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龍。
毫無疑問,企係我地面前既冰龍係我地既敵人。

「冰龍?點會咁……」約翰好驚訝咁講。
的而且確,眼前既係神話級魔物。
同大蜘蛛唔同,完全唔係被逼既,而係真心真意去幫弗蘭。

「你仲好閒情去分心?」
弗蘭既突擊,再次傷到約翰既臉龐。
約翰連中弗蘭幾招技能,體力有少少不濟。


弗蘭真係好強,即使係約翰都未必有十成勝算。
約翰好唔容易先拉開到距離,即刻比弗蘭用唔同既技能封鎖左逃跑路線。
然後,弗蘭拎起上地上面,瑪麗屍體手上既劍,斬向約翰。
魔法技能先係約翰得意既範圍,面對近身格鬥,約翰猶如一個新手一樣,比弗蘭屌打。

然後,我地呢一邊形勢更加慘。
我要獨力面對冰龍。
今次,魔王天照應該都唔會黎救我啦。
但係,真係有勝算咩?
根本就無可能會贏得到。



冰龍張開口,吐息。
強大既冰雪襲來。
勉強中左迴避,但係我中左緩速既狀態。
冰龍衝到埋黎,用利爪攻擊。
「龍之爪」
削鐵如泥。
將我既左手(左鉗)斬斷。

依個時候,我先可以仔細望清冰龍既身影。


如同地龍一樣四足步行,唔同既係冰龍背上有翼。
冰藍色既鱗片就好似冰一樣咁靚。
呢個時刻,我又中左利爪,今次斷既係尾巴。

王行左上前,企係我既面前。
「你有想復活既人……既龍?」
王問。

「無錯,所以絕對唔可以容許你地阻礙佢。」冰龍回答。
王又話:「復活既魅力真係大,就連龍族咁尊貴既生物,不惜一切代價都想令想見既人復活。」
冰龍無打算再回答佢。

「龍同人,又有咩分別?」弗蘭插嘴道。
「無分別,無論係點樣既生命,尊貴既魔物又好,低賤既人又好,都係畏懼緊死亡。因為死亡係一視同仁,但係你地既做法,會唔會就係侮辱左死亡,侮辱左死者呢?嘛,大致上係呢一種感覺,不過好似有d 1999,唉是撚但,反正我本都唔識講野。」



龍無打理佢,取而代之係用龍爪攻擊。
走……
王比人救左。
卡珊德拉撲左出黎,推開左王。

「卡珊德拉……」約翰又分左心。
畢竟,卡珊德拉背後面中左爪,血都飛濺哂出黎。
可惡!

「王,無事就……好。」
卡珊德拉身負重傷。
仲未死得。

約翰分神,又比弗蘭打至重傷。
佢倒卧係地上面,郁都郁唔到。


我、約翰、卡珊德拉都受到重創。
無路可走。
輸左啦。

「次元的魔女,一定要殺左佢。」龍張開口講野。
弗蘭覺得形勢唔對路,即刻退後。
冰龍張開口--

「冰霜吐息」

「約翰!」我大叫。

「對唔住,師父。」
卡珊德拉不顧一切,幫約翰擋左呢一擊。



即場死亡。
幾乎連遺言都講唔切。
卡珊德拉死左。

約翰絕望咁望住自己既徒弟,為左保護自己,而死係自己既面前。
而我只可以咩都做唔到,訓係地上面。
好攰。
無哂力。
呀。

「點呀,次元既魔女,徒弟死左?」弗蘭問。
弗蘭無乘追擊,只係蹲係地上面問佢:
「你想唔想,復活返佢。」
然後,弗蘭亦都望住我,講一樣既野。



復活?
係喎。
佢可以復活。
只要同佢講句yes,佢就可以幫我復活卡珊德拉。
好矛盾……明明係佢地殺左卡珊德拉。
但係報仇都於事無補,只要可以救返卡珊德拉……

「你依家得返兩條選項:

1.同我合作,復活返佢。
2.報仇,繼續阻止我,然後比我地殺死。」
已有 0 人追稿