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次顯影出來是,是個相貌跟老太婆相似的年輕美女,而且穿著清涼,背心的肩帶半垂下來,那種危危乎的感覺看得男人心癢癢的。
  
“這……不會就是那老太婆年輕時的模樣吧?”想到這個,雅克的胃口頓時倒了一半。
  
那年輕美女按著胸口,兩眼含淚,滿臉羞紅,一副受盡委屈的樣子,好像雅克等人剛佔了他大便宜似的。
  
雅克只感到全身無力。“真厚面皮啊……這次又要多少?”
  
那美女又舉起一根手指頭。
  


雅克乾脆丟給美女一枚價值一萬的獅心幣。
  
那女的把獅心幣塞進乳溝裏,然後那副受委屈的表情便是更惹人同情了,好像剛才雅克付的一萬元,是對她的一大羞辱似的。
  
“你到底做過些甚麼啊,就這麼露出一點肩膀,些許乳溝,收一萬還嫌少?”雅克心頭無名火起。
  
“雅克先生……”倒是艾瑞竟然對這顯影投入了感情,竟然憐惜起對方來。
  
“唉,算了算了。給。”雅克出手,就是十萬獅心幣。
  


那女的總算是現出了真面目。
  
她簡直就要撲到雅克身上,就地獻身了。
  
但畢竟那只是顯影,那女的企圖衝出結界時,就和結界一起消失了,地上又只剩下另一個施用完了的魔法卷軸。
  
三人都連連抹汗。
  
“希望不要還有第三關……”艾瑞道。雅克一聽就知道不妙,這還不是典型的“開口中”的處境嗎?
  


果然,三人來到房子大門的五步距離時,又出現了第三道結界。
  
這次守著結界的,是個五、六歲小女孩的顯影。這小女孩的樣貌也跟剛才的美女和最初的老太婆很是相似。
  
不管那小女孩擺出怎樣的表情,這次連艾瑞都不可能上當。
  
雅克爆發了。
  
“天火真空領域!”
  
血紅之眼張開,一道絕對真空的暗紅領域,罩住了那個結界,接著那暗紅領域向內收縮,產生出霸道的輾碎力量……
  
轟的一聲,結界被強行爆去。那小女孩在毀滅的瞬間,急速變回第一重結界時的老太婆狀態,這才消失。
  
“好厲害,不愧是雅克先生……”艾瑞首次見識雅克的實力,頓時明白甘度夫為何對他評價如此之高。


  
同樣是十一階的聖域,雅克使出這一手,絕對是艾瑞不敢想像的強悍。“完全看不穿那是甚麼屬性的攻擊,難道是法則領悟嗎?”
  
“小子這一招,威力好像倍增了……還有他前額的那第三隻眼,又是甚麼回事?”甘度夫倒是親眼看著雅克學會天火真空領域的,但他沒想過只是短短時間不見,雅克竟又把這招提升到了一個新境界。“要是被這一招直接爆到了,我還能活著嗎?”
  
但是,同樣令人驚訝的,還有桑尼的小屋。
  
那小屋子像是變成了半液體狀態般,搖晃得非常厲害,但最終竟然還兀立著,沒有被爆風摧毀,這讓雅克不禁刮目相看。
  
只是保著這小屋子,卻不是毫無代價的,待爆風完全散去後,躺在地上的,是三個剛剛消耗完畢的卷軸。
  
“誰?誰破壞了我的複合防禦結界卷軸?”一位老太婆從小屋裏衝出來,歇斯底里地叫喊著,“你知道這個防禦結界,花了我幾多錢和心血d才造得出來嗎?”
  
“你好,你就是卷軸製作師桑尼吧?”雅克道。
  


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你毀了我的複合防禦結界,到底想要怎樣?”那老太婆惡狠狠的道,“我警告你們,不要以為我是個老太婆就好欺負,我不管你們是幾階的聖域,休想要殺人越貨!大不了拼個同歸於盡!”
  
雅克心想,對方這麼樣的態度也不是沒理由的,畢竟他用暴力爆掉對方的坑錢結界,任誰都會懷疑他來意不善。
  
“不好意思,桑尼女士,剛才一時心浮氣躁,沒依正確程序解開結界。”雅克於是比較有禮貌地道,“這裏是一點點錢,算是破壞你結界的賠償。”
  
看到眼前的三十萬獅心幣,那老太婆的表情頓時從容不少。她似笑非笑地拿過了錢,塞進裙子的口袋裏後,便道:“算你還挺懂人情世故的,進來吧。”
  
老太婆邀請三人進入她的小房子裏。
  
三人一進入屋內,同時都嚇了一跳。
  
那算是人住的地方嗎?根本就是一座金庫!
  
