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守護在光明教會總部前的巨人,就是洛芙大陸上的海洋之神,波塞冬!
  
他仰天狂吼,釋放著神域的威壓。他輕易不會離開水面,所以也不刻意飛起來追殺雅克他們,而是緊守著光明教會總部,讓神域完全覆蓋著總部的湖心島範圍,不讓他們靠近。
  
雅克和貝拉就繞著這波塞冬,在空中盤旋著,尋求機會。
  
見兩人沒有主動靠近,只是在他頭上來回飛行,波塞冬心裏毛躁起來,在他眼裏,這兩個人類就有如蒼蠅般煩人!
  
“你以我本神會乖乖站著等你下來嗎!”暴怒的波塞冬,手上又再凝聚一面水波飛輪,“煩人的蒼蠅給本神去死!”
  


波塞波巨臂一揮,飛輪帶著高速旋轉,直轟向貝拉。
  
“你當我貝拉大人真是蒼蠅啊?憑這種慢吞吞攻擊也能打中我?”嘴是這麼說,貝拉也沒有小看這水波飛輪,立時就釋出全力,爆發速度,再次閃過。
  
“老大,剛才我們比速度,打成平手吧?那這一次,我們就合作把這大個子幹掉!”貝拉朝著飛行到另一邊的雅克喊道。
  
“好!”雅克點頭,“即使對手是神,也沒必要大驚小怪!”
  
“甚麼!!!!!”波塞冬暴怒了。
  


他發狂似的胡亂揮舞著那強健的巨臂,連續不斷地扔出水波飛輪,完全不手軟的嚴重破壞著這湖邊的天然美景。
  
連串爆炸波及到這湖邊的廣大陸地,不少前來朝聖路上的信眾們已被波及,死傷得甚是無辜。
  
“打夠了吧?看我的!”貝拉首先衝進了波塞冬的神域之中。頓時,他的速度減慢了一倍不止,幾乎連飛行能力也維持不住了。
  
神域,就是以神的法則支配著的領域!
  
普通人進入了神域,就會被剝奪任何調動天地元素的能力,或至少其實力會嚴重地打上折扣。
  


“自投羅網!去死!”波塞冬猙獰一笑,心想竟會有愚蠢到主動衝進祂神域之內的人?這基本上跟自殺是沒有分別的!
  
祂雙臂同時一投,兩道水波飛輪同時飛出,轟向貝拉!
  
貝拉獰笑一下,突然全力擴展領域。
  
在波塞冬的神域之內,貝拉竟然強行張開了一道地系的領域!雖然在波塞冬的神域壓制下,貝拉的領域僅能覆蓋著貝拉的身體,但如此一來,貝拉所有的能力都恢復正常,他全速飛行,閃過了迎面而來的兩道水波飛輪,然後驟然急降,自波塞冬兩腿間飛過。
  
自貝拉背後長出的幾根藤蔓,已趁此機會纏住了波塞冬的雙腿。他全力飛行拉扯,讓波塞冬失去了平衡,最終竟跌倒在湖裏!
  
本已波濤翻湧的湖面,因此而泛起了一波極大的水花!
  
狼狽地沉落在湖底的波塞冬,他可是做夢也沒想到,會被那卑微的生物偷襲得手。
  
“剛才到底是甚麼回事?怎麼他能夠在我的神域之內,張開自己的領域?”波塞冬突然想到,“……難道他也是神?”


  
因為……只有神域才能夠抗衡神域!
  
“我不相信!那傢伙怎麼可能是神?”波塞冬猛然掙扎著浮上水面。他看到貝拉就盤旋在水面上,還為剛才一擊得手而囂張不已,心裏的疑惑和憤怒都衝到了極點。
  
“不可能!他沒有神格!不可能是神!”
  
“看啊老大!貝拉我先得一分了!下一個回合輪到你了,要小心不要丟臉喔,那大個子其實也蠻強的啦!”
  
“你放心!”雅克回嘴道。
  
“囂甚麼張!”波塞冬猛地一掙,把纏在雙腳上的藤蔓扯成碎片。他躍高身子伸手往上抓,但貝拉卻早已警覺,靈活地飛到了老遠,波塞冬只有抓空,再一次丟臉。
  
“來啊!來抓我啊!大笨蛋!我就算準你不敢離開水面的!”貝拉用盡其欠揍的表情語氣,挑釁著波塞冬,“你要是夠膽跟我到陸地上決勝負,我貝拉大人就答應讓你三招,不閃不避!”
  


“吼!給本神抓到你的話!本神要把你碎屍萬段!”波塞冬被氣得瘋了,不斷地朝著貝拉投出水波飛輪,但貝拉此時已經飛遠,再加上他靈活閃躲之下,根本是難以擊中他的。
  
“別浪費力氣了。”一把聲音自波塞冬背後傳來。波塞冬轉身,發現那個貝拉的同伴,正浮空在水面上,“我叫雅克,我們正面一戰吧。”
  
波塞冬看到雅克的表情,更是憤怒無比。
  
何時一個人類,竟然膽敢向一位神祗,進行挑戰?
  
“你沒有資格!”
  
波塞冬高振雙臂,頭上凝聚著一團極為凝縮的神力,其內風雷翻湧,像是一道小型的強烈颶風。
  
波塞冬狂吼一聲,這強烈颶風頓時激烈的閃耀著,閃出了幾道有近兩人身長的藍光水箭,這幾道水箭劃破空氣,甚至還劃破了空間,帶著扭曲空間的強勁氣勢,直朝雅克刺來!
  
