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神僕看似耐性也不那麼好,只是冷冷地道:“敢問大人是指哪一件事?”
  
“大膽!竟敢在本神面前裝瘋賣傻?”拉米奈斯站起來,一個跺腳,把光滑的大理石地板踩出了幾道深深的裂縫,建得極之穩固的神殿也瞬時搖搖欲墜。“說!你們到底有沒有把海倫帶回來?”
  
“我們沒這個權限,命令我家主人海倫女神去任何地方,即使是回家。”那神僕道。顯然,他對於拉米奈斯的忍耐已到了極限,如今是爆發的時候了。
  
拉米奈斯的表情極之陰沉,他走到那神僕面前,扯著他的衣領:“說,到底是誰在背後替你們撐腰,才令你們變得這麼大膽的?”
  
“我們就只會效忠海倫女神。”
  


“你們是想死。是嗎?”
  
“我們神僕早已作好準備,隨時為了保護女神而作出犧牲。”那神僕的表情高傲不已。
  
這句話,正好點燃起拉米奈斯的怒火。
  
“好!”拉米奈斯釋出他的神域。
  
就在同時,這神僕雙目也閃出了金光,與此同時,早已部署在神殿外圍的十幾名神僕,同時唸誦咒文。
  


一個早已預備好的法陣,隨即開始運轉。
  
頓時,一道由神力構成的水元素之牆,重重包裹著整個海倫神殿。
  
這水元素牆之內,亦滿佈了禁制。
  
只見一道又一道的水系神力之鏈,把拉米奈斯重重綑綁住。
  
拉米奈斯毫無表情:“你們真想造反?”
  


“你!你不過是海倫神殿的入侵者!造反?你還有臉說出這樣的話?別一副以為自己是主人的嘴臉!”那十二翼天使指著拉米奈斯破口大罵,“海倫女神有幸脫出你的魔爪,我等神僕自是要以性命為誓,誓保主人的幸福!”
  
“幸福?”拉米奈斯冷笑,“海倫女神的幸福就是本神!”
  
這句話,蘊含著極之強大的力量,這是一種絕對的權威,絕對的壓制,所有人在這種力量面前,根本沒法抵抗。
  
那十二翼天使隨即七孔流血,狼狽地倒退了幾步,好不容易才站穩身子。在這神殿外圍的眾神僕們都同時受到了重創,連他們極之自信的綑綁法陣,亦已搖搖欲墜,似乎已在潰散邊緣。
  
“怎麼可能?這是我們辛辛苦苦,花了三個月時間,再加上八大主神的幫助,才佈置好的……”那些神僕們都不敢置信,竟然連這最後的殺著,都沒法制得住這拉米奈斯。
  
難道真有如傳言,這拉米奈斯,已成為了神位面裏最強的存在了嗎?
  
而且,拉米奈斯剛才一吼,根本就沒有張開神域。
  
這到底是怎麼樣的攻擊?


  
“層次不同。”拉米奈斯面無表情地道,“你們的實力,令我大失所望。”
  
“即使我們無法禁制著你,你也休想下界去找海倫女神的麻煩!”那十二翼天使吼道。他發出了訊號,然後,他連同在神殿外圍的全部神僕,同時自爆!
  
這一爆,同時牽動到那集中了八大主神神力的強大禁制法陣,也同時爆炸。
  
這一爆,甚至令到整個神位面的空間,產生了輕微的移位。
  
海倫神殿自是已成了灰燼。
  
獨站在空地上的拉米奈斯,依然毫髮未傷。他已完全把那些神僕的反抗拋諸腦後,正舉頭沉思著別的事情。
  
“海倫這賤人,肯定在洛芙大陸有男人了。”拉米奈斯輕蔑地冷笑了一下,「竟然要勞動到本神親自把她抓回來。”
  


以他拉米奈斯的能力,要撕裂位面空間直接降臨洛芙大陸,也是絕對做得到的。
  
只是剛才發生的大爆炸,令整個位面的空間座標輕微移位,連拉米奈斯也難以正確找回洛芙大陸的座標所在。
  
如此只有等待移位漸漸恢復過來。
  
“趁還有點時間,也是時候以牙還牙了。八大主神竟敢企圖封印我?哼……”拉米奈斯全力飛行,他要去殺神,只有殺戳,才能緩解被海倫女神所引發的一副強烈的醋意。
 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
在獅心城的皇宮之內。
  
雅克等人已全部齊集,正在進行著合成結界創造水晶前的最後討論。
  
萊恩已經凱旋歸來,他和霍爾也有參與其中。


  
精靈女王莉芙也已應邀請前來,身為甘度夫後繼者的艾瑞也在。
  
根據莉芙的消息,他們已經知道,最近神位面發生了空間座標輕微移位,所做成的影響是,神位面將短暫失去了對其他所有位面的連繫!”
  
