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傻左呀?做咩執隻魔物返黎?」
「呢隻魔物好特別。明明無名,但係擁有智慧。」
「係錯覺黎姐。」
「絕對唔係錯覺,佢擁有智慧,聽得明我講咩。」
「就算佢擁有智慧,你知唔知擁有智慧代表咩呀?」
「代表咩呀?」
「無名但係擁有智慧,係有先例……係蜘蛛呀。」
「……」
「你應該知架,蜘蛛呢類型既生物,對呢個世界黎講係禁忌,係災厄,係絕對既不祥之物。」
「太誇張啦,係傳說黎姐。」


「傳說又好,點都好,你都執左隻無名但係有智慧既魔物返黎。而且佢係奇米拉蟲,進化左之後會變成蜘蛛類型既魔物。蜘蛛,無名既蜘蛛,同傳說一樣呀,會破壞呢個世界。」
「但係奇米拉蟲一樣有其他選項,可以唔進化成蜘蛛。」
「點都好,見到蜘蛛魔物,傳統上一係即走,一係即刻殺死佢。」
「嗯哼,最近你有少少寸喎,係咪唔記得左我先係你師父;定係我記錯,你先係師父呀。」
「……」
「明白就好啦,我主意已決,你走啦。」

呢到係邊到?
記憶有少少模糊。
我用手摸下個頭,很好,係鐮刀,呢個RPG世界唔係夢黎。


醒返之後,我發覺自己坐係一張床上面。
八足盤膝而坐……算唔算係坐呢,算啦,不必研究。

我記得頭先同約翰準備走入第四層,之後就中伏見到隻巨型蜈蚣。
醒返之後,就黎到呢個成千尺既大房。
我坐左係張床上面。

門突然之間打開左。
係約翰。



「你醒拿?」
佢笑一笑咁講。

我地離開左地下城?
呢到又係邊到?

「呢到係聯盟王宮既一間客房。」

聯盟?我記得係人類、精靈、矮人建立既國度,同魔王既魔界處於敵對狀態。
王宮,姐係話聯盟最重要既地方。
約翰睇黎唔係平凡人。

「我係聯盟既大賢者。其實我講呢D野你明唔明架?算啦,你明幾多得幾多啦。」

係咩?



「我好似無同你講過點解我要落去地下城。最近魔界向聯盟發動攻擊,聯盟完全唔夠打,一直割地求和,但係魔界完全唔肯放棄攻打我地。我地輸到七彩。」約翰係到苦笑。

「然之後,傳說講過地下城有D野可以改變世界,我地相信可以改寫呢場戰爭既結果,於是乎就派左我落去地下地探險。如你所見,第三層我地都未過到,就已經輸左,真係無用。」佢伸一伸隻脷出黎扮可愛。

「之後我咪帶埋你,急速逃走。」

聽完之後無咩感想。
好合乎奇幻世界既設定。
無咩特別想法。

只係對蜘蛛有少少好奇。
頭先我訓左果陣,聽到門外面有人講緊蜘蛛。
蜘蛛……係不祥之物?
同地下城第八層既上半身人下半人蜘蛛既石像有咩關係。


同阿撒托斯有咩關係?
同我既稱號【阿撒托斯的僕從】有咩關係?

想問,但係問唔到。
作為蟲既我,係發唔到人類既聲音。
只可以就此罷休。

我唔敢換返阿撒托斯既稱號。
我有少少驚,阿撒托斯就係果隻不祥既蜘蛛。
如果比佢地知道我有咁既稱號,佢地會點對我。

然後,有另一樣野更加值得令人留意。
佢地話果隻蜘蛛係有思慧。
同我既情景係完全一樣。



如果……假設返。
果一隻蜘蛛,阿撒托斯,同我一樣……

都係轉生者?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