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動管理員權限。
將自己既種族變成微型蜘蛛。
細細粒,正常黎講無人睇到我。

睇下魔狼既行動依家搞成點先。
計劃係,偷偷扮成一個普通既獸人,然後係入面鼓吹三等種族反抗。

三等種族只係得一個簡陋既宿舍。
無燈,咩設施都無。
無人權呀。



魔狼係其中一個房間到,召集左各種族既……大佬?老大?總之係最話得事果個大佬。
獸人、貓人、牛頭人、馬面、哥布林。

「你究竟係咩人?」獸人問。
「我係黎幫你地既,你地覺得呢個王國點?」魔狼問。
「唔洗講,一定唔好囉。」哥布林回答。
「既然係咁,就索性推翻佢啦。」魔狼。

牛頭人諗左一諗,嘆左口氣。



牛頭人:「無咁易架。」
魔狼:「未試過又點知呢?」
牛頭人:「我地幾代之前既人試過,失敗左。」
魔狼:「以前失敗,唔代表依家都會失敗。信我,今次絕對會成功。」
牛頭人:「成功?你話係就係?你知唔知失敗有咩代價呀!」
魔狼:「放心。無可能會失敗。」
牛頭人:「你梗係咁講啦!你失敗根本就無所謂!你知唔知,如果我地失敗左,所有既屋企人會點呀?」
魔狼:「你覺得依家既生活好咩?點解唔肯去為左自己建立一個真真正正既國家?你真係寧願係到做牛做馬?」
貓人:「老實講,咁依家起碼有得食有得住,都係打份工姐……我就無咩所謂……」


魔狼:「無所謂?你對得住你既仔女咩?你忍心佢地一出世就要做奴隸做狗咩?」

魔狼叫到無氣,但係似乎佢地唔受。
呢班人真係萌塞。

牛頭人:「你講咩笑呀!你知唔知自己講緊咩呀!如果我地一去反抗佢地,到時真係咩都無啦!大佬!起碼依家仲可以安安穩穩啦!」

馬面:「我就係咁話。到時王國一衰,我地都會衰。」

魔狼:「你覺得呢個王國對你黎講,仲係你既家咩?」
馬面:「點解唔係?」
魔狼:「人類當你地係奴隸咋!」
馬面:「你咁講就唔岩。王國究竟有咩問題?」
魔狼:「你知唔知自己講緊咩呀?」



好煩。

貓人:「算啦。反抗都係無用架啦。放棄啦。」
魔狼:「未試過就打定輸數?」
貓人:「算啦。比我地安安穩穩咁過就算啦。」
魔狼:「安穩?你係到做狗咋!」

一直沉默既獸人拍左下台,然後大叫:
「你講咁多,有咩計劃先?」

魔狼笑一笑:「計劃梗係有啦,只要你地企出黎暴動,到時候王國就會派兵黎鎮暴。然後,我地既士兵就會趁機而入,裡應外合,將王國消滅。」
獸人:「你既意思係叫我地做餌?你知唔知咁樣我地會死幾多手足?」
魔狼:「革命係需要血。」
貓人:「算啦……」
魔狼:「你地甘心咩?」



哥布林笑左:「無壞。只要你地比到利益……瓜分十座城池比我地,我地好樂意同你地效勞。」
獸人:「我明白啦。獸人會幫手。」
貓人:「我……我放棄。唔使預我。」
牛頭人:「你地搞革命係你地既事。所以,我唔會幫你地。你地淨係比條暗路,等我地可以逃出王國就得。」
馬面沉默。

馬面:「對唔住。我覺得你地既行為實在破壞左王國既安寧,為左王國,對唔住啦。」
馬面企左係身,大叫:

「入黎啦。」

門打開左。
得一隻微型蜘蛛,我,走左入黎。
只見幾個士兵暈左係地。



馬面驚訝咁鳩叫。
佢估唔到伏兵居然全數陣亡。

「講……講笑咋……其實……無錯,係呀,只係玩笑……係呀,玩笑,我支持你地呀,呀呀!唔好打我!唔好殺我呀呀呀!」

睇黎無我既事。
趁佢地搞暴動,我都係番去閉關整一整外神先~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