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來,雅克一行人又再路經兩、三個中型城鎮,情況可是一個比一個惡劣。
  
那些鎮上的光明教會分支,已經赤裸裸地鼓動群眾反亂,把撒克遜和魔鬼劃上了等號。他們跟鎮上駐守的撒克遜軍發生衝突,佔據鎮上政府,甚至殺死鎮長奪權也有之。
  
控制了市鎮後,他們開始封鎖道路,並聯合周邊的村落鄉鎮等,組成越來越龐大的反亂組織,甚至還直接跟一些帝國的驛站、要塞等正面對抗。
  
但實際上說,他們的實力並不強大,就是利用那些被洗腦的平民來當肉盾,這讓帝國軍方面完全施展不開來,就眼看著被這大批沒有思想的信眾堵塞著要道,令國家機器運轉極其困難。
  
由於受了萊恩的委託,雅克他們當然也有出手,重新解放這三個中型城鎮。
  


在這三場城鎮戰役裏,一共殲滅了十七名變異魔化了的狂信者。
  
狂信者的比例,要比前面兩個小鎮要高得多。
  
“有不少級別較低的神職人員,以至一些普通信眾,也變異魔化了。”羅德仔細研究著那些魔化的屍體道,“似乎那股操縱人的精神力量,還會隨著植入的日子增加而漸漸深入改造對象的靈魂甚至肉體,最終到肉體被完全支配後,都會演變成變異狂信者。”
  
“而且……呼……對付這些怪物,連我都感到有點吃力。”甘度夫也坦白道,即使是他,也未能有效殺得死那些變異魔化的狂信者。
  
變異魔化,是屬於聖域資格的同級。
  


但不等於每個變異魔化者,都有著跟聖域同級的實力。
  
例如這些受外力操縱的變異狂信者,由於本身實力就頗為參差,再加上並非自行頓悟並選擇魔化,而是被外力催化而成,變異後的實力自是大打折扣。
  
加上由於是強行魔化,變異魔化的效果甚差,故此通常變異出來的結果,魔化後的身體總帶著些缺陷。
  
但縱然如此,變異魔化後的狂信者,實力比起本身有著數倍的提升,這是肯定的。而且本來實力越強的,變異魔化的效果便更完整,實力提升得更多。
  
雅克的精英團隊,也不是那麼多人有能力獨自幹掉一頭變異狂信者。甚至連菲兒也必需跟羅拔組隊,才能合力勉強對付一隻。
  


饒是如此,理論上有實力輕鬆對付變異狂信者的,數上來也有雅克,貝拉,羅德(令人意料之外的強大)和甘度夫。桑尼也有這個能力,但她忙於閉關,並沒參戰。
  
但是,能夠輕鬆對付,不等於能夠完全殺死。
  
像甘度夫,憑他的聖域實力加上法則領悟,要同時把幾頭變異狂信者斬開好幾塊,也不是甚麼難事。
  
可是,就是極難把牠們殺死。
  
除非把那強化過的醜陋身體完全粉碎,否則的話還是會漸漸復原,而連帶著受他所支配影響,尚未惡化成狂信者的一般信眾或神職人員,也不能夠恢復。
  
比較有效率的殺法,便是把變異狂信者打至完全失去戰鬥力,然後在牠恢復之前,找雅克或貝拉來給予最後一擊。
  
那些狂信者們啥也不怕,就是怕殘影戟和貝拉所蘊含的納妮婭神力。
  
“這隻特別難殺呢!小子,幫一幫我!”羅德氣喘吁吁地朝雅克跑來,他身後追著的是一頭已是遍體鱗傷的變異狂信者,那應該是這鎮上的最後一頭了。


  
“羅德!你又想偷懶嗎?小子你已經很累了,不要幫他,他明明手裏有法子可以爆掉這狂信者。”甘度夫道。
  
“這次真的不是,這隻有點特別,我的魔法陣不起效用!”羅德繞到雅克身後。
  
“那好吧。”雅克把火系鬥氣凝聚起來,集中在拳頭上,“雅克流星拳”!
  
帶著聖域能力的大量火系元素,凝聚成流星般,直線爆射而出,其飛越的軌跡隱隱出現了空間扭曲。
  
雅克並沒留手,全力出擊。
  
那變異狂信者並沒有本能地作出迴避或生出恐懼,反而是冷靜地唸起咒來,這罕見的反應讓雅克有點意外。
  
雅克流星拳命中,火花迸射,血肉橫飛,這變異狂信者的腰被轟出好一大個窟窿,附近的肉被完全燒焦了。
  


只是,沒有倒下來。
  
唸咒仍在繼續,而且,這咒文,對雅克和甘度夫來說,都是似曾相識。
  
“類似的咒文,我只曾聽過一次,那是在……凍土深淵!”雅克睜大了眼睛。
  
只見一柱聖光,包圍著那變異狂信者,然後,幾個小天使的幻影架著一枚極大的圓柱狀骨頭,降落到那怪物的肩膀上。
  
一切都是那麼似曾相識。
  
“那是諸魔聖骨炮!光明系聖域變態魔法,要躲!”甘度夫喊道,頓時跟羅德兩人遠遠閃開。
  
那光明神的召喚指骨,開始凝聚著力量,金色光球漸漸變大起來。
  
連貝拉也感受到強大的壓力,不得不收起囂張巨樹,反射動作般就躲進召喚空間裏去了。


  
“老大!快逃!”
  
