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從在德羅公國一別,甘度夫也沒緣看到雅克以後的發展。他回到撒克遜之後,是怎麼累積財富,甘度夫也是一概不知。
  
這麼一現,才知道雅克的家底,似乎比想像中有豐厚得多。
  
“沒問題,我馬上派人手過去接手訓練,貝拉可以回來了。”甘度夫又問道,“你給我們多少時間?”
  
“約兩個月吧。”
  
“兩個月嗎?大概可以把他們都操成三、四星傭兵了。沒問題。”
  


到了晚上,是貝拉最喜歡的營火燒烤大會,眾人都好好的吃了一頓,也順道結識不少拉普達傭兵團中的高手。
  
傭兵都是些豪爽人士,尤其跟貝拉臭味相投,大家酒足飯肚,也就很快熟絡起來了。
  
“讓我來介紹,這位是艾端,聖域十一階,目前是拉普達的副團長。”甘度夫把一名年輕傭兵叫來,向雅克他門介紹道。
  
艾端是一位年輕高佻的美男子,皮膚白晢,眼珠是深綠色,臉蛋尖尖的,看來並不是純正是人類血統。
  
“沒錯,他擁有的精靈血統比例很高,大概是我們傭兵團成立以來最高的,他還有可能得到精靈傳承。”甘度夫道,“要知道,拉普達傭兵團的核心圈子,都多少擁有精靈血統,這關乎到拉普達創團時的一些歷史傳統,一言難盡。”
  


這麼說起來,雅克才發現甘度夫的樣貌也有著跟艾端同樣的特徵。甘度夫還故意撓起頭髮,讓雅克看到他那有點尖尖的耳朵。
  
原來甘度夫是精靈和人類的混血兒!
  
“雅克先生,幸會。團長常常向我提起你的事。”艾端儀表非常斯文,一點不像傭兵。跟雅克聊了幾句後,他又逐一跟其他人打招呼問好,盡了禮數後才乖乖坐在甘度夫身後,聽他們談正事。
  
“羅德在之前的通訊裏,已跟我大致上提過了你的事。”甘度夫道,“有關結界創造水晶的事,我已委託了團裏的精英們去搜集情報,去蕪存青。就我初步看來,其中兩件比較有用的情報,目標人物就在這安弟斯山脈範圍之內。”
  
“那是怎麼樣的情報?”
  


“最有希望的,是隱居在這安弟斯山脈南部,一名叫“桑尼”的卷軸製作師,據可靠情報所說,她似乎擁有源源不絕的貨源,兩年間最少賣出五顆空間創造水晶,估計她懂得製造水晶的方法。”
  
“桑尼的情報我們也有,不過對她的出沒地點,我們並沒掌握得很好。”羅德道,“原來她平日就隱居在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。”
  
“沒錯,要是能夠直接買下水晶,那一切的麻煩就能夠直接省下。”甘度夫點頭,“另一件情報,是有關製作結界創造水晶的原材料,這你也要聽嗎雅克?”
  
“當然。”雅克點頭。
  
“這山脈地帶內,藏著一件純粹風系元素的物品。”甘度夫道,“這件物品的擁有者,是妖精女王莉芙,她就在這卡里巴拉林地更深處的妖精森林之內。不過要見到莉芙女王十分困難,首先精靈族對人類就帶有敵視,而且……”
  
“妖精女王這件事情先當作參考,我們先去拜訪卷軸製作師桑尼。”雅克下了最正常的決定,“有關於這位桑尼的情報嗎?”
  
甘度夫看了看艾端。
  
“有,最常見的評價是,此人唯利是圖,相當市儈。”艾瑞報告道,“桑尼雖然在卷軸製作師之間的評價很高,但同樣也很受爭議,因為她往往為了服務有錢人,而花費大量精力和材料,去令卷軸使用的門檻降低,甚至普通人也能使用,但因此往往令卷軸的威力大打折扣……而且她的開價向來也遠高於市場水平……”


  
“要是純粹只是貪錢,那就好辦了……”雅克摸著下巴,心想這桑尼難道真有那麼好應付嗎?
  
當天晚上,格拉沙的修煉得到了突破性的進展。
  
在眾人的見證之下,格拉沙先是釋出了六階風系鬥氣。然後他大喝一聲,把體內魔力完全收歛。
  
接著,他渾身散發出來的氣質驟然轉變。
  
“六階火系鬥氣!”
  
