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性質不對?那是甚麼意思?”雅克問道。
  
“嗯……”桑尼似乎還在認真思索著,一時也答不上來。
  
“……我可以非常肯定,貝拉是地系屬生的魔獸,可是不知怎的,這元素之液凝煉出來的時候,卻……不是我們一般認知的地系純粹元素……”羅德也盯著那小瓶子盛載著的液體看得出神。
  
雅克和貝拉面面相覷,也不知道是哪兒出了錯。貝拉對於這煉製的過程是甚麼都不懂的,僅僅是憑本能輸出而已。
  
“那我怎麼辦?要停止還是繼續把整個程序完成?”
  


“繼續!一定要完成!”桑尼馬上答道,“而且還要超水準地完成!貝拉!別輸給你老大!好好地表現一次!”
  
被桑尼這麼針對性地激勵,貝拉隨即燃起了鬥志。牠摘下頭上幾枚人參果,全丟進嘴裏一口氣吃掉!
  
貝拉爆發了!
  
他渾身散發出濃郁的藥氣,濔漫至整個湖畔區域。這藥氣令沾染到的生物頓時生機盎然,就是羅德、桑尼這個層次的,嗅著這藥氣也感到渾身舒泰,對自身實力有持盈保泰的好處。
  
貝拉渾身也著漫著幽幽綠光,他大吼一聲,兩鼻孔全力吸氣,把外散的藥氣全部吸回體內,然後在體內漸漸凝聚出一枚綠色的光球。
  


這光球散發出一種屬性奇特的光芒,甚至能夠穿透貝拉的肚子,令他的肚子變成像透明似的,讓所有人都能夠清楚看到這光球的存在。
  
這光球產生著一種類似心跳的搏動,好像自身擁有生命似的。這搏動牽引出某種一張一弛的空間波動,讓人產生出一股整個世界也隨著這搏動產生了共鳴,也著和應著脈動似的……
  
這光球的搏動,惹得所有人都放下正在做著的事,趕過來看情況了。
  
“這到底……是甚麼?”甘度夫也完全沒有遇過這種波動感,“這就是貝拉的本源嗎?……這到底是怎麼樣的屬性?”
  
“貝拉是遠古東方魔獸……我記得以前在某些楚文明的文獻殘片中曾經讀過……這好像是屬於一種“遠古元素”。”
  


“遠古元素?”
  
“據說在洛芙大陸被東方楚文明所統治的時期,對魔法原理的基礎理論,跟目前是完全不同的,遠古的理論是,這世界是由五種基本元素所構成,是為金,木,水,火,土,”羅德苦苦思索著那些已經模糊的記憶,“詳細的情形我也不曉得了,也不知道為甚麼遠古時的魔法原理和現在的為甚麼有所不同,究竟是遠古的理論是錯誤的,還是如今的洛芙大陸,有第五種元素已經失落了……”
  
“第五元素……”雅克回想了一下他的童年,頓時想到了甚麼,看向了甘度夫。甘度夫也在同時看向雅克,他們也在想著同樣的事!
  
貝呂妮餵養雅克時的乳汁,就是蘊含著一種難以區分屬性的“純粹元素力量”,當時甘度夫就曾作出過“第五種元素”的猜想。
  
“其實目前的魔法原理,也不是完美的,地系屬性可分為純粹的地系,和植物系的地系,這個基本的含混以目前的研究水平,還是個未解之謎。”羅德嘆氣,“如果以遠古的理論去區分,那貝拉這個光球,就是屬於“木”屬性的。”
  
“木屬性……”這新鮮的概念,令眾人都若有所思。
  
一直全神專注於烹飪,剛剛才有空趕過來的海倫,看到了貝拉體內的光球,也呆住了。
  
“這是生命之源……雅克哥哥,你還說不是想要創造自己的位面?你好大的野心,竟然連生命之源都已經得到手了。”


  
“生命之源?”又一個對所有人都感到陌生的詞彙出現了。
  
木屬性,同時又是生命之源?
  
此時,貝拉大吼一聲,打斷了眾人的話題。“危險!大家趕快後撤!”
  
貝拉肚子裏的綠色光球,開始漸漸提升起來,同時這光球的搏動感開始加強,空間開始出現撕裂。
  
眾人都感到了威脅,紛紛跟貝拉相隔開比較遠的距離。作為本尊的雅克則盤腿坐於貝拉身後,把其變態巨量的精神力,透過靈魂連繫傳送給貝拉,助他一臂之力。
  
“嗚……”雅克也感到十分吃力,面對這屬性完全陌生的力量,他也感到力不從心,唯有僅充當輸出精神力的角色,把運轉法陣和凝煉方式全交給貝拉。
  
似乎將要進入凝煉的關鍵一步了。
  


貝拉的臉已催谷至爬滿青筋,他緊咬牙關,把體內這顆其全部力量精華所在的光球,透過魔法陣的轉化,煉成純粹元素之液!
  