“水神箭!”


  
這水神前的速度,比剛才的水波飛輪還要高,而且力量集中在尖鋒的一點,破壞力更強!
  
雅克絲毫不敢輕敵,水系屬性全力運轉!
  
他提起了殘影戟,灌注進全部的力量,然後連續刺出!頓時雅克身前儘是鋒芒閃耀的殘影,形成一道防禦網。
  
轟轟轟轟轟轟轟!
  
水神箭全被雅克的殘影擋著。
  
波塞冬總共射出了八道水神箭,而雅克則最少刺出了二十次殘影戟,以六十道殘影方才跟之打成平手!
  
但從表面看來,雅克還是表現得極之從容。
  


尤其是,作為一個挑戰神的人物,這種從容的表情,簡直是一種褻瀆!
  
“沒可能!沒可能!沒可能!”波塞冬激動地怒吼著,“你這個卑微的人類,怎麼可能接得了本神的水神箭!除了神之外,沒有任何生物能夠和神對抗!”
  
雅克牽牽嘴角,冷冷地道:“是嗎?”
  
他全力釋出領域。
  
一幕藍白色的領域往外擴張,直逼著波塞冬的神域。兩道領域相碰,頓時激射出無數的水花光芒,彼此間生出巨大的抗拒力。
  
連波塞冬,竟也被這抗力,生生逼退了十多步,腳下的水面被逼出了無數的漣漪波紋。
  
“沒可能……真的……是神域?”
  
波塞冬抬頭一看,發現雅克也被逼退了,但似乎卻只後退了五步左右,腳下牽動的波紋明顯比較輕微。
  
“不可能!你明明還是人類!你沒有神格!你不是神!”波塞冬吼道,“沒有神格的人類,怎麼可能擁有神域?”
  
波塞冬的神力,在暴怒之下頓時飆升。自他頭上那團小型颶風團之中,閃出了好幾道深藍色的水神箭,威力和速度都較之前倍增!
  
水神箭劃過湖面,其氣勢甚至令湖水都半分了!
  
雅克也感覺到這八道水神箭的強大,那霸道的鋒芒甚至還稍為穿透過了他的領域,令他感到了一股股撲面生痛的寒風。
  
他心想,能夠讓他使出全力的時機出現了。雅克遂把精神力,提升到了極點。
  
殘影戟頓時產生了一種透明感,彷彿這兵器已不屬於這個物質位面似的……接著,殘影戟頓時閃出了一道鋒芒!
  
這鋒芒,彷彿出自一雙兇獸的眼睛。這鋒芒,吞噬了殘留在其內的納妮婭神器之魂,變得更為強大,更具有生命的特性!
  
雅克突然感到,能夠從靈魂層面跟殘影戟發生連繫!“神器之魂!屬於殘影戟自身的神器之魂,誕生了!”
  
“神、神器之魂!”波塞冬從心底裏泛起寒意。他這個從來沒有進入過神界的土產神祇,也沒有資格,沒有煉出過神器之魂啊!
  
這是中位以上神祇,才配擁有的東西!
  
“糟……糟了!想不到在這洛芙大陸,也偏偏會給我遇上一個中位神!”這做慣了土皇帝的波塞冬,終於首次體驗到“踢到鐵板”的感覺。
  
“三.重.浪!”
  
雅克使出了他的殺著!
  
第一重浪,翻江倒海般滯後而至,強勢而全無抵抗的餘地!這帶著神域之力,神器之魂,法則領悟的波浪之牆,直接把八道水神箭轟散,變回一場毛毛雨掉落到湖面上!
  
第二重浪緊接而來!
  
“拼、拼了!”波塞冬狠狠咬牙,然後把全部神力灌進頭上那團小型颶風之中,打算豪賭一次。
  
頓時,那團小型颶風瞬速漲大,使周圍的空間發生了嚴重扭曲!
  
“風雷天劫!!!”
  
帶著閃電的颶風,在波塞冬身前強烈地吹打著。波塞冬用盡餘下僅有之力,雙手奮力一推,這道撕裂空間的風暴,便正面轟向雅克的第二重浪!
  
兩道力量碰擊,爆出了震天的巨響,閃電和空間撕裂不斷迸出,最終,第二重浪潰散,颶風仍在!
  
颶風硬撼第三重浪!
  
更強大的能量對撼,爆出了更為混沌的狀態,似乎這風雷天劫跟第三重浪保持著勢均力敵。
  
“吼吼吼吼吼吼!”波塞冬不要命地拼命輸出,他心裏想的只是要維持著這均勢而已,他那招風雷天劫早已現出頹勢,只是一旦潰散,雅克的第三重浪就會臨身!
  
雅克也在不斷輸出,跟波塞冬保持抗衡,只是他明顯看來還有餘力,他盯著波塞冬,似乎正在研究著他那招怎看也不像是水系的“風雷天劫”。
  
“真是……想不到連神也會扮豬吃老虎!波塞冬!你其實是水、風雙屬性的吧?而且,風系屬性可能還要比水系來得要強一點。”雅克好像突然想到了甚麼,然後滿臉邪惡地笑道,“呵……波塞冬,難道你是為了不被你的海倫妹妹討厭,所以才一直故意封印著風系屬性不用的嗎?”
  
波塞冬這萬年精怪,聽到了雅克的揶揄,竟然連老臉也紅了!
  
他心裏想,你還好意思說?弄得我被逼在海倫妹妹面前展現風系能力的,不就是你這天殺的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