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決了這五個紅衣主教之後,再沒有其他擋路者出現了。即使這官邸內部還有些人在,但當他們看到雅克輕易擊殺那五名紅衣主教後,也都不敢現身了。
  
雅克繼續前進。
  
這光明教皇官邸非常龐大,構造複雜得有如迷官,本來雅克也覺得有點頭痛,還打算出手破壞,找到哪兒就拆掉哪兒,那樣便總會找到那光明教皇的所在了。
  
正想動手之際,雅克突然發現,他手中那枚保祿所給的光明教會徽章,仍然有所感應。這感應傳到雅克那兒,一條通往教皇所在的路,頓時就顯現在他的腦袋中。
  
雅克依著徽章的感應走,繞過了無數的走廊,花園,拐過了無數的彎角,穿過無數的門廊,最終,他來到了一道宏偉的門前。
  


保祿就躲在那道門前不遠處的拐角後面,他鬼鬼祟祟地向雅克打了個招呼,完成了帶路的任務後,就匆匆忙忙的消失了。
  
其實雅克也沒想過,保祿會冒險幫他帶路進入到光明教會總部的最核心地帶。所以即使保祿沒打算跟他一起,迎戰這最終一戰的敵人,他也沒有所謂。
  
從最初起,他就打算狐身迎戰。
  
雅克推開了大門。
  
大門後,是一個佔地寬廣,極之華麗的接見室。
  


裏面的主人,早已擺好了陣勢,以逸待勞。
  
十二名光明聖域神甫,已依陣勢排列好了,他們全都表情嚴厲地盯著雅克,隨時準備發難。
  
而在這陣勢之前,站著的就是赫赫有名的龐培.道森公爵,撒克遜帝國的背叛者,以及他的同黨們。
  
雅克只是冷冷站著,沒表現出一絲緊張,甚至連戰意都完全收歛起來了。
  
他不認為,在幕後主使人現身之前,這兒就會先變成戰場。要殺他雅克,不需要把他千里迢迢引到來光明教會總部。
  


龐培他們也沒有擺起戰鬥的姿態。他們看到了雅克,就好像是碰到了老相識似的。
  
“你終於來了,雅克。”龐培帶笑道。
  
對他來說,雅克來到,意味著他完成了光明教皇大人對他的指令。雖然只是見過兩次左右,但這龐培已多少成為了教皇大人的俘虜。
  
對龐培的招呼,雅克沒有任何回應,只是冷冷站著。
  
雅克實在沒有任何要跟龐培套近乎的理由。龐培是道森家族的族長,而雅克和他三兒子里奇蒙結下了多大的樑子,這可是全撒克遜都知道的。
  
再說,道森家族在政治上,是站在皇帝萊恩的對立面,如今還是叛亂軍的頭頭,甚至還抓走了菲兒!
  
單憑上述理由,雅克不馬上捏爆這個龐培,已是人品爆發的證明了。
  
雅克知道,捏爆眼前這個人也沒甚麼用。畢竟在這光明教皇的府邸之中,他龐培公爵,也不過是條走狗而已。


  
對走狗發怒,不過是自眨身價而已。
  
見雅克不理會,龐培他們也無法繼續話頭,氣氛頓時變得有點尷尬。
  
這情況只持續了很短的時間。
  
突然,在所有人的身後,從天而降地射下了一道水漾般閃亮的藍色光柱。一位穿著優雅性感,身段修長苗條,姿容國色天香的絕美女子,在這藍色光柱之中,漸漸顯現。
  
“教皇大人!”
  
頓時龐培他們那班人,以至那十二名光明聖域神甫,均轉過身來,跪倒在這位教皇女神的裙下。
  
“海倫女神!”雅克心頭無比震撼。這個為他的第二次人生帶來無盡的壓抑,麻煩和危險的禍水,如今,就站在他面前,跟他面對著面!
  


海倫女神的美,名不虛傳。
  
那絕美的姿容,雖然有她姐姐納妮婭和她不相伯仲,而且“美”這個概念,多少也是主觀的,各花入各眼,很難會出現“公認最美”這個判斷。
  
但海倫的美,卻是帶著某種征服的欲望,和被征服的柔弱。
  
這女子,既是有意識地欲要征服所有的男人,但同時地,她所散發出來的氣質,卻令男人們不自覺地燃起想要征服她的欲望!
  
這是一位每個男人都想要據為己有的女人!
  
甚至連雅克,都多少被這海倫女神的美所影響到了,要不是……
  
要不是這海倫女神的相貌,正好就跟雅克在天火覺醒時,在無盡高空的幻境中,所碰見的那名神秘女子,完全一模一樣!
  
“雅克哥哥,我們總算是見面了。”海倫微微一笑,這一笑,傾國傾城,幾乎令在場所有男人都心神一蕩,其中幾人甚至連站也站不穩。


  
“這一次……不是透過“天心境界”,而是真正的相遇了,真好。”海倫高興起拍一拍手掌,表情煞是天真無邪,像是個未經世事的少女般。
  
這稍稍的“真情”流露,令在場人士更是心蕩神馳,不少人精老怪也罕有地連臉皮都紅起來了。
  
雅克……也是頗為震撼。
  
只是他並沒有被海倫的美迷惑了神智,他是被嚇的。
  
“海倫,你……就是……把我帶來這個世界的人?”
  
