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域圓桌的彼端,身為會議主持人的萊恩,對雅克的表現投以欣賞的目光。站在萊恩身旁的總理兼未來岳夫西斯科,也滿意地點了點頭。
  
“做得好,雅克。你大概是自我和霍爾以來,第一個能夠如此輕鬆地通過洗禮的新人。”萊恩帶頭再一次鼓掌。
  
西斯科隨即附和,在場不少聖域也都滿意地跟隨。
  
他們大抵就是親萊恩這一派系的。
  
除此以外,會場內大部份的聖域,也都大致認同雅克的表現。但畢竟他們都是成名已久的高手,對陌生的年青人很少露骨的表示自己的看法。
  


當中也有少數人,只是看到雅克便面露不悅的,甚至更露骨地表現出不屑和無視的。雅克猜想,他們大概就是道森家族或是四大貴族聯盟的成員吧。
  
“雅克,請正式加入成為圓桌會成員。”萊恩建議道。
  
“我反對!”
  
“絕不可能!讓新人第一次與會便成為會員,這違反自先皇以來的傳統!”
  
在場不少人即時激烈地作出反對,萊恩頓時臉容變得有點扭曲。
  


“我怎麼沒聽說過有這樣的傳統?有嗎?史官?”萊恩盯著圓桌會上的某位成員,看他那帶有文人氣息的穿著,應該就是史官。
  
那人只是默默搖頭。
  
“誰說過以前沒有先例,就不能夠開先例?聖域圓桌會向來都是有能者居之,不是嗎?”萊恩不懷好意地笑道,“道森家主龐培公爵,還有夜鶯公爵,你們帶來的新人要是有這個能耐,也可以讓他直接成為正式會員啊。”
  
會場中不少人在竊笑。
  
他們的目光,集中在這超級聖域的邊緣地帶,有幾位同是新加入的聖域正在苦苦支撐。他們連那圓桌都接近不了,還在努力維持著最低限度的領域共鳴……而其中有兩人已快要崩潰,由資深聖域出手支撐著而已……
  


“他們是列席的准會員,通常新人都要列席個兩、三次左右,才有足夠實力通過洗禮,成為正式會員的。道森家和夜鶯家今次都有一位新人加入,不過他們連通過洗禮都很勉強……”霍爾向雅克解釋道。
  
龐培公爵看了看他帶來的那位新人,看他那臉青唇白快要倒下去的樣子,也實在無話可說了。最終他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。
  
萊恩向雅克點了點頭。
  
雅克注視著那張由百名聖域的力量構成的圓桌,已本能地知道該怎麼做。
  
他把領域的力量不斷凝縮,直至在密度上跟圓桌發生共鳴為止。在雅克身前,已漸漸凝聚了一團散發著白光的能量,這就是領域核心。
  
然後,雅克把領域核心,嵌進圓桌。
  
圓桌頓時閃出一記強烈的光芒,整個圓桌都因為力量突然上漲而劇烈顫動,圍著站著這圓桌前的百名聖域,都同時渾身散發白光,正在共鳴著彼此的力量。
  
在這一刻,雅克好像連繫上了一個以聖域來作溝通的精神世界。


  
他的眼力又提升了。
  
“我似乎掌握到了……甚麼是聖域的位階?這似乎是跟聖域的擴張能力和深度有關……”雅克有了一種開竅的感覺,“霍爾……是十三階聖域,萊恩也是十三階……咦?西斯科總理的位階是十二階……原來他們也不算是撒克遜國內最強的。”
  
那位野馬山莊的雨果莊主,就是十四階的聖域。
  
在場中有幾位特別低調的,似乎位階更高,但卻連雅克都看不透了。
  
會場上的聖域,大都在十階,十一階左右,但同屬這兩階的人當中,實力上也有著極大的差距。
  
十階初段和十階上段的差距,大概等於聖域以下的六階和八階之差。
  
那道森家的龐培公爵,是十二階聖域,那夜鶯公爵看似有點白痴,雅克記得他曾經在地下拍賣場被西斯科,萊恩和霍爾聯手坑過(雅克目前的財富中,有部份是來自於此人),但原來也有十二階。
  


雅克自己,確實是剛踏入十一階。
  
在這圓桌會的圈子裏,就算是個合格會員,看來是一點都不起眼。
  
當然,聖域位階並不完全代表戰鬥實力。雅克並沒有開啟血紅之眼,要是動用上“天火真空領域”的話,恐怕不少比他位階更高的老牌高手,也難逃被爆的命運。
  
不過在此時此地,雅克的心思也並不在評估自己和其他高手的差距上。
  
他正在虛心地尋求領悟。趁著這個機會,好好地細味、推敲著聖域境界的秘密……
  
圓桌會議已在萊恩帶領下正式展開。
  
“首先,是高盧帝國方面的形勢分析。根據他們最近的行軍佈陣看來,似乎東邊戰線……”
  
這個聖域圓桌會,其實就是撒克遜帝國真正的統治核心。


  
大約三個月一次的圓桌會,國內頂尖強者聚集於獅心宮殿,各自就自己職責範圍內進行報告,所有關於國內政策,外交形勢,以至帝國的發展步伐等,都在這會議中解決,各權力單位之間尋求妥協,分配利益,然後依照決議的大方向,各自再回到自己的範疇上,推動帝國的前進。
  
這些事情,嚴格來說跟雅克關係不大。
  
他只專心領悟有關領域方面的知識。這聖域圓桌營造的平台,讓雅克受用無窮,對於日後的成長之路,他的眼界擴闊了不少。
  
雅克一直沉浸在領悟之中……
  
“怎麼樣?終於經過了真正的洗禮了吧?”霍爾道,“你能夠看穿我的位階嗎?”
  
