唔……第一個感想係……
蜘蛛同女神不如去結婚啦。
感覺上一樣都係煩膠。
仲要係好撚煩既果一隻煩膠。

果班黑衣人大叫完「教義」之後,成場DEAD哂AIR。
因為真係唔知比咩反應佢地好。
成場氣氛好懢尬。

然後,浮士德,似乎係班黑衣人既首領,行過黎同我講:


「我黎接你啦,蜘蛛大人。」

搞錯左。
我唔係蜘蛛。
更加唔係你地口中果一位蜘蛛大人……自稱好靚女既蜘蛛大人,呢D事點講得出口。
真係羞恥到一個點,究竟恥力要幾高先會寫落去教義到,比班信徒日夜歌頌?

我搖一搖頭。

頭先果個村民仲未死,受左重傷訓左係地,佢個怕醜女係到照顧緊佢。


「你地對呢條村出手,唔驚大賢者大人會對付你地咩?」村民大叫。

浮士德望一望果個人,然後問:
「大賢者大人叫咩名?」

「約翰‧提托,歷代最強既大賢者。」

浮士德聽完之後放聲大笑,然後講多句:
「歷代最強?如果佢叫天照我就驚啦。」



天照?點解魔王個名會出現係呢到?

「大賢者大人會殺左你!」村民繼續咆哮。

浮士德臉色不悅,行埋去,掹起佢頭髮,扯起佢成個身上黎。
「食屎啦你!哈哈哈哈!」
佢捉住村民個頭,用力猛敲棟牆。

「停……停手……」怕醜妹行埋去,捉住浮士德隻手。

浮士德望住怕醜妹,有少少驚愕,然後開始淫笑。
「想我停手都得,但係你要……」
係極度邪惡既笑容,笑到好猥瑣。
怕醜妹吞左啖口水,驚驚地,開始退後。



「你要……」
「唔好呀!」

「你要大叫蜘蛛大人好靚女十次。」

誒?
氣氛又再一次比佢破壞哂。
又真係唔知比咩反應佢好。

「蜘蛛大人好靚女……」x10
怕醜妹好唔情願咁講。

「GODDNESS!無錯!蜘蛛大人,真係好靚女啊!!!」浮士德又開始發癲。
「好啦,咁我放過佢啦。」
浮士德好有禮貌咁放返村民係地上面。



呢一刻,我真係唔知道應該做一個怎樣的表情。
有種是但啦、求其啦既感覺。

「好啦,親愛既蜘蛛大人,我地係時候要行啦。」

我搖一搖頭,睇黎要同佢地打。
係呢個時候,我比佢地麻包袋,綁架走左。
唔夠打。
順理成章咁比佢地捉左走。

仲話,要帶多個人質,帶埋怕醜妹一齊上路。
捉左我出去,塞左我去一個馬車上面。
睇唔到野,我係麻包袋入面,比佢地綁住,郁都郁唔到,咩都睇唔到。



話說,你地又話我係蜘蛛,但係又咁對我?
你地會咁樣對待你地最尊敬既蜘蛛大人咩?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