撒克遜帝國萊恩,埋下了一條只有他和霍爾曉得的伏線。
  
他們借聖域圓桌會為名,半秘密半公開地表達了正式向北國宣戰的決定,並且說明開戰就在三個月後,這種有著明確日期的重大決策,在政治世界向來是極不尋常的。
  
除非,這只是故意用來迷惑人的。
  
這聖域圓桌會上的人,並不都是萊恩所信任的。真正重要的事情,怎會在哪兒決定?
  
其實萊恩早在半年前,就逐漸於跟北國的接壤邊境附近,秘密集結了重兵。由於該地附近有兩個最近發現的龍穴,所以帝國軍隊都偽裝成傭兵,以做龍穴任務為名,分佈於周邊城市,神不知鬼不覺的。
  


反之,近幾個月來在獅心城的大舉備戰行動,不過是演戲而已。
  
其實備戰早就完成了。
  
在聖域圓桌會的一個月後,在獅心城還看似為了備戰而搞得焦頭爛額之際,北國邊境線附近卻突然出現大批撒克遜的主力軍團,而且一舉就衝破了北國的邊境防線!
  
入侵正式開始。
  
而就在此時,向來不干涉大國政治的光明教會,卻罕有地站出來,指責撒克遜的侵略行為是“魔鬼的惡行”,並主張洛芙大陸各國全體支援北國,以抵抗撒克遜帝國的侵略。
  


撒克遜和北國之間的不和,整個洛芙大陸早已無人不知,撒克遜要開戰之事,幾乎是已成定局,而至於這戰爭誰勝誰負,在絕大部份人眼中都是毫無懸念的,當然是國力如日方中的撒克遜必勝。
  
但如今光明教會這麼一搞,雖然看起來莫名奇妙,但只要細心一想,各國的在位者們隨即心裏一寒。
  
這光明教會要是當成一個國家來看,似乎只是末流,頂多就是約有一個城市大小的光明教會總部,還算是有點戰力。
  
但光明教會恐怖之處,在於其在洛芙大陸幾乎每一個國家(除了特洛伊同盟等是例外)都插佈了一定勢力。
  
要是設想一下,在某國家內的所有光明教會分支,突然一起發難,在國內亂殺平民,佔據道路,焚燒屯糧……這可比被鄰國侵略更為恐怖,簡直防不勝防。
  


這就是所謂的恐怖襲擊。
  
目前的情況是,撒克遜國內已普遍意識到,光明教會反對其侵略北國,將會有甚麼潛在的危險,所以目前國內氣氛非常緊張,尤其在主力大軍已深入北國下,獅心城已隱有進入真空狀態的脆弱感。
  
目前光明教會已開始在撒克遜國內,大力宣傳其“侵略是魔鬼”的信念,並聚集支持者開始作出“不支援撒克遜的任何備戰行為”,甚至開始阻攔帝國後勤調動。
  
只是這些行動尚算是輕度磨擦,還沒出現流血事件,但情況會否突然惡化,誰都說不準,而且帝國太大了,最新消息也未必傳遞得及時。
  
負責向眾人解說這局勢的,是已在帝國騎士團身為主力骨幹的羅拔。他奉命趕來,是有著幾項任務的。
  
其中一項,便是召回野馬山莊莊主,著其趕回獅心城主持大局,免得國內有反對派乘虛而入。
  
例如是道森家族,夜鶯公爵等貴族勢力。
  
所以雨果早已離隊,回獅心城去了。


  
“但為甚麼……局勢會在突然間轉變得那麼快?我們昨天晚上進入精靈界時,不就還是風平浪靜的嗎?”
  
“雅克哥哥,我忘了跟你說。”桑尼拉著雅克的衣袖道,“精靈界裏的時間流逝,基本上是跟洛芙大陸同步的,但唯獨在黑夜期,時流會驟然變慢,只是變慢多久我也說不準……”
  
“我們已離去幾天了?”雅克問道。
  
“算上今天是整整十四天,”甘度夫道,“我們還以為你們被莉芙為難了,本來還打算趁明天月圓,進精靈界去找你們呢。”
  
十四天!
  
雅克和菲兒對望,同時倒抽了一口氣。
  
他們離開了的兩個星期,洛芙大陸真是風雲色變!
  


“目前萊恩陛下領導的帝國軍主力,已深入北國領地核心,雖然後援補給線已被截斷,但在以戰養戰之下,主戰力仍能維持著,現正全力攻擊北國第二大城市海參威,只要海參威一倒,就只剩下首都奧斯陸了。”羅拔繼續解說道,“萊恩陛下已下令,放棄恢復補給線,有餘力的話應集中於應付可能會大舉內亂的光明教會。”
  
所以格拉沙,米加等帝國騎士團成員都沒有被召回,而作為使者的羅拔,在完成報告戰況的命令後,也暫時不會回獅心城去了。
  
“我的另一項任務,是以帝國的名義,委託拉普達傭兵團,負責全力監控光明教會在撒克遜的情況,一有異動,馬上予以消滅。”羅拔看了看甘度夫,“甘度夫會長在兩個星期前已爽快接下了任務,他旗下的傭兵團已分批滲透進撒克遜各地了。”
  
“呵呵呵……局勢要夠亂才好,這樣我們這些幹傭兵的才有生意可做啊。”
  
羅拔取出另一份委託合約,放在雅克面前。
  
“這是陛下給野火傭兵團的任務委託書,不管任務內容和報酬,都跟拉普達傭兵團一模一樣。”
  
