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轟,便轟飛了成千上萬的人,魔神雅克自是暗爽的,但牠還沒過夠癮,獵殺那個野馬山莊莊主,肯定能帶給他更大的樂趣。
  
剛才一擊的餘響還沒消退,此地周圍還在刮著黯焰風暴,場面異常混亂。但魔神雅克也毫不遲疑,直往著剛才雨果退卻的方向追擊。
  
他爆發了兩次加速,卻竟然連雨果的身影都找不到,直至追出了爆風的範圍,才看到雨果已跑到了老遠,而且正在積蓄著力量,漸漸轉過彎來,打算反攻。
  
這氣勢,好比一匹瘋狂的野馬。
  
“老夫好歹也是十四階地系聖域,豈能被你這小子如取如攜?”雨果兩眼閃出瘋狂似的鋒芒,仰首長嘶,便是一股強大霸道的氣勢,往前直衝。
  


雨果的身影彷似突然變大了接近一倍,其聖域漸漸凝縮,隱現出了一頭野馬的殘影。
  
“野馬脫韁!”
  
雨果的衝鋒速度頓時提升了一倍。
  
四周的空間似乎也受到這股霸氣所影響,產生了一種凝重感,令魔神雅克頓時感到難以邁步。牠獰笑一聲,拍起肉翅,正好在被野馬殘影轟中之前,以比較凝滯的步伐,半飛行半後退地閃避過去。
  
雨果再長嘶一聲,單手憑空一扯,那野馬殘影頓時好像被扯了韁繩般,突然轉向,又來了一陣加速,又極快地逼近著魔神雅克。
  


這便是雨果的成名絕技“野馬脫韁”,以其霸道和難纏而聞名於洛芙大陸。
  
魔神雅克目光中也漸漸閃現出鋒芒,牠拍打著肉翅,後退的速度又增加了,而且轉向更加明顯和刁鑽。
  
然而這並不足夠擺脫掉野馬殘影。
  
幾回合的糾纏下來,雨果緊跟著魔神雅克已連續加速轉向了七次,仍是毫無喘息和疲態,只是他的表情卻也變得越來越凝重。
  
形成對比的是,魔神雅克越來越輕鬆的面容。
  


魔神的臉部表情,也就在說,你有足夠持久力又如何?你的速度,總有個上限。
  
魔神雅克再一次加快後退的速度。
  
這一次,終於雨果被落下來了。
  
他當然不甘心就這麼完結其一生名聲,是以他長嘶一聲,野馬殘影的一雙前腿躍起,竟狠狠踏向雨果的心臟處。
  
雨果暴噴出一口鮮血。
  
這口鮮血噴濺到野馬殘影之上,使其形象更是鮮活,更是瘋狂了,鋒衝的速度便又立時提升了不少,又漸漸補回落後了的步伐。
  
魔神雅克雙目閃著精光,心想,這就是你這傢伙的極限了吧?
  
正合我意!


  
魔神雅克反拍肉翅,生生停住了步子。
  
他手上的黯紅火焰爆烈燃燒,瘋狂漲大成一個半徑約十步左右的領域。
  
雨果的野馬殘影,看到這突然擴張起來的黯紅領域,竟然表現出極為懼怕的樣子,四蹄狠狠踏實在地上,企圖剎停衝鋒的步伐。
  
只是在全力衝鋒之下剎停,哪有這麼容易?最終這野馬還是衝進了黯紅領域,而甫進入,殘影便告潰散。
  
只剩下呆呆站立著的雨果,流著涎沫,雙目游離地盯著眼前的魔神雅克。
  
“怎、怎可能?不可能有如此巨大的差距,這……只可能是神域……不,他這個模樣怎可能是神?難道是……傳說中的魔神領域?”
  
雨果的自信已經完全崩潰了。
  


魔神雅克感受到一股微弱的滿足感,這場遊戲他多少過了癮,心想也是時候開殺戒,吃掉這個難得的十四階聖域,解一下心裏的飢渴。
  
就當牠的利爪已臨近雨果那毫無防備的腦袋時,牠卻怪異地發現,無論如何都下不了手。
  
牠感到前額那第三隻眼的深處,突然出現劇痛。
  
那是發自靈魂之海深處的痛,是連魔神都不能忍受的。
  
魔神分身雖然已享有了接近完全的自由,但畢竟和本尊還有最後一絲連繫。雖然這連繫基本上不能夠做成本尊對分身的操縱,但畢竟一人一魔的靈魂還是彼此連繫著的。
  
魔神雅克要殺雨果,便觸及了本尊的靈魂底線。
  
所以本尊的靈魂便本能地產生抗拒,抑制著分身的放肆。而這件事本身,本尊是沒有意識到的。
  
魔神雅克心裏那個鬱悶啊,玩了那麼久,總算可以殺了,到了這關口才知道這人是不能殺的,他怎麼能接受?


