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拉米奈斯糾纏著的這些年來,海倫也感到有點苦悶了。
  
雖然這拉米奈斯還算是個有趣的男人,可是祂佔有慾太強,令其他對她的傾慕者完全近不了身,這對於極需要別人傾慕的海倫而然,是頗為鬱悶的一件事。
  
再說這拉米奈斯在把她獨佔之後,反而減少了陪伴她的時間,而是沉迷在折磨伯多祿之上。這種特殊癖好,也讓海倫很不是味兒。
  
正巧,常常關注洛芙大陸的海倫,此時正迷戀上了那個沒把她放在眼裏的雅克,而萌生了要拋棄一切去找他之意。
  
對海倫女神而言,生命過於漫長,以至於她也再不珍惜所謂的神格或尊嚴之類的事,她難得遇上了一次能夠讓她拋開一切熱戀的機會,是怎麼也要把握的。
  


就在這兒,她碰上了伯多祿的私奔邀請。
  
兩位神就此一拍即合。
  
海倫神力不足,只能以降生的方式來到洛芙大陸。降臨之後,她就被半軟禁半被包養的方式,給伯多祿困在光明教會總部。
  
伯多祿總算擺脫了拉米奈斯那個煞星,只是祂的銳氣早就給磨蝕得乾乾淨淨了,而且即使祂已經遠離神位面,但還是害怕會被對方殺上門來,所以來到洛芙大陸以後也只是龜縮不出,只把海倫困在自己眼皮底下滿足佔有欲,甚至後來還驚恐到自我封印於教皇官邸的地底深處,隔絕一切外界連繫,只有在海倫離開官邸範圍觸動了其禁制時,才會甦醒現身。
  
光明神,其實一直沒有離開過光明教會的總部。
  


即使是雅克大鬧光明教會那時,光明神其實還在他腳底下瑟縮顫抖,對地面發生的事情一概不知。
  
為了避過拉米奈斯的發現,伯多祿的自我封印實在太強大了,強大到甚至連有外人入侵也不會知道。
  
因為祂也沒想像過,除了拉米奈斯親自降臨外,在洛芙大陸還有人能夠直接殺入這總部深處,搶祂的海倫。
  
有時候,個性嚴重扭曲,近乎變態與瘋癲的神祗,就是會犯下如此基本而低級的錯誤。
  
只是,當海倫跟著雅克和菲兒離去時,還是會觸動了伯多祿的禁制。
  


伯多祿也就馬上甦醒過來。
  
“誰?誰敢動我的海倫妹妹?”光明神透過禁制傳送的影像看到了雅克,恨得咬牙切齒,“就這個紅髮小子,也敢跑到老子頭上撒野?”
  
伯多祿企圖解除自我封印,破地而出,但就在這自我封印失效的極短時間,祂已被某個尋找祂以久的勢力給發現了。
  
伯多祿在地底深處自我封印的廣闊空間,被入侵了。
  
此人穿著一身禮服,身後飄揚著一件黑色的披風,個子瘦長,儀態甚是優雅。此人朝著驚慌中的伯多祿,優雅地鞠了一躬。
  
“尊敬的光明神大人,能夠有幸見面,本人梅斯特實在感到非常榮幸。”來者正是梅斯特!“大人一直不肯露面,一度我還懷疑大人根本就不在洛芙大陸,但不知怎的,我就預感到大人肯定不會遠離海倫女神的,所以仍決定繼續等待,如今總算被我等到了。”
  
伯多祿面對梅斯特,多的是感到驚訝。
  
“魔神一族?自從你們完全撤出洛芙大陸之後,你我光明與黑暗勢力,向來河水不範井水,各自發展,幹嘛還要回來?”伯多祿的臉色漸漸回復一點自信,甚至還流露出一點輕視。


  
祂光明神,向來就是以消滅黑暗勢力為己任的。
  
曾幾何時,神力達到顛峰的祂,直把魔神一族驅離了洛芙大陸以至其他眾多位面,甚至令其瀕臨滅絕。
  
而後來這伯多祿正是為了海倫,完全荒廢了本業,這才讓神魔一族有了喘息的機會。
  
相較起來,納妮婭不過是跟伯多祿志同道合,她滅魔神只為了潔癖。
  
要論到真正的不共戴天的仇敵,該是這光明神伯多祿!
  
“……伯多祿大人,你看起來,比起顛峰時期,要衰弱了很多。”梅斯特道,“這真是令我懷念當人大人提劍斬殺我族的雄姿。”
  
伯多祿臉皮有點抽搐,顯然被說到了痛處。
  


“你算是魔神族裏的哪一號人物?有資格跟我說這樣的話嗎?”伯多祿神力漸漸飆升起來,“我是沒回到顛峰時期沒錯,但大概還是足夠滅你十次。”
  
“伯多祿大人,如你所說,我梅斯特不過是個小人物而已,哪有資格死在你的手下呢?”梅斯特謙虛地道,“我不過是為我的主人引路而已,真正想要拜訪大人的,正是我的主人。”
  
說罷梅斯特讓過身子,示意恭請其後來之人。
  
第二個入侵者出現。
  
伯多祿一見來人,即睜大了眼睛。
  
“你是帶走我的海倫那個紅髮小子……不,你是他的魔化分身?”
  