這句話,有如擲地轟雷,把一切不應該直言的,禁忌的,不應該曝光於這個世上的,都全部揭破了。
  
海倫仍然保持著她那動人的笑容,一點沒有改變。
  


“雅克哥哥真是沒有情調,好歹也是相思了多年後的第一次見面,就不能夠把氣氛營造得感人,浪漫一點嗎?”海倫輕輕皺起眉頭,手指頭撓著一縷髮尖。
  
美人顰,這一皺眉頭,令多少男人心痛到想死了啊。
  
“為甚麼?”雅克皺起眉頭。
  
“雅克哥哥,你可能忘記了。最初嘛,可是你不斷地在心裏祈求著,要離開你原本的身體的,至於海倫我,不過是回應了你的願望而已。”
  
雅克深深地吐了口氣,“我在問你,為甚麼要選擇我?你到底有何目的?”
  
“目的?”海倫手點著太陽穴,好像她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語,“要說目的嘛,大概這就是目的吧。”
  
“……這就是目的?”雅克的眉頭越皺越深,“就為了見面?”
  
“雅克哥哥,你真好玩。”海倫朝著雅克慢慢地走近來,“前生的你,本性上就是容易引火的純陽之體,才會造成後來你那悲慘的際遇。只是這際遇,卻令你的體質變得更加純粹,所以最後才能得到成為天火傳承者的資格。擁有這種資格的生靈,不管在哪個位面,都極難極難地才能孕育出一個的。所以……雅克哥哥,你知道你是如此幸運的一個人嗎?”
  
“我還是完全聽不懂。我是天火傳承者,又跟你有何關係?”
  
“沒有關係。啊,也可以說是有關係的。”海倫笑道,“天火傳承者……是我從來沒有佔有過的男人類型,也是我一直以來想也沒想過會佔有的,所以,難得有這個機會給我遇到一個,不管怎麼……也要一試。”
  
雅克頓時感到一陣毛骨悚然。
  
這是甚麼爛理由啊?
  
海倫繼續漸漸靠近雅克。
  
“把你帶來洛芙大陸之後,本來我是打算親自把你調教成為我的專用寵物的,但後來我改變主意了,這樣遊戲的趣味性還不夠。”海倫道,“所以,我決定讓你自由降生,然後儘情地打壓你,磨練你,讓你這一輩子都脫不了我的影響和操縱,然後,要是你能最終克服這一切的打壓,成長起來的話,那……你就會成為我海倫尋找,等待了千萬年的真正男人了。”
  
海倫已來到了雅克面前。
  
她伸出玉手來,輕撫著雅克那木無表情的臉。
  
“來,雅克哥哥,讓妹妹好好的看看你。”盯著雅克的眼睛,海倫的臉頰漸漸現出了紅暈,“現在的你,比我想像中還更有魅力。啊……忍不住了。雅克哥哥,你的好妹妹就在你的面前了,好好地給我愛吧。愛上我,然後成為我的男人!”
  
被譽為最美麗女神的海倫,竟然如此主動地向一個男人求愛!
  
在場的眾人,都不敢想像自己眼前見到的,竟是事實。
  
極端的嫉妒!卻又極端的羨慕!
  
最美麗的女人,卻作出如此露骨地勾引男人的舉動,這個表情,這個氣質,不管她勾引的對象是不是自己,只要是男人,遇上這樣子的海倫,也只有徹底投降的份兒。
  
海倫當然知道自己的天賦。
  
當她想要一個男人的時候,就從來沒有到不了手的。她就是有著這種令男人難以抗拒的媚惑力。
  
海倫仰起頭來,閉上了眼睛,等待著雅克的親吻。
  
她根本沒有想過,雅克此時仍能保持著理智。
  
他冷笑一聲,然後朝海倫落下一記狠狠的耳光,直把她打飛到倒在地上打滾。
  
“你這個賤人,過去這麼多年,你帶給我的壓抑和痛苦,帶給我家人的麻煩,為洛芙大陸帶來無數腥風血雨,無數人失去性命,家破人亡。我今天打你,根本不足以報應你作過的惡的萬份之一!”雅克直指著海倫,破口大罵!
  
“對我雅克來說,你,就是整個洛芙大陸我最不可能愛上的女人!”
  
這句聲明,有如一記轟雷!
  
恐怕自天地創造以來,也沒有任何男人,會在這天界最美麗女神的面前,說出如此重話!
  
這話不只是摸到了逆鱗,甚至是把在場所有男人的逆鱗都生生拔出來了!
  
“他、他竟然對女神!”
  
“褻瀆!”
  
在場的男人們,看到了雅克如此意外的言行舉動,紛紛都憤怒到了極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