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這不斷投影著地獄景象的納妮婭神殿之內。
  
魔神雅克和納妮婭,正在進行著可能是自天地創造以來,第一次的“神魔融合”。
  
牠對她的瘋狂征服,她對牠的劇烈反抗,形成兩人體內不斷發生魔域侵入神體,或神域反入侵魔體的激烈鬥爭。
  
在這皮相的肉慾糾纏深處,卻是兩大靈魂之海的互相佔有,互相傷害,但卻又無意地彼此藉著對方的衝擊,淬煉著自身……
  
魔神的靈魂之海,不斷經受著神力的淬煉。
  


而女神的靈魂之海,亦不斷承受著魔神之力的衝擊。
  
這靈慾相合的氣氛不斷提高,意味著兩人的靈魂之海,其爭戰已進入了白熱化,兩道靈魂彼此交纏在一起,已幾乎密不可分。
  
遠在萬里之外的雅克本尊,當然感受到這種跟女神靈慾相合的衝擊。
  
凝煉純粹元素之液的過程已經完成,神器之魂已完全被煉化,成為了元素凝聚瓶子裏的成份。雅克本尊盤膝打坐,全神貫注地感受著這次天地間難得的感悟機遇。
  
不管是肉體的結合,還是靈魂的交融,雅克都有如身同感受,跟第一身體驗沒甚麼分別。
  


納妮婭,作為一名絕色尤物所帶給他的感官體驗,以及作為一位女神所帶給他的靈魂衝擊,令他的靈魂之海波瀾翻湧,這是不管怎麼拼命淬煉,都無法得到的效果。
  
“竟然……神域和魔域,這兩種不共戴天,水火不容的力量,原來可以透過這種方法,融合在一起!”
  
這令雅克對於元素屬性間的相生相剋,產生了一種全新的,更深一層的了悟。
  
魔神雅克和女神納妮婭,同時達到了靈慾的最高峰。
  
魔域和神域,在這一刻,徹底融合了。
  


這融合了的神魔之力,有如一股強大得足以淹沒世界的大洪水,衝擊著女神,衝擊著魔神,也透過了靈魂連繫,衝擊著雅克本尊。
  
這股力量,直衝進了雅克的靈魂之海,把其內的海水竟然全部轟起來,直濺到無盡的高空,讓在靈魂海洋深處埋藏的天火之源,赤裸裸地呈現出來。
  
神魔融合之力,直接淬煉著雅克的天火之源!
  
轟!
  
天火之源發生了有如天地創造般的巨大爆炸!
  
源頭,由無限凝縮的一點,以肉眼也追不上的速度擴大,爆發,把那神魔域融合的洪水反吞噬過來,然後直往上噴發,吞噬了浮島,浮島上的貝拉,浮島上空的血紅之眼……而被轟到高空正漸漸變成雨水落下的靈魂海水,也直接被蒸發,升華,融和到這天火爆發之中。
  
雅克的靈魂之海,發生了真正的“質變”。
  
如今,廣闊無邊的靈魂空間裏,只看得見那熊熊的鮮紅火焰。


  
靈魂之海已被單純化了,裏面所有事物均融為一體,成為了一個火海。
  
這火海,衝出了靈魂層面,令雅克本尊頓時沐浴在一團鮮紅火焰之中。
  
這火焰的溫度,比起之前凝煉純粹火系元素時,還有過之而無不及。雅克身前的魔法陣漸漸消解融化,甚至連這整個建築物都有了融化的傾向。
  
羅德和桑尼連忙逃到室外,還沒轉過頭來,兩人背後便是轟然一聲巨響,然後便被一陣強烈的爆風,給吹翻了十多個筋斗才能停下。
  
他們看到,原本雅克在地方,變成了一團火海。
  
“吼吼吼吼吼!”火海中心,傳來雅克的一聲瘋狂吼叫,這火海隨即衝天而起,爆發成一極其壯觀的火柱!
  
這火柱也不知道飆升到甚麼高度,四周也沒一點火星落下,是以對查爾頓城並沒有產生實質的傷害。
  


至於這天火之柱,最終通到了甚麼地方,大概只有雅克,才有可能知道。
  
這火柱,就是他靈魂之海的延伸。
  
靈魂之海深處的天火之源,是雅克的存在核心,這核心到今時今日,終於得到了完全的解放,他終於完全成為了自己,天火傳承者的真正出世!
  
“我終於明白了,我體內的天火之源,就是“傳承”,至於這傳承,是來自天上?如今,我要真正探索到自己的本源了嗎?”
  
這通天火柱,就是天火傳承者覺醒之後,對其傳承之源的尋求和企圖連繫。
  
這令雅克回想起,他穿越到這個世界來的那最初的時刻。
  
他變成了一點星星之火,自那無盡的星空深處,緩緩飄落到洛芙大陸之上。
  
而現在,他的意識要向上回溯,追尋源頭!


