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到三秒鐘,七名沒到聖域水平的世家子弟,全部人頭落地。
  
這當中還包括龐培公爵的四公子,以及一名姪兒,還有夜鶯公爵的一名男寵。
  
餘下未死的,都是僅僅全力張開了聖域,擋住了致命一擊,然而也均付出了重傷的代價。
  
“嘿、嘿嘿嘿嘿……”看到七個頭顱在地上滾啊滾的,而有些頭顱竟然還有表情變化,甚至還想說話,似乎還未意識到自己已經死掉……魔神雅克滿足的笑著,覺得好玩極了。
  
“變……變態……”
  


那五人,堂堂聖域高手,如今也被僅僅一名敵人震懾得醜態畢露,完全沒有高手應有的霸氣。
  
“殺、殺我弟弟?我道森家族和你不共戴天!”加萊爾惡狠狠地道,只是他還沒來得及站起身來呢。
  
聽到了“道森家族”一詞,本能的厭惡從本尊透過靈魂連繫傳送過來,魔神雅克看著加萊爾的眼神,更是冷冰冰的了。
  
“我、我們有五個人!聯手攻擊!我就不信他有能力以一敵五!”其中一個較為膽大的,放聲召集著。
  
他們也知道,這可能是活命的唯一機會,是以便毫不猶疑地把聖域催谷到極限,然後同時釋出殺著,合攻眼前那可怕的存在。
  


只見魔神雅克的臉上,卻盡是“終於等到了”的表情,他取出了一把古樸的巨劍,前額血紅之眼一張,那巨劍隨即祭出一道黯紅火柱。
  
“吼吼吼吼吼吼!”
  
魔神雅克雙臂全力揮劍,其劍勢根本是對手所不能夠抵抗的,那五個人不管使出的是怎麼樣的殺著,只要碰到了古劍的軌跡,隨即被轟至潰散。
  
魔神雅克踏出五步,揮出五劍,一劍一殺,五步之內,五枚人頭,如數落地。
  
“桀桀桀桀桀桀……”魔神雅克雙手高舉著獵得的頭顱,仰天邪異地獰笑著……他這一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了,值得殺的人都殺得差不多了,也是時候,繼續前進了。
  


直至這魔神遠去,已完全感覺不到其氣息,雨果才勉強從絕望中恢復過來,再次領軍出城反攻已失去領導核心的叛軍,這才讓愛丁堡的局勢大定。
  
只是雨果這次從靈魂層面受到嚴重挫損,實力大為下降,已無法回到第十四階的水平了。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同一時間,在查爾頓城郊某處。
  
正在潛伏著等待機會的龐培公爵,突然心頭一痛,咯出了兩小口的鮮血。
  
夜鶯公爵頸上掛著的寶石吊飾,也幾乎同時碎裂了。
  
其他人等,以及從光明教會借來的的聖域高手們,都臉色凝重地看著龐培和夜鶯。
  
兩人各自對望一眼,證實了對方的猜想。


  
“愛丁堡那邊……形勢被逆轉了。”龐培咬著牙道,“到底是誰?竟敢連我道森家族的加萊爾都給殺了?”
  
“……怎麼可能?我、我親愛的亞歷山大……”夜鶯公爵悲痛得近乎窒息,“我許了他那麼多保命的寶貝,怎麼還會……”
  
“恐怕連我的小兒子,月見草子爵的弟弟等人,全都無一倖免……”龐培面色發青,憤怒到了極點,“哼,這萊恩,想不到還藏著一張厲害的底牌啊……”
  
“我……我要報仇!屠城!屠了查爾頓!”
  
“這是當然。”龐培冷冷地道,“全部按照計劃埋伏,等待我的命令,然後全力進攻,儘情殺人。”
  
看那班光明教會神甫沒甚麼反應,龐培便補充道:“為了榮耀偉大的教皇女神。”
  
“為了榮耀偉大的教皇女神!”
  


眾狂信神甫頓時雙目閃出瘋狂的神采。
  
“但要切記,殺人只是用來轉移視線的戰術,在成功把那個人物抓到手之前,切不可露出任何馬腳,知道嗎?”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魔神雅克在愛丁堡殺夠了人之後,便又心滿意足地繼續往北前進。
  
