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保祿,你馬上給我閉嘴,不然我下一炮就直接轟你。”羅德把炮口轉向,直指著那法陣的核心。
  
第四環的咒文已幾乎完成,法陣的運轉已到達尾聲。那小瓶子,目前已凝聚了四十幾滴的純粹火元素。
  
“桑尼小妮子,對不起,我要破壞你的法陣。對我老頭子來說,還是想要看到雅克保持原來的樣子。”
  
“……我明白,只要雅克哥哥仍是雅克哥哥,這個法陣,將來還是有機會再次完成。”桑尼點頭。
  
“好,那我……”
  


“慢著。”出言阻止的人,竟然是菲兒。她正好就站在魔導炮的炮口前,逼得羅德不得不剎停發炮程序。
  
“菲兒!難道你想要雅克被魔神支配嗎?”甘度夫不可置信地喊道。
  
菲兒只是搖頭。
  
“你們怎麼不看看雅克怎麼想的?”
  
眾人遂看向雅克。
  


此時,雅克的表情已完全木納,雖然他的地獄之眼,仍在繼續釋出天火,然已他看來好像已沒了意識似的,四肢也好像被人強行提起,才能保持動作。
  
而那個提線者,雅克身後的魔神,已幾乎完全地實體化了。
  
在魔神與雅克之間,有著無數的絲線連結著,而且這絲線還在不斷增多,似乎雅克的生命力正透過這絲線,被魔神漸漸吸收著。
  
看樣子,吸收也已接近完成。
  
然而,菲兒卻是信心十足的,看著雅克。只有菲兒能夠馬上看穿雅克這個眼神。
  


桑尼盯視著菲兒,好一會,她嘆了口氣。
  
“我信任菲兒姐姐。”
  
甘度夫看了一會雅克的表情,也漸漸露出了笑容。
  
“這小子……這扮豬吃老虎的樣子,我甘度夫還看得少嗎?從你嬰孩時代起,已看過無數次這種眼神了。”
  
甘度夫看到的,並不是雅克那有如死魚般的眼神,而是這眼神所掩飾著的,一種極為隱秘,收歛得幾近完美的,狡黠。
  
而保祿的表情則變得陰晴不定。
  
第四環法陣已運轉完成。
  
第五十三滴,也是最後一滴的純粹火系元素,正沿著燃引,漸漸滑落進小瓶子裏。


  
雅克身後的魔神,張開了身後的肉翅,也張開了滿是獠牙的血盤巨口,正漸漸重新融入進這個已失去意識的軀殼裏,成為主人。
  
然而,雅克真的已成為了一個空殼嗎?
  
雅克的靈魂之海,除了那真正靈魂所在的海洋外,其實還有著幾個完全隔絕的空間。當初的甘度夫,就是寄居在其中一個空間裏。
  
雅克年幼時,就是利用這種隔絕法,用來隱藏自己的火屬性,並鍛鍊出水屬性來。
  
這種方法,最近甚至都開始往外傳授了。菲兒,威廉等等的砍掉重煉,也是借用雅克這招靈魂之海的分隔術,才能夠練出第二甚至第三屬性。
  
此刻,雅克和貝拉的意識,就正藏在這隔絕的靈魂空間裏,連那魔神都察覺不出來。
  
“怎麼樣,老大!現在可以出來了嗎?”貝拉非常緊張。
  


“還沒……再等一下子,再等一下子……”雅克等待的,正是那法陣完成運轉,那魔神正要重新融合佔據這具身體時。
  
第五十三滴純粹火元素,滴落在透明小瓶子裏。
  
“出去吧,貝拉!”雅克喊道。
  
貝拉瞬間便從召喚空間出來,現身在那魔神身後。
  
“竟敢在背後偷襲我老大?問過我貝拉大人沒有?”貝拉騎在魔神肩膀上,雙臂卡著魔神脖子,帶著神力、聖域和天生蠻力,狠狠一勒!
  
那魔神實際上並不是一個能夠獨立生存的個體,他的本質還只是一團半實體化的能量,戰力絕對不能跟深淵牢獄那頭巨大魔神所比擬。
  
被貝拉這麼一勒,頓時打斷了牠重新融入雅克身體的過程,牠和雅克之間連結著的絲線,頓時被扯斷了許多。
  
那魔神仰頭怒吼,肉翅亂撲,雙臂亂抓,企圖要甩掉貝拉。只是貝拉豈會讓牠輕鬆如願?他渾身漫著黃光,整個人呈現一種植物化的狀態,雙臂伸出無數根鬚,植入魔神身體生根。


  
“我貝拉豈是那麼容易被甩開的?”
  
而就在此時,雅克的雙眼,突然恢復了神智!
  
他雙手揮動瑪莎拉之劍,一劍把那滿載著純粹火元素的透明小瓶子劈碎!
  
五十三滴純粹元素之液,全被瑪莎拉之劍所吸收。
  
“砰”的一聲,瑪莎拉之劍,劍體盡碎。這些碎片並沒有落地,而是圍繞著劍芯緩慢旋轉。
  
碎的,只是瑪莎拉之劍的一層外殼。
  
如今握在雅克手上的,是一柄通體像水晶般半透明,劍身只有兩指寬,卻感覺鋒銳無比的長劍,跟本來的古樸巨劍,氣質完全迴異。
  


雅克扭轉身來,利用和敵人之間僅有的半步距離,沉腰,劍尖指地繞圈,凝聚力量,然後向往上揮去,一飛衝天。
  
“火龍翔閃擊!”
  