那屋子地下還挖通了一個不知有多深的地穴,只見到一座由錢幣堆成的金屬高山,一直堆到小房子的房頂,搖搖欲墜,似乎隨時都要滿瀉。


  
“你們隨便坐。”那老太婆搬來三張椅子,但也實在沒甚麼地方可以坐的,好不容易三人才擠在房子的一角,算是坐下來了。
  
老太婆把剛才從雅克那兒得到的獅心幣,拋進錢幣山裏,令那高高的山峰搖搖晃晃了好一會,三人都不知有多害怕,這堆硬幣會塌下來壓壞房子,把這老太婆也順便壓死。
  
“你們想要買我老太婆製作的卷軸?”
  
“嚴格來說,不是。”雅克道,“我對結界創造水晶很有興趣。”
  
“哦?”桑尼揚一揚眉,“你們是從哪個大嘴巴口中聽說的?”
  
雅克搖著頭。“我只是想知道,你目前手頭上,有沒有結界創造水晶。如果有的話,請你開個價。”
  
桑尼直盯著雅克的眼睛。
  


“你說的那個水晶,不容易到手。你付得起多少錢?”
  
“你儘管開個價。”雅克的眼神堅定不移,“不過付錢之前,我要親自驗貨。”
  
桑尼一直盯著雅克的眼睛,好像要確認甚麼似的。最後她沉默地站起來,轉到那金山後面翻翻找找的,回來時手裏拿著塊髒兮兮的石子。
  
三人看到那石子,頓時深深吸了口氣。
  
雖然外表是普通不過的石子,但是其內在蘊含的能量,令三人覺得無比沉重,這石子嚴重扭曲著附近的空間,令雅克等人感到非常難受,好像靈魂都要隨時被撕裂似的。
  
唯一不被這石子影響的,就是這桑尼老太婆。
  
“結界創造水晶不是凡品,基本上一看便知真偽,你還需要驗貨嗎?”桑尼見雅克十分堅持,便一把將石子遞到雅克面前,帶點狡結地問道,“你要驗貨也沒所謂,只是你怎麼拿?”
  
雅克吐了口氣。
  
這東西確實不是能夠隨便拿得上手的,只要接觸,恐怕靈魂便會馬上被絞碎。甘度夫和艾端早已退出屋子之外,免得靈魂受傷。
  
只是桑尼怎麼不受影響?
  
“如果不能拿著,那買家要怎麼使用?”
  
“都是由我老太婆來激活,我發明了一個卷軸,可以在水晶激活狀態時,把結界空間綁定著指定的對象。”
  
“這怎麼想都很可疑。”雅克心想。他嘆了口氣,開啟了血紅之眼。
  
“元素隔絕”。
  
一枚如人頭大小的暗紅領域,憑空出現在桑尼身前,正好包裹著她手上的水晶。
  
“這、這是甚麼技巧?你……你是甚麼人?”
  
這是天火真空領域最基本的應用技巧,當年雅克在納妮婭深淵牢獄時,就用這一招來捕捉那些載著亡靈怨念的寒亂流,已經用得極之熟練了。
  
既然這水晶散發的,畢竟也是一種能量,那就可以憑“元素隔絕”給捕捉過來。
  
那水晶已來到了雅克手上。
  
“放心,我不會殺人越貨的。”雅克開始仔細研究著那水晶。
  
“哼,要是你不肯付錢,我也有辦法可以將空間收回來。”
  
“哦?”這話令雅克更覺可疑了。
  
由於那扭曲空間的影響已給隔絕,甘度夫和艾端也都回來了。
  
“太好了,只是來到第一站,便直接完成目標。”
  
“恭喜你,雅克先生。”
  
雅克只顧把精神力深入水晶之內。這結界創造水晶果然是非常奇妙,其元素組合近乎奇跡,把四大元素非常協調地組合在一起,互相抵銷之餘也互相加乘,組成一個純粹沒有屬性偏差的自在空間。
  
“這就是模仿天地創造前的原始狀態嗎?”雅克神遊進水晶之內,沉醉於欣賞著那元素的結構……
  
只是他漸漸發現,令這四種屬性元素的組合,似乎並不是完全獨立的,是有著某種外力作協調和支撐。
  
這外力形象化為一條紅線,把四色的水晶狀的天地元素綑綁在一起。這紅線的力量或許很是微弱,但是卻是關鍵性的,只要這紅線拿掉了,恐怕這天地創造的原始狀態,就會維持不住而慢慢崩潰。
  
而且,更為重要的是,這條紅線,一直延伸到水晶之外,連繫著桑尼。
  
雅克稍為皺一皺眉,把眼力提升到極限。
  
他看穿了,桑尼身上還連繫著好幾條的紅線,那紅線另一端各自延伸到不同的方向,這大概就是其他替她買下水晶的客人吧?
  
雅克牽牽嘴角,心想他大概知道這是甚麼回事了。
  
他把水晶推回到桑尼手中。
  
“這只是次品,我不需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