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件事情,處理得不好,有可能會埋下帝國分裂的禍根。
  
“宣戰這個詞語,用得太重了,龐培。”萊恩代為回答,“雅克和你兒子里奇蒙的衝突,我也透過皇宮打聽過,分析過前因後果後,發現確實是你們的錯。難道你說你兒子從來沒做過那些他所承認的勒索剝削,謀財害命嗎?要是你想打官司的話,散會後跟我的司法官好好聊一下,聽說野火傭兵團保存著你們全部的犯罪證據……”
  
“你、你們……”
  
“雅克,據說里奇蒙私人也欠下你們不少錢,是嗎?”萊恩問道。
  
“不多,只是五千萬獅心幣左右。”雅克從空間戒指取出一張羊皮卷,“這是借據。”
  


“嗯,是合法的借據。可是五千萬獅心幣,這不是道森家族一下子可以拿出來的……而龐培這老狐狸最擅長賴帳的……”萊恩向雅克建議道,“不如這樣吧,我用三千萬獅心幣現款,買斷了你這張借據,以後追債方面就讓我們皇室辛苦一點好了,你認為如何?”
  
“我認為這最好不過。”雅克點頭。
  
這筆五千萬的欠款,是他和貝拉硬逼里奇蒙吃下的,是沒有成本的暴利,再說能否順利收款也是未知數。
  
如今能收得六成確實下袋,雅克當然是答應都來不及。
  
萊恩方面,也樂得有這張借據,去向道森家族壓榨一下出兵的軍費。
  


“那麼,雅克,里奇蒙作為人質,麻煩你改天轉交給皇室,在收到全部款項之前,我們會好好服侍他的。”萊恩道。
  
“對對,我可有無窮的手段去搜尋這里奇蒙的記憶,看看道森家族還有沒有甚麼違反撒克遜律法的勾當……”雨果莊主插口道。
  
龐培被眾人吃得死死的,一句話也反駁不了。
  
他的兒子最終竟作為人質落在萊恩手裏,這比起落在雅克手上還要糟!
  
萊恩是甚麼人?吃人不吐骨頭的獅子啊!
  


竟然被他抓到了把柄!
  
萊恩一派的保皇黨,以及以道森等四大家族為首的貴族聯盟,近年來一直保持著勢力平衡,誰也動不了誰,因為只要一隻棋子動了,最終可能把雙方的老怪物都引了出來,這可能會演變成足以震撼國本的內戰。
  
但如今,棋盤上卻多了雅克這隻棋子。這隻棋子還相當有威力,僅憑一次交手,就打亂了局勢的平衡,令道森家族以至貴族聯盟被保皇派壓在頭上了。
  
這次事件,吃虧的明顯是道森家族,道森家三少爺在獅心城裏有多囂張拔扈,連這班向來不太管俗事的聖域們都有所聽聞。
  
這令向來中立,以至只是稍稍傾向支持貴族聯盟的聖域們,這一次都不得不傾向於支持萊恩,這令龐培他們想要發難都不行。
  
就這樣,道森家族便必需被逼向萊恩,交出五千萬獅心幣的軍費。
  
即使龐培狠心放棄里奇蒙不救,也是不行。現在他被萊恩脅持著,就等於執著他們家族歷年來的犯眾證據。
  
五千萬獅心幣!這背後要賤賣多少資產,才能籌得那麼多的現款?


  
而且這筆欠款多少過期了幾天,而逾期的利息,是每天三分……
  
不賤賣資產,都不行了……
  
龐培,夜鶯公爵,以至不少親貴族聯盟的死硬派,都因此而極度仇視雅克,這令他也不禁有點毛骨悚然。
  
“好像有種被萊恩他們利用了的感覺……”雅克心裏想,“不過……是誰利用誰還不知道呢。”
  
道森家等幾大塊世襲貴族的肥肉,肯定是很有油水的。
  
如今雅克被推出來,承受著反對派全體的敵視,保皇派肯定會全力支持和保護著雅克的,他們肯定想借著這次衝突,一舉把貴族聯盟打至崩潰。
  
雅克能從這衝突中撈到多少油水呢?
  


雅克的另一個考慮,是萊恩和西斯科的人情問題。
  
畢竟,走這一趟聖域圓桌會,雅克得到的好處是很大的,眼界擴闊了,對於聖域的領悟也提升了不少。
  
這都是憑著同時跟百名聖域“切磋”的洗禮,所經歷的跳躍式的頓悟。要是憑自我靜修,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夠到達這個境界。
  
