終還是決定僱用碧翠絲,讓她負責野火傭兵團的後勤工作。正好傭兵團的經營業務才剛剛開始,她可以從頭慢慢學習,比較容易把握著一切。
  
把這麼重要的職位交給碧翠絲,雅克十分放心。
  
只是雅克也暗暗發誓,以後絕對要避免跟碧翠絲單獨在一起了。最好連見面也儘量減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