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把水系屬性完全收歛起來,然後,把自身屬性,轉變成地系!
  
雅克從來沒有修煉過任何地系的能力,體內連一點地系魔力都沒有儲存著,但不知為何,他本能地感到,他體內就是擁有無窮無盡的地系潛能!
  
在這一念之間,雅克的靈魂之海,如今應叫作天火之海,閃出了一道極其強烈的綠光! 
  
這奇跡般的綠色光芒,回應著雅克的呼喚,瞬間爆發出極之強大的能量,令天火之海頓時也被照耀成一片綠色!
  
這綠芒太強大了,強大到了擁有自身意識的地步,他直衝出了天火之海,透過雅克的身體閃射出來!
  


這綠色光芒帶著一種盎然的生機,灑照在連綿的山巒地帶上,頓時令附近一帶的植物急速成長,甚至產生了某種程度的進化或突變,連那些隱匿在綠林之內的普通不過的小動物,也因此而多少生出一些靈智!
  
這一變故之突然,甚至令那夜鶯歌聲也靜止了下來。
  
“怎、怎麼可能?這傢伙怎麼可能突然變成地系屬性?而且……還是極之強大的地系,極高的位階!”
  
七名刀刃手沒有歌聲的指揮,都停下了攻擊。他們也難以抑止心頭上的震撼,因為發生在他們眼前的事實,實在已超過了他們的想像。
  
“從來沒有見過……這種地系的能力!”
  


其實相比起來,接下來的變化,才真正值得他們驚訝。
  
綠芒增強到了一個地步,雅克的身影漸漸變得模糊,漸漸隱沒在極之刺眼的綠芒之後,然後,雅克的身影好像漸漸橫向發展,然後分裂……最終變成了兩個身影。
  
綠芒漸漸退散,他們都看清楚了,雅克,果然變出了另一個仍漫著淡淡綠芒的分身!
  
那是地系,植物屬性的分身!
  
那全身黝黑的皮膚,頭上頂上的繁枝茂葉,以及上面結著的人參之果……這分身,正是久違的貝拉!
  


而且這還是貝拉成長後的形態,他已變得跟雅克一樣高了,只是體型還是保持著一貫的瘦長,有著鋼條似的精煉!
  
“老大,謝謝你還沒有忘記我,而且還讓我從召喚魔獸,提升為你的地系分身。”這貝拉似乎連應對也成熟了,“作為老大的另一條命,我怎麼可以丟他老人家的臉?”
  
說罷,貝拉狂傲地一吼,身後隨即竄出了無數藤蔓,這些藤蔓彷似每條均有著獨立生命,而且速度快得連肉眼也不能看清……
  
霎眼之間,竟把全部七名刀刃手,都給綁起來了!
  
這七名刀刃手,穿著全身黑衣,其中一條手臂,綁著一道巨大的刀刃,甚至比他們的身高還要長!這就是他們唯一的攻擊手段,他們是為了組成這種難以應付的組合攻擊,而被收集起來的聖域高手。
  
把聖域高手僅當成刀刃使用,可見這有多大的手筆,有多奢侈!
  
然而,如今貝拉僅一出手,就把七人同時俘獲!
  
不管他們的刀刃有多鋒利,面對這藤蔓的綑綁,同樣沒有任何脫身之法!


  
七道地系結界,把七名聖域高手,同時封殺!
  
“哇哈哈哈哈……爽啊!”貝拉仰天狂笑,想也不想,便完全釋出魔力,把七名刀刃手全部捏爆!“這七把大刀似乎是好東西,本大人全收了!”
  
不管變成怎麼樣的狀態,貝拉,還是保持著以往的瘋狂!
  
“貝拉!”雅克看到貝拉重新出現,也樂了。其實他也不太肯定貝拉會變成甚麼樣子,畢竟他的靈魂之海褪變成天火之海,並不是他能夠控制的,當時也沒來得及考慮貝拉的問題,所以他也有點擔心,貝拉會就此變成他實力的一部份,而失去了獨立的意識和個性。
  
如今看來,他是過慮了。
  
“老大!”
  
