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了完成海倫光明教皇的指示,龐培和夜鶯公爵不惜小心翼翼地,調動手上能動用的全部精銳,極之隱蔽地讓他們埋伏於查爾頓城外各處,而不被任何敵人察覺。
  
然後,就是等待,和忍耐。
  
他們知道,那個他們想要抓走的目標,恐怕是全查爾頓城最難抓到的對象了。且不管她身為帝國第八名的頂尖暗殺士的身手,她作為帝國總理的寶貝女兒,紅髮英雄雅克的女人,肯定是受到或明或暗的重重保護。
  
想要抓住菲兒,恐怕比抓住雅克本人還更加困難。
  
更何況,教皇大人的指令,是要把菲兒抓回光明教會總部?
  


他們想要等待一個比較好的出手時機,例如是獅心城告急,帝國總理西斯科有性命危險,菲兒為了拯救父親而不惜私自返回獅心城……
  
事實上獅心城還守得極之穩妥。而他們也曾經向查爾頓滲透過有關獅心城告急的虛假消息,但明顯未能騙得到目標人物上當。
  
在等待期間,狂信者的大軍已陸續湧至,攻城戰役也漸漸升溫起來了。以他們目前的總兵力,這攻城戰還是可以一打的,但龐培仍決定按兵不動,因為他仍覺得,在此刻顯露出底牌的話,對於俘虜菲兒的成功率並不會增加,反而還會減少。
  
在真正出手之前,切不可暴露他們是以菲兒作為目標。
  
他們一直等待較好的時機來臨,怎知道這時機還沒見得著尾巴,在查爾頓城中,突然出現一道極之驚人的火柱,直通天際。
  


這一幕,讓龐培等人全都嚇得呆了。
  
這查爾頓城裏,到底藏著一個怎麼樣的高人?
  
到底是怎麼樣的超級高手,才能引發起這樣一道可怕的火柱?
  
“根據情報,在目前查爾頓城主要目標人物裏,還沒有現身的,只剩下大學士羅德,那個最近才出現的神秘女子桑尼,以及雅克。”
  
“難道這是羅德的魔導炮?據說他們在查爾頓收復戰一役,便憑他的魔導炮轟掉那頭第二階段魔化的變異狂信者。”
  


“不可能是魔導炮!你沒看到這是一道火柱嗎?引發者肯定是一名火系屬性者!”龐培吼道,“肯定是雅克!這傢伙……到底吃了甚麼藥!這樣的成長速度,根本是沒可能的!”
  
“我相信,這肯定不是雅克有意識地表現出來的實力……”夜鶯公爵分析道,“要不是他像數千年前的拉米奈斯魔導一般,晉身到了神域,就是修煉出了岔子,失控了。”
  
“……要不是突破,要不是失控了嗎?”龐培抹了抹滿頭的汗水。他心裏想,不管是哪一個可能,現在此刻,應該就是最好的出手機會,而且也是最後的機會。
  
“好,賭了。”龐培咬了咬牙,指令進攻開始。
  
龐培和夜鶯公爵所率領的叛軍精英集團,連同光明教會的十八名聖域神甫,同時自數個不同的方向,向查爾頓城發動猛攻。
  
超過三十名聖域高手,全力出手,頓時查爾頓的城防被突破了好幾處,戰情頓時變得極之危急。
  
他們都賣命地全力攻城,絕對不肯洩露一丁半點,他們其實正在找一個人。
  
他們鎖定著菲兒的位置,然後便在她能力企及的附近,進行狂攻,製造險情,引誘菲兒前往拯救同伴,然後逐漸讓她偏離同伴,遠離查爾頓。


  
戰術開始後不久,他們就很驚訝地發現,原來菲兒已經晉身到聖域,實力比起情報顯示還要強上很多,這令他們的誘敵計劃顯得困難重重,花費了不少功夫設計,還沒把菲兒誘到一個比較安全的距離。
  
龐培在這段期間,不斷盯著那道衝天火柱,可謂心急如焚。
  
他曾想過派人偷襲那道火柱的來源,但又擔心會因此而惹出了一個根本惹不起的恐怖人物,要是這個人真是雅克,而且他……真的晉身了神域,或實力提升到接近神的程度,那基本上他們就只有全滅這個結果。
  
所以龐培只有小心翼翼地繞過那道火柱行事。
  
時間越拖越長,甚至連菲兒都好像覺得,自己似乎隱約掉進一個圈套裏了,但她目前還身處城外不遠處,援軍可以輕易到達,實在不是一個出手的點。
  
只是,那道通天火柱,卻突然以極快速度收歛起來了。
  
“等不及了!動手!”龐培可嚇得急了,也顧不得成功率低了,直接就下令要收網子。
  


十二名聖域神甫各自站立到某個指定位置,正好把菲兒包圍在中間。
  
他們同時吟唱聖歌,雙臂和胸前透出聖芒,這些聖芒連結在一起,即成為一個十二芒星的巨大法陣。
  
“聖靈綁殺!”
  
