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雨果帶路,一行人飛行了兩天左右,飛進了一處比較原始的叢林深處。他們繞過了幾座高山,穿過了高聳入雲的巨樹叢林,最後便是一片土黃色的山丘地帶,進入眾人眼簾。
  
“這下面就是山地矮人的巢穴了。”雨果指著下方,“看到那些比較深色的土丘嗎?這些就是山地矮人挖地洞後挖出來的泥土,通常蘊含不少珍貴的礦物,他們都會收集起來用作煉鋼或其他工藝之用。”
  
他們繼續浮在高空中觀察著。
  
他們偶爾也會看到,一個或兩個山地矮人從這個地洞跑到那個地洞。他們似乎都極不願意曝光,逼不得已時都會急急忙忙的跑,也常常東張西望,深怕被人發現。
  
正想著要怎麼下去跟他們交涉,下方便突然發生了騷動。
  


一班山地矮人抓到了一班企圖闖入的人類。
  
“……那班人似乎沒有敵意,看來是迷路了的旅客,無意闖進了矮人的地盤。”甘度夫觀察道,“也可以趁這機會看看,這幫矮人對人類的敵意。”
  
那班矮人似乎非常憤怒,不斷地毆打著那班人類,下手時也不問男女,不問老幼。只是那些人跟山地矮人根本言語不通,一番雞同鴨講之後,那幾個人類還哭著脆地求饒,頭低得比山地矮人還要低。
  
那班山地矮人看到人類向他們求饒,頓時都很滿足地大笑起來。
  
接著,矮人們同時舉起他們的鐵鎬鎚子之類,把那班人類當場打死。他們下殺手太過突然了,雅克想救也來不及。
  


矮人們殺死了那幾個人類後,恨意似仍未燒,就地扯著死屍生吃了好幾口肉,然後才像拖牲口般把他們拖回地穴。
  
“……看來能夠成功交涉的機會,十分渺茫。”甘度夫道,“還是直接攻進去比較省事?”
  
“言之尚早。”雅克只是搖頭。
  
“我們可以抓些落單的山地矮人,拷問一下。”保祿建議道。
  
“是交涉,不是拷問。”雅克更正道。
  


雅克親自降落到這山丘地帶之上,稍為遠離矮人巢穴的一處石林般的地形,等待著一些落單的矮人經過。
  
三個小時下來……
  
死在雅克手上的山地矮人,已有五個。
  
“看來雅克也有作為“矮人傳承者”的潛質啊……”甘度夫倜侃他道,“早說過跟矮人是不可能談得來的。”
  
“唉……難道我的樣子看來不夠善良嗎?”雅克也很是鬱悶。他試過以幾種不同的方法,向矮人們表達善意,但對方基本上完全沒有保持和平的意圖,只是見到了人類,便紅了眼地撲過來要你死我活。
  
即使雅克展示了力量,把矮人打退幾次,甚至打至重傷,他們也毫不退縮,不要命地做些垂死爆發之類的事,基本上雅克根本是不想下殺手的,但最後那些矮人都是半自殺地死於那些同歸於盡的最後一擊。
  
想了想,雅克突然有點不懷好意地盯著菲兒和桑尼。
  
“由女孩子們出馬可能效果會好一點。”


  
菲兒和桑尼都是沒甚麼所謂的,也就依著雅克的建議,由她們出面企圖向矮人們表達善意。
  
只是那些山地矮人,只要一發現這兩名絕色的人類女子,均變成了色慾薰心的野獸,姿態猥褻地撲過來。
  
菲兒和桑尼都不是好惹的,面對這樣一班餓狼,下手就是取其命根,如此死傷在他們手下的矮人一族人數越來越多,甚至有人類企圖入侵的情報,已傳到這班矮人的巢穴裏去。
  
山地矮人們已結集了大軍,前來跟雅克他們決一死戰了。
  
“我就說跟矮人交涉就是免不了演變成這樣。”甘度夫一副先知般的表情,“幹吧!就像保祿說的,把牠們全部屠光,再慢慢搶光他們的老巢。”
  
保祿已舔著嘴唇,隨時準備出手了。
  
“雅克哥哥仍然不打算殺山地矮人嗎?”一直都是乖乖跟著雅克身後,沒發表過任何意見的海倫道,“海倫可以幫忙。”
  


看到前方煙塵滾滾,矮人大軍已在眼前,雅克雖然不太信任海倫,但也卻是沒有辦法了,“好吧,拜託你了,海倫。”
  
海倫點頭笑笑,雙眼只是閃過一道微弱的藍光。
  
頓時,眾人眼前那浩浩蕩蕩,殺聲震天的矮人大軍,突然全部停止了衝鋒,紛紛放下武器,單膝跪下,齊聲以崇敬的語調高喊道:“我們讚美妳,崇敬妳,最美麗的海倫女神哪……”
  
“呵呵呵呵呵……繼續說!再多說一些!”
  