只是作為一頭魔神,欲望,是無窮無盡的,處於滿足狀態下的時光,永遠是很短暫的。
  
飛不了多久,這魔神又再成為了欲望的俘虜。
  
此時牠已經飛進了北國的領地裏。女神的氣味越來越濃厚,牠再也按捺不住了,一再加速之下,直朝著女神所在的奧斯陸飛去。
  
此時奧斯陸的戰況,非常鬱悶。


  
撒克遜的攻城軍礙於極其惡劣的天氣,遲遲未發動全面攻城,只是繞著城郊不住打轉,攻佔周邊城市以維持補給。
  
而北國守軍早已形成包圍狙擊之勢,亦步亦趨,旨在消耗撒克遜軍的主戰力。
  
如此形勢已持續多天,兩軍也差不多壓抑到了極限。
  
魔神雅克嗅著這城市的戰爭味道,心裏已極其不暢快,牠內心有著強烈的渴望,隨便選一方殺死幾個關鍵人物,打破戰況平衡,從而令此戰役的血腥氣味大幅提升。
  
這當中有幾個目標人物,魔神雅克認為絕對值得一殺。例如是獅心王萊恩,以及他身邊的霍爾等……
  
但是牠本能上多少感覺到,這些人物牠多半動不了。要是下手的話,本尊那邊肯定會有所禁制……
  
既然是吃不到的果子,那就無謂多看。
  


魔神雅克直接飛過了奧斯陸,繼續往北,進入極北處的原始林地。
  
女神的氣味,明顯是從這兒傳來的。
  
牠靈活地低空飛行著,繞過茂密的參天巨木林,一直進入到極隱密的深處,然後降落到一棵極粗壯巨大的原木之前。
  
牠張開了血紅之眼。
  
那眼瞳的深處,開始釋出一道梅斯特所植入的咒文。然後牠獰笑一聲,銳利的雙爪深深的插進樹幹之內。
  
這樹幹直徑足有三人身高,即使魔神雅克把雙臂全部插入,也不足以把它貫穿。
  
雙臂插進樹芯之後,魔神雅克的血紅之眼一閃,牠狂吼一聲,雙臂往外一拉,整根參天巨木竟從中爆出一道通頂的裂縫。
  
“吼!”魔神雅克全力一撕,把這巨大原木一撕為二,亦同時撕開了一道空間裂縫。
  
魔神雅克隨即飛進裂縫之中。
  
牠進入了一個密閉的室內空間裏。
  
這空間內,正刮著一股不屬於這世間會自然發生的超強暴風雪。
  
而這暴風雪的中心,正站立著一名女子。
  
身材修長的她,穿著一身輕盈的金屬護甲,護甲下穿著的長袍被暴風完全吹起來,露出了好一大片的凝肌雪膚,尤其是一雙長腿。
  
她留著一頭長長的卷髮,也同樣被暴雪卷得不住飄飛,顯得極為狂野性感,跟她那極其精緻而冷漠的五官,形成了強烈對比。
  
這女子,正是冰雪女神納妮婭。
  
正在專注於回復神力的她,感覺到這私人空間裏再次出現不速之客,驀地睜開眼睛,頓時被來人的身份嚇得有點狼狽。
  
“雅克……魔神?”
  
她不敢想像,那個她多時以來不斷朝思暮想,介乎於仇敵和冤家之間極之複雜的存在,竟然會直接送上門來。
  
而且,他……還是以一副魔神的身軀,大刺刺地站在自己面前。
  
這個可能性,她早就猜到了的,只是她沒猜到答案會揭曉得那麼快,以至於……她還沒想好要怎麼處理這個人。
  
至於魔神雅克,牠想要怎麼處理眼前的美味,卻是很確定,很簡單直接的了。
  
牠也不含糊,直接就召出了瑪莎拉之劍,雙翼一拍,逆著暴風雪就直接朝著納妮婭飛去。
  
“黯龍翔逆閃!”
  
納妮婭頓時回過神來,她的戰鬥本能被喚起來了,也不用再想甚麼,打了再說。她看著魔神雅克的來勢,冷笑一聲,雙手緊握著一根水晶般透明的冰柱子,然後針對著黯龍翔逆閃的來勢,正面硬碰。
  
冰火交鋒,頓時全場泛起了可怕而暴烈的混沌風暴,夾雜著黯火和寒冰的爆風瘋狂飛射,魔神雅克被生生反彈回去,在空中翻了幾十個筋斗,方才止住。
  
牠抹了抹嘴邊流著的血沫,獰笑一聲,似乎十分滿意眼前對手所帶來的危險感和挑戰性。
  
至於納妮婭,她也被震退了五、六步,動作稍見狼狽,雖然沒受到強烈的震傷,可她表情上的驚訝,卻怎麼也掩飾不住。
  
納妮婭所震驚的,正是對方竟然身處於自己的神域裏,還能夠自在地施展出全力,明顯地,對方擁有不遜色於自己的領域力量。
  
“……是魔域?沒想到這個人埋藏得這麼深,才幾個月不見,竟然……蛻變成這個地步?”
  
魔神雅克可不會乖乖等著納妮婭驚訝完畢,牠嚎叫一聲,便又持劍朝著納妮婭飛來。
  
“地獄黯焰斬!”
  
這是天火真空斬的逆向施展!
  
古劍狠狠地劈落在納妮婭的肩上,誓要把她斜切開兩段!
  
只是,瑪莎拉之劍卻停留在納妮婭的香肩之上,沒法劈入。女神長袍的肩帶被砍斷了,緩緩垂落,裸露出那光潔誘人的肩膀和脖頸。
  
納妮婭女神,以她的玉手,輕輕托住了劍鋒。
  
她的掌心,隱隱散發著一股藍白光芒,這道光芒,把她的神域無限凝縮,幾乎強化到了極限。
  
“螻蟻蒼生,竟妄想與神為敵?”納妮婭嬌吒一聲,玉臂往上一托,魔神雅克頓時感到一股極其強大的上推之力,把牠強烈往後震飛,直翻了數十筋斗才狼狽墮地。
  
魔神雅克緩緩站起,嘴角流落的血更多了,只是,牠的表情也越發猙獰,飢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