“就是這種感覺,這才是真正的自由!”雅克頓感身心舒暢,“就此證明,在此之前,真的有某個人在支配著整個洛芙大陸,對這兒作出了某程度上的控制!”
  
莉芙點頭微笑,表示讚同。
  
保祿,甘度夫和萊恩也當然有同感。
  
“這正是我們三人最初要尋找天火傳承者的目的之一。”萊恩道,“為了擺脫奕棋者。”
  
“這實在是最好不過的時機了。要快!趕在神位面的座標未恢復正常時,把結界空間給創造起來!”甘度夫道,“這可是比我們想像中更為理想的狀況了,還以為只要雅克開始製作結界創造水晶,那奕棋者就會馬上現身阻止,到時候便不惜要邊和祂大戰,邊爭取時間讓雅克煉製完成呢。”
  


“我還是不太理解這目前的狀況。”桑尼問道,“製作結界創造水晶雖然困難,但也不是絕無僅有的事,我也替不少人代為製作過很多,為甚麼那個奕棋者卻沒有下來找我的麻煩?”
  
“因為你畢竟還沒有掙脫奕棋者的枷鎖,但雅克不同。”羅德道,“因為他……並沒有加持烙印。”
  
桑尼看了看她手背上烙著的印記。
  
拉米奈斯融合,已是廣泛流傳了數千年,所有洛芙大陸修煉者的必經過程。只有經過了融合,方能夠大幅提高修煉的效率。
  
“拉米奈斯烙印,雖然說有把人類的屬性潛力單一化,令修煉變得更容易,但這烙印同時亦是一個對實力的封頂禁制,以及力量吸收的法陣。烙上了這個印記之後,人類的潛力便已被封頂,所以自拉米奈斯之後,便再沒有人能夠晉入神域。這令到拉米奈斯永遠都能夠完全支配這個位面,並透過畜養我們來強化他自身。”甘度夫道。
  
這番話,在眾人耳裏聽來,好比一道轟雷。
  
“我們……不過是被畜養的?這拉米奈斯烙印,會吸收我們的力量去供養他?”菲兒頓時感到毛骨悚然。
  
“沒錯,人類的潛能本來就是多屬性的,被拉米奈斯所單一化之後,實際上我們所有第二、第三、第四屬性的潛能,就會被他吸收為己用。”萊恩道,“只要洛芙大陸的強者變得越來越多,拉米奈斯便會自動地變得越來越強。”
  
“但是我們也不能夠拒絕這個烙印,因為拉米奈斯同時在整個洛芙大陸下了禁制,要是不通過烙印,我們的修煉難度便會增加十倍百倍,誰也沒法跨過起步點。”甘度夫道,“直至雅克發明了能夠克服這禁制的多屬性修煉法,我們才見到了曙光。”
  
雅克撓撓頭,心想我當時也不過是為了保命而勉強煉出來的而已,也根本沒想那麼多啦。
  
“本來我們應該讓更多人砍掉重煉回來後,才開始製作結界空間的,但怎知道正好碰上這大好機會,當然不要錯過。”
  
“反正我們不管重煉到哪個地步,都不可能強到有資格對抗那個拉米奈斯的啦。”保祿聳聳肩,“還是好好把握這個機會吧,海倫女神不是說這拉米奈斯近年好像越發躁狂,甚至有點失去理智嗎?這讓我們更有可乘之機了。”
  
“沒錯,拉米奈斯雖強,但他成神的日子畢竟太短了。”海倫道,“他正開始經歷成為神後最大也是最難克服的障礙,那就是無限生命所帶來的孤寂和厭倦。”
  
“法陣已經準備好了。雅克哥哥,可以隨時開始煉製。”桑尼道。
  
這個法陣,比起凝煉純粹元素時還要複雜幾倍。這是個由五個部份組成的巨大複合法陣,四個角落分別放著提煉好的四大屬性純粹元素,而中間的法陣便是主體,用以合成四大元素,結成水晶。
  
雅克進入了法陣中央。
  
他顯然心事重重。
  
在想要開始唸誦咒文時,雅克還是決定開口道:“海倫,那麼你呢?你的目的又是甚麼?”
  
