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重浪,貝拉不惜逃進召喚空間去了。這最後一重浪,卻是最強的,直把囂張巨樹震得倒飛,直飛到三百步外的一面崖壁上,深深陷在石壁中。
  
這棵巨樹上的表情可囂張不起來了,哭喪著臉的,他頭上的樹葉,都掉光了,變成一棵枯樹,漸漸透明消失。
  
幸好囂張巨樹是召喚生物,只要不死,休養個一定時間還是會復原的。
  
“完成了!”雅克興奮歡呼。
  
貝拉從召喚空間伸出頭來,看著那囂張巨樹的“死狀”,還是一陣後怕的,怎麼老大竟然學會了那麼變態的招式?明明大家都是聖域,位階也相近,但雅克在揮出他的殘影戟時,卻只能感到一股強大的無力感?
  


雅克拍了拍貝拉的腦袋安慰道:“不好意思,剛才是我第一次把招式充份完成,我也不知道會有這種破壞力……”
  
“老大,教我!”
  
“哦?”
  
“老大!你剛才肯定是領悟了甚麼新的境界!不要這麼吝惜嘛,指導一下貝拉……”
  
“呵呵呵……這是法則領悟,是學不來的。”甘度夫自看到雅克把囂張巨樹打飛後,便飛過來了,“每個人依自己的悟性,成長歷程,個性喜好,都會發展出不同的法則領悟,你還沒有領悟,只是時機未到,急不來的……”
  


“老頭!你這是在說風涼話嗎?”貝拉扯著甘度夫的鬍子道,“我肯定你那招藍牙,也是一種法則領悟,快快從實招來!”
  
貝拉便追著甘度夫鬧去。
  
雅克的興奮心情褪去後,還戀戀不捨的站在山坡上,彷似若有所悟。
  
他想著的,卻是在查爾頓城外那第一次的碉堡收復戰。在那場戰役中,他曾經跟一位藍眼教士交手,他除了有一招非常霸道的“斬樺”外,他的法則領悟,令雅克印象深刻。
  
“要是能夠讓風系元素沉默,那麼,火元素也就燃燒不起來。那就是說,火,必需依賴著風……這又是一種怎麼樣的領悟?難道四大元素,除了相生相勀外,還會有著彼此相依的關係?”
  


雅克一直深思著,直望著紅日落西山。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光明教會總殿。
  
這就是洛芙大陸所有光明教會信眾眼中的“聖城”,其位於一湖心島之上,規模好比一座城市,內裏建有無數華麗莊嚴的建築,能在這裏出入的,無一不是特別受到光明神眷顧,信仰特別虔誠的教會核心份子。
  
對普通信眾來說,一生人中能有一次,遠遠在這湖邊對著島上的聖城膜拜一遍,就算是了卻身為教徒的一生心願了。
  
今天,光明教會總殿,卻來了幾名罕見的來客。
  
雖然他們均算是洛芙大陸的頂尖強者,卻並非信仰光明神的。
  
而且,他們還是撒克遜帝國的人。


  
“約翰紅衣主教大人,這次真的感謝你肯為我們牽線,說服光明教皇大人跟我們合作。說實話,戰爭,只會消耗國力,對任何一方,都是無益的。”
  
“好說好說,龐培大人,我們都幾十年的老交情了,又何必跟我約翰客氣呢?”約翰紅衣主教笑道,“我也說句老實話,撒克遜帝國在獅心皇朝統治下,已經走到了末路,也是改朝換代的時候了。”
  
此話,明顯令來客們十分受用。
  
“哈哈哈……約翰大人,你真是越來越會說話了,難怪你近年終能壓過那個保祿的頭上,成為教皇大人身邊的第一紅人了。”在龐培身旁的夜鶯公爵也插話道。
  
“謝謝,謝謝,但坦白說,教皇大人的意向,仍然未定。”約翰紅衣主教說此話時,仍然面不改容。
  
“哦?”龐培皺了皺眉,心想,這到底算是甚麼?特意叫我們過來,難道只是喝茶聊天嗎?“難道新任教皇大人,對我們的誠信有所懷疑?”
  
約翰只是微笑。
  


“誠信從來不是問題,只是……龐培大人你也知道,我們的教皇大人才剛剛上任,她的性子,跟前任教皇比較……不同。”約翰注意選擇著詞彙,“她……希望能夠以自己獨有的標準,去判斷閣下是否值得合作。”
  
“那……對於教皇大人的口味,就要請約翰大人給點提示了。”龐培和夜鶯公爵同時向約翰鞠躬。
  
“不敢當,不敢當。我也只能作點提示,到了見面之時,還是要靠你們臨場發揮。”約翰降低聲量,鬼鬼祟祟地道,“當記著,跟新任教皇大人見面時,千萬要表現出你們最真實的性情,知道嗎?”
  
“真性情?”龐培和夜鶯公爵不解地對望一眼,“教皇大人喜歡直率的性子?”
  