這一劍,把雅克和魔神之間相連的絲線,幾乎全部砍斷。僅餘下一絲!
  
這魔神本已勝算在握,非常肯定手上的提線木偶已是個空殼,沒有靈魂了,而如今這木偶竟然如此生猛,不單讓瑪莎拉之劍真正覺醒,還一劈就幾乎把兩人間的連繫砍斷……不管牠外貌有多可佈,還是現出了明顯的恐懼之色。
  
要知道,這連繫一斷,牠就會潰散消失掉,所以牠必需要倚賴雅克的身體。
  
雅克一招得手,把魔神逼得不斷後退,那根連繫彼此的幼絲不斷被拉長,好像隨時便會斷掉似的。
  
“貝拉!撤!”雅克一喊,貝拉隨即放手,黃光一閃就鑽回了召喚空間。
  
雅克雙手握劍,追前一步,儲足了力氣,揮出了霸道無比的一劍。
  
“天火真空斬!”
  
這一斬,把魔神從中劈開兩半!
  
魔神的外殼,裂成了碎片,現出了裏面的真身。
  
這真身跟雅克樣貌相同,只是渾身呈黯紅之色,前額張開了地獄之眼,上顎伸出了兩顆獠牙……
  
而雅克本尊,已在魔神隱現時,已回復正常的模樣了。
  
這魔神雅克真身現出,他如今已是極度衰弱,跟雅克的連繫已剩下一絲,但這卻是牠必需倚賴的力量泉源。
  
“毀掉這惡魔,雅克!”甘度夫喊道。
  
“不、不要!我等亡靈世界的希望啊……”保祿絕望地跪在地上。
  
雅克轉過身來,看著眾人,卻是慢慢地搖著頭。“我有我的想法。”
  
他雙手緊抓水晶劍,閉上眼睛,運轉著體內的天火之力。
  
雅克身上開始滲透出無數的細絲,像觸手般,衝向魔神雅克,連接著對方的身體上。
  
一人一魔,又再開始建立連繫。這一次,是雅克作出主動,企圖要把這魔神分身支配吸收!
  
雅克逐漸把天火之力,灌輸進水晶劍,便得這透明的劍體,漸漸散發出強烈的鮮紅火光。這恐怕是雅克畢生以來第一次,釋出的火系屬性,完全不帶著地獄之黯紅。
  
這水晶劍的天火之光漸趨強烈,引動那無數繞著劍體旋轉的古劍碎片,也被一道天火之力所包裹。
  
這堆碎片,直飛往魔神雅克身前,再次凝聚成古劍。
  
魔神雅克握著古劍,劍上五十三滴純粹火系元素,隨即摻入其體內。他體內的黯紅魔力頓時暴漲,實力提升到了可怕的程度。
  
魔神雅克盯著雅克本尊,現出獰笑。
  
雅克也現出了好戰者的笑容,他緊握著水晶劍,開始進攻!
  
魔神雅克也衝前正面迎擊,兩劍雙交,紅黑兩道火焰互相交錯,迸發出凌厲刺目的光花!
  
“不、不行了!這火花不是我們能夠承受的!大家快撤!”眾人隨即撤出禮拜堂,但也沒多久,這禮拜堂就半溶解似地崩塌了。
  
一人一魔,在這禮拜堂之廢墟之上,展開扣人心弦的近身戰。
  
由於兩人有著無數絲線連結著,而彼此都不想這些絲線斷掉,所以戰鬥被他們限制在極小的範圍內進行。
  
“也幸好他們有這個想法,要是演變成追逐戰的話,恐怕整個查爾頓城都會被這兩人燒光。”甘度夫抹著渾身的汗水。
  
“雅克哥哥他剛才……是故意讓那魔神恢復力量的嗎?為甚麼?”桑尼完全不懂。
  
“因為小子想要支配這頭魔神,讓這難得的分身就這麼沒掉太可惜了……”羅德嘆了口氣,“這小子……想法也太大膽了。”
  
“真不愧是雅克大人啊……”保祿緊皺的眉頭,總算舒展開來。他肩上的諸魔聖骨炮,也漸漸消散掉了。
  
激戰中的一人一魔,基本上都是打成平手。兩人的出手習慣,角度方向,戰術技巧,都是一個模子倒出來的。
  
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同一個人!
  
“奶奶的,這樣的戰鬥,何時才能分出勝負?”雅克心想,瞬間已交手了二十招,竟是完全平手的局面,而且自己有多累,對方就有多累……恐怕繼續打下去,同歸於盡是唯一可能的結局。
  
“火龍翔閃擊!”
  
“黯龍翔逆閃!”
  
這一人一魔,卻是以完全相反的起承轉合,去演譯著這火龍翔閃擊。兩劍再次交鋒,這一次,卻是劍的質素輕微影響到了勝負的平衡。
  
雅克的水晶?,勝了半招。
  
魔神雅克給強行震退了半步。
  
“好機會!天火真空斬!”雅克把水晶劍高高舉起,朝著魔神雅克,當頭就是摧枯拉朽的一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