眾人都同時看向雅克和海倫,顯然他們都忽略了海倫方面。她一直以來都表現得太低調,太無害了,以至大家都忘了她也是一位神,神的思維,會否跟人類無異?
  
能不能夠相信,一位女神會為了愛情而拋棄神格甚至一切,就為了追隨自己所愛的人?
  
海倫只是微笑,看著雅克,沒有表示甚麼。
  
“我體內已擁有了納妮婭和伯多祿的神格,他們的實力如何,魔神分身已很仔細和準確的傳達給我了。即使以那兩位神的實力,也無法做出你對光明教會所做的精神支配。”雅克坦誠說出他的想法,“由此我認定,你肯定不是一位普通的神祇,甚至……可能……”
  
海倫女神把手指放在唇邊,示意雅克不要再說下去。
  
“有些話,我只可以私下對你說。”海倫靠近到雅克耳邊,對他說了一句話。“從最初到現在,我有做過任何對你不利的事嗎?”
  
雅克一愕,心想,確實是這樣。
  
“可是,我不能夠只顧自己,我也要保護自己的同伴。”雅克皺著眉,“我要確認這個計劃執行下去,最終……這個世界,不會只剩下我和你。”
  
海倫輕輕嘆了口氣。
  
“要是能夠變成這樣,那就太好了。”海倫微笑道,“放心,會如你所願的。”
  
得到海倫的承諾後,雅克點了點頭,轉過頭來對大家道:“你們可以相信我嗎?”
  
眾人均毫不猶疑地點頭。
  
“好,開始吧。”
  
--------------------
  
神界。
  
花了三天時間,拉米奈斯總算把八大主神的最後一個頭顱都收集回來了。
  
神位面頓時變得無比荒涼,因為這個位面,是由眾神以神力建構並維持著的。主神的大量殞落,甚至令這個位面已陷入了崩潰的邊緣。
  
餘下那些普通的神祇,已不足以支持這個位面的存在。
  
他伸了伸懶腰,再變出一身潔淨的衣服,心想這個位面的座標應該回復正常了吧?
  
他稍為應感了一下。
  
“很好,已經恢復連繫了。”他滿意地點了點頭後,隨即便把洛芙大陸位面掃描了一次。他的眉頭漸漸皺起來了。
  
“竟然有極少數的人類,迴避了我的拉米奈斯融合,在悄悄進行著多屬性的修煉?……哦?都是在撒克遜?誰有這個能力,竟然給他找到我禁制的空子?”
  
拉米奈斯也很久沒關注洛芙大陸的情況了。自從用禁制把整個位面籠罩之後,這洛芙大陸便再無法孕育出能夠對抗他的存在,那裏只變成了供給他力量讓他不斷提升位階的“血牛”。
  
多年來連看也沒看一眼,如今一檢查便發現到了一些反抗的苗子。他也完全沒感到威脅,只覺得很好奇,便很仔細地企圖尋找那源頭所在……
  
“呵……帝京學園的羅德大教授……好像幾百年前也略有聽聞這人有反骨,本來心想他連聖域也沒到,讓他自然老死就是,想不到他竟然開始傳播他的理論,利用年輕一輩作實驗,讓他們拒絕烙印。……咦?原來他還偷走了我留下來的結界空間啊?”
  
原來羅德的結界空間,最初是由拉米奈斯所創造的。那條連接著天上的紅線,正是連繫著拉米奈斯本人。
  
拉米奈斯雙目一閃,那個結界空間也就爆了。
  
“不,不可能是他。”拉米奈斯又搖了搖頭,“即使他能夠想到了破解的原理,也沒有破解的能力。必需要有等同於神級的能力,才能夠抹走我的烙印……咦?”
  
拉米奈斯終於發現了雅克的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