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兩個石室應該正好位於地道的一半路程,出了第二石室之後,就是往上爬了。只是這上爬的角度越來越徒,都差不多有七十五度。
  
要知道九十度傾斜就等於垂直了。
  
雅克當然是沒問題的,他乾脆就用乘風術飛行。至於列斯特等三人也好歹是七階戰士,因為都不是風系,要爬這個坡度也不過稍費力氣一點。
  
上坡了好一會,他們又再到達一處小小的中轉站。
  
那不過是個僅夠站立四人的小石室,石室的一半佔地,是個水池。正確來說是在仍冒著煙的溫泉。
  


“接下來要潛泳,注意一下水溫會有點高。”列斯特等人開始做遊泳前熱身。
  
“這最後會通往哪兒?”雅克問。
  
“那個……是光明教會查爾頓總部的一個秘密設施,限供高階教士和被選定的教徒享用……”列斯特有點鄙視的道,“這光明教會表面看似儉樸,與世無爭,其實骨子裏可奢華,浮誇得很呢。”
  
“這我知道。”雅克很容易就想到了保祿。
  
說是潛泳,其實四人都不用沾上半點水的。因為雅克好歹也是個水系的聖域高手,要營造一個水元素無法內進的空間,包裹著四人,這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。
  


水溫並不太高,四人都沒甚麼大的不適感。
  
潛進水池裏面,沿著一條蜿蜒彎曲的水道順流前進,也不費甚麼力氣,甚至也不用帶路甚麼的,隨著溫泉的水流,流到終點就可以了。
  
沿水路走了約十幾分鐘,終於看到了盡頭透出了一道光柱,那應該就是出口了。
  
那出口有一道圓形的網狀鐵閘相隔著,不過這對雅克等四人都完全不算是一回事,隨便就弄破了。
  
“嘩啦”一聲,雅克帶頭穿過那水道出口,進入了一個寬闊的水池之中。他環顧了一下這水池,赫然發現四周站著無數白嫩嫩的女性身體,畫面無比香豔。
  


列斯特等三人更是直接地流下兩行鼻血。
  
雅克被這突如奇來的景象一嚇,聖域都潰散了,四人最終都成了落湯雞。
  
雅克狼狽地掙扎起身,才發現這水池原來水深才到腰間。他站起來左右看了幾眼,終於確認自己身處的是一個澡堂,而且是女生澡堂。
  
看這澡堂外牆的布置裝飾,地磚的花樣等等,明顯這裏是屬於光明教會的產業。
  
四個全身濕透的男人,突然出現在女子澡堂中央,這本來熱鬧哄哄的香豔空間,頓時完全安靜了好幾秒鐘。
  
然後,全場爆發出極其刺耳的尖叫聲。
  
“色、色狼!”
  
“很、很可怕!這四個人到底是怎麼走進來的?”


  
“我、我還沒有心理準備,我才剛開始節食,腰間的肉肉還沒有……”
  
列斯特他們已是完全亂套了。他們好歹也不是會強搶民女的那類型軍人,遇上這種情況,他們第一個反應是想要鑽回那水道裏去。
  
雅克立馬把他們拉著。
  
“別傻了!想想我們幹嘛會出現在這兒?正事要緊!”他猛扯著列斯特的領口,把他搖醒了一點點,“你說的那個目標人物在哪兒?”
  
這列斯特才轉醒過來。
  
他們搞了這麼一大輪,繞那麼多路來到這光明教會內的某處女子澡堂,就是為了突襲狂信者陣營中某個舉足輕重的人物!
  
“對!不過我們進入的時間點很壞……真奇怪,我沒想過在這混亂不堪的狀況裏,竟然還有那麼女信眾在洗澡……為甚麼她們沒變成狂信者?”
  


雅克心想,那也是,按照常理,確實沒想到還有那麼多人有心情洗澡。
  
“總言之,先離開吧。說不定我們已打草驚蛇了。”
  
“對。雅克大人,走這邊!”
  
看到雅克等四人企圖開溜,那些被嚇得心容失色的出水芙蓉們,反而漸漸冷靜下來,情緒還從害羞變成羞惱,羞惱變得憤怒。
  
“那幾頭色狼想要逃!別讓他們跑!”
  
“把他們的眼珠都挖了!不然沒法還我姊妹們的清白!”
  
“我們的身體是屬於光明神的!豈可讓這幫可惡的軍人給沾污?”
  
頓時這些女子連敏感部位都不遮掩了,紛紛拿起香皂刷子毛巾之類,就朝著四人亂砸!