魔法陣的運轉負荷已超過了極限,已有崩潰的傾向。佈置魔法陣所在的那幢房子也已被能量爆風吹塌,僅剩下地基。
  
“啊啊啊啊啊!”貝拉和雅克同時把自身的精神力催谷之極限!
  
綠色光球從貝拉體內飄出,浮空到了那元素凝聚瓶子之上,然後,漸漸融化……一滴一滴蘊含著那玄妙波動的綠色液體,漸漸凝聚在瓶子裏。
  
這過程雖然只持續五分鐘便完成,但卻已消耗了貝拉和雅克的全部精神力。
  
當瓶子已滿載時,兩人均脫力昏倒過去。
  
雅克醒來之後,發現自己睡在隔鄰房子的床上。貝拉已回到本尊體內,他還在靜養回復當中。
  
“雅克,你醒來了!”一直看護著的菲兒看到雅克無事,總算放下心來。


  
“嗯,累你擔心了,菲兒,我沒事。”雅克抱了菲兒一會,“凝煉成功了嗎?”
  
“嗯,成功了。羅德他們都在外面研究著你們的成果呢。”
  
雅克也等不及了,也不多休息一下,帶著點頭昏腦脹,也要出去看看成果如何。
  
“雅克哥哥,你醒來了。”桑尼向雅克揮揮手,展露出笑容。羅德等人也跟雅克打了招呼。
  
令雅克感到意外的是,梅斯特,和魔神雅克,也是座上客!
  
保祿自是扯著魔神雅克在大拍馬屁的。
  
至於梅斯特,他則跟海倫在愉快地聊著天,好像他們從來沒有過任何芥蒂似的。
  


這情況的詭異,令甘度夫等人也頗不自在。
  
雅克當然是驚訝不已。
  
“梅斯特,你……”
  
“雅克少爺!”梅斯特罕有地展露出燦爛的笑容,“辛苦了,你果然沒有辜負我族的期望,甚至……遠遠超過了我們的期望。”
  
“雅克哥哥!”海倫看到了雅克,便又完全不顧女神尊嚴般飛撲過去,抱著他的臂彎撒嬌,“梅斯特先生為我們帶來了一個極好的消息呢!”
  
“甚麼消息?”雅克也很是好奇,梅斯特常常都是神出鬼沒的,這次突然消失,似乎是要聯同魔神分身去幹甚麼事,不知道他們最終有了甚麼收穫。
  
“你看看?”海倫憑空掏出某個東西,捧在手上,遞到雅克面前。
  
雅克一看,卻是一顆頭顱!
  
“這、這是甚麼?”饒是雅克成長到如此地步,碰到海倫這種舉動,也很難不被嚇到。
  
“嘻,這是光明神伯多祿的頭顱啦!”海倫高高捧著這發黑難看的恐怖之物,好像是甚麼珍貴珠寶似的,“海倫總算是自由了,再也不怕被這個煩人的傢伙纏著啦!”
  
“這太好了。”這光明神伯多祿的威脅,令雅克最近常感芒刺在背,如今赫然驚見其頭顱出現,當然是鬆一口氣。
  
“梅斯特,這是你們幹的?”雅克問道。對於梅斯特和魔神分身的實力,他雖不極之了解,但也有個模糊的概念。即使他們兩人合力,可謂驚天動地,但已足夠殺死一位神了嗎?
  
“當然,單憑我梅斯特和魔神少爺的話,還是不足夠殺死光明神的。這其實是主人送給少爺的禮物。”梅斯特解釋道,“為了回饋少爺成功為魔神一族的傳承,找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解決辦法。”
  
“哦。”雅克想,他所指的,該是指把血紅之眼當成分身給分離出本尊,然後以分身繼承魔神傳承一事吧。“梅斯特,你口中的“主人”,就是……”
  
“對,便是少爺你在深淵牢獄拯救了的那位……他便是我族之主。”梅斯特道。
  
那就是說,魔神分身,如今將會是下一次魔神之主了。
  
“而且可以預見,魔神少爺未來將會把我族推向顛峰。”梅斯特滿臉期待,“因為他已經吸收了光明神的神格,在光明與黑暗永恒鬥爭的世界,我族,終歸是吞噬了光明。”
  
魔神雅克也禁不住獰笑起來。
  
雅克只是聳了聳肩,似乎也沒甚麼所謂的樣子。他在洛芙大陸久了,也早已知道,所謂的光明與黑暗,僅僅是屬性上的表現而已。
  
光明並不代表正義,黑暗也不完全是邪惡的。光明神是個禁錮女子的變態,光明教會也做了不少骯髒下流之事,反觀魔神一族雖也不是甚麼好人,但魔神之主也是個恩怨分明的,同族之間也有著溫暖的感情和凝聚力。
  
雅克增強了靈魂連繫,把魔神分神和本尊再度合一。他頓時看到自己的天火之海裏,出現了兩顆還沒有被天火融化的光點。
  
這是納妮婭,和伯多祿的神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