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祿於是一股腦兒地向雅克傾訴這最近以來的痛苦經歷。
  
“我、我又不小心得罪了不應該得罪的人,好不容易才活過命來啊……”保祿猶有餘悸地道,“那個人實在是太強了,不過一揮手,就幾乎把我保祿捏成了肉醬,幸好我包裹得好,巫妖之身對方還是察覺不了,只是把我扔出去餵給一個變異狂信者,就是這個傢伙。我要抗拒被這傢伙吸收,可花了多大的功夫!雖然勉勉強強保持住人格,可是力量卻被對方借用了,所以剛才的諸魔聖骨炮,正是那狂信者的意思,我可是完全無辜啊。”
  
要不是剛才雅克的天火真空斬,並沒有斬中保祿的真身,而又讓那植入在狂信者身上的藍煙解放掉的話,保祿想要獲得自由,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  
聽著雅克還真有點同情保祿,差點想跟他說句:辛苦你了。
  
但他轉念又想,這傢伙哪次招來禍根不是自找的?
  


“你這次到底得罪了誰啊?”
  
“唉……這傢伙的身份無比複雜,我一時半會也解釋不那麼清楚……”保祿道,“總之,我真的怎麼也不能相信,她竟然當了光明教皇……”
  
“光明教皇?”甘度夫嚇得雙眼暴突,“那個海倫,竟然跑了去當光明教皇?”
  
“海倫?”雅克給嚇得咳了好一會兒。
  
這海倫,就是南方特洛伊聯邦一直信奉的主要神祇。雅克就是在這個只崇尚水系屬性,敵視火系屬性的國度裏,重生成為天火傳承者。
  


重生最初十年,雅克忍辱負重,掩飾身份,幾經波折之下才得以逃出特洛伊,如今他這一世的母親和家人還在特洛伊國境內,受到海倫神殿的嚴密監視。
  
即使逃出特洛伊,雅克也還是曾經跟海倫神殿的人交手過不少,在德羅公國一役,他就殺了不少海倫神殿的狂信者。
  
雅克遇上的第一個神級對手聶磊,就是從海倫神殿派來的。
  
這女人可算是個真正的禍水!
  
“怎麼如今她還竟然撈了個光明教皇?她不是水系的神?光明教會不是光系屬性崇拜的嗎?”
  


雅克根本接受不到這個事實。
  
“……這、這新任教皇是個降臨者,就是說透過光明神的神喻,被指派下來指導洛芙大陸眾生的極高等級的存在……光明教會這許多年來,從未出現過從神界直接降臨的光明教皇!”保祿道,“而且,這降臨者還奇蹟地,以一年時間身體就長成了十六歲,還據說漂亮得絕無僅有!只是這位新任教皇受到退任的前教皇嚴密保護,連我身為紅衣主教,竟然連面聖的機會都沒有,理由竟然是我保祿長得不夠漂亮!有損對方神格!這有多傷我的自尊心啊?再加上她還是個漂亮的少女,所以……”
  
“所以你……就試圖潛入這少女的閨房,試著更了解一下對方,順便看看有沒有甚麼可以偷的……”雅克已無奈得滿額頭黑線。
  
“這正是我想要講的話。”甘度夫也覺得渾身無力。
  
“雅克大人真是了解我了,嘻嘻嘻……”保祿賤賤地笑著。
  
“那海倫女神的貼身衣物,你不是已經有一件了嗎?怎麼還……?”雅克才想起來,那半件海倫長袍,他和保祿還沒分贓呢。
  
“這種東西,哪會嫌多的啊?這就是所謂的收集癖了。再說我們擁有的只是半件長袍,並不完整啊,作為收藏家,有機會當然想拿到一件能夠穿上身上的,意淫一番……”
  
“所以,你在潛入光明教皇,即是海倫的閨房時,被抓到了,所以便淪落成這個樣子?”


  
“倒也不是。”保祿道,“我也是進到她的房間之後,才知道新任教皇竟然就是海倫,我也是嚇了天大的一跳!但這海倫倒沒甚麼,她知道我對她的衣物很有興趣,甚至聽說我在特洛伊時已偷過她一次褻衣之後,反而顯得十分高興,還不斷問我為甚麼要冒這麼大的險,堅持要偷她的衣服,是不是因為她很有魅力,多有魅力呢?又問我對她的崇拜,對她的痴迷,到了哪個地步呢?”
  