  
“慢、慢著!各位女士、小姐!”雅克邊閃躲著這些扔來之物,邊取出了他丟在一旁好久的“代理神甫徽章”,“願光明神祝福你們!本神甫這次前來,帶上了光明神代我發放的聖水祝福……”
  
說罷,雅克取出一瓶聖水村出產的聖水,真向那些出浴女士潑灑。
  
非常神奇地,看到了神甫徽章後,她們的態度頓時一百八十度轉變過來。
  
“原來是光明神下派來的使者,怪不得這麼俊,呵呵呵……”
  
“神甫大人!人家已經準備好了!請考驗我對於光明神的信仰!人、人家願意在這眾人面前,侍候大人……”
  
“哼!就憑你?也不看看你腰間的肉肉!三個月後再來排隊吧!神甫大人!你看看……人家……可是很努力的,以保養身體來證明對光明神的信仰喔……”
  
就這樣一大班女孩連遮掩的企圖都完全沒有,還擠過來拼命現寶,這反而令整個澡堂變得更是吵鬧。
  


“光明神在上,各位虔誠的信眾們請安靜,閉上你們的眼睛,默念讚頒光明神的話說……”雅克邊逗著她們,邊灑聖水,邊跟列斯特他們悄悄地遠離。
  
離開了澡堂範圍,四人在空蕩無人的走廊上奔跑著。
  
“真奇怪,剛才造出那麼大的騷動,竟也沒被其他人發現?”雅克越想越是奇怪,他們一直沿在走廊經過一個又一個房間,也不要說是狂信者甚麼的,甚至連人影都沒遇上一個。
  
“讓我看看,查爾頓城的主教卡西安,在指揮狂信者行動時,通常會在……”
  
“不用再帶路了,列斯特。”雅克道,表情已變得認真起來,“我們已走進對方的領域範圍裏了。”
  
列斯特他們的水平,是完全感應不到領域的。被雅克這麼一說,他們頓時就覺得自己已成為了待宰的獵物,恐懼從心裏發出來,嚇得牙關都打顫了。
  
“冷靜點。待在這兒不要動,對方的目標不是你們。”雅克作了個深呼吸,頓時收歛了全部的魔力,然後悄然潛行而去。
  
而就在這時,在整幢建築物最奢華的那個房間裏,一名卷頭髮,藍眼睛的中年男子,正在房間內那極寬闊的私人浸浴池裏,跟某位身材惹火的虔誠女信眾,交纏著肉體,在行那所謂“代理光明神作聖水加持”的事。
  
那處於極度熱情的女信眾,騎坐在那中年男子身上,以近似膜拜似的誇張動作,在索取著她幻想中的神的恩賜。
  
那卷髮中年男子一直沒甚麼表情,雖然身體在行樂,但似乎意識已飄到不知哪兒去了。
  
他突然皺了皺眉。
  
“咦?竟突然消失了?”
  
 “卡西安主教大人,是不是有甚麼我幹得不好……”那女孩憂心忡忡地問道。
  
“沒有沒有……我的好寶貝……”卡西安發揮他的調情技巧,逗弄著女孩。
  
作為成名已久的聖域,加上多年來手執查爾頓城的光明教會勢力,在城內可是橫著走路,連城內地位最高的總督都要畏他三分,令他對自己的感覺極之良好。
  
在他的記憶中,好像還沒試過有誰能夠在他的聖域監察之下,憑空消失了的……他很有自信,即使對方比他高出兩個位階,也不可能在他的領域範圍內行動而不被發現。
  
“是那個甘度夫嗎?不可能……他應該還在城南附近,跟陸克曼周旋……”卡西安的眉頭皺得越來越深了。
  
他知道,那個人,還在他的領域範圍內。
  
而且,正漸漸朝他接近。
  
“莉琪,你先退下吧。”卡西安已完全沒有寵幸的心情了。
  
“可是,主教大人,聖水還沒有……”
  
“乖,明天給你,會給你多一次的……”即使面對著這比較嚴峻的情況,卡西安仍是保持著他風流主教的形象,把女孩哄退。
  
在他眼中,沒有比女人對他的印象更加重要的事。
  
以他的資質,在光明教會應該早就撈到個紅衣主教的位置了,可是他不需要。他寧可輕鬆一點,自願下放到查爾頓這種已和平了逾百年的城市裏當山寨王,建立自己的後宮後,就每天躲在裏面不問世事。
  
雖說他確實很是頹廢,但光明教會要他做的事,以半應付半敷衍的心情去幹,還是能輕鬆地超額完成。
  
他根本不用離開這後宮,花了三天時間,就利用手下的變異狂信者佔領了查爾頓城。
  
即使如今反攻軍來勢洶洶,他也不覺得有陷入危機的感覺。
  
但是,那個突然從他的領域範圍裏消失的人……
  
卡西安被逼全力感知著領域,他也忘了有多久沒使出過全力了。
  
“呼……我的聖域也退步了不少呢……”
  
有那個剎那,他會極隱約地捕捉到那個人留下的一點痕跡,都是些附近空氣中的游離元素的異動,但對於那個人正在朝哪個方向來,想要從哪個角度出現,他都沒辦法肯定得到。
  
“這個人的位階,大概並不特別高,移動方式也不是很高明,只是他在收歛屬性方面,簡直是完美……這個人到底做過怎麼樣的訓練?”
  
按卡西安的估計,敵人的實力最多就是十一階初段到上段,跟他大概還有一個位階的差距。
  
可惡的是,始終無法捕捉著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