堅系……令囡?
個名……我邊到聽過。
同學。
轉生者。
魔王。

「你係……堅系令囡?」我問魔王。
魔王呆左一呆,然後問我:

「梨,都系轉生者?」



除左班長之外,仲有第二個轉生者。

魔王放低左手上面把長槍,淨係一路望住我。
佢有D不知所惜,淨係叫後面班士兵停手。

「梨……知道禾……姐係話梨都系?」魔王問蜘蛛女王。

蜘蛛女王咩都無講,微微一笑。
蜘蛛女王有少少蛇蠍美人FEEL,佢究竟諗緊咩?


我淨係知道佢好冷酷,好冷靜,好奸。
比起果邊果個,蜘蛛女王更加似係魔王。

「失言添。所以呢?魔王,你依家諗住點做?」蜘蛛女王講。

「收手啦。見系一場轉生者既份上。」魔王回答。

「你黎到呢一步先諗住收手?」

「其實禾對一切都無所謂,但系如果要禾手刃以前既同學,禾實在落唔到手。」



我插嘴:「我都係咁話。既然係咁,不如……休戰啦。」

雖然好兒戲,但係都係事實。
發現到對家係以前既同學,無論如何都落唔到手。
差D唔記得左,上一世既我地只不過係普通既學生。

蜘蛛絲?

蜘蛛絲纏住左魔王條頸。
蜘蛛女王用力一扯,魔王只可以好辛苦咁係到掙扎。

「魔王大人!」後面既士兵係到叫。
但係,下一瞬間,後面所有既士兵都死哂。
莫名其妙地,所有人既HP都歸哂0。



我身後既大將軍比人束縛住,持續時間係……十年?發生咩事?

「魔王大人,我再問多你一次,依家你應該要點做?」
蜘蛛女王問。

發生咩事?
好恐怖。
呢隻蜘蛛……好恐怖。

比起魔王,佢更加恐怖。

「等……等陣先!發生咩事!點解你要……無錯,大家都係同學,點解你要咁做?你……究竟想點?」

本來雙眼望著魔王既蜘蛛女王,突然之間,眼球好快轉動,雙瞳望著住我。


佢放開左魔王。

「勇者,你既任務究竟係咩?」佢問。
「……收手啦。」
「殺左魔王啦,黎啦!我知道架,宙斯佢SET好左【勇者】稱號對【魔王】稱號有特攻狀態架,你可以殺得死佢架。」

佢係我面前,憑空變左把劍出黎。

「殺左佢。」佢講。

我係咁搖頭。
呢個人……好恐怖。
已經係詭異既程度。
佢唔係同學黎咩?
同黑騎士佢一樣?同魔王一樣?


究竟,發生緊咩事?

佢一步一步行過黎。

上勾拳。
一個勾拳打落佢塊臉到。

咦?
我隻右手呢?

我望一望右邊,我隻右手唔見左。
呀,係蜘蛛女王後面。
成隻飛左去後面。

「呀呀呀呀呀呀呀!!!!」


好痛呀。
呀。
嗚……

我個肚……裂開左?
血係咁湧出黎。

我倒左係地上面。
成身都係血。
好痛。
開始無乜感覺。

矇矓中淨係見到魔王攻擊蜘蛛女王。
但係兩秒內就比蜘蛛女王打低左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