“不不不,這有點不同。”約翰邊搖頭,邊拿出手帕抹汗道,“這……我就直接點說吧,待會見到教皇大人後,你們心裏對大人有怎麼樣的印象,感情,絕對不用客氣,也不要害羞,請儘量表現出來就好了……”
  
三人進入了會客室,光明教皇海倫,早已在裏面等著了。她轉過身來,對來客嫣然一笑。
  
這一笑,傾國傾城。
  
即使是見慣了世面的龐培和夜鶯公爵,也免不了被這不屬人間的絕色所深深震撼,兩人都盯著海倫發呆了許久,盯得海倫心裏受用,也就笑得更加美豔了。


  
龐培總算回過神來,正想保持一下儀態,約翰卻用手肘輕輕推他一推,壓低聲音提示道:“真性情!”
  
這方面,夜鶯公爵就比龐培適應得更快了,因為他畢竟在撒克遜是以風流著稱的。
  
“偉、偉大的光明教皇大人啊,你那雙柔軟若絲的秀髮……”夜鶯的本性就是口甜舌滑的,他順著海倫的意思,受著她那纖纖玉指的牽引,那手指撩動到哪兒,夜鶯就讚美哪兒,直至幾乎全身上下均讚美一遍了,兩人均意悠未盡……
  
“好了,輪到你了……龐培先生。”海倫輕輕笑道,“你們不是想要得到光明教會的支持,幫助你們得到那個叫撒克遜的國家嗎?怎樣也好,崇拜我吧!就看你們身為男人的本事如何了,呵呵呵……”
  
這會面持續了很長的時間。
  
當龐培和夜鶯公爵出來時,兩人眼裏都燃著湛藍色的熱情之火。
  
“為了我最渴羨的海倫女神,我們一定要把撒克遜搶到手來!”
  


“沒錯,即使把撒克遜無償獻上,也不足以表白我對女神的熱愛……一切阻撓我們的人,不管是西斯科還是雨果,都要死!有了這個陣容,誰還能阻止我們的大業?”
  
在兩人身後跟隨著的,是光明教會真正的核心主力,十八名聖域高手!
  
“那麼……我們的第一個進攻點是在哪兒?是去黑池殺掉雨果那班老不死嗎?還是直接進攻獅心城?”
  
“咳嗯,兩位大人,請等等。”最後才從會面室出來的約翰,紅光滿面的徐徐走來,顯然剛才海倫教皇私下給了他不少的“神澤”。
  
“機智無雙的教皇大人,剛剛佈下了神喻,作為對我等“解放”撒克遜帝國的指引。”約翰遞上了一張字條,“這裏面寫上了教皇大人之計,你們只要依著指引,把那個人抓回來,撒克遜之改朝換代,不日可期!”
  
龐培把字條打開一看,見到那個名字,嘴角隨即泛笑。
  
“果然是條好計。”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在雅克等人的回程路上,久違的桑尼總算從羅德的召喚空間中出關了。
  
“總……算是成功了!”桑尼伸了個長長的懶腰,然後無力地倒在雅克的懷抱裏,“雅克哥哥,我為了你那麼努力,現在總算是有成果了,哥哥也是時候,給桑尼獎勵了吧?”
  
“休想!”菲兒一腳把桑尼踢開。兩女大戰一輪,不表。
  
桑尼最近潛心研究,甚至連查爾頓城一戰都錯過了,就是為了她拿在掌心上的一個小瓶子。這水晶般的瓶子通體透明,幾乎沒有折射率,一不留神,會以為她掌上根本沒有東西。
  
“這是純粹元素凝聚法器,這瓶子實際上是由無數密麻麻的咒文所編織而成,能夠把魔法元素加以過濾凝縮,最高純度可以達到九十九點!厲害吧?這樣的東西都能夠製作出來,我真是個天才!”
  
“那就是說,只要把這個瓶子隨便放著,就能自動收集游離元素,加以凝縮?”甘度夫問。
  
“這真是個聰明的想法,聰明到非常愚蠢!”桑尼諷刺道,“理論上是這樣沒錯,只是按照洛芙大陸上普遍的游離元素濃度,要凝聚出一滴純度達到五十點的純粹元素之液,大概需要三十萬年左右吧。要是想達到九十點,那就連我都不懂算了。”
  
桑尼把一幅羊皮卷軸攤開來,裏面寫滿了極其複雜的咒文法陣。“單靠游離元素是不行的,必需先要預備好純粹度極高的原料,再借助這個法陣,協助凝聚元素,才有希望製作出超過九十以上的純度。”
  
“以我的天火,應該能夠製作出比較高純粹度的元素之液了吧?”雅克問。
  
“沒錯,這個瓶子和法陣,正是為了雅克哥哥的天火而製作的。”桑尼點頭,“要是能夠成功凝聚出火系的純粹元素之液,那我們就能夠省下四份之一的功夫,製作結界創造水晶的任務,也就完成一半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