“……十三階初段。”雅克又補充道,“但要是你脫掉了這身鎧甲的話,看不穿……”
  
“眼力很好。”霍爾不禁讚嘆道,“恐怕在這圓桌會上,除了那幾個老怪物之外,大概就只有萊恩,西斯科,以及三、四個人,可以看穿我這件鎧甲的禁制。”
  


“我向來是眼高手低之輩。”雅克自嘲道,惹得霍爾不禁大笑起來,甚至令會場上的討論都打斷了。
  
“對不起對不起,你們繼續。”
  
目前正在激烈討論著的,是本次圓桌會議的重點題目:撒克遜正式出兵北國的提案。
  
這個想法萊恩已蘊釀了許久,甚至最近他都不再掩飾了,頻頻在公眾場合明示暗示,現在甚至連市井小兒都知道戰爭即將爆發,但原來在最高層裏,這討論還未有結論的。
  
“龐培,我們就少打甚麼官腔了,會議開了那麼久,我都有點累了。”萊恩擺手道,“既然你我都是傭兵出身,你就用傭兵的語言告訴我,你幹嘛不願意出兵打北國?”
  
“咳嗯。”龐培拉了拉領口,現出了剛才壓抑著的痞氣,“萊恩,你也太不上道了,這明擺著是坑我們的錢來擴充你撒克遜的領土,打下這種鳥不拉蛋的國家,對我們有何好處?也就你建立了歷史名聲,那我們呢?這仗這麼一打,肯定是百年來最大的規模,以北國這幫窮鬼的家底,我們能撈回本嗎?”
  
“能不能回本,要靠各人的本事。行軍打仗,首重軍功。”萊恩一方的某位青年聖域站出來回話,“北國發展雖然不及撒克遜,但其天然資源豐富,據說國內還有兩頭已沉睡了五百年的龍穴……”
  
“這種事情,我這種老人不感興趣。”龐培輕蔑道,“就我們看來,撒克遜帝國已經夠強大,夠安全的了,戰爭不符合我們的最大利益。”
  
“你是說像你們這些世襲貴族,輕輕鬆鬆地靠著國家給你們的特權,像吸血鬼般蠶食國庫,蠶食市民,生活就過得好好的了,為國家貢獻一分力?省省吧!你是這個意思嗎?”
  
說這番大膽的話的,正是屬於低調老傢伙之一的雨果莊主,萊恩的叔叔。
  
“雨果,你這是甚麼意思?”龐培以及他身後幾個同樣恐怖的老傢伙,同樣面色不善地盯著雨果。
  
“我沒甚麼意思,我想說的是,這一切按照圓桌會的慣例,投票決定。是嗎萊恩陛下?”
  
“沒錯,多辯無益,少數服從多數。”萊恩滿意地點頭,“讓你們充份表示意見,已是很尊重你們了,不然我們從開始就投票表決的話,你們連說話的權利都沒有。”
  
“你說……我們沒有說話的權利?”龐培狠狠地盯著萊恩,“你難道忘記了,我們總共占了圓桌會的幾成發言權?”
  
“咳嗯……”霍爾故意插一聲咳嗽,然後意味深長地盯著雅克。
  
“啊啊……龐培,你好像忘記了,你們剛剛失去了寶貴的三票呢。”萊恩道。
  
“這不是重點。”龐培道,“重點是,誰能夠得到中立成員的支持。”龐培厲眼一看,只是那班站在中立立場的聖域,並沒甚麼人賣他的帳。反而他這麼不客氣的盯視,惹來當中不少人的惡感。
  
“好,開始投票吧。”萊恩下令道。
  
眾人以最原始的舉手方式,表決撒克遜是否正式向北國宣戰。
  
“雅克,你是剛加入的新人,今次不適宜表態,免得遭人口實,說是故意種票。”萊恩特意叮囑道。
  
其實這投票的結果走向,很大程度上是那群常年站在中立立場的妖孽級聖域是如何取態,這班先祖級人物,是在場不少聖域的老師甚至師祖,他們的決定,影響到的是下面好幾十票會歸於哪邊。
  
七個老怪物中,雖然有四人傾向萊恩一方,但似乎另外三人的門生勢力要廣泛一點。
  
最終點票,通過開戰。僅勝過反對一方兩票而已。
  
即是說,勝負的分野,果然跟雅克爆掉道森家三個聖域有莫大關係。
  
雨果莊主笑得極之開懷,毫不避嫌地跑過來拍著雅克的肩膊。“小夥子,果然做得好!”
  
道森家族的龐培公爵,終於忍不住發火怒拍桌面。
  
“叫雅克的小子,你在獅心城眾目睽睽之下,脅持了我的一個兒子,以及手下三名聖域,還強搶去了我們家族名下不少的生意。如今有份量的人都齊集這兒了,我怎麼也要向你討個說法。你這麼做,是向道森家族宣戰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