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要驅動這個法陣,還需要先唸上一段咒文,這個你拿著。”桑尼向雅克遞來一個羊皮卷軸,雅克打開一看,幾乎即時昏倒。
  
“這……這咒文也實在……太長了吧?而且不要說這些古文字很難唸得準,還有很多字我都沒見過……”
  
“這還只是上半卷,下半卷在這兒。”桑尼又遞來另一個羊皮卷軸。
  
雅克向來對唸咒文就沒轍,他目前所學得的大部份高階魔法,都是透過在甘度夫寄居時期,在他腦袋中留下的咒文庫中現買現賣得來,即是說,作弊。
  
雅克捧著兩個卷軸,看向甘度夫。
  


“你、你想要怎麼啦?”甘度夫有非常不好的預感。
  
“老頭,這麼多年以來,你向我灌輸的“加入拉普達傭兵團的種種好處”,說到第幾項了?”雅克邪惡地問道。
  
“第……第七百五十五項。”
  
“那麼,第七百五十六項是……?”
  
“……要是碰到了難唸的咒文,隨便去找人品爆發的甘度夫會長……”甘度夫無奈地領著兩卷咒文,閉關唸誦去了。
  


一行人總算平安地回到了查爾頓城。
  
由於查爾頓總督之位,目前正值懸空狀態,基本上是由守軍主帥列斯特暫代總督之位,大權在握。
  
以列斯特對雅克的景仰,崇拜,雅克他們要在城裏找個舒適的安身之地,還是很容易的。不過列斯特最近似乎很忙,招呼張羅之事,他都交給了兩名心腹去做,就是和雅克一起去潛入地道的那兩人,都是熟人了。
  
城裏的光明教會勢力已被清除,再加上收復戰一役也諸殺了不少變異狂信者,基本上城裏本來屬於光明教會的建築,如今都是無主的。
  
在兩人的強烈堅持下,雅克他們唯有接收了城裏光明教會的總部,作為居住之地。那地方也夠大,足夠讓花之聖女們各自擁有一個獨立房間了。她們還可以在中庭種植葡萄呢。
  


雅克等人也總算有機會,可以好好逛一下這查爾頓城。
  
“雖然說現在舉國還處於非常時期,但集中在此處的游散軍人和難民,也太多了吧?”菲兒察覺到。
  
“嗯。”雅克也同意,“查爾頓城已被解放,理論上游散軍人應該重新組織戰力,轉移到仍有戰事的地方繼續作戰,他們滯留在這裏,多半是意志潰散了的敗軍,或是……根本無處可去。”
  
雅克觀察到,跟在他們身後的那兩名列斯特親信,好像表情稍為僵硬了一下,他們焦急的心情暴露了。
  
“列斯特他……難道有甚麼事要找我?”
  
“沒、沒有!列斯特大人他交待道,切不可隨便騷擾雅克大人,要讓他在城裏先安頓好才……”
  
雅克於是刻意找個機會,親自拜訪列斯特工作的地方。
  
在這查爾頓守軍主帥的大本營裏,聚集著好幾十名來自帝國各地的將領級軍人,他們正在各自為自己的事情在爭吵。


  
他們當中,有不少是知道雅克大名的,見到著名的“撒克遜紅髮英雄”現身,都紛紛搶上前來,向他提出各種的請示和報告。
  
“你、你們都七嘴八舌的,我根本甚麼也聽不見了。”雅克被纏得渾身無力,“你們先借借,讓我跟列斯特說說話。”
  
好不容易擠開一條通道,雅克鑽進了列斯特的辦公室,然而裏面也已擠了不少外來將領,正在跟列斯特討論得十分熱烈。
  
列斯特見到雅克,也樂得終於找到了開脫的藉口,便假借說要跟雅克開個機密會議,把所有人趕出辦公室去了。
  
“噓……我快要給那班大爺折騰死了。”列斯特無奈地道,“要是告急求援的話,我倒是有這個心理準備,可是近來奇怪的情報也實在太多了,要辨認真偽還真是困難啊……”
  
“最近的局勢,有了新變化嗎?”雅克問道。
  
“我也不知道,訊息太雜亂了……在狂信者的擾亂下,帝國軍的情網系統早已陷入癱瘓,要辨別情報真偽已經十分困難,我實在不敢想像,要是如今再出現一批新的敵人的話,這個國家還怎麼撐下去……”
  


“新的敵人?”雅克沒從表情上表露甚麼,但他心裏,確實早就擔心有甚麼人會在此形勢下,趁機混水摸魚。
  
他緊盯著列斯特的眼睛,企圖洞悉此人的想法:“在這個國家,除了光明教會,還會有怎麼樣的敵人?”
  
