決定了下一個目的地後,大家在拉普達要塞也都有點坐不住了,整理好裝備行李後,眾人便出發了。
  
這一行人也是以精英制為主。
  
除了最初出發的原班人馬(雅克,菲兒,貝拉,威廉,格拉沙,米加,羅德)外,也加入了甘度夫,桑尼和羅拔。
  
絕大部份的野火傭兵團人員,將繼續留在拉普達要塞接受訓練,只餘下巴赫及幾個實力最強的小隊目隨行。
  
甘度夫也帶著些精銳隨隊,使得隊伍人數正好湊夠了三十人。
  


艾端並不會隨隊。他將領導另一個拉普達傭兵小隊,從另一條路線滲入,並負責協調幾個已在做同樣任務的先行部隊。
  
他們預計,將會在光明教會的撒克遜分會總部合流。
  
按甘度夫的鋪排,似乎已有全殲光明教會的意味。
  
“嘿嘿嘿嘿……你說我是公報私仇也好,我甘度夫報復光明教會的時候終於到了。”甘度夫惡狠狠地道,“在我寄身於雅克的十年間,光明教會把我拉普達傭兵團的勢力,完全趕出了撒克遜,這次我一定要以牙還牙!嘿嘿嘿嘿……要是能順道奪下撒克遜的政權那就最好不過,畢竟萊恩也不是個好東西,我不在時也沒少欺壓我的傭兵團……”
  
雅克對這三個人的狗咬狗骨,已是見怪不怪了。
  


“可是,你們要出手,也要找到光明教會確實在動亂的證據才行啊。總不能人家好好的在當正義之士,你便跑去殺人……”
  
“呵呵呵呵……這你不用擔心,這種事情老頭我可幹多了。”甘度夫笑道。
  
一行三十人很快就穿越了卡里巴拉林地,回到了撒克遜帝國領土之內。
  
一路上,算是頗為平靜。
  
他們路過一些村莊,也沒甚麼異樣。
  


“再往前一些,前方有個規模不錯的小鎮,光明教會好像在那兒有座教堂。”甘度夫道。
  
再往前去到肉眼看得見小鎮的距離,眾人便分散開來,悄悄滲入。
  
鎮上的氣氛也頗為平和的,並沒有明顯的混亂。只是眾人也沒放鬆警剔,各自用他們的方式偽裝成旅人等各種身份,向鎮民們打聽近況。
  
雅克和菲兒以夫妻姿態出行,倒也收集了不少居民的情報。
  
“不辛苦不辛苦,你看我老人家雖然八十有五了,但還是能幹活的!”一家賣菜的店主老頭道,“我那孫女兒平常也有來幫忙的,我只負責收錢罷了,只是今天正好是光明教會的聚會,那我老人家只好將就將就了……要說是不尋常嘛,最近光明教會的每週的聚會日期從兩天增加到四天,每次還一直持續到太陽下山呢,說是有甚麼重要的神喻……但畢竟女孩兒家上教會也不是甚麼壞事,總好過跟個小子不知去哪兒鬼混……”
  
“神喻啊……那老爺爺你肯定也從孫女兒那兒,得益不少了?”菲兒試探道。
  
“所謂的教會神喻,還不都是差不多的東西?不就是我們是光明啊,誰誰誰是魔鬼啊甚麼的……”這老爺爺明顯是不信這套的,“最近聽孫女兒說起來,好像滿天遍地都是魔鬼似的,好像還說甚麼萊恩陛下可能也都被惡魔迷惑了!我老人家活了這麼多年,倒沒見過甚麼魔鬼呢,要是連萊恩陛下都相信魔鬼了,那魔鬼說不準還是個好東西呢!”
  