傳說這個組合成魔法陣,連神都可以綑綁得住,是以不惜用在綁住一個區區人類,可是下了血本。
  
菲兒毫不猶疑地激活了蒂凡妮項鍊,這項鍊上可是鑲上了不少極其強大的護身寶石。
  
各種炫目色彩同時爆出。
  
這十二名聖域神甫,有兩人即時爆體而亡。而另外三人,則被蒂凡妮給硬生生震至吐血飛退,令聖靈綁殺陣一時陷入半潰散的狀態。
  
五名聖域神甫隨即補上,聖靈綁殺陣隨即又保持運轉。


  
只是在剛才那出現短短瞬間的空檔,菲兒便掌握住了,如今綁殺陣中央,已不見了菲兒身影。
  
作為帝國頂尖的暗殺士,聖域高手,潛行功夫肯定不簡單。
  
“嗄、嗄……很豪華的埋伏陣容……”菲兒剛才硬是讓蒂凡妮全面爆發,自身也受了不輕的震傷,如今那條極之珍貴的項鍊,已成了廢物,“可是……為甚麼目標是我?難道是為了要脅雅克?”
  
菲兒心裏想,要儘快回城,決不可被抓住,讓雅克為難。
  
在她身後,十多名聖域神甫正展開包圍網,全力追趕著她。追擊者當中有強達十三、十四階的超級高手,單論速度,菲兒根本是甩不開他們的。
  
只是菲兒懂得潛行。
  
她衝進了混亂的戰場中後,便難以抓得住她的身影。
  


龐培怒不可遏,咒罵道:“幾十個聖域,還搞不定一個剛剛出道的小女娃?你們這幫廢物,丟盡了你們教皇大人的臉了!”
  
這些聖域光明神甫聽到了龐培的咒罵,都頓時脹紅了臉,狠狠地盯著龐培。
  
“你、你們想怎麼了?”
  
這班神甫只是盯了一會,便沒理會龐培,他們互相交換著眼神,最後同時把目光注視在當中受傷最重的一名神甫上。
  
這神甫點了點頭,臉上盡是為神奉獻的滿足表情。
  
他開始了唸誦聖歌。
  
這聖歌雖然是屬於光明系,而且曲調是典型的光明教會風格,但是節奏和韻律感卻透著一絲詭異,聽起來有點毛骨悚然,一聽,就知道不是甚麼正經的魔法。
  
這神甫唸誦得越來越興奮,漸漸連嘴邊都流下涎液來了,他全身都在漫著一層金色的聖光,眉頭不住向外分開,前額皮膚拉得極緊,令其樣貌看來非常可怖。
  
這神甫的唸誦突然停止,他一翻白眼,似乎已暴斃而亡,然而他的前額和頭部卻在蠕動抽搐著,最終,啪裂一聲,此人的身軀從頭部開始,往下撕裂成兩半。
  
從這裂口之中,飛出一個渾身黏著鮮血體液,體型小了一號,全身赤裸,背後長著雙血淋淋濕漉漉的翅膀的有翼生物。
  
此生物面目極之猙獰,雙目通紅,吞頭長長伸出,跟本來光明神甫的氣質完全相反,而實力,則最少比本來要提升一倍!
  
牠怪叫一聲,便拍著血翅直飛進戰場中,搜尋菲兒去了。
  
這一幕,把龐培嚇得完全呆了。
  
“這是我光明教會的核心秘術,血天使撕裂,以奉獻生命來換取短暫的血天使褪變。”那為首的聖域神甫向龐培道,“龐培大人,你剛才責罵得對,讓目標逃脫,是我等不能迴避的責任,我們將會以獻出生命來彌補的。”
  
“好……好……”龐培心裏有點發毛,為甚麼,光明教會的人,會使出這種明顯是如此邪惡的秘術?
  
那血天使飛過之處,均被一幕血色領域籠罩,曾被籠罩在內的一切生命,均被無情吸乾,以維持他極之短暫的生命。
  
很快,他就抓住了菲兒的蹤跡。
  
一切的潛行技巧,對血天使這種強大而又有飛行能力的生物來說,是沒用的。所有的掩護物,都逃不過血天使的吸收和直接毀滅。
  
菲兒還是首次感到,那種不管怎麼逃,都逃不出對方手掌心的滋味。要是繼續逃下去,同伴只會犧牲得更多。
  
她一個回身,靈活地在空中作了個翻滾,整個人被包裹在一道水柱之內,而這水柱異常靈巧敏捷,彷似有生命似的,就有如一條水靈蛇,直朝向血天使咬來。
  
這就是菲兒的法則領悟。
  
只是這血天使根本不為所動,他雙手抓著水靈蛇,付出了雙手被絞得血肉模糊的代價後,竟開始吸收著這水靈蛇的水系和聖域能量!
  
菲兒頓時感到越來越虛弱。
  
水靈蛇枯竭消失,菲兒失去了意識,軟癱在血天使的肩膀上。
  
“怪物!放下菲兒!”甘度夫自遠方如流星般全速飛來,他已召出了六道“藍牙”,同時斬向血天使!
  
那血天使怪吼一聲,嘴巴大大地裂開,然後瘋狂噴出邪異的濃血體液。這還不是普通的鮮血,而是透過某種神秘邪惡力量加持的凝縮生命能量,這一噴,幾乎噴出了血天使的半條性命!
  
這惡血一噴,甘度夫的六道藍牙隨即被廢,紛紛變得黯淡而掉落地上。
  
看著這迎面而來的一噴,甘度夫頓時感到,自己小命危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