這列斯特也是個聰明人,他的眼神是精明的,但說出來的話,像是對雅克的潛意思完全不知。
  
“敵人嘛……我國被光明教會這麼一搞,所有國家看著均人心惶惶,都在全力戒備著自己國內的教會,所以他們是不敢在這時候玩入侵的。倒是嘛……雅克大人,我就不瞞你了,就算是在國內,我們都快分辨不了誰是敵人,誰是朋友了。”
  
列斯特正在給他暗示,有些話,他並不敢直接說出來。
  
雅克皺眉不語。
  
這一輪的局勢,也變化得太快了吧?光明教會的狂信者動亂,靠的是多年來這教會默默植根於撒克遜打下的根基,再正巧碰上教皇換成海倫這種瘋婦,才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令撒克遜局勢大亂。
  
在這當下,有人叛亂,雖說並不奇怪,但在目前國內有著狂信者這個共同敵人的前提下,這個國家上下應該會產生出一種共同抗敵的凝聚力才對啊,即使叛亂,也不可能是大規模到把國家分裂的程度,除非……


  
“……有人主動投敵?”雅克突然道。
  
“雅克大人果然聰明絕頂。”列斯特帶著詭笑志道,“不過目前我們身處查爾頓城,就像被困於一個孤島,我們每天都收到無數的舉報,告發,牽涉的人物實在太多也太……大了,在沒有確實證據下,實在……不能夠妄下定論。因為,到目前為止,對方還沒有任何實際行動,但按照估計,只要他們開始行動,國家馬上就會分裂……”
  
“列斯特。”雅克踏前了一步,“到那時候,你到底想要站哪一邊的隊?”
  
感受到雅克的殺意,列斯特雙腿一軟,就跪在雅克面前。“雅克大人,你也體諒一下小的,和小的兄弟們啊,萊恩陛下不在,我們這些帝國軍直系份子,簡直就沒了主心骨,每天都惶惶不可終日!當然,我敢在雅克大人面前如此坦白,就已證明了我列斯特想要站哪邊的隊了吧?”
  
雅克心想,投敵者,肯定就是萊恩的政敵。
  
他回想起當天的聖域圓桌會,敢跟萊恩唱反調的……
  
“道森家族的龐培,還有夜鶯公爵……”
  


“雅克大人……既然你猜到了誰、誰會有所動作,那你就明白我等的難處了吧?萊恩陛下不在,西斯科總理被困於獅心城,其餘國內的元老人物早已歸穩多年,民心不足,要是那、那兩個人一反,到時候能夠代表陛下抗衡的,還會有誰?除了“撒克遜紅髮英雄”雅克,還有誰啊?”
  
“哼……撒克遜紅髮英雄嗎?”雅克心想,他心裏其實對撒克遜並沒有感情啊,他拼命跟萊恩保持距離,就是為了不被他綁死在撒克遜!
  
“你知道嗎?現在外邊那班將領,有可能就是反抗叛軍最後的力量了,在他們眼中,這撒克遜第三大城市查爾頓,以及雅克大人你,就是將來對抗叛軍的領頭人物!”
  
從列斯特那邊出來後,雅克心裏可是五味陳雜。
  
最終,這場戰爭還是要繼續惡化,擴大下去。
  
“我成為了撒克遜帝國對抗叛軍的主心骨?我要趁萊恩侵略別國不歸時,代他守護這個國家?”雅克猛地搖頭,“這怎麼想都不太對頭,這簡直是逼上梁山。”
  
只是,他現在主要的家當和重要的人,都集中在獅心城和查爾頓,這仗要是打起來,其實他也沒有選擇,非得要站出來捍衛自己的利益。
  
所以剛才他幾乎反射性地對列斯特的警告,就有強烈偏向萊恩一方的味道。
  
只是這種為勢所逼之感,讓雅克很是不爽。
  
“要儘快完成結界創造水晶,只有擁有一片屬於自己的新天地,才可以從這紛亂的世界中,超然獨立。”
  
雅克回到他在查爾頓城的新家,正好甘度夫滿臉倦容的對他笑道,“小子,你那篇咒文,總算……給老頭我唸完了,一字不差,流暢無比。”
  
“好,那麼,馬上輸進我的腦袋裏吧。”
  
總算可以驗證她發明的效用,桑尼興沖沖的很快就預備好了所有的東西。她把一個原本的禮拜堂裏的東西完全清空,清出了一個寬闊的空間,然後在空地板上鋪上那塊凝聚法陣,再在這房間四周佈置了四十九個小型輔助法陣。
  
保祿等人都沒見識過桑尼這手絕活,看到禮拜堂內卷軸滿天飛舞,各種怪異的游離能量,閃光,煙霧等濔漫著整個空間,都目瞪口呆了。
  
“這小妮子有點本事……”
  
雅克把領域凝縮成約兩掌寬的球狀,讓那透明小瓶子浮空在領域裏,然後站在大法陣中央,開始自動唸誦咒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