雅克和菲兒面面相覷。


  
眾人在鎮上各自逛了一圈,又互相交換了彼此得來的情報,也都發現光明教會的聚會之頻繁,已開始影響到某些鎮上家庭的生活。
  
而且,他們口中的神喻,也漸漸有著某種反動的意味。
  
只是受影響較嚴重的,都是比較年輕的一輩,而且最敏感的神喻,也沒說要反了撒克遜或萊恩,只是說要求眾人祈禱保祐萊恩和帝國不受魔鬼牽引。
  
“看來還是要親自看看光明教會的聚會情況。”
  
雅克和菲兒在鎮上繼續觀察了一段時間後,碰上當天教會的聚會剛剛結束,只見信徒們三五成群地回到鎮上,各自歸家。
  
他們的表情都是極之滿足,雙眼閃閃發亮,口中唸唸有詞。
  
“這看來是狂信者的初期跡象。”羅德嚴肅地道,“任何教會也不得培養失去獨自思想的狂信者,這不單違反了撒克遜的律法,即使放眼洛芙大陸,也沒幾個國家在容許這種事,看來光明教會真的想造反了。”
  


“聽說明天光明教會還有個聚會,我們可以去看一看。”羅拔提議道。
  
“我們選幾個人進去吧,一時間出現太多陌生人也不好。”甘度夫道。
  
眾人分散在鎮上幾個旅館裏,休息了一個晚上。
  
第二天,雅克,菲兒,桑尼和羅德四人,參加了光明教會的聚會。雅克和菲兒還是夫婦模樣,桑尼和羅德則裝成兩爺孫的樣子。
  
聚會開始,精力充沛的神甫站在講台上講道。兩旁的助理神職人員,不時向信眾們潑灑號稱經過光明神祗加持的聖水。
  
單講形式,跟雅克曾在聖水村和花之村參加過的聚會差不多。
  
只是那神甫似乎並不只是在煽動,從他的聲調之中,似乎隱隱埋藏著一種入侵靈魂的精神力。
  
“這神甫的雙眼有問題。”羅德指出道,雅克也有同感。“看來這精神力並不屬於他本人?難道被人奪舍?還是被某種更強大的精神力量操縱了呢?”


  
“這教堂本身也有問題。”桑尼道,“看來是加持了某種影響精神力的魔法陣,我坐著總覺得有點頭痛。”
  
“那就是說,只要爆掉那個神甫,拆了這座教堂,也就解決了吧?”貝拉從召喚空間伸出頭來道,“終於有架可打了。”
  
四人互相對望,都想不出貝拉的建議有甚麼不對的。說實話,他們也沒那麼心思想要搞清楚誰是誰非。
  
對雅克來說,操縱別人的思想,令人失去思想判斷的能力,這就是惡,可以拔除。他只是不喜歡看到別人被支配,倒不是一心向善。
  
“但不要現在動手,我們等到晚上,這聚會散了之後吧。”雅克道。
  
此時,聚會的氣氛開始進入高潮。那神甫的發言中,開始越來越將“萊恩”和“魔鬼”相提並論。
  
他漸漸看到群眾們開始凝聚對北國之戰和萊恩的惡感。
  


“三天之後,一隊運送物資的部隊,將會經過本鎮,他們的目的地是獅心城,那個被魔鬼支配了的大本營。”那神甫激昂地道,“光明神親愛的子民啊,保護你們的萊恩陛下,保護你們的國家,不要再讓魔鬼得逞了,我們就以光明神之名,沒收那些物資,免得魔鬼繼續強大下去!”
  
“以光明神的名義,沒收那批物資!”信眾們振臂高呼。
  
“看來我們來得挺及時,正好遇上他們第一次鼓動群眾生事。”菲兒道。
  
甘度夫心想,這下子證據確鑿了吧?這下連想藉口都可以省回了,光明教會,你就等著被我拉普達傭兵團吞掉一大塊肉吧。
  
“哼,打劫就打劫吧,還說甚麼以神的名義,真是虛偽。”貝拉不恥地道。
  
這句話,正好就說在信眾們兩次歡呼之間,是以非常突出,全場都聽得清清楚楚。
  
那神甫驚訝地盯著貝拉,表情漸漸轉成憤怒。
  
群眾們還在盲目地呼叫口號,但他們見神甫已停下來還盯著某信徒,叫喊便漸漸停止下來,把目光都集中在貝拉眾人身上。
  
信眾們已發現了,那幫子人在聚會之上,完全沒有跟大夥兒一同振臂歡呼,崇拜光明神甚麼的,在被聖水灑到時,也沒有唸上感謝的經文,甚至還有閃避,嫌惡之意……
  
“唉……都說不要在這時發難了。”雅克嘆氣,“傷害了無辜怎麼辦?”
  