雅克只是搖頭。
  
他要逃是逃得了的,但要是這諸魔聖骨炮接下來朝著菲兒對准,那怎麼辦?反正對方總要找個目標來發射的,與其看誰運氣背被一轟爆掉,倒不如他身為老大自己扛了。
  
這就是思想水平的不同。
  
雅克取出瑪莎拉之劍。
  
諸魔聖骨炮發射,那巨大光球以霸道的氣勢直逼雅克。這光球路經之處,地面不斷裂開,被強行壓出一道深坑。
  
雅克只是緊緊盯著這巨大光球,直至其極之接近。
  


雅克對准那光球的正中線,戛然強睜開血紅之眼,揮劍。
  
“天火真空斬!”
  
一道帶著深闇紅色的劍光出現,強行把那強大光球一刀兩斷。這光球被中分後隨即爆開,只是威力已大大減弱。
  
天火真空斬也被巨大光球削弱了不少,一道闇紅火牆沿著光球的路徑飛去,直接轟中了那變異狂信者,在牠身上發生了一記極大的爆炸。
  
那巨大光球爆掉造成的爆風漸漸消散,只見雅克儘量卷縮著身體,減低受爆風影響的面積,雖然他滿身是泥塵,卻沒受多重的傷。
  
菲兒曉得雅克的情況有點異樣,便跑過去拍拍他的肩膀,抬起他的頭來看。
  
菲兒正要驚叫,雅克及時按著她的嘴巴。
  
“不管你看到甚麼,不要告訴任何人。”雅克道。雅克看不到自己的情況,但他知道肯定情況不妙。
  
菲兒所看到的雅克,前額的血紅之眼異常突出,而且暴起了無數藍色的血管。這血管一直延伸到他的臉上,令他上半邊臉都像覆了個藍色的血管網絡。
  
而且,他雙眼滿含著渴望鮮血的殺意,嘴巴……隱約伸出兩根尖利的犬齒。
  
雅克痛苦地蹲下來,雙手使勁地刷著臉,看起來好像在刷去灰塵似的。他要令血紅之眼儘快關上。
  
幸好,過了幾秒鐘後,雅克抬起頭來,已是完全正常的狀態了。
  
“小子,沒事吧?”甘度夫和羅德都很是擔心。
  
“沒大礙,只是被那諸魔聖骨炮給震到了。”雅克露出微笑。
  
貝拉不符性格地表現沉默,作為靈魂共享的契約魔獸,他當然知道他老大是甚麼回事了。
  
“這是我平生第二次看到諸魔聖骨炮,上一次是那個胖子他……”甘度夫仍猶有餘悸。
  
“雖然說,光明教會中有其他人會這一招,是不點也不值得奇怪,但是畢竟是聖域層級的魔法,有可能會在這兒,而且讓變異魔化後的狂信者使得出來嗎?”雅克也覺得這並不尋常。
  
“變異魔化者不能夠使出聖域魔法,這肯定違反魔法原理。”羅德斷言,“這狂信者有點古怪。”
  
說著說著,天火真空斬造成的飛焰和爆風也總算散去。
  
那變異狂信者只剩下腰部以下的部位完好,其餘的已被燒成灰燼。
  
天空中還隱約看到從這狂信者體內釋出的藍煙,漸漸消散。理論上,這狂信者應該已得到解脫才是。
  
“怎麼可能還沒死?太詭異了……”眾人都不敢相信這一幕。
  
那半個變異狂信者,不,應該說是只有那雙腿……竟然,仍朝著雅克他們衝過來。
  
眾人心裏都是一嚇,這已經超出變異魔化的層次了。
  
簡直是靈異事件!
  
“我就不信我爆不掉你!”雅克把火系鬥氣催谷到極限,伸出一臂,臂上龍形隱現,“火龍翔術!”
  
雅克心想,要是這火龍翔術仍是不行,他就要冒險再次開啟血紅之眼了。
  
“慢、慢著!手下留情!”那雙怪腿竟然說起話來了,“是我啊!雅克大人!”
  
“這妖物居然認識雅克!”
  
“我倒是好奇沒有嘴巴怎麼說話……”羅德撫著鬍子道。
  
“這兒、這兒啊!”那怪腿竟然還搭話了。
  
“站住!你再動,我就打爆你!”雅克喝道。
  
那雙怪腿乖乖地站著不動了。
  
雅克看清楚點,才發現那妖物的腰部斷口處,又長出來半個巴掌大小的上半身,一雙幼長的小手臂在不住揮動著,努力引起眾人的注意。
  
“那小東西的模樣……不就是保祿嗎?”
  
“太好了!我保祿終於跟雅克大人相認了!”那貌似保祿變成的怪物,激動地哭起來,“剛才真是好險啊,雅克大人那一招正好只轟中這傢伙的上半身,不然的話,我保祿早就一塊兒給爆成碎沫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