一陣爆風擴散開來,格拉沙已全身被包裹在一層紅色鬥氣之內。
  
這個屬性轉變過程,只花了約二十秒鐘。
  


這當中已經歷了一整個屬性變換的流程,簡單來說,就是強行把靈魂之海劃分為兩個區域,分別儲存兩個屬性的魔力,需要調用時,便釋出其中一個區域的魔力,同時緊緊關閉另外一邊。
  
由此可見,“屬性”並不是源自靈魂的先天的力量模式。靈魂之海裏蘊藏著的力量,是無屬性的,即使說,可以按意志轉化成不同的屬性。
  
雖然比起雅克的瞬間轉換,格拉沙目前的轉換速度太慢,甚至不足以用於實戰,但這已是他在修行上的大突破。
  
“太好了,即是說,這條路是能行的。”威廉和米加對此都充滿期待,紛紛要求羅德為他們逆轉拉米奈斯烙印,砍掉重練。
  
“你們……不打算觀察到格拉沙完全恢復位階才決定嗎?這可是砍掉重煉啊!”雅克警告他們道。
  
“我們再也等不及了。”
  
“沒錯,不能夠讓格拉沙領先我們太多!”
  
兩人堅持之下,雅克也沒他們辦法,也就由他們砍掉重練算了。


  
“那麼,我也……”
  
“菲兒!連你也打算逆轉拉米奈斯烙印嗎?”雅克有點嚇到了,他沒想到原來菲兒也有這打算。
  
“雅克成長得太快了,要是不冒險一點走這一步,將來我們的距離只有越來越遠,我也想要追上你啊。”菲兒坦誠地道。
  
雅克也不是不明白這種心情的,所以他並沒有反對。
  
這下子足夠羅德忙的了,他要負責照看著眾人在逆轉了烙印之後的情況,也要負責指導重新修煉,當然有了格拉沙這成功例子,這次應該會輕鬆很多的。
  
至於貝拉,自從來到了拉普達要塞後,他就一反常態,變得非常文靜,時常就面向著這大片原始林地發呆,頭上那青翠的草葉在輕輕搖曳著,彷彿在跟大自然共鳴著……
  
“這地方地系元素充沛,對他的修煉很有好處。”羅德道,“或許他正到了頓悟的關鍵吧,想通了這一關,大概就是聖境了。”
  


雅克也不敢騷擾貝拉。
  
所以,拜訪卷軸製作師桑尼一行,就只有雅克,甘度夫和艾瑞三人了。
  
由於三人均是聖域,在空中趕路,節省不少時間體力。才半天的行程,三人就抵達了桑尼的隱居地。
  
那不過是一幢破落而細小的房子,從外表看來,甚至還以為是已經廢棄了的。
  
“一個嗜財如命,唯利是圖的女人,會讓自己住在這麼寒酸的房子裏?”雅克對此甚有疑問。
  
“據說這人歛財到一個程度,連自己也成了刻薄的對象。”艾瑞解釋道,“有傳言說,她其實並不是愛錢,而是有著難以解釋的錢幣收集癖好。”
  
“怪人。”雅克想,“難道有甚麼理由?”
  
“這宅子周圍,好像有微弱的魔力波動。”甘度夫動了動鼻子,好像能嗅出魔法元素的味道似的。
  
果然,三人步行至距離小房二十步距離時,一道圓罩形的結界顯現,阻擋著來客。
  
“這結界很強大……”雅克評估道,“是聖域級的,這是卷軸的力量?”
  
艾瑞盯著結界,眉心漸漸糾結。他看了看甘度夫。
  
“不要看我,我也是無能為力的。”老頭聳了聳肩,“這不是單純的魔法結界,而且還以條件制約而換來的強化防禦能力,是牽涉到精神力層面的卷軸製作技術,洛芙大陸裏沒幾人有這個能力。”
  
“條件制約……就是說,只容許滿足指定條件的來客進入?”雅克道。
  
“這個……我曾打聽過有關這個結界的通行條件,”艾瑞有點難為情,“就是,咳嗯,怎麼說呢……”
  
“行了,我已猜到那條件是甚麼了。”雅克有點無力地道,然後朝著結界大喊,“喂,我們是有錢人!有甚麼是錢買不了的?給我開門!”
  
在結界之內,漸漸顯現出一個半透明的身影,一個面目可憎的老太婆,兩眼儘是貪婪的神情。
  
這顯影看著雅克,一副諂媚的表情,半彎著腰,搓著手。
  
“這就是桑尼。”艾瑞道。
  
“這應該不是真人,是條件制約的一部份,應該是預先製作好的影像。”甘度夫道。
  
“多少?”雅克問道。
  
那老太婆顯影舉起一根手指頭。
  
雅克丟給她一枚一百獅心幣。
  
老太婆沒甚麼表情地把錢幣塞進口袋裏,然後仍是舉起一根手指頭。
  
雅克皺了皺眉。
  
“奶奶的,開門費就要討那麼多?”雅克心裏不滿,但還是豪爽地直接加到一千。
  
那顯影頓時樂起來了,又哈腰又親吻那枚獅心幣甚麼的,然後便珍而重之的把錢收好。接著,那顯影和結界同時漸漸消退。
  
地上只剩下一個剛剛使用完了的卷軸。
  
三人面面相覷。
  
“這種像是流氓要過路費般的痞氣卷軸,要是讓貝拉見到的話,肯定說要買回去用……幸好他沒來。”雅克心想。
  
三人心想,過路費也已經給了,應該能進去了吧。殊不知才接近了十步,便又出現了第二道結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