“嘻嘻嘻……意外。”
  
“那也好的,可以直接觀察群眾們在失去操縱者之後的情況如何。”羅德道。
  
“魔鬼!魔鬼潛入了傳播光明神榮光之地!”那神甫指著貝拉他們怒喊道,“信眾們,萬惡的魔鬼就身處你們當中!不要害怕!戰鬥吧!光明神會守護你們的!”
  
信眾們被煽動到了,紛紛舉起拳頭朝著雅克等人湧來。
  
“還鼓動手無寸鐵的平民當肉盾,有夠無恥。”
  
“放心交給我,我有個卷軸能夠拒開平民的。”桑尼道,他取出一個卷軸,釋出裏面的魔法陣,一個半球體的綠色光罩,隨即保護著四人。
  
這是一個很基本的力量轉移法陣,對魔法和鬥氣都是無效的。
  
隨即,那些憤怒民眾們用幾大的力量衝過來,便被幾大的力量反彈回去。
  
滿臉戰意的貝拉已經發動,他雙腳已變成植物,深深插在地下,變成根部不斷延伸,擴散至整個教堂的地基。
  
與此同時,此地好像出現頻率固定的輕微地震,而且地震源正漸漸接近。
  
突然,整個教堂的屋頂,被一雙木質巨手拔起了,一丟丟到鎮外。然後這隻巨手伸進來,一把抓住了那個神甫。
  
這畢竟是個鄉下教區的神甫,能有多少戰力?
  
那囂張巨樹把神甫抓在手上,在半空中使勁晃了幾遍,那神甫便已昏死過去。
  
“竟然在這種場合也召喚囂張巨樹,太張揚也太小題大做了吧?”雅克有點無奈。
  
“嘻嘻……這傢伙太威風了,捨不得不用。”貝拉道。
  
只是雖然神甫被擒,但信眾們的襲擊卻並沒有停下來。
  
貝拉雙目一閃,整個教堂地基頓時往上伸出無數各種植物,幾乎把教堂變成了花園!與此同時,一輪微弱的藍色法陣浮起來了,隱隱和貝拉的植物系領域對抗著。
  
這藍色法陣的感覺,雅克、菲兒和貝拉都很熟識了。
  
“這法陣竟然滲透著一絲神力?也太大手筆了吧?”雅克有點懷疑,“這就是光明神的神力?但怎麼……?”
  
“不過是一絲神力而已,我貝拉大人還會害怕嗎?”貝拉一直以來左吞右吃的,如今體內的神力豈止只有一絲?他緩緩催谷著領域,把取自聶磊和納妮婭的神力都用上了。
  
這樣變態的一逼,終於把主兒給逼出來了。
  
那藍色法陣漸漸融化,變成一道煙霧似的東西,漸漸化成人形……
  
那是個容顏絕美的女子,氣質帶著點柔若無骨的脆弱,彷似純潔無垢,卻不知為何這脆弱反而生出一股傲意,這是一種恃著自身美貌而欲支配世人的野心。
  
這種氣質,就是光明神?
  
那藍光化成的女子,有點驚訝地盯著貝拉,嘴裏溜出一個奇怪的詞語。
  
“姐姐?”
  
然後這藍光終被貝拉的領域所湮滅。
  
“不得了……真的不得了……洛芙大陸真的要變天了……”甘度夫表現得極之震驚,“這女子,怎麼會跟光明教會扯上了關係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