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克自是不肯就此認輸,也就勉強自我擠壓,把輸出再增強一個層次!
  
龍卷風再一次漸漸收縮!只有這樣,才能對波塞冬造成較嚴重的損耗!
  
這龍卷風內蘊的白光,造成了極高的溫度,甚至已影響到千步之外,湖邊的一些樹木,開始出現自燃的情況。
  
“太神奇了……風,又生出了火。”雅克的悟境,又再提高到一個更深的層次,“……我也可以,再一次轉換屬性嗎?”
  
雅克知道,自己正走上了一條前生從沒有走過的路。
  


這條路,將揭示四大元素最根本的法則,以及最終的歸宿。
  
這尋求真理極致的誘惑,令雅克甚至忘掉,自己正身處於生死一線的激烈戰鬥之間,他,在此時此刻,願意為此一賭。
  
雅克收歛起風系屬性,然後,轉換成火系!
  
雅克靈魂深處的天火之海,爆發!
  
輸出驟然增強了無數倍,那白光龍卷風不斷不斷地加速,旋轉產生的溫度不斷上升,白光越來越刺眼……
  


最終,“篷”的一聲,那道龍卷風,終究因高熱而燃燒起來!
  
三重浪的水之法則領悟,風刃綁殺,九重劫雷,再加上天火燃燒!
  
強大數倍的逼力,高速消磨著波塞冬的神格,最終,那最後的一丁點兒,都被湮滅成灰了。
  
“啊啊啊啊啊!”
  
波塞冬在慘叫聲,在這湖面上不住迴響著,直至到牠被消磨到連一點點的渣滓都沒剩下,這慘叫聲似乎依然不散……
  


神,竟然殞落了。
  
即使連親自出手的雅克,都有點不能置信的樣子。
  
“我……真的,殺了一位神?”
  
貝拉倒是吵吵嚷嚷的,到了此時此刻,他對這位老大,可是真真正正的服了。
  
在雅克與波塞冬戰鬥期間,他可是連丁點插手的機會都沒有。
  
“老大竟然成神了……啊,我貝拉當他的小弟也當得甘心了。”貝拉的表情,有點無語問蒼天的無奈,“啊……神格,老大下次要殺神時,好心把神格留下獎給貝拉吧,好讓貝拉也過過當神的癮。”
  
雅克有點無語。
  
這貝拉真是自卑得有點奇怪,他現在不就是雅克的地系分身嗎?雅克有何成就,這也不就等於貝拉自己的成就嗎?


  
“或許他還不太習慣這分身的身份,或許他也不太適合當分身吧。”雅克心想,“將來有機會,可以想個辦法把貝拉完全分離出來。”
  
始終,貝拉還是作為一個獨立個體比較好的。
  
“老大!吃一顆人參果吧,補充一下剛才的消耗!”貝拉毫不吝惜地,摘下頭上的一顆人參果給雅克。
  
雅克吃過之後,剛才大戰的消耗,以及受過的傷患,都大致好了。
  
“老大,我先回去閉關練一下功,有需要偷襲的話才叫我吧!”貝拉也就回到本尊那兒去了,看來是雅克成長得太快,讓他感到有壓力了。
  
“好,接下來便是進入這光明教會總部了。”雅克也毫不猶疑地,朝著光明教會總部所在的湖心島飛去。
  
來到這個地步,雅克也不需要保祿帶路了。
  


他提著水晶劍,兩劍砍了那道厚重堅實的大門,直接從正門飛進去!
  
這途中,無人敢擋。
  
這總部裏面的所有人,都是親眼目睹著剛才雅克和波塞冬之間的大戰的。連神也能夠殺死的人,誰能夠阻得住?誰敢企圖阻止?
  
除了狂信者。
  
雅克一直往內部飛行,不久就碰上了第二道城牆,也是直接砍掉大門飛進之後,他來到了光明教會總部的真正核心。
  
無數的變異狂信者,在第二道城牆內已是蠢蠢欲動,不少甚至已開始變成第二階段魔化的巨大化狂信者。他們全無恐懼,也不會計算勝算,就單純盲目地為了他們偉大的光明教皇而戰。
  
然而,他們卻沒有人能夠搞清楚,如今的光明教皇,竟然是由一位水系神祇來充當的!光明神到底在搞甚麼鬼?
  
雅克也不屑去殺盡這些變異狂信者,他也只是專注於繼續往內部前往,只殺擋路者。即使變異狂信者的人數極多,如潮水般不要命地湧至,也不過是稍稍減緩雅克前進的步伐而已。


  
雅克就這麼持劍一直殺入,殺出了一條由屍體鋪成的血路,闖進了第三道城牆之內!
  
第三道城牆內,就是光明教皇的官邸了。
  
闖進了官邱範圍裏,頓時就清靜下來了。所有狂信者們,都不敢踏進第三道城牆之內,以他們的信仰水平,還不夠格那麼接近教皇大人!
  