這第二個入侵者,正是魔神雅克。魔神一臉獰笑地盯著伯多祿,身後肉翅不自覺地緩緩拍打著,似是為了遇著強大的對手而感到興奮不已。
  
“想不到在洛芙大陸,還能夠看到分身這種事。”伯多祿盯著魔神雅克,努力想要看清楚其底細,“……看你的領域……你吞噬了納妮婭女神的神格?”


  
魔神雅克目光閃出了殺意,顯然是認為沒需要跟此人解釋甚麼。
  
頓時一股帶著藍黑閃芒的領域,自魔神雅克身上擴散開來,直逼著伯多祿。
  
“你得到的神格是水屬性的,難以跟你的魔神屬性完全融合,現在的你,根本不是我的對手。你是想要送死嗎?”
  
說罷,伯多祿渾身頓時大放光明。
  
一道金中帶黑的領域,自他身上釋出,這領域的強大,完全感覺不到祂所自稱的“衰弱”,畢竟一代光明神,怎衰弱也有個譜!
  
這黑金領域,把魔神雅克的領域反壓逼過來。魔神雅克雖然表情動作也毫無改變,但腳下之地已給逼出了兩道後退的痕跡。
  
“少爺,你也太衝動了,主人還未來到,你就惹得人家伯多祿大人忍不住出手了。”梅斯特道。
  


魔神雅克只是獰笑,顯然不把佔上風的伯多祿放在眼裏。
  
“少爺?他還不是你口中的那個主人?”伯多祿如今才知道,自己失算了。現在祂和魔神雅克的領域戰是七三之比,雖然佔著上風,卻已成膠著狀態,根本已抽不開身逃走了。
  
“不過少爺,光明神大人的光明系神格,看來很美味吧?要是能夠把這神格融合,那我們魔神一族,定可進化到一個新的層次!”
  
魔神雅克放聲大笑,此中的意味邪惡不已。
  
就在此時,伯多祿身後漸漸出現一個扭曲空間的旋渦,這旋渦釋放出無盡的魔氣,僅僅這些,就已讓光明神的神域,受到了沾染,光明氣息已濔漫著一片暗霾。
  
伯多祿轉過頭來,不禁渾身顫抖。
  
“你……你不是在我們十二主神聯手重傷之後,被納妮婭封印了的嗎?”伯多祿突然醒悟,“沒可能!即使納妮婭已被吞噬,她的深淵牢獄也是永恒持續的,怎麼會?”
  
“這便該歸功於少爺的努力了。”梅斯特向魔神雅克點頭致意。魔神雅克大笑,明顯很是滿意自己的表現。
  
“十二主神聯手重傷主人……原來還有這樣的典故啊,主人可從來沒有提起過,連我也只是知道祂曾經被納妮婭所禁制而已。我也在懷疑,怎麼憑那納妮婭的神力,也有能力囚禁著我家主人呢。”梅斯特表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態。
  
“魔神之主,魔神之主……死定了……”想到祂身後即將出現之存在,竟然是那位魔神之主,伯多祿還沒開打,便已完全失去了鬥志。
  
這魔神之主,可是跟拉米奈斯同等級數的變態,當年伯多祿在顛峰時期,也不敢跟其單獨戰鬥,而是埋下了陷阱,連同其他主神將之埋伏重傷,最後將其封印了事。
  
就是有了這一役,光明勢力才在過去幾千年來完全壓過了魔神勢力。
  
而如今,局勢似乎向相反方向流動了。
  
魔神之主已然恢復了自由,而且當年所受的傷,似乎也應該治好了。
  
而光明神伯多祿呢?
  
相比起來,祂已經衰弱到跟魔神之主不屬一個檔次了。
  
那黑暗旋渦驀地伸出一隻巨爪,像抓小雞似的一把將伯多祿抓著,祂的光明神域,也給一把抓得潰散。
  
魔神雅克舔了舔嘴唇,慢慢步近伯多祿,知道是時候吃這神格大餐了。
  
“這樣,少爺的本尊就又少了一個後顧之憂了。”梅斯特點了點頭,顯然很滿意到目前為止的步署。
  
這也是為甚麼,雅克帶著海倫離開了光明教會總部,卻沒遭到伯多祿的狙擊。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休息部署了幾天之後,雅克他們開始凝煉最後一種屬性的純粹元素之液。
  
這項任務,是由身為雅克第二分身的貝拉所負責的。
  
幸好貝拉如今是雅克的分身,也能借用雅克腦袋中的咒文資料庫,要不然的話,還是要拜託甘度夫再代勞一次了。
  
貝拉如今的地系能力,也是介乎於聖域和神域之間,強大得變態的程度,是以把法陣激活得極快。
  
只是他釋出能量的方式,跟雅克完全不同。魔獸的構造人類難以理解,甚至貝拉自己也了解不了,一切只憑本能而已。
  
貝拉連續全力催谷之下,好不容易突破了法陣瓶頸,第一滴地系純粹元素之液,給凝煉出來了。
  
“性質有點不對……”桑尼一看,便是皺了皺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