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呵呵呵……我還趕得上看這齣好戲啊……”貝拉透過召喚空間回到烤肉店裏,“里奇蒙,看來你在街坊之間真的很有名啊,聽有那麼多人在叫著你的名字!”
  
“原來你在後山一戰之後,花了近兩年時間,甚至連修煉都放棄了,就換來這樣子的成就啊?”雅克看那里奇蒙的實力完全沒有進步,竟還停留在三階。
  
本來里奇蒙的資質還算不錯,進入帝京時校方還對他有所希望,只是他人品太差,害人太多,最終被雅克他們狠狠打擊了一次,其脆弱的少爺心靈破碎了之後,鬥志全失,便再也不敢接近那個圈子,轉而恃著自己的家底,去欺壓那些沒有抵抗能力的老百姓,以挽回自信……
  
這人算是徹徹底底的渣滓化了。
  
而如今,他已是任人魚肉的狀態。
  


在雅克和貝拉的威壓底下,甚至連店子門外那班他看不起的平民,他也沒有能力對付了。
  
里奇蒙,真正從心底裏,感到恐懼了。
  
“不用怕,里奇蒙同學。”雅克拍了拍他的肩膊,原想是安慰他,怎知這一嚇,害他第二次失禁了,“你冷靜一點,里奇蒙,這獅心城是有王法的,是不是?難道你以為我會當眾殺了你嗎?這怎麼行?”
  
“對!這樣實在是太便宜你了!才死一次?那外面的街坊們那口氣要怎麼出啊?”貝拉解讀雅克的話道。
  
“那……那……那,你們打算怎麼樣?”里奇蒙終於露出了求饒的眼神。
  


“別急,我們逐筆逐筆帳來算。”雅克微笑道,“剛才你說店長他欠了你六十萬獅心幣吧?”
  
“這、這……這可以一筆勾銷的!我發誓絕不追討……”
  
“這怎麼行?合約精神是一定要遵守的。拿著。”雅克手指頭一彈,一枚硬幣“噹”地丟到里奇蒙面前,“這裏是一百萬獅心幣,多餘的找贖不要了,當是給你買零食的。借據拿來。”
  
里奇蒙示意,但他再也差不動身後那班手下了,便唯有自行尋找,好不容易取出那份借據。
  
“店長,這份就是你當年簽下的借據了吧?”雅克把借據遞給店長看。
  


“是、是的。”店長眼都紅了,這借據上取人命的條款他造夢都記得,那下面自己的簽名,可是心裏流著血咬著牙簽上的。
  
“好,欠債一筆勾銷。”雅克手上火光一閃,借據化為飛灰。
  
“接下來是店子的股份。換算成今天的價值,你手上的股份值多少錢?如實說來,不許少報,我才不屑坑你錢。”雅克問道。
  
“大、大約八萬獅心幣……”
  
“才八萬啊?唉……竟然利用一張六十萬的借據,就為了搶人家八萬元左右的股份……你是看準了這家店未來擴張,開分店的潛力吧?好,給你三倍溢價。”雅克丟下三個十萬獅心幣,“仔細數字我懶得算,總之有多沒少,那些碎銀找贖不要跟我算。”
  
“是、是的……”里奇蒙收下了錢,但不知怎的,錢越收得多,他就覺得自己陷入一個越大的坑裏。
  
“老大,貝拉真是佩服你了,怎麼你大把大把銀子丟出來砸這個混蛋,我心裏的爽快程度,卻比從他口袋裏坑錢還要高呢?”
  
“我不坑錢。”雅克道,”對著這種吸血鬼,我就是要向他砸錢,就像施捨給叫化子那般丟,讓他感受到甚麼叫作真正的財大氣粗,讓他感覺到自己卑微到要靠別人手指縫裏的碎銀過活……這才是境界!”


  
“對對對,這才是境界!錢!我貝拉大人沒有嗎?接下來看我的!”貝拉扯著里奇蒙的領口,把大把獅心幣塞進去,“這店子的地皮是你的吧?值多少錢?我三倍價錢買了!一個子兒都不欠你的!還有這條街,隔鄰幾條街,你還有幾多地皮,控制著幾多店鋪,我全部用市價三倍買下!他奶奶的,這是二千萬獅心幣!你還有甚麼家當,給我全部拿來!”
  
以貝拉那強盜頭子的個性,沒有攢下點錢是不可能的。再說他之前也從“霍爾十八獸”身上榨取了不少油水,雖然他們家底及不上道森家族,但畢竟都是貴族子弟,積少成多,令貝拉也成了個小富豪了。
  
再加上貝拉背後還有雅克這個超級財源……
  
在貝拉不要命地砸錢下,里奇蒙懷裏已塞滿了閃燦燦的獅心幣。
  
野火傭兵團當中,也有熟識獅心城商業法律的精明之人,由他們建議之下,里奇蒙簽下一份又一份合約和聲明,說明他舊有的地契之類全部作廢,並把他名下資產全部高價轉讓給野火傭兵團。
  
