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燃引之火,擴張到本來的一倍大小之後,在雅克再加強輸出之下,開始緩慢旋轉。
  
這緩慢旋轉,卻拉動了外圍那已凝滯的旋渦,又再開始自轉收縮!
  
此時,第三環的法陣咒文,已漸漸完成。
  
那旋渦已收縮至只剩下眼球般的大小,僅僅包裹著那燃引之火!
  
第三道咒文光柱祭起。
  


三道光柱開始高速運轉,而且三環之間的咒文開始互相作用,似乎正準備著最後的收官。
  
“不行,還不夠!第三階段完成得不夠好,到收官階段會毀掉一切的!”桑尼站起來喊道。
  
雅克也知道凝縮階段做得不夠好,但他已無法阻止法陣運轉,第四階段咒文自動開始唸誦。
  
燃引之火大亮。
  
那收縮成眼球般大小的火元素旋渦,表現隨即現出大量裂痕,只要這旋渦承受不住,燃引之火就會失控。
  


要控制著燃引之火!
  
雅克全力淬煉天火,灌進瑪莎拉之劍,然後朝著燃引之火狠狠劈下!
  
燃引之火稍為受到了壓制,但很快又持續了擴張。
  
火元素旋渦的裂紋正在不斷增加。
  
雅克繼續劈下瑪莎拉之劍,一劍比一劍更強,可是卻只能減緩燃引之火的失控!
  


“啊啊啊啊啊!”也不知劈到了第幾劍,鏗鏘的一聲,瑪莎拉之劍,竟被劈出了裂紋!而裂紋之內,卻閃現著從未見過的光芒。
  
這光芒,引動到雅克血紅之眼,張開到了第二層。
  
在這眼瞳之內,隱約可以見到一片恐怖的場景,無數肢離破碎,不成樣子的死者,在某個嚴酷的空間裏,互相殺戳,受盡無窮痛苦。
  
這第二層血紅之眼,散發的,卻是地獄之怨恨。
  
地獄之眼!
  
地獄之眼一睜,頓時淬煉天火的效果又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!
  
在靈魂之海深處,那一直潛藏隱伏著的天火之源,突然猛烈地燃燒起來!透過精神力撞擊的淬煉,飛濺出來的再不是僅僅幾枚的火星,而是一道一道的天火火柱!
  
這火柱,漆黑之中滲透著黯紅,溫度和純粹度又比之前淬煉出來的火柱,提升了無數倍!


  
這火柱經過地獄之眼噴出,直把燃引染成了同樣的黯紅之色,這火光直把整個禮拜堂反映得邪異無比,還隱約投射出地獄的慘狀!
  
在燃引發生質變的同時,包裹著燃引的旋渦也隨即大幅度地強化起來,又再開始了高速旋轉,往內收縮,最後反把燃引壓縮起來,令那可怖的黯紅之光,投射出越來越真實,越來越殘酷的地獄景像。
  
在雅克身後,漸漸凝聚成一團黯紅之霧。
  
這霧,隱隱現出了一頭妖物的身影。
  
菲兒,保祿和甘度夫馬上就認出來了,這妖物,正跟在納妮婭深淵牢獄中,被釋放出來那頭魔神,幾乎一模一樣!
  
“為甚麼……雅克的體內,會有那頭魔神的傳承?”雖然說菲兒之前早就多少猜到,但如今親眼目睹,還是極之震撼的一件事。
  
甘度夫更是看得痴了。
  


“到底,甚麼是天火傳承?為甚麼傳承天火之人,卻又同時是地獄魔神的傳承者?到底……我還是完全被天心玩弄於股掌中嗎?”
  
保祿則神情複雜,但雙目卻是精明閃亮,似乎又在計算著甚麼……
  
“到了現在,我才終於明白,幹嘛像我保祿這種亡靈世界的人,需要追隨天火傳承者,因為他的真正身份……就是我等期待以久的真正主子啊……哼哼哼……”
  
眾人心裏各自翻騰之際,雅克大吼一聲,他再一次突破自己的極限,一道最強烈的天火火柱,從血紅之眼轟湧而出。
  
火元素旋渦和燃引之火,完全融合,變成一團緩慢旋轉著的極濃稠之物。
  
法陣第四環啟動,最後階段的唸咒開始。
  
這旋渦和燃引之火融合後的物質,再次燃燒起來,形成一團極之微弱,卻又與眾不同的奇火。
  
“那是……寂靜永存之火,傳說出超越位面的純粹存在……我終於……親眼看到了……”桑尼激動地盯著那小小的一團火。


  
一滴沒有任何光華,沒有任何元素波動,甚至超越物質和非物質界限的“純粹”滴體,自那寂靜永存之火中,緩緩滴落,它沿著燃引往下流動,然後,滴落在純粹元素瓶子之中。
  
“看那顏色,那種質量……是純粹度達到一百的“純粹火元素之液”,堪比月夜之蜜的存在……”桑尼激動不已,“我製作過那麼多次結界創造水晶,用過的火系材料,也不過是九十五、九十六左右的純粹度,我也是第一次,看到純粹的火元素……”
  
透明瓶子繼續收集著第二滴,第三滴純粹火元素……
  
這第四環的咒文,卻只有不斷重覆的一句,作用就是儘量延長著收集純粹元素的時間。
  
“五十滴!五十滴是底線!雅克哥哥,只要收集到五十滴,製作結界創造水晶就絕對足夠了!要堅持著!”桑尼喊道。
  
“看小子的情況,凝聚幾滴都不是問題,畢竟,他是天火傳承者……”甘度夫皺眉道,“只是,小子身後那團霧影,又有何打算?”
  