  
他的意識跟隨著這天火之柱一直往上飆升,一直衝上了無盡漆黑,無盡冰冷的極高,也同樣是無盡的極深處,漸漸突破了物理的界限……
  
雅克目前所在的境地,根本難以分辨這是真實的世界,還是心的世界。
  
他只知道要繼續尋求,前進。
  
然後,他彷彿感覺到一股輕微的,漫延全身的刺痛感,令他赫然想起,自己的前生,那個全身被火嚴重燒傷,臥床等死的那個不幸的人。
  
“難道,我要再次穿越回去?”
  
並沒有。
  
反穿越並沒有發生。
  


他來到了一個一切都是迷迷糊糊的境界,然後,上升的速度減慢了下來,最終,停止了。
  
然後,雅克隱約聽見,一把如鈴聲般清澈動人的少女嗓音。
  
“……正是當日,我在穿越前所聽見的那把聲音。”雅克馬上就記起來了,正是那把聲音,說了一句:“如你所願。”,他才會穿越到洛芙大陸。
  
她就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。
  
到底她是誰?
  
雅克四處張望,均看不到這少女的身影。他很想要大喊,想要詢問,無奈在他身處的境界,他無法發出聲音。
  
而他感覺到自己正在開始往下降落,他要回到自己的身體裏去了。
  
就在他即將跌出那個模糊的境界時,他耳邊那少女的聲音……漸漸清晰起來,而在他眼前,正漸漸凝聚出一個少女的身影。
  
這身影漸漸清晰起來。
  
“……哥哥,我們……終於還是見面了。”
  
“……是你?”雅克看清了那副嗓音主人的面容,頓時感到震驚……之餘,更是從心裏打了個寒顫。
  
就在這個時候,雅克睜開了雙眼。
  
他已經回到了自己的身體,那道天火之柱已經完全收歛起來了。他就獨站在一片燒溶的建築物遺址上,仰望著那無垠的天空,似是仍在想清楚這一切的關係。
  
“雅克哥哥。”是桑尼的叫喚,把雅克的意識喚了回來。
  
桑尼和她身旁的羅德,他們為了躲避那天火之柱的破壞力,都退到了五十步之後。
  
雅克對著兩人笑笑,兩人便急忙跑過來。
  
“雅克哥哥,你沒事吧?剛才嚇死我了!”桑尼都急得要哭出來了。
  
“我沒事。”雅克摸著桑尼的頭。
  
“雅克少爺。”梅斯特也被剛才的天火之柱打擾到,強撐著虛弱的身體走出來,看看雅克的情況。
  
“噯,梅斯特。”雅克對梅斯特笑笑,“告訴你一個好消息,魔神分身那邊,似乎征服了納妮婭女神,這衝擊太大,所以影響到本尊……”
  
“征、征服了……女神?”羅德滿臉不可置信的表情,“小子……你確定嗎?”
  
“我、我們的計劃……成功了?”桑尼也感到極之震驚。
  
梅斯特只是對雅克點頭笑笑,但臉上也難掩那乍驚乍喜的表情。
  
“詳細的情況我也不太清楚,這還要等魔神分身帶著納妮婭回來。”雅克看到這句話嚇到了三人之後,又補充道,“對,納妮婭女神還沒有死,但她如今大概……對我們再也沒有威脅了。”
  
三人都聽得一頭霧水,事實上雅克也不見得比他們知道得多一點。
  
但既然雅克說的那麼確定,大家也就相信了。
  
“太好了,少爺。”梅斯特微笑著道,“這一役,少爺不但替我族解決了一個宿敵,也讓少爺的真正實力,得到了徹底的解放了吧?”
  
“嗯。”雅克只是簡單地點了點頭,眼神有點游離,嘴角掛著的是一絲苦笑。
  
雅克很少露出這樣的表情。
  
“雅克哥哥……剛才……你真的沒事嗎?”桑尼有點擔心。
  
“小子……你老實告訴我,剛才你……”羅德問道,“是不是跟“天心”連繫上了?”
  
聽到“天心”一詞,桑尼頓時睜大眼睛看著雅克。
  
梅斯特卻是一臉似笑非笑,不置可否的表情。
  
雅克聽到“天心”一詞,卻是整個人有如被當頭棒喝,呆了好一陣子。
  
“天心……竟然就是這樣子的嗎?”雅克啞然失笑,好像在剎那間想通了很多事情似的,“要是天心如此,那麼……天火傳承者的任務,又是甚麼?”
  
眾人都沒有說話。
  
沉默的時間並沒有很長,只是三人連同雅克都被剛才之事完全奪去了注意力,以至對周圍所發生之事都渾然不覺。
  
其實在查爾頓,大戰已經爆發了。
  
狂信者和叛亂者的聯軍,早已蓄勢待發,埋伏在城郊好一段時間。最終,由光明教會派來的十八名聖域神甫為首展開攻勢,圍城戰正式爆發。
  
如今城牆外已是一片混亂,城牆被強行打破了多個缺口,戰事已迅速漫延到城裏,只是還未波及到雅克他們所在的區域。
  
如今他們同時沉默,反而顯得背景的殺戳之聲,特別刺耳。
  
四人好像才渾然醒覺似的,到處張望著,原來戰爭已開始打起來了。
  
“小子!”遠方傳來甘度夫的聲音,很快便就看到了他的身影,正全速朝他們飛來,“快點跟我來!菲兒她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