“……簡直是輕而易舉,我們應該早想到要海倫幫忙的。”雨果道,“既然她有能力令撒克遜國內所有的光明教會信徒都變成狂信者,眼前區區幾千山地矮人,要支配他們,根本沒有難度。”
  
“嘻嘻……雅克哥哥,這證明了海倫並不是只會殺人了吧?”海倫哄上前來,像是個等待著接受獎勵的乖小孩。
  
“嗯,做得好。”雅克摸了摸海倫的頭。
  
“嘻嘻……獎勵就只有這樣嗎?”海倫閉上了眼睛,仰起頭來……這一剎那,就是雅克,也不禁怦然心動。


  
“雅克他不方便,由於代發獎勵行嗎?”菲兒突然出現在雅克和海倫中間,她對著海倫笑笑。
  
海倫也對著菲兒笑笑。
  
“好啊!”
  
說罷海倫還真的哄上前來,跟菲兒親了嘴!
  
兩行鼻血從雅克的鼻孔裏流出。
  
“這實在是太刺激了,你們想要謀殺我嗎?”
  
在海倫施展了她那強得過份的操縱術之後,這山地矮人一族如今已成了沒有思想的奴隸,供雅克等人隨意使喚了。
  


即使是矮人族中之長,面對海倫的操縱,也完全沒有反抗的餘地。
  
雅克也無意搜刮,不過是想要些大地之髓而已。
  
在矮人族長的帶路下,一行人便進入了山地矮人的巢穴。那是個深入地底,錯綜複雜的地道系統,要不是有人帶路的話,基本上很難不會迷路的。
  
這巢穴在地底已發展得很深很廣,一行人一直往下深入了好幾個小時,也似乎沒見到盡頭。
  
眾人已感到周圍的氣溫正漸漸提升。
  
雅克心想,或許此地區的地殼比較薄,所以他們才深入那麼一點,已經比較接近地殼下的岩漿層了。
  
“或許他們所指的大地之髓,就是岩漿嗎?……地系元素的極點,也跟火系屬性接軌了。”
  
雅克他們最終來到了一處比較寬闊的地下室。
  
此時似乎是山地矮人族的祭壇之類的地方。
  
這祭壇中央,是個深洞,底下便是流動的岩漿,還不時迸射出幾點火星上來。
  
他們仔細地調查一下這個地方,也發現了不少的法陣儀器之類的東西。根據那族長的記憶,他們就是在這兒通過一連串古時流傳的秘法,將岩漿進一步提煉成“大地之髓”。
  
“找到了。”桑尼在祭壇後方,找到了一個收藏得十分隱敝的磁瓶。
  
這磁瓶也十分不簡單,看來是山地矮人用他們特殊的塑造法製作出來的,有著極好的真空隔絕功能。
  
這磁瓶裏盛載著的,是個小一號的磁瓶。如是者打開到第五層,桑尼手上便是一個只有掌心大小的磁瓶。
  
這小磁瓶比較像是個匣子,從中間一開,裏面盛載之物便顯現眼前。
  
這是一塊不規則的塊狀物,只有手指頭大小,咖啡色,幾乎看不出是塊狀還是液態,也看不出是實物還是純能量凝聚成的集合體。
  
只是這小小一塊的東西,卻有著無千萬倍的量感。看著此物,就有如置身一高聳入雲的山峰面前。
  
“這就是大地之髓。”雅克也不禁倒抽一口氣來,“真不愧是冶煉專家,竟然能以這種土法煉製,把地元素凝縮到這個地步。”
  
“不過缺點是太容易蒸發,即使在這兒距離地心這麼近,也無法保存得久。”桑尼道,“恐怕帶出去是不行的了,乾脆就在這兒凝煉吧。”
  
“也好。”雅克道。
  
“好,我預備好了。”雨果道。
  
桑尼和羅德便開始張羅法陣和所需要的卷軸,凝煉程序很快就開始了。
  
雨果剛剛突破了第十五層,無論是心理上還是體質狀態上,都在人生的一個新的顛峰,再加上現在身處的是一個地元素極之豐沛之地,對雨果更是如魚得水。
  
最重要的一點是,這次雨果只需要淬煉手上的大地之髓,而不需要動到自己的根本,對他來說負擔就輕得多了。
  
所以這次的凝煉過程還是比較順利。
  
經過了大半天的努力,總算把純粹地系元素煉出來了。
  
“這地系元素的純粹度有九十七點,合格了!”桑尼也不禁笑逐顏開,“只剩下把四大元素合成為水晶的最後步驟了!”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在神位面。
  
拉米奈斯從宿醉中醒過來了。
  
“海倫妹妹!我的海倫妹妹呢?”他叫喊了幾次,左看右看的,也沒見海倫的身影。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,“哎,我差點忘了。神僕!”
  
一名十二翼天使,匆匆趕到拉米奈斯面前。
  
“拉米奈斯大人,請問有何要事?”
  
拉米奈斯看這天使極之不爽,祂忍著脾氣問道:“你是海倫妹妹的首席神僕吧?不知道規距嗎?見到本神幹嘛不下跪?”
  
“回大人,小人是海倫女神的神僕,按照女神定下的規矩,小人並不需要向她以外的神下跪。”
  
“哦?這條走狗,今天幹嘛突然轉性了?”拉米奈斯心想。但他剛睡了一頓好覺,心情不錯,也就暫時不想發作。他試探道,“我入睡之前,吩咐你們所做的事,結果如何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