這其中變故太大,他幾乎都變無意識了。因為他知道,雅克和貝拉,是肯定有後著的,絕對不會讓他捧著這堆錢回去。
  
沒錯,雅克早已算好了接下來的一切。
  


以心靈溝通,雅克把計劃一步一步的告訴貝拉,讓他負責執行。他可樂壞了,貝拉最喜歡就是幹這種活兒。
  
“好,接下來,輪到你們了。”貝拉著巴赫打開烤肉店的門。
  
之前貝拉已跟巴赫他們溝通好,讓附近街區曾被或正被里奇蒙勒索的苦主們,全部聚集到店子門前。
  
然後逐一放他們入內。
  
“這、這張借據是里、里奇蒙少……不,這個混蛋!強逼我簽下的!他當初……”第一名苦主是個平凡大叔,他情緒悲憤不已,趁這難得機會,把里奇蒙罵了個狗血淋頭。
  
讓苦主罵完後,貝拉便以最少兩倍的價格,把里奇蒙的借據贖回。
  
“慢著,贖完借據,還有別的帳要算。”雅克道,“大叔,剛才聽你所說,這里奇蒙以及道森家族,在這些日子以來令你失去了兩個親人,還丟了一個店子,以及店子這些年來發展的機會……嗯,里奇蒙同學,你認為是不是需要為這一切作出賠償呢?”
  
“要!要!這是應份的!”里奇蒙猛地點頭。


  
“那請你告訴我,兩條人命,你需要賠上多少錢才足夠?”
  
“這……三千獅心幣……一條命?”
  
頓時全場圍觀者都燃起了熊熊殺意。
  
“不不不……我說錯了,應該是……三萬?……四萬?”里奇蒙盯著雅克求饒。
  
雅克笑笑,丟了個五萬獅心幣出來,“那我現在可以殺了你,是嗎?”
  
“對不起,對不起!我完全錯了!三十萬!三十萬好了沒?”
  
雅克丟了個五十萬獅心幣出來,對他來說完全不痛不癢。“收下錢,我要取你命了。”
  


“那你想要我怎麼樣?五、五十萬,一百萬,這樣夠了沒?”
  
“你好像還完全搞不懂。”雅克哄上前來,捏著里奇蒙的脖子道,“告訴我,你願意付我多少錢,來讓我饒你一命?”
  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
  
雅克加大了力度。
  
“我、我把所有的家當,大概有八百萬……”
  
雅克再加大力度。
  
“咳咳咳……還、還有我老媽的私己錢,還有,還有我奶奶將會留給我的遺產,我統統偷回來給你們!”
  
雅克再加大大度。
  
“饒……饒命……家族的錢我沒權限去動……我、我最多就能拿得出五千萬……”里奇蒙跪下道,”只要你願意放我走,我願意以靈魂契約合下借據,欠你五千萬獅心幣,三天內交付,要是遲了,每天利息三分!”
  
“五千萬獅心幣,三天內交付,利息三分。這還差不多。”雅克點頭道,鬆開了里奇蒙的脖子。
  
“咳咳咳……這、這即是說,我可以走了吧?”
  
“誰說過你可以走?這五千萬,是你欠下這獅心城裏每一個被你折磨過的苦主的。你要跟他們每一個都簽下靈魂契約!首先把他們所有的欠款和借據勾銷,然後用你目前手上的現金,平均賠給每一個苦主,不夠的先欠著,餘款三天內要到位!”
  
“……是、是的。”里奇蒙吞了吞口水。
  
五千萬獅心幣啊!這要怎麼偷?他老媽和奶奶都不是善男信女,哄她們給些零花錢用沒有問題,但這麼大的一筆錢,都夠得上整個道森家族一年的收入了!
  
“口渴了吧?冷靜點,喝口水。”貝拉笑著遞上一杯水,里奇蒙已被蒙得頭昏腦漲,想也不想就一口喝光了。
  
“謝謝惠顧貝拉的飲用水服務,你剛才喝下的是本大人親自給你斟的最高級食水,請馬上結帳……”
  
貝拉的表情,里奇蒙再也熟悉不過了。他命令手下坑人的時候,他們不也是露出這樣的表情嗎?
  
“多……多少錢?”
  
“很便宜的,而且看在你是道森家族的三少爺份上,地位尊貴,給你打個九折如何?”貝拉邪異地笑著,“盛惠五千萬獅心幣。”
  
這個故事告訴大家,千萬不要亂喝陌生人為你斟的水。
  
“這、這杯白開水,價值五千萬獅心幣?”里奇蒙頓時面紅耳赤起來,“你、你這個吸血鬼!我……我不會付的!”
  
“五千萬算便宜了,我貝拉大人何時給任何人斟過水?你也要想想本大人的身價!”貝拉拍著桌面喊道,“喝霸王水嘛,好!把他丟出去,外面有好大批人恨不得見你一面呢!”
  
“不、不要!饒命……我,我付錢好了!”
  
“早就乖乖說要付錢不就好了?我知你現金沒那麼多,先欠著,限三天內全數到位,過了時限的話,每天罰息三分!現在就簽下靈魂契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