雅克和甘度夫面面相覷。
  
“這位新任光明教皇似乎非常渴望被崇拜和被渴望的,這不正好是我保祿的強項嗎?於是我便使盡渾身解數的,含而不露地表白我對這位教皇大人那深深的渴慕,她也很是受用,聽得如痴如醉,倒在我的身上任我魚肉了……”
  
“你……你竟然連神也……”
  
“我倒是有這個魚肉她的機會就好了,就在我正準備享受這頓大餐之際,這位海倫女神在洛芙大陸的頭號崇拜者就突然出現,硬生生把我搓成一團肉球然後丟出去……”保祿想起仍覺得痛楚,“還不是海倫代為求情,恐怕那傢伙就不會只是把我丟出去,而是直接吃掉了。”
  
“那位……海倫女神的崇拜者是……”
  
“那也是個老相識了,他就是曾經把我爆剩半個頭顱的……波塞冬。”保祿道,“不過倒也不用擔心,這波塞冬沒事不會走進這麼內陸的地方,他在海裏的實力比在陸地要強好幾倍,要不是當時海倫的房間內早已加持了水系神域,波塞冬能不能抓到我還是未知之數……”
  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“要是海倫的身份曝光,洛芙大陸最近的連串變化,也就全都想得通了……”甘度夫道。
  
“光明教會在撒克遜發起的動亂,全是為了支援北國,因為北國的背後支持者,就是冰雪女神納妮婭,而納妮婭和海倫,是兩姊妹……”羅德道。
  
“又是這個海倫?怎麼我好像走到何處,都總是跟這個女人脫不了關係?”雅克既憤怒又無奈,“這個女人……”
  
“雅克大人,看你的表情,難道你有打算……”保祿試探地問道。
  
“想,當然想!這女人彷似是我註定的敵人,要是不除,恐怕我一生不得安寧!”雅克從沒試過那麼想要幹掉一個人,他感覺到前額的血紅之眼蠢蠢欲動,一驚之下馬上壓抑住這心情。
  
“這海倫,可不是像聶磊那個程度的偽神,甚至比波塞冬那種沒資格上神界的,實力還要高上一個檔次……”甘度夫有點窩囊的道,“雖然在神界芸芸眾神之中,海倫算是弱的,但要是放在洛芙大陸,可是近乎無敵的存在……而且這海倫被稱為最美麗的女神,在神界裏肯定有許多像波塞冬那樣的崇拜者。”
  
“神界是神界,降臨對一個神來說,也必需付出重大的犧牲,而且降臨後需要花大量時間才能回復神力,所以我們先不用擔心神界的問題。”保祿道,“雖說海倫適應洛芙大陸的能力很強,可是畢竟她降臨才不過一年,如今實力遠未恢復,倒是可以有機可乘……”


  
這麼一說,雅克倒是動了心思。
  
“那就是說,想要動手的話,就要快。因為每過一天,她的實力就會恢復一點點……”
  
“對,要是想對付一個真正的神,趁她在降臨後實力未恢復時下手,這是唯一的機會。”
  
“可是,以你所知,目前海倫的實力,憑我們能夠對付得了嗎?”
  
“很難。”保祿坦率地道,“但要是讓她恢復正常實力的話,被她追殺,必死無疑。”
  
這話說得大家心中一寒。
  
要是說結怨的話,且不說保祿偷女神衣服兩次(雖然只成功過半次)會否被追究,單說他保護天火傳承者一事,就犯了這水系女神的大忌。
  


同樣,甘度夫包庇雅克一事,海倫也是知道的。
  
不然在德羅公國時,就不會有大批特洛伊狂信者突然出現,指控他們是“瀆神者”,要追殺他們了。
  
雅克和海倫的結怨,當然不用說了。
  
“只是……海倫這次降臨到光明教會,真正的目的是甚麼?”甘度夫想不通這一點,“要是只為了抓雅克,根本不需要降臨為光明教皇……在特洛伊的海倫神殿安全降臨,待恢復實力後,她想要抓誰是想到做到的事。”
  
“她不會是想要聯同姊姊納妮納,兩姐妹完全支配洛芙大陸吧?”保祿道。
  
雅克也想不通這搞事女神的想法。
  
只是知道,這事情相當棘手。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加入了保祿之後,雅克一行人繼續前進。
  
這次保祿要復原,就沒那麼容易了。倒是他為了回復原狀,也不擇手段,飢不擇食,把那三個鎮上十六頭變異狂信者的屍體都統統吃了。
  
但饒是如此,他的上半身才恢復到三份一大小,跟下半身還是很不成比例,而且他除了外貌勉強看得出是保祿外,渾身模樣都是變異狂信者般一團爛肉和外露血管,要回復胖子貌日子還長哪。
  
之後雅克一行人又解放了兩個小鎮。這兩個小鎮規模比之前的還要小一點,可是卻總有五十名變異魔法狂信者。
  
似乎海倫植入的神力,正漸漸發揮真正的影響力,未來可見日子裏,要解放這些被光明教會佔領的地方,將會越來越困難。
  
眾人越來越意識到,這次危機對撒克遜來說,有多嚴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