異樣感。

好唔自在既感覺。
究竟發生咩事?
其他人……感覺唔到?

士兵增援黎左,將殘黨一一殺個清光。
芬里爾無耐咁長嘆,準備撤退。

宰相:「你,係魔物黎?」


芬里爾:「無錯。咁又點?」
宰相:「你地既目的究竟係咩?」
芬里爾:「好簡單姐,就係毀滅呢個王國。」
宰相:「王國究竟有咩阻礙到你地?點解你地要咁做?」
芬里爾:「我只係睇唔過眼你地姐,睇唔過眼你地將獸人,將魔物當係奴隸姐。」
宰相:「荒謬,呢D一切都係神既旨意。」

芬里爾:「所以,我先咁憎神。」
宰相:「憎恨神?係神既面前,我地只係一隻蟲。荒謬至極。我地呢個世界就係比神束縛住,一切都只係神既安排,係神既玩物!」
芬里爾:「既然係咁,點解你仲要助紂為虐。」


宰相:「你講得出呢句,係因為你未見過神姐。你見過神,見識過神既力量你就會屈服。」
芬里爾:「……」
宰相:「神係絕對既。我地無辦法違抗神……應該話,呢個世界係點都唔關我地事,反正就算我地知道神既存在,都改變唔到D咩。既然係咁,點解唔係神既力量之下發光發亮呢?」
芬里爾:「你癲左。」
宰相:「無錯!我係癲架!咁又點!係我眼中你先係癲!我呀,唔討厭神,只係祟拜佢既力量姐!」

???????
完全唔明佢地講緊乜。
咩神……?
神?


神真係存在?
教皇感覺上都無乜咩祈禱……無咩教會活動……
與其話係教皇,不如話係大賢者。
所以,感覺唔到神存在既實感……一直以黎淨係覺得神只係一個王國既管治工具。

芬里爾:「咁你繼續做神既走狗啦。」

芬里爾逃走左。
成個城市都血流成血。
騷亂平息左。
死左幾多人?
死左幾多奴隸?死左幾多士兵?死左幾多平民?
我唔怪徒弟三人組,不過宰相真係癲。
視人命如糞土。
但係,我阻止唔到佢。



明明騷動已經完左,點解我仲咁不安?
異樣感……
好辛苦……
想嘔。

係因為成地既血?
唔單止係咁,有種更加詭異既感覺……

地面裂開。
成地都爆哂觸手出黎。
無錯,係觸手。
巨型既觸手,以及係爛肉。

發生咩事?


成個城市都比觸手同爛肉佔領住。
爛肉之間仲有無數既眼睛同嘴巴,嘴巴將地上既所有野,屍體、血、活人、建築物都吞落肚。

【孕育千萬子孫的森之黑山羊】 莎布·尼古拉絲 LV

HP:啢?/滆
MP:縥伵曟?瀃

力量敏捷011010
防011101禦魔力力力力1力

發生咩事?
亂碼?
STATUS亂碼?
點解會咁?



唯一知道既係,地底下面存在住怪物,呢D當爛肉都只係怪物既一部份。
數值係亂碼。

發生緊咩事?

世界末日?

士兵向爛肉進行攻擊。
無意義既行為,就算斬斷一條觸手,都可以再生第二條觸手出黎。
而且,唔會扣到佢一點HP--因為佢根本就無HP。
亂碼怪物。

「發生咩事!」
教皇過左黎。


佢身後仲有兩個人……一個係黑色盔甲既男人,另一個我之前見過,係宙斯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