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看獅鷲王雙眼仍有野性,似乎還未被馴服的樣子,雅克心想就這麼震散這亡靈似乎太可惜了,必需讓其馴服。
  
方法之一,就是開啟血紅之眼,利用天火真空領域,把這股能量直接吞噬。
  
只是雅克目前並不想使用這看似即將失控的血紅之眼。
  
雅克記得在獅心任務時,馴服獅鷲王的關鍵,在於他是個水火雙屬性者。難道獅鷲王會比較尊敬有這方面能力的人類?
  
雅克咬了咬牙,再一次轉換屬性。
  


石室的氣氛再一次轉變。
  
“嗚!”雅克這次連續吐了兩口血,這並不是在轉換間的空窗期中受傷,而是他的風屬性只勉強到達八階,根本抵擋不住獅鷲王亡靈的聖域重壓!
  
雅克很快就被壓制過來。
  
獅鷲王的表情完全改變了,雙眼的血芒收歛起來,以一種深遂的目光盯視著雅克的眼睛,這眼神之中,已漸漸透出一種非敵意的氛圍。
  
只是,牠並沒有放鬆壓力,並又開始一步步的踏前。
  


這位階的差距實在太明顯了,雅克根本不可能以風系的力量,跟這獅鷲王亡靈較勁。眼看已到了崩潰邊緣,雅克咬了咬牙,取出他目前手上最好的風系補品,風鈴草的根,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大把的嚼!
  
雅克在精靈領域,基本上就把自己採到的那株母株和幾株子株,都送人和拿來交易了,這一著換取了精靈族和精靈女王莉芙的善意,當然是刮算的。
  
其實雅克自己還剩下一些,就是連接著母株和子株之間的根。這根該也不是凡品,他看到沒人主動要交易這個,也就保留下來,把幾條長長的根各自綑成繭狀,以備不時之需。
  
雅克現在一口就吃了一個。
  
這根的效用,其實比起花和葉片還要好,其性質接近風鈴晶,因為風鈴晶就是這根部凝聚足夠風系元素後凝結的。
  


這麼一塊根繭,效用差不多等於半顆風鈴晶了。
  
得到強效補品幫助,雅克體內的風系魔力暴增,同時也承受著力量暴漲的痛楚。只是他皺眉堅定起意志,讓身體承受這一波的衝擊。
  
承受得起,就能成長。
  
他的風系鬥氣暴長,轟的一聲,氣旋鬥鎧的本質改變了,提升為準領域級的九階鬥氣!
  
由於之前已有過火系和水系的開路,這第三屬性的開發遂變得順利多了,因為他的領悟早已達標有餘,只待實力趕上到位!
  
准領域和領域之間的鴻溝,看來已是伸手可及,但是夠不著就是夠不著,雅克不管怎麼催谷,也很難在衝上九階後,再晉身聖域。
  
還需要多一重的爆發力。
  
而與此同時,亡靈獅鷲王已然逼近,顯然雅克由風系八階提升到九階,並未對牠造成任何威脅。牠的耐性也快到極限了。


  
牠又再次露出了兇性,血盤巨口大大張開,兩排鋒利的牙齒,似乎只要一合,就能把雅克撕磨成肉靡。
  
“還真的不得不用了,真浪費啊……”要不是面臨這樣的險境,雅克還真不捨得把最後的寶貝拿出來。
  
他珍而重之地取出一個玻璃小瓶,拔出瓶塞,然後用小指輕輕沾上一點裏面的液體。
  
那液體呈閃亮清麗的黃金之色,蘊含著難以想像的風系元素。
  
這正是得自精靈女王莉芙的“月夜之蜜”。
  
這月夜之蜜的屬性太變態了,雅克捧在手裏,本能地就不敢吞下去,因為恐怕一吞,就是能量過巨爆體而亡。
  
畢竟這是純粹度達到一百(原水也不過純粹度七點!),根本就不屬於世界的非凡之物。
  


雅克讓這一滴月夜之蜜在他掌心中,浮空旋轉,然後把自身的風系魔力,灌注進去。
  
這月夜之蜜頓時金光大作,閃射出無比炫目的光芒,這光線甚至還有撕裂空間之影響力,直把獅鷲王亡靈的聖域給切割得支離破碎。
  
獅鷲王亡靈,首次露出了恐懼的表情。
  
牠開始後退。
  
雅克繼續捧著這月夜之蜜,拼盡全力灌注魔力,讓其折射出更強大的炫目光芒。這些光芒偶爾會射到雅克身上,頓時令他感到全身魔力暴漲,近乎爆炸,極之痛楚。
  
只是他還挺得住。
  
他要慢慢適應這種衝擊感,借這一次又一次被炫目光芒射到,而衝擊風系聖域!
  
只見這獅鷲王亡靈的聖域已經無法成形,連軀體也已模糊不清,但牠還想做最後的掙扎,把餘下的力量集中在牠的血盤巨口,釋出一記含著牠全部聖域力量的狂吼!


  
這狂吼的衝擊,非常強大,令月夜之蜜消耗的速度增快了不了,如今約只剩下四份之一滴左右。
  
預算就這麼耗下去,月夜之蜜在消耗光之前,那獅鷲王亡靈就應該先耗不下去了。
  
然而雅克不想要這樣的結局。
  
他吞了一下口水,違逆著本能的抗拒,硬把那四份一滴月夜之蜜,給吞進肚子裏!
  