只有位高權重者,才有資格在這教皇官邸範圍裏活動。
  
雅克甫進入這官邸範圍裏不久,五名穿紅衣的主教,便已無聲地現身,從左、右,及前方包圍著他的去路。
  
“竟敢胡亂闖進教皇大人的官邸範圍裏?真是好大的膽子。”
  
“讓光明神的榮光,對無禮者施行一點懲罰吧。”
  


這五人同時吟誦著聖歌,頓時四周出現無數天使幻影,金光四射,如夢似幻一般……突然間,那些小天使們竟然都漸漸實體化了起來……
  
然後,那些純潔而天真的笑臉,竟變成了骷髏的臉!
  
尖銳而詭異的笑聲,自那些骷髏的嘴巴中傳出,令人不禁毛骨悚然。
  
“聖嬰骸境!”五名紅衣主教同時吟唱道。
  
幾頭最先完全實體化的骸骨天使,同時怪叫著朝雅克撲去。雅克感覺到這些骸骨天使的氣息怪異,不願硬碰,邊極速往上飛行避過,邊往下施展他的元素隔絕。
  
“天火真空領域!”
  
絕對真空的鮮紅圓球空間,把骸骨天使包裹著其中,這些天使一碰到圓球的邊緣,立即發生了巨大的爆炸。
  
由於那些骸骨天使的飛行軌跡,頗為飄忽而難以捉摸,最終有一頭並沒有被天火真空領域包裹,而是撞在領域的外壁上爆炸。
  
這一爆,直衝天際!好一大片的草地平台被炸成了廢墟,連城牆也給炸塌了好一大段,這股爆風一直漫延到官邸之外,把外面好幾千名的變異狂信者都爆飛到了遠處,死傷不少。
  
僅僅一頭骸骨天使的自爆,就能產生如此巨大的破壞力。
  
“放棄吧,無禮者!要是你肯離去的話,我們可以不追究你今天的冒犯。”那五名紅衣主教還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。
  
他們當然知道,眼前這名叫雅克的男子,剛剛就在湖心島外,擊殺了海神波塞冬,他們心裏萬萬不想跟這樣的人為敵。
  
這招聖嬰骸境,他們也不知臨急抱佛腳地用盡了光明教會總部累積下來的重寶奇藥,才勉強催谷得出來的,也就只能使用這一次了。
  
他們也不指望這招能夠殺得了雅克,要是能夠把此人勸退,那已是最好的結果。過得了今天,大家還可以好好安排後路。
  
雅克看到地上那些即將實體化後變成超級炸彈的小天使們,也皺了皺眉,感覺十分煩厭。可是,聽到那幾個紅衣主教要勸退自己,他直接呸了一口,就開罵道:“是你們大老遠跑到撒克遜帝國來生事,還抓走了我老婆,引我來此,現在竟然還說是我在冒犯你們?還要把我勸退?你們是不是大便上腦了?”
  
“這……”這班紅衣主教向來不太管事,只是平日留守這兒,在這官邸裏享享福,對於菲兒被抓一事他們雖然是知道的,也有份參與策劃,但在這個關頭,他們自是不會承認的,“這恐怕有點誤會,我們以光明神的名義發誓,我們並沒有看到尊夫人在這官邸範圍內出現過。”
  
“還夠膽冒你們光明神的名義發假誓?好無恥的神棍!”雅克的怒意直往上飆升,他隨之擴張領域,頓時令那五名紅衣主教,幾乎透不過氣來!
  
他們哪有經歷過這種威壓?
  
恐怕連暴怒中的教皇大人,也沒試過讓他們如此難受過!
  
“你這個白痴!玩甚麼文字遊戲?現在惹怒了這個煞星,我們可沒有回頭路可走了。”那個跟雅克說是一場誤會的紅衣主教,頓時被四人怒目而視,只是如今即使殺了他,也無法挽回這惡劣的形勢了。
  
“聖嬰骸境!”五人全力催動聖嬰骸境,打算拼上一拼,也許還有一條生路可走。只見一個又一個的聖嬰實體化後,變成骷髏,然後朝著雅克撲去,要是這些天使全部爆炸,恐怕即使雅克要擋,要逃,也沒有活命的可能。
  
然而雅克只是輕蔑地笑笑。
  
他雙手握著水晶劍,劍尖對準著其中一名紅衣主教。
  
從雅克的天火之海,源源不絕地湧出那天下無雙的天火之力,灌注進水晶劍之中,然後凝縮,集中於劍尖一點。
  
“天火劍丸!”一顆鮮紅色,拳頭大小的凝縮天火,帶著劍鋒的無比銳利,以撕破空間般的極速轟射而出!
  
這劍丸在霎眼之間,就穿透了那紅衣主教的頭顱。這臉部變成了個大窟窿的中年男子,還以繼續輸出力量到聖嬰骸境的姿態,站了好幾秒鐘,才頹然倒地。
  
他一倒下,為數約五份一的骸骨天使,隨即又變回了幻影,漸漸消失。
  
另外四名紅衣主教嚇得呆了。
  
他們甚至也沒機會回復神智了。雅克把握著僅有的一點時間差,連發四枚天火劍丸,在他們身上各自開了一個大窟窿……
  
那些小天使再沒有爆炸,而是回到光明神的懷抱裏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