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ne on one。
作為呢座城既指揮官被迫出去同前面呢個巫妖單挑。
對方應該就係敵人既指揮。

巫妖,未聽過既種族。
作為人,STATUS高到嚇死人。
死靈法師,未聽過既職業。
似乎唔係咁簡單就可以打贏既對手。

大賢者之妻既實力唔係假架!


取其首級,易如反掌。

「殺雞焉用牛刀!空鬼大人!交比我就得。」
對面一隻肥豬?咦?拎住把刀,衝左上黎。

魔物。
一隻叫豬王既魔物,好肥,拎住把武士刀。
STATUS低我少少。

「豬王,都好。豬王係我軍中近戰既好手,就交比你啦。」巫妖講。



咩料?
明明係你叫我落黎單挑,依家你就派個手下出黎_化我?
算。

「唔錯,叫豬王?哼。吾有上將電影,可斬豬王。」
我另轉頭,呼喚大徒弟電影。

沒有回應。



我就知道會這樣。
徒弟根本靠唔住。

「你就係守城者?吃我一刀!」
豬王拎住武士刀斬落黎。

佢右手揮劍,我一個左手捉住佢,拉佢令佢重心向前,再一腳勾跌佢。

「有番兩度……」豬王繼續大叫。

一個拳頭打落佢下巴到,一拳就暈左。

「……」巫妖望住我。

我撲左上去。


戰鬥既話,STATUS既差距唔係決定一切。

「唔錯!有值得同我一戰既能力!暗影長槍!」

背負投!
佢一舉手用魔法,我即刻捉住佢,掟佢落地。

「作為一個法師,識得CQC,近身格鬥術係一件好正常既事。」

「魔法迴避」
佢開技,瞬移左去幾步之外,重整態勢。

「比我想像中勁呀……咁呢招呢?亡靈守護‧戰士」

佢身後出現左巨大既怨靈?


只係得上半身既怨靈,包住佢,左手拎盾,右手拎劍。
成身都係黑氣。
似乎好強。
好強。
好強烈既殺氣。

「霹靂無敵較剪腳!!!」

一下跳起,雙腳鉗住佢個頭,再係咁旋轉,掟佢落地。

輕鬆。

打低呢隻王,真係唔難。

雖則後面座城已經比人攻陷左。


贏左場交,輸左座城,值得咩?

徒弟仔,好似逃走哂。

GOD JOB呀!
好呀!
賣低我就走。

軍隊死得七七八八。
死既死,走既走。
睇黎,成個戰場上面,我軍唯一既戰鬥力得番我一個。

比全世界圍住。
哼。



幾百人同時圍住我,有幾個醫療兵抱走左巫妖。
以一敵百。
哈?
咁樣就想殺死我?

邊有咁易呀!

必殺技。

我舉手……
舉高雙手。
投降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