這月夜之蜜進到雅克胃裏之後,雅克頓時感到,這小小的一滴,在他體內還原成基本的能量狀態,而這能量狀態,大概有這石室十倍左右的體積!
  
雅克感到自己肚子裏撐著十個石室!這感覺要多恐怖有多恐怖!
  
頓時,雅克感到全身皮膚好像碎裂了似的,過多的能量透過他全身運行魔力的通路爆裂而出,金光四射,這金色光芒漸漸充滿了整個石室,然後突然全部收縮進雅克體內,靜止了好幾秒之後,再次爆發!
  


這次爆發出來的,是風系的聖域!
  
這或許是洛芙大陸史無前例的事,竟然靠吃補品,給催谷出一個聖域出來!
  
這當然是由於雅克的風系已是第三屬性,本來在意境上他就是聖域了,如今不過用補品把魔力也提到聖域級,把聖域給逼出來而已。
  
只是這風系聖域,卻是比不上火系和水系的。
  
這領域的擴張範圍約只有五步,而且空間中還有不少缺口,這也是因為他本來是由七階頂端八階初段,給強行兩次衝擊衝上聖域,所以根基極之不穩。
  
但是這樣已經夠了。
  
金光過去,石室中的殺氣已完全消失不見。雅克收起還未習慣的風系聖域,然後燃起一個火球術。
  
他看到那亡靈獅鷲王已是近乎完全透明的狀態,極之衰弱,牠雖然勉力想要保持尊嚴,但是目光中的懼意,卻怎麼樣也沒法掩飾。
  
牠大概是在那個時候,雅克吞下月夜之蜜後全身散射出的金光給打怕了。
  
這獅鷲王亡靈已到了隨時會消散的狀態。
  
雅克張開聖域,協助獅鷲王把剩餘的能量凝聚起來。那獅鷲王也順著雅克的意思,變回了純能量體,然後變成旋渦狀,凝結成一顆黯黑色的光亮珠子。
  
雅克把珠子放在掌心細細察看。這珠子正在一點一滴地收集著游離天地元素,似乎在恢復著實力。
  
不過這珠子已烙下了雅克的靈魂印記,只隨他的心意作出收放,再說這獅鷲王經過今天一戰,已被雅克馴服,如今將成為雅克的一個秘密戰力了。
  
還正在第一間石室裏等待著的列斯特,心急如焚。
  
對於自己那“愛惜生命”的個性,他有時候也感到有點自我鄙視。這次他自動提出走這條通道,算是下了天大決心,要是雅克不願意出手,那他還是會貢獻生命血祭以讓雅克通過的。
  
因為查爾頓城是在他手底下被攻陷的,還是此城建城以來的首次淪陷,他列斯特要是不做回一場好戲,那史書上他的名字將會更加惡臭。
  
作為一個有點貪生怕死的人物,他……也無法接受這違臭萬年的惡名。
  
而隨著時間過去,雅克那邊還沒有動靜,列斯特心裏又再開始煎熬了。他開始想到了最壞的情況:雅克已死。
  
那他們三人即使犧牲血祭,也已沒有意義。
  
他清楚知道雅克在這次戰役中的重要性,要是失去了他,這查爾頓能否收復,還是未知之數。而且,雅克這人身份特殊,也不要說甘度夫不會放過他,還有跟雅克稱兄道弟的皇帝陛下呢?
  
列斯特越想越心寒。
  
“石、石門從裏面打開了!”列斯特其中一個心腹喊道。
  
果然,石門已緩緩打開。
  
眾人都不敢太過靠近,以好奇又帶著警戒的心情,盯著門後出現之人。
  
在那門後完全漆黑的空間裏,只現出了一雙獸性的眼睛,在盯著列斯特。
  
“護、護國神獸!這下完了!”列斯特幾乎即時就絕望地跪了下來。他看了這獅鷲一眼,就知道這護國神獸的實力遠高於他,怎麼逃都逃不了的。
  
他知道這次犯下了彌天大錯,死亡是肯定的結局了。他站起來催動著鬥鎧,打算垂死掙扎。
  
“你們兩個,快跑。我無論如何會給你們爭取個兩分鐘。”列斯特道。
  
“不行!老大!我們不走!”那兩人也是熱血性子,怎麼會臨陣逃脫呢。只是他們看到列斯特總算做了一回漢子,對他的尊敬也就恢復了不少。
  
這獅鷲步出石室,但隨後雅克也跟著出現。他當著三人的面,把獅鷲收回,變回一顆珠子。
  
“剛才被你算計了一次,現在我又算計回你一次,大家算是平手了。”雅克道。
  
“雅、雅克大人……你成功了!”
  
“嚇、嚇死我了!”
  
三人頓時就激動得流下了男兒淚。
  
“行啦行啦,這攻城戰還未結束呢,不要那麼快就感動。”雅克道,“快點替我收集掉那第二石室裏的雜草,之後我們還得趕路。”
  
把神秘雜草全收了之後,四人繼續出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