兩人大力擊掌。
  


他們如今已是完全的一條命,親密無間,已無需多說甚麼敘舊的話。
  
他們同時轉過頭來,盯著同一個方向。
  
雖然那夜鶯之音,已經在刀刃手被抓時就完全靜止下來,但兩人還是足以把來源所在找出來了。
  
夜鶯公爵,正是剛才那七名刀刃手的背後指揮者。他手中拈著的那塊特製銅片,正是演奏出夜鶯鳴叫的樂器,如今,這隻手,正在由於極端恐懼而不斷顫抖。
  
這“夜鶯七刃”可是他成名洛芙大陸的絕技,僅憑這一招,便足以令他在撒克遜的地位跟龐培等人齊名。他很有自信,即使是十四、十四階的聖域高手,要是落單的話,夜鶯七刃也很有信心可以把其擊殺於亂刀之下。
  
而現在,他那珍貴得有如性命的夜鶯七刃,竟然被一招捏爆了。
  
他幾乎無法承認,夜鶯七刃已亡的事實。
  
沒了這七把刀,他夜鶯根本甚麼也不是。他不過是一個十二階,實力不上不下的風系聖域而已……那夜鶯七刃,是他家族遺傳給他的老本。


  
如今,他強烈地感到一種裸奔的不安全感。
  
從狙擊雅克開始前,他就先把自己置在一個距離極遠,極之隱蔽的地點,置於不敗之地,然後才開始指揮夜鶯七刃。
  
這就是他多年來屹立不倒的主要原因。即使敗,也往往能夠全身而退。
  
即使他作夢也想不到,夜鶯七刃竟會敗得那麼慘,他也沒想過自己會被雅克發現藏身處。
  
因為他的夜鶯之音,除了能夠指揮七刃作戰外,唯一的優點,就是隱蔽性特強。
  
在發展這法則領悟時,夜鶯公爵就犧牲掉這一招的所有攻擊和防禦效果,就專研其隱蔽性。
  
所以,當雅克和貝拉同時盯著他時,他……失禁了。
  


而且,剛才雅克到底是怎麼回事?
  
他……竟然分出了一個地系的分身?
  
“聞所未聞……怎麼竟然會有分身……這是……傳說中神域中人的能力啊!”夜鶯公爵的戰意已徹底崩潰了。
  
“救……救命!”夜鶯拼命地往後飛逃,姿勢狼狽不已,哪裏還像一個公爵?
  
只是,他發現自己根本逃不掉。
  
他的腰間,不知何時已經纏上了一根藤蔓,而這藤蔓,並不是他這個水平可以掙得脫的。
  
這藤蔓被其主人收回來。
  
被俘虜的夜鶯公爵,便被抓到雅克和貝拉面前。
  
“我、我投降!求求你們別殺我!我、我可以成為你們永遠的奴隸!我家族積累數千年的產業,全部給你!”夜鶯嚇得唾沫橫飛,哭著求饒。
  
雅克的面容冰冷。
  
貝拉則惡狠狠地摑了夜鶯兩記耳光。“投降?你抓走了我老大的老婆,現在還在你同黨們的手裏,你還好意思要向我老大求饒?真是好厚的臉皮!”
  
“我、我知道錯了!不應該跟雅克大人以及……(我叫貝拉!)貝拉大人你們為敵!我、我可以告訴你們,菲兒嫂子去了那兒!我也會全力幫忙,把嫂子給搶回來!”
  
“不用了,我知道你們把菲兒抓到哪兒去,我有我的方法。”雅克冷冷的道。
  
“幫忙?我倒想好奇一下,難道你以為,以你這麼丁點的實力,有資格給予我們任何幫助嗎?”貝拉鄙視地盯著夜鶯公爵。
  
“我、我……我可以告訴你們,指使我們綁架嫂子的幕後黑手,那就是……”
  
“你們親愛的教皇,海倫吧,我早就知道了。”雅克道。
  
“那、那我可以帶路!光明教會總部內有無數機關埋伏,有我帶路的話,不管嫂子被藏在哪兒,我都可以……”
  
“我有一個同伴是光明教會的紅衣主教,權傾一時,而且他早已在給我引路了,他對光明教會總部的熟悉程度,會比不上你嗎?”
  