雅克看了看委託書,心想,萊恩的安排算是不錯的。
  
萊恩不會勉強雅克參與侵略北國,現在只是要求雅克代為保護他的國民,免於受到恐怖襲擊,這個提議較易為雅克所接受。


  
再說,聽見光明教會突然搞出這大動作,令他掂掛起保祿給他的那兩個小教區:聖水村和花之村。
  
這兩塊小地方的產出事小,那班跟定了他的無知少女事大。他怎也不容許那班花之聖女,會面對甚麼危險。
  
如果能夠連繫上保祿,便可以向他詢問關於光明教會的內幕消息,弄清楚他們的真實意圖。只是這保祿向來行蹤詭秘,也沒甚麼途徑可以知道他的去向。
  
如此一來,雅克的下一站,便是那聖水村和花之村了。
  
“對於萊恩指派的任務,我個人是願意接下的,不過野火傭兵團名義上是我和貝拉共同管理,這事情也要得到他同意才行。”
  
“貝拉已經同意了。你看這兒。”羅拔把合約翻到背後,發現幾隻寫得醜陋無比的大字:我貝拉這就去滅了光明教會。
  
“貝拉他……不是真的自己跑去找打了吧?”雅克心想,隨即在心裏召喚一下貝拉。
  


就在此時,雅克突然感到被一股沒有敵意的聖域覆蓋。同時貝拉的心音傳來:“老大!你終於回來了!貝拉我都等不及啦!我們馬上出發!我等著打架都等到手軟了!”
  
“貝拉,你終於都踏進聖境了!”
  
“呵呵呵……老大!見識一下我貝拉大人的聖域絕招吧。”
  
這整個拉普達要塞,漸漸傳來一陣一陣的輕微地震。這地震感越來越強,然後眾人發現天突然變陰了。
  
雅克往上一望,才看現貝拉站在一隻巨大妖怪的肩膊上。
  
這巨大妖怪,是一棵達二、三十人身高,足有五人合抱粗的大樹變異而成,這樹的主幹上還有人臉,表情非常囂張,就跟貝拉的個性一樣。
  
 “哇哈哈哈……我的囂張巨樹,終於培養完成了!老大,你看怎麼樣?這就是貝拉我的真正實力!哇哈哈哈……”
  
“貝、貝拉!我說過叫你不要讓這樹妖靠近我的要塞!”甘度夫緊張得臉都紅了,“上次這大怪物不小心絆了一跤,結果幾乎把我的拉普達要塞,毀了四份之一!我這可是木造建築,禁不得砸的!”
  
“雅克!接受我的挑戰吧!憑實力勝出的人,才是貨真價實的老大!”
  
雅克嘆了口氣。他緩緩浮空。“我奉陪,不過我們走遠點,找個空曠地方再打。”
  
“好!哇哈哈哈……”
  
說罷雅克帶頭飛去,貝拉和囂張巨樹跟著遠離了。
  
只見羅拔,甘度夫,羅德,以至威廉等人,全都盯著雅克的身影發呆,好像他比那棵囂張巨樹更為可怕似的。
  
“剛、剛才雅克他……並沒有張開聖域吧?那幹嘛他……會飛?”
  
“我肯定……這是風系七階乘風術。他不是在兩星期前,才領悟到第三屬性的嗎?”
  
菲兒於是才有機會,向眾人講解他們在精靈界遇到的事。
  
幾分鐘後,某方向遠遠的林地,突然火光衝天。
  
“我、我認輸了!我以後也不敢跟老大單挑了!唉!誰叫老大是火系變態,先天就剋制著我貝拉大人!哇!別燒了!好燙……”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雅克已經決定,下一個目的地,是撒克遜南部地區的某處荒郊地帶,他要去履行代理神甫的責任,照顧花之村中的那班少女。
  
這也符合萊恩對野火傭兵團的委託,因為此行途中該會路經不少光明教會的教區,他們可以順道察看一下情況,萬一真的有事,便可順手處理之。
  
對於這條路線,桑尼雖然有點投訴,但也沒極力反對。
  
“我看過你們那張加了不少標識的地圖,裏面幾個有可能找到純粹元素材料的地點,都不是非常理想的目標。就算真的找到,材料的純粹度也不是太高,對製造出來的結界創造水晶,質量沒有保證。不過還是可以順便去一下,收過來當成備用材料。”
  
對於純粹火系元素材料,桑尼已有了點子。
  
重點是,她從精靈女王莉芙那兒,聽說了雅克身為“天火傳承者”的事。
  
“雅克哥哥已經是天火傳承者,還跑去別處找純粹火系材料?你自己不就是天地間最純粹的火系結晶嗎?”桑尼道,“只是要大量凝縮雅克哥哥的天火,這可能有技術上的難度,我最近會閉關寫一個凝聚魔力並結晶的卷軸,要能夠承受極大能量的,這段時期我應該會躲在自己的結界空裏。”
  
關於結界空間,桑尼不止一次地勸告羅德。二人同是技術型人物,雖然外表看來好像相差了幾代,但骨子裏卻是年齡相近的老傢伙,聊起來倒是臭味相投的。
  
“你這個結界空間非常危險,連我都不敢查探那紅線彼端的人是甚麼來頭,我勤你還是放棄,先把東西放我那兒吧。”
  
“這、這兒我畢竟已用了很多年,已經有了深厚感情……”羅德還是不肯放棄,雖然他自從知道自己的結界空間其實是被人操縱著之後,待在裏面常有如坐針氈之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