  
又試了幾次,魔神雅克的靈魂深處,已痛了個死去活來。
  
這底線束縛,是魔神分身抗拒不了的。
  
在魔神心裏,對本尊自是有很多意見的,可是牠實在是沒有辦法,最後便只能仰天大咆吼,其實他此時跑去胡亂殺人,即使是飛進愛丁堡內屠城,大概還是可以的。
  
雅克的靈魂底線,只能保護著少數幾個印象比較深刻的關鍵人物,根本不足以覆蓋到全部的己方勢力。
  
但這魔神的心理就是這樣,越不讓牠殺的牠便越要殺,是故牠便鬥氣似的硬要接近雨果,但就是下不了手。
  
就在此時,幾頭也算頗為強大的變異狂信者,竟瘋狂地朝著魔神雅克衝來。“吼!”魔神雅克隨手一揮,那幾頭怪物頓時血肉橫飛,變成一團爛肉墮地。
  
竟然還有兩頭未死!
  


魔神雅克隨即被提起了興趣,心想,殺起來還挺有手感的嘛,便就追著把餘下兩頭怪物殺死。
  
他抬頭一看,發現眼前稍遠處,有一頭達十人身高的巨大怪物,正在咆哮著不斷轟打著城牆。
  
這正是第二階段變異狂信者!
  
魔神雅克看了就邪惡地笑了笑,心想這肉盾好殺,便撲過去跟這超級怪物大戰,把雨果拋諸腦後了。
  
魔神雅克是不會判別甚麼政治形勢的,在牠眼中即使同是神魔一族,自相殘殺也是毫不希奇,更何況是屬於異族的人類?
  
接下來,魔神雅克就專挑牠認為“殺得爽”的變異狂信者來殺,間中遇上聖域強者時也會動手,是以攻守雙方都有折損在牠手上的,但總體而言,還是攻方損失慘重多了,因為魔神雅克所殺的,九成屬變異狂信者,而這些變異狂信者一死,連帶極大量的肉盾覺醒過來,紛紛投奔到愛丁堡一方,對抗光明教會……
  
攻方的陣勢頓時大亂。
  
此時在叛軍陣營,最高將領們對於戰況突然的逆轉,也還搞不太清楚到底是甚麼一回事。
  
“可惡!”叛軍的一名將領狠狠一鎚,把一名侍候不周的隨軍侍女打死,“明明愛丁堡已是到嘴邊的肉了,怎麼竟然對方又有了援軍!”
  
此人正是道森家族二少爺加萊爾。同在場上的,也有道森家族,夜鶯公爵一族,和其他同陣營的世襲貴族核心人物,主要都是些世家子弟。
  
“剛才到底是誰,竟然能夠把那頭變態的肉柱怪殺死?”
  
“那批援軍,似乎只針對變異怪物來殺,但牠們可是我軍的重要戰力,都是在前面衝鋒的……要是失去了他們,我們就要動用自己的兵力了……”那屬於另一家族的子弟考慮道,“或許要請示一下龐培叔叔,請求他調派些主力過來……”
  
道森家族的龐培投靠了光明教會後,向教會借來了十八名光明系的聖域神甫,這大大增強了叛亂者的底氣。
  
只是這幫世家子弟當時攻打愛丁堡正得心應手,他們深怕被搶去功勞,故最初是拍著胸口說不用任何支援,自己就能搞定的。
  
但如今戰況並不樂觀,肉盾已差不多犧牲完畢,只剩下他們手邊一直保留著的親兵,這已是最後的底線,再損失掉的話,這場攻城戰已沒翻身餘地。
  
而對方這支援兵似乎氣勢正盛,在戰場各處專門挑殺己方強者,從未失手,真不知道是哪裏突然冒出來的超級兵團。
  
即使他們動用了私兵,又能扭轉局面嗎?
  
他們還未知道,為他們帶來敵大麻煩的這支“援軍”,其實就只有一個人。
  
 “不行!不能給父親小瞧了!”加萊爾當然反對,他還要立這一功,以增加他和大哥爭奪道森家繼承權的籌碼呢,“我手頭上還有四大暗殺士,只要把對方援兵中的頭頭幹掉了,局勢就會重新回到我們一邊。”
  
說到這時,地面傳來咚咚響聲。
  
四顆頭顱邊掉邊滾的,溜到他們腳邊。
  
“我、我的四……四大暗殺士!”第一個認出四人身份的加萊爾,嚇得雙腿一軟,跌倒在地上。
  
其他人同時看向頭顱滾來的方向,那兒站立著一個滿身肌肉的高大男子,這男子穿著一身黑亮亮滿是倒勾的猙獰鎧甲,前額還長著兩隻長長的尖角,背後則是一雙黯紅色的肉翅。
  
正是魔神雅克!
  
“雅、雅克?那……那個跟三弟里奇蒙為敵的……他、他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?”加萊爾當然認出了雅克的樣子,因為雅克早已成了道森家族的肉中刺,只是礙著皇帝萊恩的面子,才一直不能動他。
  
如今這肉中刺竟然主動送上門了。
  
他們又有資格動他嗎?
  
在場的這十二人,已是叛亂軍在愛丁堡一役的領軍核心,當中有五人是聖域高手,單論戰力,放眼整個洛芙大陸,這也是一支絕對不能小看的精英部隊。
  
在魔神雅克眼裏看來,這批敵人的實力還是比較參差了些,但也足夠讓他好好過癮了。
  
他獰笑一聲,背後的肉翅隨即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高速,拍動起來。
  
這雙肉翅就好比一對極之鋒利的鎌刀,在魔神雅克靈活而充滿力道的高速揮舞之下,敵方的頭顱逐一脫離其身軀,掉落到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