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家無任務比我。
咁又係既,一個敗軍之將,居然仲有面走番黎,唔殺頭都算偷笑啦。
再派我去前線指揮,想攞佢命三千咩。

宰相,果隻老鬼精靈守住王城。
大將軍同埋大賢者兵分兩路去前線駐守。
至於突襲魔王城就交比龍種去做。
姐係話,依家既我好等閒。

好痕……


微型蜘蛛?
隻死人蜘蛛跟到我番王宮?
咪走呀,我一野拍死你。
走甩左,比佢走甩左。
算,我大人有大量,唔同佢計較。
放佢一馬!

作為勇者,龜係到真係好咩?
反正都唔知魔王係邊,偷下懶都好。



「燈泡大人!城內有人暴動!」有個士兵同我報告。

麻鬼煩,想偷下懶都唔得。
係時候出手啦。

我趕到出去,見到兩派人係到對峙緊。
我地呢邊係由宰相率領既巨人族、不死族軍隊。

另一邊係……獸人?
一隻獸人,叫芬里爾既獸人,帶住獸人族、哥布林族既奴隸係到……想點?



「你地想點?」宰相問。

芬里爾咩都無講,然後佢後面班奴隸衝哂上去,拎住斧頭、劍,衝去班士兵到。

「殺。」宰相落左命令,但係大部份士兵都無郁,只有少部份士兵反擊。

「作反?你地?」宰相係到大叫。

本來參與暴亂既只係少數奴隸,但係愈黎愈多士兵作反,變到勢均力敵。
兩派人係到互相衝突。

「荒謬!速投降,可免你地一死!」宰相繼續怒吼。
但係,佢既怒吼反而激勵左革命軍既士氣。
奴隸愈戰愈勇,反而官兵愈戰愈頹。



「你玩完呀!精靈!」
芬里爾拎住把斧頭,撲左上去宰相到。

「魔法衝擊」
我開技能,撞開芬里爾。

「你係……大賢者個妻子?」宰相問。
「依家唔係講呢D野既時候!」我講。

反了反了,作反了。
外憂內患,王國都無得救架啦。

單係堆暴徒已經難搞,對面既首領,獸人芬里爾更加麻煩。
我同宰相都已經係LV99,但係二個對佢一個獸人戰士居然一D優勢都無。


佢既力量係壓倒性。

我衝左埋去,想一拳一爆佢個頭,但係佢身手好敏捷,快到好似即瞬間轉移咁。
佢敏捷會唔會太高?明明STATUS睇落,只係普通人既水準。

「你徒弟係唔係呢到?」宰相問。
「吓?好似係城入面……」我講。
「用大型魔法。」
「大型魔法?」
「魔法流星雨。殺哂佢地。」
「唔得!無可能精確咁進行瞄準,用既話,會敵我不分咁攻擊,成座城都會變成火海!」
「呢個係命令。」
「我拒絕!」
「哼。」



宰相唔理我,佢直接向後走。
佢想跳過我,自己直接去搵徒弟三人組?
今次大獲。
如果係咁……一定要阻止佢!

「你想去邊!」芬里爾用斧頭斬向我。

走唔到……為時已晚。

天空上面出現左魔法陣,流星雨落左黎,將成座城變成頹垣敗瓦。

咳咳……我STATUS高,死唔去。
四圍都係火海。
死左幾多人呢?
數唔到,四面都係屍體。


有士兵既屍體,有暴徒既屍體,有平民既屍體。
無數既建築物倒塌。
只有少量既人可以勉強企起身。

「王國就係咁樣,你仲願意跟隨呢個王國咩?」芬里爾問。
「……」

「呢個世界就係咁架啦,呢D一切都係神既旨意。」宰相番左黎講。

王國既增援已經到左。
成班士兵圍住芬里爾既殘黨。

「呢D係……極限?魔王大人。」芬里爾仰天長嘆。

咦?
呢種感覺?
突然之間好唔舒服。
好想嘔……好奇怪既感覺。

異樣感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