沒錯,這已成了眾人主要擔心所在。
  


雖然說,自從地獄之眼張開,天火之柱噴發之後,雅克的狀態急速回升,似乎越是輸出,便越是精力充沛,精神奕奕。
  
但與此同時,雅克身後那團霧影,也在不斷地強化,已經非常明顯地看到其魔神的形象。
  
此魔神,似乎對雅克的身體,虎視眈眈。
  
雅克當然也注意到這個情況。
  
其實自血紅之眼漸漸甦醒,他已隱約有這方面的擔心,是以到了後來,他已刻意不用,免得這血紅之眼反客為主,侵佔他身體的主導權。
  
幾經辛苦之下,凝聚純粹火系元素終於來到收成的一步,在這過程中,他的精神力得到了瘋狂的提升,他淬煉天火的能力大幅加強,以至於,他的血紅之眼,也進化到了第二階段……
  
這種力量的強化,正是雅克逼切需要的。
  
他需要強大的力量,去對抗海倫女神,甚至是站在海倫女神那邊的所有神祇。
  
這力量對他的誘惑,實在是太大了。
  
只是,得到這力量的代價到底有多大?他不知道。但他感受得到背後那霧影的不懷好意,恐怕,“牠”,想要成為這個身體的本尊!
  
這凝聚純粹火元素的過程,其實並不全是雅克自己的能力促成,來到第二或第三個階段,他已需要借助血紅之眼的力量,所以現在凝聚出來的火元素,是一種摻雜著死亡,地獄氣息的火元素……
  
他不知道這到底跟純粹火元素有何實際分別,只是……
  
利用這種火元素,製作出來的結界創造水晶,又能否創造出他想要的獨立世界?
  
恐怕,創造出來的空間,也難以挑脫這魔神種族的操縱吧?
  
此時,純粹黯紅火元素,已經在透明瓶子裏,凝聚了三十滴。
  
雅克身後的霧影,已漸漸實體化。那渾身黯紅的魔神,正在模彷著雅克的動作……不,認真看起來,好像是雅克在模彷牠的動作。
  
那魔神……正像是在操縱著提線木偶般,操縱著雅克!
  
到底兩者是誰在操縱誰,還沒有定論,但雅克目前是在毫無防備地唸著咒文,凝煉著火元素,而那魔神則在乘雅克不備,正在搶奪身體的控制權!
  
“不、不能夠再繼續下去……目前這個情況,是我們之前沒有預到過的,停止吧,桑尼!”甘度夫喊道。
  
“法陣已經運作到最後階段,是不能夠停止的。”桑尼搖頭。
  
“那我就破壞這個法陣!”甘度夫凝聚出藍牙。
  
“不能停!”保祿突然竄到了甘度夫和雅克中間,肩上的諸魔聖骨炮,已對準著甘度夫。
  
“保祿,保護天火傳承者的使命,你已經忘記了嗎?”
  
“正是這個理由,我才要不惜一切都要讓這過程完成!”保祿狠狠地道,“只要再挺一會,雅克大人就會完成真正的褪變。”
  
“褪甚麼變?他會被魔神佔據身體!甚至會變成魔神!這樣還能夠當天火傳承者嗎?”
  
“天火傳承?天火傳承跟我這亡靈巫妖有甚麼關係嗎?”保祿輕蔑地笑道,“說不定,我的使命,就是要把天火傳承者,變成真正的魔神!亡靈位面的霸主!”
  
“你確定你真的要跟我打嗎?保祿?”甘度夫臉上已凝聚出殺意,“我的藍牙,發動速度絕對比你的諸魔聖骨炮,要來得快!”
  
“你以為我就只有諸魔聖骨炮這一手嗎?”保祿兩目白光一閃,隨即地板裂開,召出幾頭骷髏領主,包圍著甘度夫。
  
“你們兩個都不要動!”羅德喊道,“你們就是瞧不起我,也要看看我從結界空間裏拿出的是甚麼。”
  
說罷,羅德的魔導炮憑空出現。這魔導炮已完全充好了魔力,炮口正朝兩人對準。
  
“哼,你這死羅德,炮口對著誰,你就不能夠幹得清楚點?”甘度夫罵道,“你到底是站哪邊的隊?”
  
“他又不是精靈傳承者,為甚麼非要站你這邊?”保祿道,“羅德,你好好想想,哪樣子的雅克大人,對你的研究生涯更有好處?要是雅克大人成為亡靈位面的霸主,那麼,在整個暗世界,所有稀罕難得的材料,一切在洛芙大陸只是傳說的遠古傳承,都將垂手可得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