讓他得到了這次機會,雅克自是又欠了撒克遜一個人情了。
  
把那張五千萬借據以六折讓給萊恩,再加上他之前玩死里奇蒙令道森家族吃了大虧,這大概也可抵過這個人情了。
  
畢竟對雅克來說,保持自由身是非常重要的。
  
圓桌會之後,雅克也繼續參加獅心皇宮的宴會,席上他結識了不少親萊恩派系的聖域高手,正所謂多一個朋友便少一個敵人,雅克也很樂意減少潛在敵人的數量。
  
雅克也趁機會向他們打聽一下,有關結界創造水晶之事。


  
雖然他們當中,也沒有人正擁有還沒激活的結界創造水晶,但也提供了不少有關的情報給雅克,有些聽起來也頗有希望。
  
第二天早上,萊恩下達了機密命令,撒克遜舉國正進入備戰狀態,戰爭機器正式開始運轉了,從後勤開始,舉國正把和平時期的積累漸漸擠壓出來。
  
據萊恩所透露,這備戰期大約需時兩個月左右,最多三個月,而視乎北國的戒備程度,提早出兵突擊也是很有可能的,最快可能在備戰完成七成左右,便會正式開戰。
  
趁這開戰前稍為緊促的空檔,雅克的旅程,也差不多要開始了。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“野火傭兵團,出發!”貝拉那大嗓門使勁地叫喊著。
  
“出.發!”眾傭兵們全體以精神奕奕的喊聲回應。
  


雅克這次出行,最終變成數百人同時出發的大陣仗。他們以野火傭兵團出外接任務提升評級作為理由,出發當日在貝拉的堅持下,還舉行了誓師大會,好不囂張。
  
想不到這次出行,反應頗為熱烈,不少人都堅持要參加,爭取在雅克和貝拉手底下表現的機會,搏取獎賞,當然也希望順便偷師一下。
  
雅克心想,這樣也好的,就當成是順便練兵吧。
  
“老大,馬車都已經準備好了。”巴赫道。
  
“甚麼馬車?”雅克反問,“你可是從盜賊團時期就跟著我們的,我們的行事風格難道你已經忘記了?我們全程都是用跑的!”
  
“甚、甚麼?用跑的?”不少傭兵們都沒有心理準備,頓時嘩聲一遍。
  
“連、連我們也要跑?”威廉問道,他身邊帶著小女友安娜(菲兒的妹妹)一起出發,恐怕他心裏想的是順便拍拖吧。
  
“當然。”雅克道,“安娜,你沒問題吧?”
  
“當然沒有。”安娜早已換上了一身勁裝,“我早已從姐姐那兒聽說過了,已做好了心理準備。”
  
跑步鍛鍊對暗殺士來說是很重要的,菲兒對這個機會可是求之不得,待在帝京的私人別墅裏實在太舒服了,修煉很容易就會鬆懈下來。
  
米加,格拉沙他們可是苦修慣了的,當然沒有所謂。
  
威廉當然也不會被跑步難倒,就是這種旅行方式似乎太不浪漫了,難得有機會跟安娜……
  
“那……你不會也要我這個快進棺材的老人家跑步吧?”羅德道。
  
“少在我面前裝孫子了,這一點點路難得到你嗎?”雅克道,“當然,所有人都要用跑的。”
  
傭兵團的實際事務交給碧翠絲處理,雅克不用擔心。只花了幾天時間,碧翠絲已完全掌握了如何營運野火傭兵團。
  
對於雅克、貝拉和傭兵團主力離開獅心城後做成的戰力真空,霍爾已答應雅克會幫忙照看著,再加上有萊恩當後台,所以應該沒甚麼問題
  
反而是他們一行人遠離獅心城後,或許會受到追擊。
  
“龐培和夜鶯等人的行事手法我最清楚不過,我幾乎可以肯定,他們會不惜代價,讓你們永遠沒法回到獅心城。”野馬山莊莊主雨果向雅克警告道。
  
“對我們來說,也是個絕好的機會幹掉他們,不是嗎?”雅克笑道。
  
“你很有自信呢,你知道他們旗下總共有超過三十名聖域嗎?這當中還有著十五階或以上的超級高手……”
  
“我只知道他們有很多油水。”雅克擦著手指頭道,“而且,令他們和我們打起來,這也是你們所希望的吧?我相信你們也肯定不會讓我們就這樣送死的。”
  
“哈哈哈……說得好,看你年紀輕輕,想不到還挺老謀深算。”雨果笑道,“沒錯,我也會隨隊跟你們出行,不過要是碰上十五階以上的老怪物,我也沒把握取勝,最多可保你不死而已。”
  
雅克真的沒想到,萊恩竟會派他的叔叔,元老級的聖域戰力來保護他。
  
“放心吧,要是到了敏感時刻,我可以迴避。我對你的秘密沒有興趣。”
  
“其實也不是甚麼秘密。”雅克聳聳肩,“正如在圓桌會上所說的,我需要一枚結界創造水晶。”
  
“哦?就這樣?”雨果道,“雖然說這東西還算很難得手,但要在三個月內撈到一塊,也不算難事。要是有需要跟某些大人物交涉甚麼的,我可以出面。”
  
“那我先謝謝你了。”雅克道。
  
得到結界創造水晶,不過是雅克實現目標的第一步而已。
  
“好!出發了!第一站是西南方的卡里巴拉林地!”
  
卡里巴拉林地乃是拉普達傭兵團的總部所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