“那、那我……我還可以,可以……”
  
“想啊,繼續想下去,給我們想個讓你活著的理由,快點想!給你十秒鐘時間!”貝拉威嚇道。
  
他們也實在不知道怎麼處理這個人。殺,不過是像捏死一條蟲子那麼容易,但要是念在他主動投降的話,現在他們正在趕路,也不好多帶這麼一個狡猾的人精,免添麻煩。
  
“我……我其實……其實我……”那夜鶯說著說著,竟像個女人般扭扭捏捏起來,雙頰還生起兩團紅暈,“我的愛人亞歷山大,生前常常讚美我的……屁股,非常可愛……”
  
說罷他側過身子,挺起他那渾圓堅挺的臀部……
  
“去死!”雅克和貝拉幾乎同時出手,把夜鶯公爵轟成了碎渣。
  
“真是混帳,這所謂的夜鶯公爵,在洛芙大陸也算是叱吒風雲的人物,竟然會是這種德行!”貝拉一回想起夜鶯那個樣子,惡心感便久久不散。
  
“一點不值得奇怪,越是身處高位的人,個性很容易便會漸漸扭曲。”雅克聳聳肩,他也差不多看透了,也不要說夜鶯,他曾遇過的一些個性比較偏鋒,甚至變態之人,都盡是超級高手,甚至是神!
  
“追吧,我們被這變態耽擱得太久了。”
  
“好,老大!我們比速度吧!誰飛得快的話,下一輪便由誰出手!”
  
“我沒所謂。”
  
兩人又再全速前進!
  
飛行了一段時間後,兩人又再穿越過一條國境線。
  
“光明教會總部已經不遠了。”雅克感到,保祿那枚徽章帶給他的感應,已是非常強烈。再飛一會,兩人眼前出現一片極之廣闊而平靜的湖面。
  
那湖中心有如聳立著一座城市般的巨大島嶼,便是光明教會的總部。
  
“追近了!”
  
他們已經看到,龐培他們,帶著仍不醒人事的菲兒,正全速飛向光明教會總部。
  
“追!即使把這整座城市都毀掉,也要救回菲兒姐!”
  
他們發力狂追。
  
追至那湖邊時,平靜的湖面轟然飆起了一道水柱。
  
在水柱之中,一個有近數十人身高的長髮巨漢,惡狠狠地揮動著巨手,想要抓著雅克。
  
“誰敢打擾我的海倫妹妹!!”
  
雅克和貝拉各自飛開,僅僅避過這雷霆一擊,兩人在空中迴旋著,企圖看清這巨漢的底細。
  
“雅克大人!他就是水神波塞冬!我們打不過他的!快逃!”保祿突然在遠處現身,向雅克叫喊著提示!
  
“他就是那個波塞冬?”雅克心想,總算有機會一見這波塞冬的尊容了。
  
“吼!誰敢如此不敬地大聲叫喊本神的名字!”波塞冬手上,突然閃現出一個閃耀著藍光的輪子,衪巨手握著輪子,就朝著保祿那邊扔去。
  
這保祿生平最怕的,就是這個波塞冬。說起來當年他潛進特洛伊,企圖偷取海倫長袍時,就是被這個波塞冬一招轟至肢離破碎,之後還差點被史萊姆吃掉。
  
而第二次,也是這波塞冬,在海倫面前再次轟爆保祿,還把牠餵給一頭變異狂信者吃掉,要不是遇上雅克他們,恐怕他還不能變回原狀。
  
所以,保祿冒死提示雅克一聲,已是他盡力而為了。他看到波塞冬那面飛輪轟來,連忙遁地逃跑。
  
這飛輪,可是有著神力加持的,再加上波塞冬的蠻力,轟在地上,引發起一道極大的爆炸。爆炸過後,一片狼藉,也不知道保祿能否逃得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